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小作家

學蘇東坡樂天精神 描寫生活不忘幽默

文章要寫得好,必須慎選主題、用詞也要精雕細琢。北宋時期的大文豪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卻在文章中大談吃荔枝、煮菜吃肉。難道這些瑣事家常也可以入文,並讓後人傳誦嗎?嶺南大學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帶領高小組的小作家走入蘇東坡的「歡樂世界」,跟着這位文壇巨匠「咬文嚼字」,更與古人「隔空和唱」。  已故文學家林語堂曾在著作《蘇東坡傳》中形容蘇軾是位「不可救藥的樂天派」,能夠「幽默看不幸」以及「性情像小孩」。事實上,蘇軾在北宋朝代擔任官職,卻屢次遭受不同政見的官員排擠,曾多次被貶到黃州、杭州、潁州等,最遠更被貶到儋州(今海南島)。雖然他才高八斗、聲名遠播,人生卻非一帆風順,免不了也有失意的時候。 嶺南大學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帶領高小組的小作家走入蘇東坡的「歡樂世界」 行文反映個性樂天 擅描寫日常瑣事  不過憑着樂天知命的性格,他在每個地方也能找到值得欣賞之處,即使是在難以適應的儋州,他也揮筆寫下「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爾。惟有一幸,無甚瘴也。」由此可見,當地連生活的基本條件也不足,偏偏他還能找到一個值得慶幸的優點——就是在當地沒有感染瘴氣疾病。  小作家被蘇東坡的樂天個性感染,紛紛向陳博士分享身邊性格樂觀又不拘小節的朋友。陳博士解釋道,即使平凡的地方,人人看到的景色或許相近,但只要加入個人性格,文章便會變得與眾不同。「例如大家看維多利亞公園的景色,看到的東西也差不多,不過所見所聞卻各人不同的,甚至你的朋友也可以成為文章的獨特元素。」陳博士如是說。 東坡原來是「吃貨」 飲食成文章題材  蘇東坡除了個性鮮明,他也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吃貨」。當他被貶落惠州,第一次吃到味道清甜的荔枝時,立即愛上,還寫下詩句「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表達他一日可吃下三百顆荔枝,甚至可為此留下來長居。  不但愛吃,他同時是一位出色的廚子。蘇杭名菜「東坡肉」便是他的代表作。陳博士打趣道:「東坡肉,不是真的吃蘇東坡的肉啊!」她向小作家娓娓道出「東坡肉」的由來:蘇東坡在杭州出任知府時,為了疏導經常氾濫的西湖湖水,他決議打通西湖並建設堤壩,就是後來知名的「蘇堤」。解決了洪水,當地居民獻上豬肉給蘇東坡道謝,他便在廚房為豬肉「加糖加醋」再切成丁方,分給辛勞建堤的民工,結果人人對這道菜讚不絕口,一直流傳至今。  然而,如此愛吃之人也曾經歷「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的時候。食無肉的生活實在令他苦不堪言,可是他也一一把這些寫進文章中。陳博士指很多人以為「好文章」,就是行文遣詞必須「高雅」「冷僻」,可是大文豪卻親身示範,把「豬肉」和「雞粥」這些「俗字」入文,也不減可讀性,反添一種平實樸素的生趣。陳博士因此鼓勵小作家,「哪怕生活上的小事,其實也是很好的文章題材,因為是自己親身的經歷。假如加入自己鍾愛的人物或事物,寫出來的文章便會更有情感,更加好看。」 與陶淵明相距700年成知音  文章要寫得好,前提當然是多閱讀好文章。蘇東坡也不例外,他尤愛東晉時的詩人陶淵明。陶淵明曾任官八十日,卻因「不為五斗米折腰」而辭官歸故里,寫下《歸園田居》和《歸去來兮辭》等名作。蘇東坡非常欣賞他的個性和文章,雖然二人身處的年代相差700年,可是蘇東坡不僅給予陶淵明的作品很高的評價,更創作了不少「和陶詩」,以詩詞和陶淵明隔空和唱。  陳博士又詢問小作家有沒有一些很欣賞的人,小作家都表現雀躍,有的喜愛詩仙李白,也有的喜歡具才華的作曲家和外國歌手等等。陳博士指大家可以從他們身上獲得有共鳴的思想和情感,跨越時空和地域,成為「知音」,以文章「和唱」。最後陳博士又鼓勵小作家學習蘇東坡的性格,「無論他的做人態度,還是作品的風格,都極具參考價值。」 鍾曉楠同學:了解到好的文章不一定很嚴肅,更可取材自平常生活,例如香港社會的多元性相信也很有趣。 紀麗瑩同學:學會用不同角度去看同一件事,發掘身邊有趣的事物作為文章的題材。

