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的我

屯門天主教中學
中二
余念彩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鏡子中映進了一個亭亭玉立的身影,正值花季般的年齡,穿著一件白白的襯衣以及一條藍色的短褲,身形微胖,矮矮的。走近一看,她戴著一副藍色圓框眼鏡,彎月似的眉毛,最特出的是她一雙笑起來時像是月牙般的眼睛,她正和隔壁。女生聊著天,說說笑笑。

突然她轉了轉頭,彷彿看得見我,朝我笑了笑。

我頓時嚇得倒退了兩步,眼中充滿了驚恐以及害怕,我的腿抖得像個篩子一樣,口中喃喃有詞,「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時,鏡中再次傳來了一個身影,一個年齡約三十多歲的婦人,正安慰著一個小女孩,女孩穿著一條潔白的公主裙,臉紅紅的,像一個剛蒸熟的包子,眼眶中充滿著一顆又一顆的小珠子,鼓着小嘴,嘩一聲的哭了出來,淚水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濺起一朵又一朵的小浪花,在母親的懷中哭得一抽一抽的,還打著嗝,而她的母親則小心地從地上抱回女孩雙手小心地輕撫女孩因摔倒而變得紅腫的膝蓋,柔聲安慰道:「晴晴乖,晴晴不哭,媽媽給你呼呼就不疼了,呼呼,痛痛飛走咯!」

女孩聽到後句被她逗笑了,露出了一個陽光般的笑臉,像一朵向日葵般明媚,耳邊傳來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小女孩用她那胖嘟嘟的手抱住了她的母親,用軟乎乎的小奶音一字一句的慢慢說道:「嘿嘿,媽媽真厲害,晴晴的膝蓋已經不疼了呢!」說完又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她的母親,那雙大眼睛中透露著崇拜的小眼神,這傻乎乎又天真的樣子可愛得很,簡直使人恨不得給她全世界。

我看到這兒,不禁用手摀著自己的嘴,身子一抽一抽,淚流滿面,憋得滿面通紅,只因不想哭出聲來被父親發現,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像小時候般嘩一聲哭出來,因為以前那個會給自己呼呼的人……已經不在了,只剩下我和父親,自從母親離開了以後,父親變得沉默寡言,終日以酒麻痺自己,以忘記自己愛人已不在人世的事實,而我,則自甘墮落,變得叛逆,抽煙喝酒什麼的已成日常,只希望那個記憶中溫柔的母親能回來,教訓我,責罵我,儘管是知道母親已經化為塵土,隨風而逝,依舊每天都幻想著、祈求著母親會回來,陪伴著自己。每逢夜深人靜時,都會像現在一樣,想念著已逝的母親,然後在不知不覺中睡去。

鏡子再次出現了同樣的一個畫面,不同的是,這次有一個少女匆忙地跑過去,遞了一塊創可貼給婦人,並露出了一個微笑,示意婦人給小女孩貼上。婦人連忙道謝後接過,溫柔地為小女孩貼上了,而少女則悄然離去,婦人大聲喊道:「小姐,我們見過嗎?」少女愣了一愣,似乎有些奇怪婦人的這個問題,可臉上的疑惑一迅即逝,搖了搖頭,正準備轉身離去,「姐姐,你……可以跟我拍照嗎?」小女孩小心翼翼地問道,少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用手指比劃出一個叉,示意不可以,小女孩露出了一個失望的表情,邁著小短腿小跑過去牽著少女的手拍了一張照片,少女也沒有阻止,對著她們挥了挥手便離開了。

「至少,」我在心中想道「這樣,我就能放下母親了呢,小時候的我……真可愛。」「晴晴」「媽媽……」「放下我,開始你新的人生吧!」腦海裏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媽媽,別離開我……」我喊道,然後眼前傳來一陣黑暗……

「鈴鈴…鈴鈴…」一陣鬧鐘的吵鬧聲從櫃子上傳出,一條胖乎乎的手臂從被子中鑽了出來,關閉了鬧鐘,「嗚哇,可真是美好的一天,今天約了小清去玩,可不能遲到!」說罷便從被子中鑽了出來。

少女挑選了一件白色的襯衣以及一條藍色的短褲穿了起來,往常一般對著旁邊一幅照片說了再見後,哼著一首不知名的曲子出門了,少女並未發現照片中,母親的笑容變得深了些。

評語:

作者欲以前後對照手法,將少女遭家庭變故後,由頹喪到振作的過程寫出。文章嘗試以一組片段的事,構成一畫面,雖失之晦澀,但有心思,可讚。

評審人:梁望峯

名銜:香港小說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