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裏尋牠千百度-榕叔叔

香港培道小學
小五
魯卓昕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在這個萬里晴空的早上,一絲晨曦落在我的頭上,又是一個小男孩背著他小小的書包,在輕輕地觸摸我的鬍子。他的媽媽拉拉他的小手,溫柔地對他說「小軒,要上學去了,要遲到了喔!」這句說話觸動了我的心弦,尤其是那個媽媽說的名字,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名字,可是卻使我憶起了一段往事,一段令我難以忘懷的日子。

我是一株老榕樹,已在這個公園裏屹立數十年了。雖說這裏小得可憐,但能每天都跟娃們玩耍,聽聽他們那清脆可愛的笑聲,看看他們那蹦蹦跳跳的模樣,我已經算得上是死而無憾了。我不像新會的同鄉般厲害,能獨木成林,成了個什麼小鳥天堂,可是我也不遜色,能為人們遮風擋雨。我曾為不少人遮蔭,其中最令我記憶深刻的就是那個小男孩,那個常常背着他沉重的書包,躲在我身後,緊緊抱着我的小男孩。

我依稀記得那年的夏天,他拖着瘦小的身軀,跑到了公園裏面,躲在我的後面。我因為看見他是陌生的面孔,也不以為然,以為他只是路過的小孩,在玩捉迷藏。可是他一臉焦急,不像是在嬉戲。在一會兒後,公園前出現了兩個身影,小男孩嚇得直打哆嗦,我急忙看看那兩個人,但他們原來已經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他們倆一個左盼盼,一個右盼盼,似乎是在尋找小男孩。他們大喊道:「臭小子,以為新轉學就很厲害嗎?聽老師說,你就住在這附近,以後要找你麻煩還不容易嗎?膽小鬼!有種你就出來啊!林海軒,膽小鬼的名字,我們記住囉!」聽到這兩個看來要比小男孩大上好幾年的小孩說的話,我大概能猜到事情的七八分了⸺小男孩是新搬來這附近的,今天剛上學,就得罪了哪個小惡霸,被人追趕着,只好躲在我的後面。這樣的拉扯發生了不只十次,然而每一次林海軒都是躲在我的後面,我粗壯的身體每一次都能成功保護他。突然有一天,那個林海軒緩緩地向我走來,有別於平常的焦急,倒讓我有點兒不習慣。他站在我的前面,把我從頭到腳都掃視一遍,然後便蹲在地上。他種種的奇怪行為令我大惑不解,「啊!原來你已經年過半百了!」一把稚嫩的聲音響起。他抹了抹我那早已佈滿塵埃的介紹板,說道:「原來你是細葉榕,我就叫你【榕叔叔】吧!謝謝您!」我頓時一陣暖意湧上心頭,那是我從來都沒有嘗試過,也沒有打算嘗試的感覺,原來那是溫暖的,是奇妙的。從來也沒有人類向我道謝,林海軒是第一個。

就是這樣,林海軒跟我就成了好朋友,是朝夕相對、時刻相伴的那種好朋友。我們時常待在一起,他放學後就會來陪我這個叔叔談天說地,我們聊聊東的,也聊聊西的。他未必能聽見我說話,但我能。他與我訴盡心事,也吐盡苦水,可見他的寂寞。我與他盡訴自己的人生閱歷,也細數過這麼多年來所經歷的風風雨雨,終於可以試試開懷大笑的滋味。有老婆婆想割下我的鬍子入藥,是他勸阻的;有居民不滿以我為居所的雀鳥便溺,想要砍掉我,是他帶着一群喜歡坐在我樹蔭下乘涼的老街坊極力聲討,及時制止的。有人追趕他,是我保護他的;他有心事,是我聆聽的。他一改了膽小怕事的性格,我也重拾了自己的價值。在別人眼中,他也許是個會跟一株樹說話的傻孩子,但在我心中,他的地位要比這高多了。我希望我在他的心裏也如是吧!

兩年前的一個下午,太陽正猛,我靜靜地等着海軒的到來,誰知我看見的不是背着書包的他,而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他。他向我衝來,一下子把所有袋子都丟在地上,然後便緊緊地抱着我,整整五分鐘才捨得放手。我呆呆地看着他離去的身影,直到他的身影被陽光完全遮蓋為止。我沒有再見過他了,不過我相信他還能傾聽我的那些嘮叨話。我現在還在回味着那窩心的擁抱,並期待着下一次。

評語:

人樹有別,但在故事中小男孩與榕樹竟建立了密不可分、互相保護的奇妙關係。這是一個結構完整的小故事,讀來窩心感人。

評審人:葉曉文

名銜:作家、插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