苦心經營的隨便—梁科慶流行小說創作經驗談

梁科慶創作了《Q版特工》小說系列共38本,深受學生歡迎,曾獲第四屆全國偵探小說大賽「最佳懸疑獎」及第12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少年文學組)。早前,梁科慶以「苦心經營的隨便——流行小說創作經驗談」為題,與一眾初中組小作家分享個人的創作習慣,以及教授流行小說的創作技巧。 梁科慶向小作家分享小說創作心得。 過去的流行 此刻的經典 寫一本流行小說不難,但要寫出高水平、雅俗共賞的流行小說卻絕非易事!甫開場,梁科慶先與小作家講解「流行小說」究竟所指何物:「流行小說與嚴肅文學並非斷然割裂的兩種類型,事實上,不少當時被視作『誨淫誨盜』、難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在歲月的磨洗後亦證明了它們崇高的文學價值,奉為經典。」由流行文學「進階」到學術經典的情况,自古有 之,例如被稱為「艷科」的宋詞、元雜劇如《西廂記》、志怪小說如《西遊記》、俠盜小說如《水滸傳》等。梁科慶指出,流行小說的類型主要包括:言情小說、武俠小說、科幻小說等,而當中有三個基本特徵:通俗性、故事性、娛樂性。能夠由暢銷流行小說,進而踏入學術殿堂,成為經典,歸根究柢仍是作品的水準問題。 青取之於藍 翻新非抄襲  小說最重要是別具創意,作者可透過加入流行元素、創作全新的情節內容,以及翻新、模仿經典作品來表現創意。梁科慶曾把「PokemonGo」捉精靈的情節放入小說《撕裂》中,十分貼合社會潮流。另外,翻新(Renovation)比創新容易,學習模仿前人的精彩作品,並非抄襲,而是挪用、改編,加以熔鑄,達到奪胎換骨、點鐵成金、捨筏登岸等效果,是作家常用的技巧之一,例如蘇軾的《赤壁懷古》是建基在杜牧的詩《赤壁》上創作,兩者都成為了名流千古的經典作品;張愛玲的小說創作養分也取自《紅樓夢》。另外,梁科慶亦分享了他在《Q版特工36:銀狐》中模仿了《紅樓夢第四十回》部分情節描寫,鼓勵中學生多從經典作品中獲取靈感,創作出自己的作品。 設計銘心金句 創作刻骨情節  你聽過下列的經典金句嗎:「I’ll be back.」(電影《未來戰士》,1984)、「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電影《大話西遊》,1994)、「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小說《雙城記》,1859)。梁科慶認為,「整篇小說中,有一、兩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情節或對話,能抓住讀者的心,已經可以算是非常成功。」就如《Q版特工9:北韓危機》中的甘大枝,美艷動人,卻殺人不眨眼,角色強烈的反差感,留給讀者深刻印象。另外,梁科慶教導小作家可利用細緻的感觀描寫,以及強烈顏色對比,令小說引起讀者共鳴及留下深刻印象。 寫好開頭結尾 精彩的小說開頭需要建立不穩定狀態,吸引讀者繼續下讀,例如《藥》開頭營造出懸疑氣氛,引起讀者好奇,為何華老栓早起?拿着錢去做什麼?而結尾部分,梁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創作像歐亨利《多情女子的麵包》那種讓讀者意想不到的結局,製造反差感。另外,也可善用留白技巧創作精彩的結局,像劉以鬯《對倒》及金庸《雪山飛狐》那樣,沒有直接寫出結局,而是留下想像空間給讀者,十分耐人尋味。 甘祉溢同學:今次課堂讓我明白該如何起筆與收尾。梁先生的個人創作習慣很好,創作時我會試試他的步驟。 徐梓誠同學:今天的講座讓我更了解不同的小說創作技巧,特別 是營造留白或大落差的的結尾方式。

