《今生只盼君一笑》

閩僑中學
中二
龍宣羽

《今生只盼君一笑》
第2章:想你了,原來不是夢!!!

一柱香後,還未等他回過神來,殿外忽然響起一聲:「太皇太后駕到!」

眾人跪下參見太皇太后。緊接着,一身穿着深衣,且領袖邊緣都有花紋作為裝飾。頭上戴有頭巾,髮簪和耳飾,打扮得雍容華貴。身後還帶着幾名低着頭又不顯眼的宮女和太監走進來。

她居高臨下的看着早已跪在地上的下人們,不足一秒鐘,愛子心切的她早早就轉移視線,急忙拂抽道:「平身吧!」「你們都先退下吧!」

「你,留下。」指着為皇帝把脈的太醫說道。

「秦太醫,皇兒他到底怎麼了?」太皇太后的聲音圓潤之中又帶有一點驚慌和迫切,但並不明顯,像是故意隱藏着,聲音依然平穩,眼神則好像想要殺人般恐怖。

但此時,秦太醫正在跪在地下,頭朝下,並沒有看到這個恐怖而又令人窒息的眼神。

「回太皇太后的話,臣從皇上的脈象上得知,皇上應是因一時太過疲累才導致暈倒出現!」

「回頭臣自然會為皇上開藥,但還需皇上自身不要過度勞累,方可痊癒!」

聽到這番話後,太皇太后雖在表面上保持端莊穩重,臉上沒有一絲異樣,但心裏面早已驚恐萬分,太皇太后正值四十來歲,而先王早逝,對她來說,現在她的曾孫兒,好像半死不活又正在昏迷的樣子,她的心裏面沒有一點波瀾,是不可能的。

她趕緊調整心情,身為太皇太后,哭哭啼啼的,只會有損皇室的名聲,所以憂心惸惸的樣子,她更不能在外人面前展露出來,不然則會引起各方的暗中討論。

於是她趕緊趕走秦太醫的存在,說道:「行了行了,都出去吧!」「哀家想陪皇兒一會兒先!」

眾人行禮後,便離開了。此時,空無一人,只有祖孫倆人。

太皇太后終於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泣如雨下,哇哇大哭,經過一陣轟天震地的哭聲,慕容皞的「神志」貿然醒來,說道:「皇祖母?您怎麼來了?」愣了一下,又貿然想起,不等太皇太后反應過來,就連忙打算下床拜見。

太皇太后看後,鬆開了本來緊握的手,扶着他,並且心疼地說道:「不用了,不用了,哀家知道你是好孩子,先躺下吧。」「說吧,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偏偏這一次出宮就……」「怎麼不用羽林軍緊隨着你呀?」「到底是何人傷你?」這一大堆的問題,令慕容皞無法招架。

心不在焉的他,到最後只回了一句:「皇祖母不必擔心,皞兒的傷勢沒有惡化反而還越來越好呢!」因為也總不能說自己是被一名女子所傷吧!

回過神來的他,見太皇太後(太后)並沒有相信,還在擔心着,他就像個臭屁孩一樣,一臉壞笑,且調侃說道:「皇祖母你這樣的表情真讓皞兒惶恐啊!」

「好……啊!你這臭小子,長大了,膽子大的很呀!」太皇太後(太后)一邊用拐杖氣急敗壞地狂砸在地下,一邊沒好氣地說道。

見此,慕容皞接着又開始轉移話題:「對了!皇祖母,最近不是正在籌備二弟的婚事嗎?怎麼還沒有一絲進展?若有難處,皞兒也可以幫忙的。」「不用了,你現在剛受傷,而且朝堂之事要理會,只不過這些本來就是皇后來操辦的。」「說起來,你當太子的時候不想娶妻便罷了,到現在都已經年方14(歲)了。怎麼還……」

風朝的制度比較特別,一般來說,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的話,在剛上位的皇帝只要不願意納皇后的話,就暫時可以不納,至於後宮一切事務全都交由太后處理。

至於太子的話納不納無所謂。

風朝是有這個的制度,目的是為了讓歷代皇帝都能先管治好江山先,但前幾任的先王十分自律,並不擔心「紅顏禍水」的這件事,所以都沒有像慕容皞一樣不着急娶妻。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太皇太后40多歲就已經當了曾祖母的原因。

「皇祖母,真的不用擔心皞兒。」他連忙打斷太皇太后說話,但無奈的眼神中帶有一點竊喜。畢竟自己早就遇到心上人了,自己的傷還是她弄的!

