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奶茶

聖母書院
中三
卓芷喬

想起小時候跟著媽媽一起去茶餐廳吃下午茶時,看著自己年紀小只能喝著阿華田和好立克這些小孩才喝的東西,再看看身邊的大人們一杯熱奶茶一杯凍鴛鴦的喝,立即就感到不服氣了,便可憐巴巴的看向自己母親。注意到我的目光的母親則忍俊不禁地告訴我說小孩子不可以喝奶茶,會失眠,得在長大後才可以喝。在之後,我就殷切期盼著自己長大後可以喝到母親手中的那杯冒著煙的熱奶茶。

時光飛逝,如今我早已到了可以喝奶茶而又不失眠的年紀,而且我也會在空閒時到茶餐廳吃個下午茶,坐上一個下午消遣時間。如果幸運的話,我總會選個鄰近水吧的位子欣賞水吧師傅冲奶茶的技巧。看著本來在「撞茶」過程後,從師傅手中的鐵水壺中倒出的還是維持著深紅色的紅茶,卻在夥計下一刻端出去的一瞬已經變成了與淡奶完美交融在一起的港式奶茶,讓人不禁感嘆整個過程就如同魔街師與助手完美配合的一場表演。絲襪奶茶是香港獨有的飲品,沒有英式紅茶的高貴,也沒有在茶樓中喝茶的拘束,在這裏,就只有每個人專屬自己的享受和俐落快速、不拘泥的港式文化。每間茶餐廳都有自己的獨門絲襪奶茶秘方,以致每次到不同的、地區不同的店喝到的奶茶味道也不盡相同。我自己最心宜的味道則是茶的甘香比淡奶的香醇多一分的配搭,但我自己還不是太習慣只有奶茶的味道,即使已經可以喝奶茶而不失眠,還是會像未長大的孩子一樣偷偷拿包放在餐桌上的黃糖包撒進自己的杯中,這樣對我而言才比較易入口。不過對著冰奶茶我又不會這樣做,因為在飲料中糖水已經跟奶茶融在一起,有時我還會嫌冰奶茶太甜而在舉手下單時刻意說聲要「少甜」。這樣的我,看來還沒有長大到可以像朋輩一樣像個成年人般喝著咖啡提神呢。

嚼著厚厚包覆了午餐肉、生菜、炒蛋和蕃茄的公司三明治,再加上杯冰奶茶,間中和經過的樓面叔叔阿姨聊一兩句又或者是悄悄地聽著周圍人們的交談,也算是一件小趣事。在下午餐時段剛開始的下午一點的時候餐廳就已經會有很多人坐下,有住附近的街坊嬸嬸伯伯邊喝著溫奶茶邊聊天,也有比較晚放午餐時間,從附近過來的上班族,場面一點也不比午飯時間冷清。好不容易才比別人早點搶到卡座,那位剛給我下完單的姨姨就得立即拿廚房做好的外賣單給正站在門口那等著的年輕小哥。看著他穿著襯衫打著領帶,拿完外賣遞了錢後就急匆匆的離開,應該也是在附近上班的人,只是時間急促並不足以讓他像我悠閒的坐下吃一頓飯,更別說慢慢啜飲享受奶茶了。還有那個剛付完錢離開的叔叔,明明進來時都還是一臉懶洋洋的頹喪相,為甚麼坐下後吃碗叉燒瀬喝杯熱奶茶後就像被施了魔法後變成神采煥發、精神奕奕的另一人推門離開?

不只有跟我一樣閒聊度過悠閒午後的街坊,與同事一起快快填飽肚子就趕回去工作的上班族、更有剛上完暑期課外班的小孩和接他們的家長一起其樂融融的吃著午餐,並討論著課上的內容、新交的朋友和作業諸如此類。看見有另一個小孩對著餐桌上功課啜泣,旁邊則坐著火冒三丈的母親已經是見怪不怪,只是身為香港學生的一員,也不禁替香港的高壓的學習環境感到可憐,明明暑假應該是供莘莘學子喘口氣的空間時間,卻還是要面對依舊密集的補習和興趣班。而茶餐廳的員工們則是勞碌到沒有我這般四處仔細觀察別人的閒情逸致,他們跟自己的同事互相吆喝交代職責,盡量最好的服務到客人

一杯絲襪奶茶,一個下午在我這個尚未完全長大的孩子中就已經看到了如此多的風景,不知道一杯絲襪奶茶,在你的眼中又能看出甚麼呢?或許找個空閒的午後,好像我一般坐在茶餐廳中費些心思稍微觀察周遭,答案就能呼之欲出了。

評語:

芷喬從回憶開始談起,到茶餐廳的觀察,是很好的連結。文中對食物和環境的描寫都很仔細,有很好的寫作基礎。第三、四段可嘗試加插飲奶茶的片段,用來貫穿整文。題目可以稍為改一下,用絲襪奶茶來搭配其他東西。

評審人:蕭欣浩博士

名銜:作家、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