探索金庸武俠世界 發掘影射社會現實元素

明報與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於2月25日舉行了小作家大使交流會,讓小作家大使參觀位於香港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館,然後到香港電影資料館觀賞1990年代上映的電影《笑傲江湖》,最後由現職嶺南大學人文學科研究中心研 究助理鄭政恆跟一眾大使們探索金庸的武俠世界。 「金庸多部小說中,個人很喜歡《笑傲江湖》,因為小說令我反思如何在亂世中做自己。」鄭政恆說。 參觀金庸館 金庸館內不僅展出了《天龍八部》新版修訂手稿,還有金庸親筆所提以十四部長篇及中篇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組成的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以及《明報》創刊號、《射鵰英雄傳之鐵血丹心》電視特刊海報等珍貴展品,是認識金庸小說及小說改編影視作品的好地方。 小作家大使先參觀金庸館,令他們對金庸有更全面的認識。然後到香港電影資料館觀賞改編自《笑傲江湖》小說的同名電影。繼而由編著《金庸:從香港到世界》這本評論書籍的鄭政恆帶領大使們討論,從名著與影視作品改編的角度,以及社會的角度分析精彩的金庸小說作品。 香港正覺蓮社佛教馬錦燦紀念英文中學中五學生薛原說:「我曾看過《雪山飛狐》,當中流露出不少中國傳統思想」 伊利沙伯中學中四學生林司穎說:「從前看小說電影都只當作故事來看,沒想到當中竟然有些情節內容,能反映社會 比較原著與改編影視作品 一直以來,將金庸武俠小說改編為電影的難度十分高,例如若要將共四冊的長篇小說《笑傲江湖》濃縮為2小時的電影,便需要作出大量刪減。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金庸的小說已被改編成電影,由於片長所限,以及處於黑白片及彩色影視時代初期,拍攝、影視技術尚未成熟,電影的質素亦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例如改編為電影的《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等,都沒有很成功。 鄭政恆說:「八十年代,可以說是金庸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最光輝的年代,因為電視連續劇的出現,令大量小說的精彩情節得以保留,例如由周潤發、陳秀珠主演的《笑傲江湖》,深受觀眾的喜愛。」 他續稱:「1990年代上映的電影《笑傲江湖》可謂是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轉捩點,忠於原著的部分比較多,保留了人物的性格,例如令狐沖的吊兒郎當,岳不群的外表正氣凜然,內裏狼子野心等。」然而,期後的作品──例如《笑傲江湖II東方 不敗》二次創作的比例較高,把小說中一個比較默默無聞的角色改編成主角,情節、中心主旨跟小說已有很大的不同。 《金庸:從香港到世界》 鄭政恆 編著金庸小說不但展現了中國歷史文化,同時隱藏了香港人對於中國或港英政 武俠世界影射現實社會 當日,鄭政恆亦帶領一眾小作家大使,探討小說及電影中映照出來的社會元素。他指出,《笑傲江湖》創作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中國政局動盪,香港亦剛經歷了六七暴動的洗禮。 金庸在小說的後記中提到:「寫《笑傲江湖》的那幾年,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當權派和造反派為了爭權奪利,人性的卑污集中顯現……這部小說有意影射文革,通過書中人物,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多年來政治生活的普遍現象。影射性的小說 並無多大意義,政治情况很快就會改變,只有刻劃人性,才有較長期的價值。」 而電影版的《笑傲江湖》於九十年代初上映,當時同樣是政局動盪的年代,香港人對於九七回歸感到悲觀和恐懼,因而出現了移民潮。電影中,染布坊內憂外患、粉飾太平的情况,映照出香港社會的現實情形。此外,東廠的公公在小小的染布坊升堂的情節,描寫出朝廷勢力進入後,人心的憂慮與不安,由此反照香港人當時對中國政權進入香港的恐懼。電影執行導演之一徐克曾提過:「近百年的中國經歷太多動亂了。不錯,我的影片比較多以動亂時代為背景,連《倩女幽魂》、《笑傲江湖》亦如是。可能這是我自己作為海外文化工作者心結的外露,也可能和香港近十年處於不安的狀態有關。」由此可見,金庸的改編影視作品,雖然是虛構的故事,然而深入探索,就會發現跟現實密不可分。

散文寫作竅門多 心有靈感一點通

生活上的大小事均可以成為寫作題材,但要將這些感覺轉化成創作靈感,又談何容易?小作家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透過培養正確有效的寫作練習和閱讀習慣,才能將腦海這些累積下來的經驗,以文字重新演繹。今次初中組的小作家培訓班「散文——靈感的捕捉與轉化」,請來作家劉偉成與小作家分享閱讀及運用靈感的心得。 各位小作家都聚精會神地聽課。  劉偉成是香港土生土長的詩人、作家,筆名超活,曾獲青年文學獎及中文文學創作獎新詩組獎項;任職教科書編輯多年,曾應邀舉辦多場工作坊及講座,及參與香港電台舉辦的文學導賞節目;2014年出版的詩集《陽光棧道有多寬》獲得第十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新詩組推薦獎。今次來到小作家培訓班,創作經驗豐富的他決定先從閱讀心態入手,教導小作家如何從名家作品中吸收養分,師法前人技巧,培養轉化靈感的能力。 文學作品 讀法大不同  很多小作家都留意到文學作品的內容較一般課文艱澀隱晦,不是一下子能夠明白。在現今考試制度之下,一般學生都傾向把閱讀理解視為尋找「標準答案」的任務。接卷後,首先問的不外乎「段旨、中心思想是什麼」、「作品想表達什麼道理」,卻鮮有留心作者表達方式的用心與鋪排。當面對文學色彩較濃厚、結構較複雜含蓄的作品時,學生便如墮進五里雲霧中,不知所措。劉偉成表示,閱讀文學作品先不要急着找主旨,可先留意文章的表達手法,因為文學作品重「呈現」多於「陳述」,陳述有如日記般平鋪直叙,而文學作品通常說教味道較淡,更多利用不同的寫作手法呈現出豐富的畫面或營造不同的氛圍,引發反思,增加讀者的想像空間。 跳出固有角度 刺激靈感來源  劉偉成利用電影《魔雪奇緣》、新詩《再別康橋》及繪本《地下鐵》作例子,示範如何通過觀察,學習作家的藝術表達方法。他表示《魔雪奇緣》其中的拍攝手法包含俯角和仰角,營造出獨特的意思,在畫面的部署和鋪排上匠心獨韻,十分有文學技巧;《再別康橋》是徐志摩其中一首燴炙人口的作品,將詩中的文字轉換成畫面,當中亦包含了俯視和仰視(例子: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同樣見到作者精心鋪排;而《地下鐵》的情節亦包括「往上」和「向下」,內容富含豐富的比喻。劉偉成表示,三個作品都呈現「V」型的畫面構圖,穿梭於「上」和「下」之間,而這些手法都是靈感的來源,假如小作家可以吸收作品呈現的手法和模式,例如對比和鏡頭的運用,然後用於自己的作品之上,將令作品生色不少。 寫作錦囊 作者絮語:只要小心閱讀,就能解讀文學作品運用的手法和技巧,並成為自己的寫作靈感。 閱讀心態:若如盤子一樣,自知深度不足,則應對任何知識抱持開放的態度。當發掘到有興趣的題目,就要深入探索,盤踞於該主題上。 楊僖童同學:原來細膩的文字能夠有如此深刻的影響力,可以將內心的感受清晰地表達出來。 潘作年同學:導師引用不同的作品去說明閱讀技巧,令人容易明白,以後看文學作品就更容易明白當中真正意思。