「你每次都是這一句,可哀家怎會不擔心呢!」但太皇太後並沒有發覺這種奇怪的眼神,只是自顧自的擔憂。

「你放心,聽說鄰國的國王有意聯姻,所以連同帶着年方12的二公主來成親。」「本來她是皇后的不二人選,只可惜人家不願意,可是不知為何一聽到你二皇弟的名字後就同意了聯姻。」

「可以當皇后,她就應該知足了!怎麼還不願意呢?要說,該抗拒的人是我呢!算了,二弟一表人才,這樁婚事,我會盡快定好婚期的。」慕容皞在說「二弟一表人才」這幾個字時,夾帶着無奈和敷衍的情緒說着。

「好吧!我也不囉嗦了。」「來人,好生照顧着皇帝,若有什麼意外的話,你們的頭顱也別想要了!」「除了你們的貼身照顧之外,這兩天,沒有哀家的允許,誰要拜見皇帝,都不能靠近皇帝半分!」聽到太皇太后令人窒息的語氣,一陣涼氣在他們的背後經過,狼狽地說道:「奴才遵旨!」「奴婢遵旨!」

等太皇太后走了後,慕容皞吩咐身邊的貼身太監查一查有沒有「魔谷」這個地方出現。

休息了一會兒後,又爽快地處理了一大堆的奏摺和批文,用染滿了紅彤彤的朱砂的蓋章蓋了蓋。

一日後,恢復能力極好的他終於在向太皇太后的軟磨硬泡的撒嬌下(只會向太皇太后撒嬌),成功獲得批准,上朝議政,而他朝中的朝臣們一味放着馬屁地噓寒問暖,然後慕容皞與大臣商議了一些較為緊急的政事後,勉強也能談起要盡快定好二弟的婚事。當然了,當中還不能缺少夾雜了若隱若現的「彩虹屁」。到最後還是一個武臣出聲,終於不耐煩地終止了這個一個七嘴八舌的場面。

皇帝的貼身太監最後再加多一句:「有事啟奏,無事退朝!」而一群言官看着皇帝(沒)什麼反應,但臉上早已黑成一片,所以也沒有多說,心裡便想着落荒逃亡,而實際上則夾着屁股走人了!

「那幫人以為自己曾經有過功名就事無忌憚(肆無忌憚)在私底下勾當,還以為朕不知道。哼,現在就擺着一副阿諛奉承的小人臉出來。」慕容皞皺着眉頭,滿是不滿地說道。

「皇……皇上,先別生氣,才剛大病初癒,不能動怒!」皇上的貼身太監用着顫抖的聲音說道。

以他在皇上小時候就貼身照顧多年的經驗來說,皇上這次因一些言官擦馬屁而去動怒的情況實屬罕見,可說是少之又少。

再加上不知道皇帝為什麼知道那些文臣私下勾當的骯髒事,萬一查到自己平日裏不少受一些達官貴人的甜頭而幫忙說好話的頭上,那就……!!!這個貼身太監這樣想着。

在他還在猜測、推斷時,一把寒冷刺骨的聲音又把他拉回到現實中,並說道:「對了,昨天叫你派人去查的事情,打聽得如何了?」

這次貼身太監愣了一會兒,想着:「這才一天的時間,消息怎會來得這麼快?」

貼身太監頓時恍然大悟,想着:「啊!知道了!可能是因為皇上迫不及待地想下朝知道魔谷下落的消息,所以才會動惱呢!」

而他想盡快下朝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不想議政,是因為他這麼辛苦才哄得太皇太後(太后)恩淮(恩准)上朝,但卻聽到了大臣們的一番廢話,加上又想盡快得知魔谷的消息。

