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裡的米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信義中學
小作家大使
陳潔冰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糙米一家從普通農村來到城

它們見過城市的繁華,城市的擁擠,見過燈光與星星爭寵。雖說糙米不起眼,可它營養價值高。都市人總愛吃營養價值比糙米低卻煮熟而晶瑩剔透的精白米,那是城的米。

假若你說在寸金尺土的城種植稻米,簡直天方夜譚。沒有人願意離開舒適的空調環境去田日曬雨淋,白白淨淨的手去插秧,收割。

的米遭到冷落。它們普普通通,只為填飽人們的胃,換到現在,有很多東西等著人們去探尋。

不過,米真的沒有任何價值嗎?

直到養生的口號被打響。城市人吃慣了精緻的白米,可白米僅剩下醣類及少許蛋白質,他們開始在煮飯加入了最有纖維的糙米,為健康的著想。這也是城的米,糙米一家從不起眼開始進入了城市人的生活。

白白的米難以入車水馬龍,外來者也在他城找不到歸屬感。不只是米,連人也來到這座城市。

他就像城的米一樣普普通通,沒有人去正瞧他,他是一位環衛工大叔。

她也是城的米一分子,隻身一人來到城進廠幹活。

他們都被父母安排到城讀書,稚嫩的臉上猶如白白的大米。

他們見過城市人三餐以外賣應付,見過城市人精緻背後的心酸,也見過城市人不眠不休的與時間競賽。

人也願意親近大自然,逃離城市喧囂。他們在城開闢荒野,種植屬於當地的米,做個兼職農夫,在城過田園生活。城米的身價因而矜貴。外來米放棄原有的來佔領城市場的一大部分,它看似普通,但是社會上的重要勞動力,也是社會的未來。

這種逆向行為,就如《圍城》一書的句子城外的人想進去,城的人想出來。

是啊,本來種米的都進城了,而城人在城耕耘。

米如人一樣擠破頭成為城的米;人如米般的卑微卻佔領城的市場。雖然是人吃米,但有時候人還不如米,主宰者又有什麼了不起。

評語:

城市人對於糙米的評價是養生之物,是個有趣而不常被同學提到的角度,相當特別。可是後段的主題和前半段的關係並不明顯,白米和糙米代表城市裡的哪些人(外來移民?當地土生土長的人?城市人?農村人?),需要多加解釋才能通順。

評審人:黃怡

名銜:作家、編輯、寫作班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