寫作交流會 作家分享寫作宜忌

作家蒲葦老師及唐希文於去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中,擔任講師,以及參與評改小作家的文章。蒲葦老師稱自己是小作家的「粉絲」,遇到好文章會存檔收藏。他欣賞有些小作家能突破學校中文科寫作的框框,做到隨心聯想,甚至是破格的寫作情況。其中,他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描寫某些人凡事延遲的習性,見解獨到,別具創意。 作家蒲葦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 作家唐希文欣賞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  而唐希文不僅欣賞小作家的創意,而且讚賞他們能將現實與創意結合。她指在去年的多啦A夢課堂上,有學生的文章寫道,想發明一部創意知識機,當要認識一種新動物時,透過機器可看到動物的樣子,聞到氣味,聽到叫聲等。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之餘,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此外,她亦欣賞近年學生在寫作中加入時事議題,提升文章深度。  至於小作家們寫作上需要改善的地方,蒲葦老師認為學生要更大膽地、自由地創作,不要帶著學校中文科的寫作要求,為奪取分數而創作,因為「小作家培訓計劃」的評分標準跟學校是截然不同。唐希文則發現有些學生為奪取高分,經常使用大量深奧的成語。她分析道:「用字精準比深奧更重要,因為遣詞造句準確才會感情真摯,否則,文章便流於矯情造作。」  寫作交流會上,不僅有作家教授寫作需留意的地方,第一屆的參加者、現為中文大學新聞系學生鄭思維,以及上學年初中組的全年寫作大獎冠軍得主秦正堯亦分享了她們各自的閱讀及寫作心得。 小作家大使鄭思維表示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  鄭思維說:「第一年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提交的第一篇文章,獲得了『陳腔濫調』的評價。於是,我便開始練習用文言文撰文,學習精簡用字,改善自己的寫作問題。而且,我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可見,思維的作品獲作家讚賞,是每日持續不斷練習的成果。 初中組秦正堯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而秦正堯的得獎作品《遇見另一個自己》,獲作家一致好評。她分享自小受媽媽影響,愛上閱讀及寫作,小時候會跟媽媽一起玩故事接龍遊戲,現在亦會一起討論閱讀心得。至於獲獎作品的靈感源於搭巴士時,想起多啦A夢的大雄透過時光機去到未來看到不同的自己,於是靈機一觸,想像遇到另一個自己的畫面而寫成了文章。她說:「我會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小作家培訓計劃 寫作交流會

