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

風采中學(教育評議會主辦)
中四
魏心悦

《微光》
那一刹那的微光,點亮了名為希望的火焰。
“希爾!快醒醒!快醒醒!”睡夢中被一人劇烈搖晃,勉強睜開眼睛,就看到眼前的人身上掛滿傷痕,衣衫破爛的模樣。
“格雷?你怎麼這個樣子?”一刹那,什麼睡意也沒有了,立刻站起了身,整理好衣服。
“希爾!我們這個據點被發現了,現在機械大軍在轟炸這裡!你快跑!”格雷神色滿是焦急,他慌亂地將房間裡的東西塞進一個背包裡,扔進我的手裡。“希爾,這些你全都帶走吧!趁現在快跑!夥伴們快撐不住了!”
我手中拿著背包,看著眼神帶著決絕的格雷,思索一會,道。
“格雷,你不一起走麼?”
他神色一變,轉過了頭。
“希爾,你就別浪費時間了。你比我們任何人都重要。”
話音剛落,警報聲響起,格雷一下子沖了出去,離開前還不忘與我擁抱一下。
“希爾,你可要好好地活下去。”
我,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醒來,我已經坐在了一個車子上,身邊環繞著一眾陌生的臉孔。我焦急地四看,卻沒有找到格雷,或是其他夥伴的身影。
“希爾博士,你醒了。”
一名男子站起身,走到我的身前,向我鞠了一躬。
他說。
“希爾博士,我是裡維昂.蘭斯洛。將會負責護送你前往中心基地。”
“他們呢?”我迫切地需要答案。
“他們?”
“格雷,諾曼,雅克,維塔斯…”我默念著他們的名字,我迫切地需要答案。
“希爾博士。”裡維昂看著我,頓了頓。“你想知道,後來的事麼。”
我看著他的眼神,我便已經知道答案了。
無人生還。
我張了張嘴,卻無法說出任何話語。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也不想去接受我的夥伴已全部離開的現實。
他們給予我的鼓勵,讓我得以在這紛亂世界保持初心。他們從來不會勉強我參與戰鬥,對我無比信任。
我曾見過他們渾身浴血,只為開闢出一條能讓我通過的道路。
他們不曾抱怨疼痛,也不曾在我面前表現脆弱。
格雷最後的話語在我眼前一閃而過。
我未曾見過,他如此慌亂。
現實,就是如此。
他們再一次,為我開闢出一條道路。以他們的血肉之軀,堆成的道路。
他們的信任,他們的保護,現在卻如山般壓在我心頭。
真的值得麼?我不由得這般想著。
我真的值得別人為我付出生命麼?
我最信任的夥伴,我的支柱,已離我而去。
我不知道一切值不值得。
我不知道前方有著什麼。
我甚至不知道,這黑暗會不會有破曉的一日。
“希爾博士?”
思緒被拉回,我看著眼前的裡維昂。
他,會不會像格雷一樣,為了保護我而丟失寶貴的性命?
對上一眾人的關懷眼神,我卻說不出什麼話來。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們的信任。
格雷曾說過,我是希望。所以他願意,燃燒自己換來我這個希望的繼續閃耀。
這些期望推動著我前進,也在使我卻步。畢竟,我連自己是不是希望,都不知道。
“希爾博士?”
裡維昂的聲音中,帶著擔憂和關切。如他們一樣。
“我沒事。”我只好勉強露出笑容,希望他可以稍微放心些。
“希爾博士。我知道你心中的難過。”
裡維昂突然坐在我的身邊,握住我的手。
“你願意聽我講一個故事麼?”
我點了點頭。聽他娓娓道來。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是安靜祥和的。
天空清澈,白雲在湛藍中飄蕩。
晚上呢,星星就在夜空中閃爍。
那時候,機器還是人類的好夥伴。它幫助人類提高生產力,它幫助人類處理那些繁瑣又重複的工具。
一切,是那麼的平靜。
直到人類的野心漸漸膨脹,他們想成為偉大的造物主。他們開始發展人工智慧,希望發展出高智慧生物。
但是,當這種高智慧生物產生之後,人類又對他們充滿了不信任。他們排斥機器人,甚至提倡要銷毀他們。(這個過程未見合理的解釋)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機器人比他們聰明。(為何?)
一個成功發展出完整智慧的機器人感受到人類對它們的排斥,於是他嘗試著靠近人類,想讓人類知道,機器人沒有惡意。
但是當他的身份被人類發現,他立刻就被人抓了起來。
那些前幾天還和他相談甚歡的朋友,在得知他的真實身份後,加入了別的人類。起哄著要銷毀他。
後來,他逃走了,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但是他的事情,被別的機器人所知道,引發了高智慧型機器人要求更多權力等一連串事件。
然而人類,選擇漠視,選擇鎮壓。
最後,機器人不再選擇啞忍。他們發動戰爭,屠殺人類,想要成為主人。(以短篇故事而言,開啟一個太大的故事背景,未必合適)
而人類的血肉之軀,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只好拼命躲藏,苟且偷生。
不過,一開始的那位機器人。卻始終沒有出現過。
裡維昂說的這個故事,我已聽過無數遍了。
我知道,如今的一切源於人類。
是人類創造了機器人,亦是人類對他們排斥及不信任。
不過…這是不是就代表,雙方要不死不休?
格雷他們寧願以自身守護我,也不願意把我送到基地。
我記得格雷是這樣說的吧。
“希爾,你知道你的才能,在別人眼裡是什麼意義的。他們才不管你是誰,他們只會看重你的才能。去了基地,你肯定會被他們逼著做一些你不願意的事。比如研發能讓人類重新掌控機器人的東西。希爾,你想想。這真的是解決方法麼?”(這部分似乎有意寓意,但仍然不太清晰)
其實不然。
真正的解決方法,是要讓雙方互相尊重。否則,戰爭遲早有一天會重演的。
不過,以現在機器人對人類的趕盡殺絕(趕盡殺絕人類),這可能麼?
雙方平等相處,可能麼?
我不知道。
格雷他們的願望和我一樣,他們都希望雙方能和平共處。(為何要「和平共處」,這部分的理由要說清楚,畢竟人類才是創造機械的主人,正常應是「處理」機械,反而「共處」就必須清楚說明理由何在。)
而不是與別人一樣,希望重新成為機器人的“主人”。
只不過,他們還是被殺了。
僅僅因為他們是人類,就被機器大軍全部殺了。(為何人類的「實力」跟機械人如此懸殊?上文欠說明。如果機械人有超越人類的實力,人類希望跟它和平共處這種想法,可以從何談起?人類又怎可能取回地位,重新主宰機械人?這些想法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有意思,但也有不少漏洞。)
讓我不禁懷疑,我心中的那個世界,有實現的可能麼?
我抬頭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色,滿地的瓦礫,遠處還在燃燒著的廢墟。
光明,有可能到來麼?
“希爾博士,我們快到達基地了。稍後我們的領袖會親自接見你,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做好心理準備?什麼意思?
我下了車,看到了一個身影。他向我走來,露出他的樣貌。
我不由得張大了嘴。
“我叫伊諾。或者,你們人類口中的001?”
我認得他。
他是那個機器人。那個故事中暴露身份後被人類針對的機器人。那個自從消失後沒再出現的機器人。
此刻,他正站在我的面前,面帶微笑,向我伸出了他的手。
“希爾博士。我的目標和你一樣,請問你願意與我合作麼?”
我握住了他的手,點了點頭。
“我的榮幸。”
伊諾的眼睛閃過一絲光芒。轉瞬即逝。
我卻從那只出現了一瞬間的電子光感受到了他的情緒。(機械人如有「情緒」,這些另外一個問題,它們跟人類的差別何在?)
那是善意的,想要交好的。
而不是和外面屠殺人類的機器般。
冰冷的,帶著恨意的。
他看著我,牆壁上的黃燈折射在他的眼中,為他無機質的眼睛添加了些溫度。
“希爾博士,這將會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但是我,我的夥伴,都會和你一起努力。希爾博士,你並非孤身一人。”
他眼中再閃過一道數據流,同樣,轉瞬即逝。
數據流本該是冰冷的,但在暖黃燈光的映照下,帶了些暖意。(這部分的「暖意」是合理的)
我點了點頭,突然覺得前方並不是一片黑暗了。
伊諾笑了笑,帶領著我進入了基地。
我腦海中出現了伊諾的那雙眼睛。
出現了他那雙帶著善意的眼睛。
看見了,他眼睛閃著光的那一瞬間。
那光,只是一刹那。轉瞬即逝。
很微弱,很渺小,很短暫。
但是。
那一刹那的微光。點亮了名為“希望”的火焰。

