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發現場

基督教粉嶺神召會小學
小六
賴曉瑜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半夜一時十五分,一陣電話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阿Y,古銅街有個男孩跳樓而死,你快點趕來案發現場吧!」阿W,我的助手,用匆急的語氣催促我,我只好不情願地趕忙趕去案發現場。

散滿一地的玻璃碎片,幾個橫臥的酒瓶在霓虹燈映照下散發出神秘的光彩。「你終於趕來了!快點巡查案發現場有什麽證據吧!」阿W向我叫道。案發現場被警察包圍及封鎖了。記者們按下快門的「咔嚓」聲令我感到不耐煩,而行人們的議論紛紛的內容更是讓我啼笑皆非。「根據警察所說,死者是個十五歲青少年,從二十八樓天台墜落而死,死因不明。」阿W娓娓道來。

之後,我和阿W巡查了整個現場,發現死者曾喝了很多酒,莫非是為情所困?還是生活遇到挫折想不開?由於現場沒有CCTV,我們也不能得知現場有沒有第二個人存在,但現場沒有任何指紋,手印或足印,看似不像是他殺。於是,我和阿W再重新仔細檢視了案發現場,發現其中一個酒瓶有封信,是死者留下的遺書,我和阿W把這些線索和證據交給警察,而警察也只是用自殺來草草結束這宗案子。

我和阿W在街道上散步回家,面對冷風的吹拂,我只感到無比失落,我覺得自己不能給予一個交代死者的家人,「阿W,你覺得我在這宗案子很不負責任嗎?我竟草率地了結了整宗案子。」「阿Q,你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了。如果你想給一個交代死者就去,不要顧慮太多,我永遠都是你的助手,會陪你一同了結這宗案子。」阿W這番說話令我很感動,更加堅定一定要把這宗案子查個水落石出!

另一天的中午,我和阿W決定到案發現場附近看看。突然突然,我看到一名男孩正在畫一幅男孩跳樓的景象的畫,我立刻上前想詢問,但男孩被我嚇到,躲在媽媽的背後,「不好意思,我的兒子患有自閉症,看到生人不太習慣。」「聽說自閉症兒童都有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不知這副畫可否給我看看?我在調查一宗青少年跳樓案,你兒子所畫的內容可能有線索。」「當然可以,你們可以叫我花太。」我和阿W接過花太兒子的畫,畫中有一個女學生站在天台上推下男孩,附近放著幾個酒瓶,我和阿W對視,我開口問道:「你們是否住在富士樓對面?」「你怎知道?我們那層正好能夠清晰看到富士樓天台呢!」花太回答道。我和阿W心靈相通,我們根據花太兒子所畫女孩身上的校服在該間中學門口等候她放學。

「你怎麽確定能在眾多女學生中找到那兇手?」阿W疑惑地問。「女孩身上校服有好幾處破碎處,有修補痕跡,十分明顯,只要我們仔細地觀察就可以找到她。」我不平不淡地說道。「阿Y,看,那女學生是不是兇手,她好像要自殺呢!」我看向阿W指向的地方,心急如焚地跑上四樓,那女學生嚇了一跳,更想快點跳下去,就在這時我立即把她推開樓梯口,安撫她的情緒。「我知道你是來捉我的,對吧?明明這一切不是我的錯啊!他追不成我作他的女朋友,利用人脈關係找到我的家,恐嚇我及騷擾我,憑什麽?他叫那些女生天天用水淋溼我,在廁所打我,我知道我沒有父母,不能對抗他們,但憑什麽?」聽到這番話後,我的心感到無比心痛,我從未想過竟有這些隱情,我慢慢安撫她的情緒,但最終她還是自首了,但由於此事內幕,她只判了三年刑罰,她並沒有因此絕望,我就為她感到很開心了。

「阿W,為什麼人總有抱著得不到就要毀滅的心態呢?為什麼現在還有弱肉強食殘酷的自然規律存在?」「阿Y,這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評語:

作者的寫作能力不錯,開段亦很好,可惜「後勁不繼」,疏漏漸多,犯上推理小說的大忌——不合理。另外,阿Q是誰?教人看得一頭霧水。

評審人:梁科慶

名銜:作家、香港中央圖書館香港文學資料室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