寫作交流會由作家唐希文擔任主持,嘉賓作家包括潘步釗博士、梁科慶、君比,以及剛升讀大學的第二屆《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冠軍得主賴展堂同學,眾嘉賓互相分享閱讀及寫作經驗。潘步釗博士表示在閱讀的過程中最重要是加入個人思考和感受,養成優質的閱讀習慣。君比亦分享了童年時由公公說故事而培養閱讀興趣的經歷,因此打好寫作之路的基礎,顯示自小培養閱讀習慣的重要性,以及反映家人參與能促進學習。梁科慶認為閱讀分不同層次,追求有質素的深層閱讀,需要反思,他說閱讀的樂趣在於欣賞作者的文筆,並與人分享討論,甚至嘗試改寫故事。賴展堂認同培養閱讀習慣是寫作的重要基礎,自小培養閱讀興趣有助激發寫作潛能,另外他又推介中學生閱讀文學雜誌。 學生、家長心聲 全年寫作大獎-冠軍(初中組) 潘國亨 英華書院 (升中二) 潘國亨:「這個計劃提供平台讓我抒發感受,參加『流動教室』及『培訓班』後,寫作技巧得以提升,無論是對於校內的寫作功課或個人有感而發的文章創作都相當有用。而更重要的是,這個平台能夠真正讓我發現自己的寫作潛能;作家導師的點評,似一面鏡子可以反映自己的不足,讓自己得以改善問題,提升寫作技巧。」潘國亨父母說: 「計劃讓兒子可以與知名作家及小作家交流,更加深他對中國文化的興趣,增強自信心。我們認為寫作是由留意身邊事物開始,參加計劃之後可以見到他對事物的看法更加細緻,加上老師和學校提供的機會,我們亦支持他發展個人寫作興趣,讓他可以發揮潛能,建立自信。」 全年寫作大獎-冠軍(高小組) 吳施凡 天水圍天主教小學 (升小六) 吳施凡: 「參加這個計劃的目的在於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以及認識更多新朋友。閱讀能令我放鬆緊張的心情,同時亦有很大的樂趣,因為可以進入作者的世界,體驗不同的場景。我平時愛看小說、童話、漫畫等,當中長篇小說最能吸引我,而我最愛寫科幻小說。在整個計劃之中,我認為能與作家交流的『培訓班』令我獲益良多,因為可以學到不同的寫作及表達手法,以及不同作家的風格。」吳媽媽亦會從旁鼓勵兒子多參與課外活動,尤其在閱讀方面,會建議他多看不同類型的書本,例如外國翻譯小說。 閱讀報告獎-冠軍(初中組) 李子怡 趙聿修紀念中學 (升中三) 李子怡:「上學年獲得老師鼓勵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這是一個十分好的機會學習和認識作家們的思想和識見。在參加計劃之後有機會與不同名作家交流,明白到寫作不一定需要很多美麗的修辭和句子,反而應以表達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為要,令我在日後寫作時會着重於日常生活及真實的情感。」學校老師亦表示這個計劃令學生積極投入寫作,提供平台讓參加者涉獵更多不同範疇的作品,在作家導師的點評下可以改善幼嫩文筆,表達手法更趨成熟。 閱讀報告獎-冠軍(高小組) 韋以諾 華德學校 (升中一) 自小愛好閱讀及寫作的韋以諾得到學校推薦而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他自言最愛寫故事及兒童詩,計劃中的「流動教室」是他最喜愛的一部分,因為當中的飲食環節可品嘗美食外又能加深對文化的認識。韋母表示: 「他的作品獲得稱讚及獎項,從而加強了他的自信心及興趣。在參加的過程中,兒子出席講座或工作坊,與作家交流後,會與我們分享作家的寫作角度,欣賞不同文章,更會特地搜尋那些作家的作品來閱讀,亦會集中欣賞某幾位作家的作品。我認為以這個年紀的小朋友來說,能夠如此探討寫作是一個很好的經驗,長遠而言有助他發展個人興趣及了解自己的能力。」

田園中吟詩演戲 感受新詩與戲劇

小說、詩歌和戲劇是文學的三大源流,當中蘊含各種寫作技巧。今次由飲江及余翰廷帶領「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小作家來到西貢戶外康樂中心,漫談新詩與戲劇的寫作技巧,讓小作家思考寫作,並且即席揮毫,度過特別又有意義的一天。 作家飲江先生 分析新詩創作   飲江原名為劉以正,他於七十年代開始新詩創作。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工人文學獎」、「職青文學獎」及「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等詩歌創作獎獎項。作品散見於香港報刊雜誌,1987年與朋友合辦詩刊《九分壹》,出版詩集有《於是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1997)及《於是搬石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2010)。  「新詩」最大的特色是句子長短不拘,句數和平仄不限,押韻自由,是完全破除舊詩格律的白話詩。在寫作訓練日營上,飲江選取了多首新詩,包括〈難得〉、〈我們去捉魚〉、〈小花女〉及〈斷章〉等,跟小作家逐一分析。其中〈我們去捉魚〉是一位台灣小學四年級學生的作品,全詩簡單四句卻有很深的意境:「我們去捉魚,河裏沒有魚,我們變了魚,捉來捉去。」飲江表示:「詩中運用比喻手法,詩人代入了魚的角色,將生活的情况展現出來,是一首難得且有趣的詩。」他續表示寫新詩時不妨加入留白美,讓讀者保留想像空間,學習留空一些事情,例如描述將會發生的事情,卻不點破結局,讓讀者自行聯想。   至於古希臘女詩人薩福的〈斷章〉更是經典之作,其中名句:「像嬌紅的蘋果還高掛在樹梢 / 被採果的人遺忘了 /不是遺忘了 / 而是要採採不到」傳誦千古,飲江說:「簡短的詩中字字精煉,卻有着無窮的想像與回味。」  飲江與小作家分析詩歌作品後,邀請他們也即席創作,發揮創作的靈感。他要求小作家嘗試為另一首新詩〈小花女〉作分段、分行練習, 他解釋說:「不同的斷句方式,可以為詩歌帶來不同的節奏美,當中並沒有錯對之分。因為讀新詩時在不同的斷句中作停頓,得出的感受也可以有所不同。」 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資深 劇場編劇、導演、演員、戲劇節目及教育策劃人余翰廷先生 小腦袋創作大世界  余翰廷為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資深劇場編劇、導演、演員、戲劇節目及教育策劃人。1993年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深造文憑畢業,主修導演,畢業後曾任赫墾坊劇團全職演員,亦曾任澳門演藝學院編劇及導演系客席講師。憑劇場工作室《夜鷹姊魅》奪第22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亦獲最佳導演提名;憑《山村老師》、《這裏加一點顏色》獲第13及18屆最佳編劇提名。  余翰廷坦言戲劇最重要的元素,是故事要有吸引力,令觀眾想知道故事的發展。他說:「我們在描寫故事時,一定要將主角設定為有熱誠的人,希望達到自己的目的去行動。作者還需要構思主角在過程中會遇到障礙,能否克服困難與改變,最終成功完成事件等鋪排。」  劇本主要由人物對話(台詞或唱詞)和舞台提示組成,最好同時兼顧典型性和獨特性。余翰廷表示:「以舞台劇劇本為例,通常會分為數個場景,每個場景由時地人、事件及對白組成,小作家可由此掌握寫劇本的基本技巧。」他鼓勵小作家多觀賞舞台劇或電影,在這個過程中感受文體的節奏和氣氛,寫作時便較為容易拿出感覺來。 寫出好戲劇 問: 戲劇分為多少種? 答: 戲劇有幾種主要類型,分別為悲劇、正劇、喜劇及鬧劇。悲劇主角遇到的障礙都與上天有關,即使付出努力,最後往往不敵命運,徒勞無功;正劇的主題則較嚴肅;喜劇的例子如《愛回家》;鬧劇如《Mr.Bean》故事則有誇張的情節。 周津兒同學:聽完講者解釋,對往後寫劇本或小說都有幫助。閱讀新詩範文〈小花女〉的分段手法讓我得到啟發 陳溢朗同學:對比喻有更多認知,學懂 怎樣運用修辭技巧融入於詩歌之中。

