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後的我

聖言中學
中二
連灝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咦!為什麼我怎麼都看不見?」眼前一片漆黑,一陣熟悉的味道從遠處飄來,我在漆黑中摸到一張書桌。轉瞬間,微光照射進眼簾,書桌上放著一部開啟的電腦,屏幕顯示著二零二零年。我疑惑地再看看手錶,時間竟是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現在不是二零一九年嗎?」我叫道。這時,我腦海中陡然閃過一個又一個毛骨悚然的奇怪想法。

突然,我身邊傳來一聲咳嗽聲,我戰戰兢兢地把頭轉向身旁,刺眼的光線照耀著另一個「我」,另一個「我」躺在床上,緊閉著眼睛。正當我感到相當困惑之際,我留意到周遭的環境,與我的房間並無異,書桌上還有我的功課簿。這裏是什麼時空?是我的幻想、夢境?還是我穿越來到未來?

鬧鐘發出了清脆而響亮的叫聲,男孩睡眼惺忪地醒來,雙眼紅腫,四肢滿佈瘀痕,一年後的我竟會淪落至此!我的眼淚簌簌地流下來,想觸碰男孩問個究竟,但我無法觸碰得到他,我的雙手穿破男孩的身軀,我們彷彿處於兩個空間。

男孩梳洗後,戴上口罩,企圖掩飾臉上的瘀痕,心神恍惚地前往學校。我尾隨著他,看看一年後的我發生何事。

在步往熟悉的學校的路上,一位同學從後推倒男孩,男孩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嘗試用顫抖的雙手支撐起身體。這時,一大群的同學從後蜂擁而上,一人一腳踏在男孩身上。我努力地想推開他們,卻無能為力。他們尖銳而刻薄的聲音縈繞在我耳邊,久不散去。

男孩眼眶紅紅的,強忍著淚水,低著頭,往課室蹣跚地步去。

明明二零一九年的我還頗受同學歡迎,為何一年後卻變了過街老鼠?真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跟隨男孩來到課室,男孩一進課室,全班同學就對他投以鄙夷的目光,課室裏「呸」聲四起。老師進入課室上課,當老師背對同學時,噩夢前哨戰開始,滋擾、戲弄、擊打等招數盡出,但男孩都默默啞忍。人多勢眾,孤身應戰,惟有默默承受。

下課鐘聲響起,男孩刻苦地撐過了八課。可是,真正的噩夢在此刻才正式展開,一個一個同學在男孩面前排隊,逐個向他施行懲罰,慘不忍睹。男孩發出一陣陣的嘶喊聲,圍觀的同學發出一陣陣的歡笑聲。我,只能作一個旁觀者,無力感油然而生。

在課室暗角被同學玩弄後,男孩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家。這般細弱的身軀,還能繼續承受同學們的欺凌嗎?

「快醒來,你快遲到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原來一切只是場噩夢。此刻,我所記掛的不是遲到的問題,而是希望夢中的一切不會成為真實,不會成為一年後我的宿命。

評語:

為什麼一年後的我會由眾人歡迎變成眾人厭惡者?文章該明確交代。另外,文章應有主旨,否則一切說話都顯得虛脫無所歸。

評審人:梁望峯

名銜:香港小說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