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路上

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
中三
伍志恩(小作家大使)

  踏出大樓,望了望泛黃的天色,像一張發黃的照片。一點了寥寂沾了我衣裳,領着我回家的路。   這次培訓班的地點與我家相隔甚遠,乘車的路程十分漫長,而我並不是那種「機不離手」的人,所以看了一遍手機便握在手中,垂下了手,頭抬起來,車內的景致好像更吸引我。   其實一直有個小小的壞習慣,就是閒時會東張西望,選定了目標後就會定睛地看得入神,目標多數是窗外的一切和我身旁的人,因為身處於地鐵所以窗外的景致大概看不到什麼萬千的世界,而現在是下班的時間,車廂擁擠得很,太近去端詳一個人很容易被發現的,所以只好進行第三選擇—看地下,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看的,只是讓腦袋的思維放鬆一下。很奇怪,有時候會想到一些遺忘很久的事情,也不是重大事件,只是一些瑣碎事,例如哪天與朋友說的無聊笑話,又或者是童年的事。   思緒隨着車子動蕩,不經不覺就要下車了,要轉為另一趟車。到站後,人們魚貫地下車和上車,我站出了車廂,人們混沌過後歸納成一列像隊伍,是搭電梯的,我跟了隊伍到達地面,放眼就看,盡是腳步急速的上班族,穿著校服而放慢行走的我好像格外顯眼,於是腦袋自行行抗拒了這種顯眼的奇怪感覺,又想了別的事—看着人群,有點感慨,急切地走和漫步走都是在向前走,哪到底在趕什麼呢?怎麼奔跑也逃不了時間的追趕,不如放輕鬆多享受旅程—腳踩在地上行走着,實實在在地活着的感覺。   人總是一直追,一直趕,追趕後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呢?   第二程車完結後還需走一條筆直的路,我常常在走這條路的時候,看那像是凝固了的夜幕,看那些房子與房子之間狹仄的空隙,看那遙遠的胡同處,有時好像能看到一點點時間的盡頭,微妙地散落在每一處,並悄悄地告訴我:「不必追,我一直都在這裏。」

評語:

有觀察;有感觸,文字有點老氣,缺了點好奇。 冗字/句多。「其實一直有個小小的壞習慣」,「其實」可省。 「而我並不是那種‘機不離手’的人所以看了一遍便握在手中,垂下了手…」中的「手」無必要地反覆出現。 末段「看那遙遠的胡同處,有時好像能看到一點點時間的盡頭,微妙地散落在每一處…」意像頗好,把南方都市的巷子叫作「胡同」, 是喜歡那個距離感;還是別有所思?

評審人:黃仁逵

名銜:電影美術指導及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