突破課堂教學框架 活動多元激活創意

寫作源於生活,日常每個細節都可以是寫作的靈感來源。在過去的學年,《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安排一系列多元化的寫作活動,邀請不同範疇的作家、專家、學者,教導小作家從生活中發掘素材,訓練創作思維,增強寫作技巧。 鄧宛霞(圖左)和耿天元(圖右)為小作家講解角色行當的分類。 認識本土 涉獵文化 「小作家培訓計劃」自2012/13學年開始舉辦,起初只為初中學生提供寫作培訓,目前計劃涵蓋初小組、高小組及初中組,鼓勵更多學生參與寫作活動。新學年的培訓計劃即將展開,現正招募參加者。 2015/16學年培訓活動的其中一個焦點是歷史與文化,不同組別的小作家,分別走訪文化館、博物館、電影資料館、戲曲劇場等,實地認識香港歷史,涉獵中華文化;而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作家,以深入淺出的方法和互動教授形式,培訓小作家各種文體的寫作技巧,包括小說、自傳、描寫文、抒情文及說明文,甚至食經及影評等,讓他們能作多方面嘗試。 「流動教室」遊坪洲 賞京崑 「流動教室」是「小作家培訓計劃」別樹一幟的培訓項目,旨在突破傳統教學框架。上學年初中組的「流動教室」共有4個,各自精彩,首先是「春日坪洲文學散步」,由居於坪洲的詩人飲江帶領一眾小作家,遊走這個小島的風景名勝,穿梭橫街窄巷感受地道的風土人情,享用傳統食物,復欣賞文學,思考寫作,且即席揮毫,度過一堂不一樣的學習課。 初中組另一個「流動教室」在京崑劇場進行。京劇崑曲被尊為中華文化瑰寶,京崑劇場創辦人兼藝術總監鄧宛霞及導師耿天元,不僅給小作家講解「京崑藝術的文化底蘊」,介紹角色行當的分類,縷述打擊樂如何貫穿整個表演成為世界絕無僅有的一門演出,還即場示範唱腔、做手,令小作家大開眼界。 饒宗頤文化館導賞員向小作家介紹香港百年歷史,讓他們學習更多歷史知識。 訪大夫第 向文壇宗師致敬 初中組「流動教室」尚有由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何佩然教授,帶領小作家走訪元朗大夫第、清暑軒及覲廷書室,觀察往昔士大夫的居所、科舉年代的書室和接待考生的客舍,從認識歷史古蹟到啟發寫作靈感。在香港電影資料館,作家兼電影人黃勁輝與小作家一起觀賞他花了6年時間拍攝、向當代文壇宗師致敬的紀錄片《劉以鬯:1918》,並親自講述拍製影片的歷程、劉以鬯的寫作成就及其生活點滴。 乘電車學寫作 探知歷史建築 高小組的「流動教室」精彩程度也不遑多讓,資深編輯兼作家李洛霞以「電車『慢遊』細味城市百年變遷」為題,講解也斯、小思及阿濃等知名作家描寫電車與城市面貌的筆法,再帶領一眾小作家分乘兩輛古典電車,自西環屈地街車廠,前往港島東區筲箕灣東大街總站,細看沿途風光,並印證導讀文章所述景貌,了解電車沿線市區變化之餘,也掌握箇中寫作技巧。此外,作家兼文化旅遊人陳天權,帶領小作家暢遊由昔日歷經檢疫站、監獄、醫院,而活化成功的饒宗頤文化館,又以「香港歷史建築和保育」題目主講,教導如何從中發掘寫作素材,以及遊記的撰述技巧。 觀動畫麥兜 悟做人道理 初小組亦有一堂「作家精讀坊」,就是在香港電影資料館欣賞港產動畫電影《麥兜故事》。屬於本土創作的《麥兜故事》,從繪本到動畫,既有地道的文化內涵,又標誌着香港精神,電影場景充滿大量香港本地特色街景,當中亦穿插了一些歷史大事。放映完畢,作家、大專兼任講師唐希文帶領小作家認識主角卡通人物「麥兜」的造型構思,從中學習影片縷述的香港歷史和做人道理。 初小組小作家坐在地上與「雄仔叔叔」阮志雄(圖左)互動,表現十分踴躍。 寫作日營 輕鬆多樣 「寫作訓練日營」是培訓計劃另一亮點。