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的我

寧波第二中學
中三
鄧羽晴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你有想過一年後的你會是怎麼樣的樣子嗎?經過一年的時間你會長大了,成熟了,還是一如當初般仍然帶有童真?

我沒有幻想過一年後的我會是怎樣的,至少在那件事發生前一刻還沒有…

今天如往常一樣,也是一個沉悶的上學天。不過也多虧了我的同桌,經常為我平凡的校園生活帶來一丁點驚喜。忘了向你們介紹,我的同桌叫曼文,至於她的姓氏就不詳了,她是一個喜歡驚奇冒險的一個人,經常不知從哪兒找來各種校園傳聞,然後興高采烈地問我有沒有興趣跟她一起冒險。

「欸,重大獨家消息!有沒有興趣聽一下?」曼文如常在我耳邊大呼小叫。

「不會又是那些不知從哪裏打聽來的虛假傳聞吧?」我沒好氣的看著她,畢竟過去的經歷告訴我,她的傳聞信一成,就等於雙目失明。

「哎,我的好同桌!別這樣嘛!我保證這次的校園傳聞比珍珠還要真一百倍!」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說來聽聽?」她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你記得我們學校更衣室裏放的那塊直身鏡子嗎?」

「記得呀,畢竟我在這間學校三年了,每次體育堂前後都會去更衣室,怎麼可能不記得?」

「你記得就好了,你知道那塊直身鏡子在月圓之夜,且剛好 月光照到我們學校的時候,只要有人站在鏡子面前,鏡子便會映照出站在他面前的人一年後會變成什麼樣。」曼文用一種期待的語氣說著。

「聽你這語氣,你是打算拉著我一起去試驗一下吧?」

「嘻嘻,知我者莫若翠凡也。」

而我就是她口中那個名字叫翠凡的女孩。最後,不知為什麼的我答應了她的請求,就陪她去看一看吧,反正我對這校言傳聞也有一點好奇。

幾天後的星期六剛好就是難得的月圓之夜,我們約好了傍晚八點,學校門口見。

「不見不散哦!」一個小時前曼文在電話另一邊跟我說道。

還有一個小時,我就可以預見自己的未來了,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幻想過一年後的我是怎麼樣的。不知道一年後已經長大了的我,是成熟了的還是依舊幼稚如初。

在前往學校的旅途中,我想了很多很多,或許人在幻想的時候會毅然忘記了身處的環境,也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原來不知不覺間,我坐的小巴早已經過了學校。匆匆忙忙下了車,抬起手,立馬便看到了手腕上的手錶顯示著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來。我不喜歡別人遲到,更不允許自己遲到,於是我用了生平跑步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學校門口。還好,沒有遲到。在我喘完氣之後,入目便看到曼文朝著我走來的身形。

「哇,超準時!早到了很久?」曼文朝著我說道。

「也沒有比你早多久啦……你看!現在月光剛好照到我們學校了……」

「真的呢,我還以為要等很久。那麼我們快點走吧,錯過了就不好了。」

說完後,她拉起我就朝著更衣室的方向走。在離那直身鏡子還有一步距離時,我們兩個都同時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停了下來。

「你怎麼停了下來?」我疑惑的看著她。

「你不也停了下來嗎?」她反問我。

突然間,一陣不尋常的沉默從我們兩個之間蔓延開來。沒有誰先開口,有沒有誰願意再踏前一步。就連空氣都彷彿靜止了,月光映照到我們學校的時間不多,我知道我們沒有時間猶豫了。

「你準備好了嗎?」我輕聲問。

「我們要一起走,還是逐個逐個踏前一步?」

「嗯……逐個逐個吧……誰先誰後?」

「要不你先吧……」曼文也輕聲的說道。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踏出那重要的一步,鏡子裏我的倒影逐漸變得無比模糊。

現在是深夜時分,我和曼文早就已經各自回家了。猶記得,我們在告別前都向彼此分享了自己的未來。可是,曼文究竟說了什麼呢?一年後的她是怎麼樣的?這些我早就已經忘記得七七八八了,唯一記得的,影子裏映照出一年後的我是怎麼樣的。

原來,一年後,我不再滿足於只是間時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摘寫的語錄,而是另外開了一個匿名的帳號,為自己起一個筆名,然後不定期發布自己寫的文章。

我不知道鏡子裏映照的影像是否屬實,但至少我知道一年後的我仍然會對寫作懷有熱情就足夠了,即使將來我可能沒有成為作家,我也不會討厭這個曾經喜歡寫作的我,更不會後悔曾經為了寫作而作出過的努力……

(以上的文章共1565字)

評語:

扣緊文題直接寫一年後的我,會是什麼樣子便可。不宜諸多冗長敘述,和加入太多離奇轉折。最後幾句方才入題,已經太遲了。

評審人:梁望峯

名銜:香港小說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