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同學

瑪利曼中學
小作家大使
陳慧橋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窗外下著滴答滴答的細雨。每逢這些日子,教室裏總是靜悄悄的 —— 雨水的滴答聲,寒風的呼呼聲,樹葉的颯颯聲,還有那剛睡醒的鳥兒的吱吱聲,和那恰巧經過的青蛙的哇哇聲。

每逢這些日子,教室裏也只有我一人 —— 也只能怪這學校選址未免過於偏僻吧!要是遇上什麼大風大雨,便注定沒有人會上學,除了我。陪伴我渡過這些日子的,也只有牠。

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被送到這裏來。我當時害怕得很,不禁對這陌生的環境產生一種畏懼。後來,那神色嚴厲,但又善解人意的老伯伯跟我說,我是上天送給他的小禮物,讓他可以延續他的使命,好好作育英才,希望我將來好像他一樣,把學到的知識傳授給其他人。

還記得第一個雨天,我寂寞得很。雖然說平時也不會跟其他同學談天,也不會跟他們玩捉迷藏,但有人陪着你讀書也總比自己一個人好。但那天竟然沒有人來上學,我騷著頭皮問老伯伯:「咦?其他同學呢?」他用神秘的眼神看着我,像在賣什麼關子似的,道:「他們肯定又是賴床了,看他們多頑皮,你呀 ——」「喵 ——」「⋯⋯ 咦?是誰來了?」一隻顔色斑駁的花貓步履蹣跚的走進來,一拐一拐的,身子也濕透了。牠走到我們面前,用可憐的眼神凝望着我們,像央求我們收留牠一樣。

老伯伯把牠抱到一張枱上,仔細檢查牠身上的每一處,原來牠的左腳受傷了。看着老伯伯為牠包紮,抹身子,梳毛 ⋯⋯ 我不得不暗中羨慕牠。老伯伯告訴我:「從今天起我便把牠交給你了,好好照顧牠啊!」

從那天起,我便視牠如「金蘭姊妹」,每天跟牠訴說心事,跟牠玩捉迷藏;餵牠吃東西,哄牠睡覺。漸漸,我跟牠培養了深厚的感情。

還記得有一次我準備呈交那篇「嘔心瀝血」的文章的時候,窗外風一吹,把文章吹到地上去。我的心情立即像過山車一樣360度反轉,驚惶失色的四處尋找。在我準備拾起的那一瞬間,這邊來那邊快,那惹人討厭的花貓竟含着我的「血汗」跑走了。其他的同學開始暗暗偷笑,我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那花貓卻像跟我作對似的,圍着課室亂跑,追得我上氣不接下氣。其他人越是笑得利害,我越是生氣。在我累得快要暈倒之際,我立刻回到座位坐下,舉起雙手向牠投降。這時,牠終於願意走過來,把文章交還給我。我沒好氣的看着牠,裝着憤怒地跟老伯伯說:「你快給我懲罰這頑皮的同學!」其他人也不禁捧腹大笑。

牠是我最好的傾訴對象,最好的玩伴,最好的陪伴者,牠是最好、最好的 ⋯⋯ 可惜,最好的事物終有一天也會離開。看著手上的小花兒,我的鼻子不禁酸了一陣。

在那寒冷的晚上,我累得伏在桌子上睡著了。睡夢中,我看見跟那花貓相處的美好時光 —— 天朗氣清時,我們到外面的空地你追我逐;烏雲密佈時,我們坐在屋簷下看雲;空閒時,我們一起玩毛球;忙碌時,牠依畏在我身旁為我打氣;開心時,牠把玩我的髮髻,我把玩牠的尾巴;傷心時,我們卻只會緊緊地摟在一起,伏在牠的身上,很暖,很暖。夢醒後,那小毛球竟變成了一朵花兒!我看著它,會心微笑。

可能是我的性格比較自我吧!總是不能跟其他人混在一起,總是找不到共同的話題。然而,這隻頑皮、有趣,卻又體貼的花貓,風雨不改地陪伴我,成為班上的唯一一位「同學」。可惜,不單止「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闕」,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也會經歷歡聚離散。牠無時無刻對我的默默祝福,都令我溫暖入心。縱使牠現在和我天各一方,我也永遠不會忘記我們一起的點點滴滴,一起渡過的美好時光!

評語:

有趣的故事,有趣的「同學」,有別於其他以人類為「同學」的故事,聰明! 為了誤導讀者,開始可以用「她」代替「牠」。 小心錯別字,「依畏」應為「依偎」。

評審人:何故

名銜:作家、編劇、影評人、大學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