本學年分成高小組及初中組兩天進行,在整天輕鬆活動中,高小組既有舞台經驗豐富的張飛帆講解舞台劇劇本編寫技巧,又有資深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分享「穿街過巷 香港探奇」的心得;除此,小作家嘗試即席創作劇本,現場演繹話劇,發揮無限創意。初中組日營則有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高級講師宋淑慧,跟小作家探討新聞報道與報告文學的異同;有香港巴士迷教父稱譽的資深新聞工作者及出版人陳自瑜更主講從巴士看世情,以及作家兼資深編輯李洛霞引導小作家根據多位香港作家對香港本土風貌的描寫片段,即席「串流」創作。 小組討論有助加強團體合作精神,集思廣益。圖為初小組小作家的討論情況。 「寫作訓練日營」在輕鬆的活動中學習各種寫作技巧。 培訓班寫作技巧與思考並重 培訓班主要教授寫作技巧,但並非如課堂式的授課,其中初小組最為活潑,小作家坐在地上與講者互動,家長從旁「觀課」,既分享過程中的歡愉,也能掌握一招半式,往後適時引領孩子學習。初小組的培訓班,有自稱「故事人」的「雄仔叔叔」阮志雄講解故事創作的靈感來源,資深創意人劉遠章教導如何啟發創意思維,以及由擅長創作兒童故事和手製繪本的Auntie Van Van主講「寫作由幻想開始」。 高小組培訓班的講題則貼近生活,作家兼編輯方舒眉分享「觀察生活 隨心寫作」的心得,指導用心感受發生在身邊的平凡事,就能把隨想化成文字;周淑屏擅寫吃的溫情小品,她以「為食寫作:寫食物、寫人情」為題,教導怎樣將對食物的感覺,轉化成寫作材料;曾當社工的「寫作人」蔣慧瑜主張「寫作說理不說教」,認為從日常生活中尋找小故事,只要言之有物,也可引申為大道理,並透過文字發放正能量,激勵讀者;資深教育工作者、現專注兒童及青少年文學創作的馮珍今,則以「故事的構思與寫作」為題,分享箇中竅門。 兒童故事和手製繪本作者Auntie Van Van主講「寫作由幻想開始」。 廣告、電影、文學、寫作 無論是講者類別或講題,初中組的培訓班都很不同。作家兼資深廣告創作人鍾國強講解廣告創意的竅門,以及文字在廣告的運用要點;職業導演及專欄作家趙崇基,指電影與文學同屬創作,甚至互為影響,並講述「電影與寫作」的關係;曾分別以新詩及散文奪得文學獎的劉偉成,以「新詩與散文靈感的捕捉」為題,傳授創作的法門;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劉燕萍博士,則以「從妖猴到聖佛——西遊記中悟空的成長路」為題,剖析作家筆下角色帶來的感悟,以及了解當中的文化意象。 「作家精讀坊」推介傑作 「小作家培訓計劃」鼓勵閱讀,因此各組均設「作家精讀坊」,分別由作家及大專兼任講師唐希文,資深編輯李洛霞,以及資深中文科主任蒲葦主持,他們導讀名家傑作,復分析創作思維、寫作技巧,所推介的作品遍及古今中外,如《城南舊事》、《小王子》、《安妮日記》等。 小作家及家長心聲 陳欣希 九龍禮賢學校 升小五 參加了「小作家培訓計劃」後,我學到很多寫作技巧,例如描寫文和小說,以及人物角色設定技巧。在饒宗頤文化館舉行的「流動教室」,讓我認識到不同歷史建築的結構特色,很有趣。另外我最喜歡的部分是介紹香港由開埠至今的歷史,從圖片中可以看到每個年代的生活情况,令我認識更深。 陳熹樂 國際基督教音樂小學 升中一 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能夠走出班房,到不同地點學習,比在校上課更加有趣。我學到各種寫文章的技巧,像如何利用開首一段吸引人閱讀下去。 陳子朗 拔萃小學 升中一 培訓計劃以互動形式教授寫作技巧,不只邀請專家主持講座,更設有「流動教室」,帶大家走出校園認識不同事物;我認為「文學散步」的形式可以讓學生親身觀察和體驗,實地尋找靈感和素材,能啟發他們的創作思維,比傳統授課更加有趣和豐富。

