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米是一個人

保良局蔡繼有學校(中學部)
小作家大使
卓藍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第一次見到他時,只見他低著頭、彎著腰,完全沒有一副青春豪邁的樣貌。穿著連帽衫的他把自己的頭蓋住了,給人一個膽小怕事的印象。他兩手拿著笨重的書本,緊盯著自己的鞋子往前走。只顧著聊天的我沒看見到他迎面而來,只聽見咔碰一聲,我們倆就撞了在一起,兩個都跌倒在地上,而他的書本掉得滿地都是。我馬上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地道歉,並伸出一隻手扶他起來。他一抬起頭時,我頓時拼住了氣:他有著一頭金髮,彷彿是金黃色的陽光反映了在他的頭髮上。他臉頰通紅地接了我的手,害羞地站了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不……不好意思……然後就低下頭趕趕忙忙地撿起他的書本。他離開前尷尬地對了我微笑,接著就快步地走了。從此,我就無法把這個金髮的男孩忘記。

第二次再見到他,我們倆都變成了白髮老人了。一開始我一點也認不出他來,但談談話以後我才驚覺他就是我少年時代時那個害羞的金髮男生。他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害羞、膽小、怕事的男生了。他跟我說,自從他進了軍隊以後,整個人也變了。軍隊的訓練和面臨的各種各樣的困難,都逼他重拾自己的自信,不能再是怕事的縮頭烏龜了。經過不同的磨練,如佩戴口哨的指導員辛苦的鍛煉和責罵,以及軍友的同輩壓力,使他終於從他的龜殼縮回出來,從一個害羞怕事的男孩變成個勇敢大方的男人,並在軍隊努力地為國家貢獻。

過幾年後,我經朋友口中得知他已經去世了。雖然他已經離開人世了,但他卻永遠都會留在我的腦海、我的心,而我跟他兩次短短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彷彿他不讓我忘記他,固守在我的記憶。這麼一個特別的金髮男生!

評語:

由金黃的麥穗到白米,設計出一個金髮變白髮的男子,中間經歷了磨練、破殼而出,這樣的聯想相當有心思,是個很好的起點。只是以小說的可信性來說,「我」兩次見到「他」之間想必隔了好些時日,兩人之間的關係如果不是完全的陌生人(第一段末沒有交代二人分別後的關係,但第三段開首表明二人有共同朋友),到底是怎樣才會重遇、相認呢?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人,又怎麼會在「永遠都會留在我的腦海、我的心裡」呢?如果可以在三段之間補足情節,以更完整、可信的情節盛載金髮男孩的意象,有潛質成為不錯的小說。

評審人:黃怡

名銜:作家、編輯、寫作班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