評語:

這是一個短篇故事,背景設計有意思,主要講述人類製造了機械人,因此引發了人機大戰,機械人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殺死人類。有些人類想反抗但不成功。似乎唯一的通道,就是希望跟機械人談判,然後換取人類的生機。從談判的發展方向而言,的確能夠扣緊「微光」(或者可以改名為「曙光」,令「希望」變大一些)。不過,就故事的發展而言,還是有不少地方值得再斟酌。首先,如果故事想帶出人機談判,這部分的篇幅,應該加長一點,前文花了三分一篇幅交代博士怎樣逃出來,這部分反而可以簡略處理。至於人機大戰的背景,也可以從「回憶」、「閱讀資料」等方法進行簡介,以節省篇幅,將重點放在人機談判上。你的故事設計有幾個值得深入發揮和思考的地方: 1.機械人是否產生了情感? 2.如果已產生了情感,這種情感從何而來?從人類偷學?自行發展?人類本身的設計?因多番大戰而產生仇視情感? 3.如果是偷學,這種情感必然有缺陷;如果是自行發展,會否過於理性,只會計算?如果是人類設計,即是人類將「心靈」加入「機械」當中成功了?如果是因大戰而仇視,這樣就很好處理了,就是單純想殲滅對方。 單單是上面3點,在人機談判部分,已經可以深入探討。正正機械擁有了情感,所以才可以跟人類談判。大家都想要得到「和平」,這是一個非常高階的想法。按道理,如果機械人有壓倒性的實力,理應殺盡人類,取得地球的領導地位,這樣才是一個物種的生存之道。想要「和平」,就是希望停止更多的傷亡。實力較強的一方這樣想,需要具備相當多的條件,這才合理。你的故事設計有意思,值得再深入探討,但設計科幻橋段的同時,不離「人性」的討論,這樣故事就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呢﹗畢竟讀者很興趣想了解一下,在未來科技水平很高的世界,人類是否可以保持高尚的情操,還是已經隨著科技發展而變得卑鄙,這個很有意思﹗

評審人:甄沃奇

名銜:中學中文科助理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