但如果不上朝也是不行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狀態已經回來,精神也好了許多,所以不上朝只會是令到自己變得懶惰,這身為一個君主應該知道的。

「唉,也是!今天朝臣們在朝廷上說了太多的廢話,繼而耽誤了下朝的時間。」貼身太監心想着。

貼身太監這些心裏的獨白,傳到在他的腦海中快速閃過,只用時不足五秒。

沒辦法,身為皇帝的貼身太監就有如百科全書般隨時解答皇帝所發出的問題,而思考的時間也只是需要極少的,然後就要立刻回答問題。

於是,他冒着生命危險說道:「皇上……奴才派去的人,還沒有回來!」

慕容皞帶着更加嚴厲的語氣站起來,說道:「什麼?!」「廢物!這區區一個魔谷都查不到嗎?」「滾!都給朕滾出去!」

這明顯地與他之前在跟少女說話時的態度截然相反(因為這是在宮內,他必須更加嚴肅,他背負着當皇帝的壓力,所以有一些暴躁是正常的)。

致命的聲音從殿內傳到殿外,殿外的太監宮女無一不感到一絲寒氣逼人的感覺,殿外則早已跪成一片人海。

無庸置疑,另一位距離慕容皞最近的貼身太監,臉上早就由蒼白變成青色,都快被嚇尿了。

「皇上……息…(怒)(啊)…」話音未落,就有暗衛在外殿通傳一聲,慕容皞黑如鍋底的臉終於變回正常。進入「宣華殿」後,說是魔谷那邊有信息了。

慕容皞聽後龍顏大悅,連在旁的太監們都鬆了一口氣,心想:「幸好,幸好,頭保住了。」「不過,究竟是誰弄得皇上如此着緊呢?」

首章(前篇)為《神秘少女與少年的偶遇——心懷鬼胎的倆人(一)》!!!

註:1.「宣華殿」是見皇帝的地方。
2.()內的字是本來會說的,但最後還是沒有說到。

註again:前篇作家評語:透明屏障(這是武功?魔法?)

解答:(我有很認真地看評語哦!)
其實這算是法術,因為此小說是含有玄幻成分,但其實開頭可能會有一點點的沉悶,之後會慢慢細說人物和更加詳細地介紹的故事情節。

有豐富的寫作動力的我,通常習慣將自己諗到嘅情節寫入去。至於詳細的故事內容就會在後續章節裡交代返。

而至於為什麼沒有詳細去介紹人物的身份或者係其他方面的事情是因為想留給更多的空間去給讀者想像。

我有看到作家在改前篇作文時,說:「寫了這麼多,原來只是個夢?」

那麼當然不是啦!

在此劇透一下,剛剛不是說男主被太醫確診是因為過度疲勞而暈倒的,而疲勞正正就是因為當拍打屏障(詳情可看前篇章節),接觸到屏障時,屏障透過他的手反蝕他的力量(日後會在正篇章節中再說多一次),所以才會過度疲勞而暈倒。

由於力量減少了大半(能讓男主的力量減少,女主的身份(身手)的確不凡,但女主身份暫時不能劇透),所以才會令到他這樣如此武功高強的人受寒,當然了,男主之所以能被反蝕自身的力量是因為女主其實比男主的武功更加高強。而那個並不是夢,只是他暈倒之後醒來後自己覺得是夢罷了。

評語:

你要評審老師「欲知詳情,可看前篇章節」,那是不可能的事,你的小說會分發給不同的評審老師,不同的老師拿了你某一段,根本不可能知道你前面或後面寫了些什麼。何不在文首寫個「前文提要」?或者,你想知道別人對你小說構思的想法,何妨在文首寫個故事簡介? 你現在是學習寫文章,或學習寫小說,需要的是比你寫作經驗多的前輩忠告,若文章都是有頭無尾或無頭無尾,看得人一頭霧水,別人無從提點,於你寫作亦無好處。

評審人:李洛霞

名銜:作家兼資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