音律激發文思 筆錄敏感心靈

要捕捉創作新點子,除了透過閱讀,聲音旋律同樣能刺激靈感,給予作家新的創作活力。「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流動教室」請來視障作家鄺頌安及填詞人Tim Liu向小作家分享寫作心得,並即席創作,激發創作潛能。 小作家與視障作家鄺頌安(左六)及填詞人Tim Lui(左五)合照。  鄺頌安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儘管有視力障礙,但他以聽聲音書籍來閱讀,無阻熱愛創作的心。他曾獲不同寫作獎項;除了填詞,亦推出過小說、散文、訪問集等。而填詞人 Tim Lui(呂甜)2008年出道時已包辦 RubberBand 首張大碟的大部分填詞工作,後來獲得著名音樂監製雷頌德賞識,開始為小肥、吳雨霏、側田等歌手作詞,代表作包括《小涼伴》、《SimpleLoveSong》、《囍宴樂隊》等。 讓寫作完成寫作  寫作靈感取材自生活,而將記憶或思緒如實紀錄下來是其中一種好方法。鄺頌安非常欣賞日本四大俳句詩人之一小林一茶,並引述一位學者對他的評價:「(小林一茶)擁有的不是天賦的才華,而是如實地掌握內心深處的經驗,使他得以保有他的素樸與人性。」他鼓勵小作家多描寫自己身邊的生活經驗,先不用過度精雕細琢,只需自然單純地把感受寫下來。他引用《心靈寫作》作者娜妲莉的話:「讓寫作完成寫作,讓你自己消失:你只是在記錄身體中涓涓流動的思緒而已。」鄺頌安亦建議小作家嘗試閱讀名作家的作品,過程中,作家的風格會潛移默化影響他們。 放開思維枷鎖 持續練習寫作  正如詩人威廉斯說:「鼻子前面有什麼,便寫什麼。」想成為出色的作家,鄺頌安鼓勵小作家多做寫作練習,「練習寫作時別擔心錯字、標點符號和文法。手應當不停地寫,要具體描寫個人生活的經驗,從文字中尋找個人的寫作風格和題材,慢慢便能將思緒熟練、精準地描述出來。」鄺頌安亦舉出一些練習寫作的方法,例如用「我開心」作開頭,要求自己運用十分鐘來寫句子,尋找內心,從而認識自己,跟別人分享更多事物。 改詞——另類的寫作練習  每一首流行歌曲盛載着廣闊的信息和內容,不同的聲音配合文字也有特別的感覺。Tim Lui說:「我們可以將自己喜歡的歌曲改篇成另一個題材;尤其是廣東歌曲填詞有很多限制,需要根據歌曲的字數、語聲調和押韻,改詞是一個挺好的寫作練習。」至於文字上的發揮,Tim Lui說:「寫作的人對身邊的事物要敏感,寫作題材源自生活,如果注重生活細節,其實有很多寫作的題材讓你發揮。例如多跟別人傾談或聆聽朋友的故事,或觀賞電影,從而激發靈感。」 文字愈簡單愈動人  Tim Lui創作的流行歌詞裏不乏有趣的題材,如《一轉身卻天亮了》講述打工仔通宵OT、《失散時光》講述友情的經歷,從自己真實的經歷,表達出朋友之間的情感。「我喜歡發掘生活小事的感覺去寫歌。」她十分欣賞台灣組合五月天,「他們大部分歌曲都是追求夢想的題材,用一百個方法講述同一個主題,用字平白、簡單。寫得華麗是一種感覺,然而我認為文字愈簡單愈動人。直白顯淺的句子,才是最珍貴、最有力量。」 寫作錦囊 寫作練習有一些方法,例如用「我開心」作開頭,要求自己運用十分鐘來寫句子,尋找內心,從而認識自己,跟別人分享更多事物。 寫出好文章 問: 如何找尋寫作素材? 答: 不要只是依賴眼睛觀察的事情,憑著其他觸覺也可以幫助收集靈感,作為寫作的出發點,要在生活上感受更多細節。 問: 怎樣可以讓創作靈感源源不絕? 答: 了解不同的角色,並且嘗試聯繫自身經驗,成為閱讀與寫作的題材。 問: 如何建構故事角色? 答: 訓練自己觀察人和事物,要抱有好奇心,盡量多問別人問題,運用不同的角色切入故事。

安徒生的世界 童話顯現人生

安徒生童話故事是家喻戶曉的經典名著,當中蘊藏着很多人生道理和作者的細膩感情,因此老少咸宜。作家兼大專講師唐希文主持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初小組「作家精讀坊」,帶領一眾小作家「走進安徒生的童話世界」,了解這位身世傳奇的作者生平事迹、他的童話背後隱藏的含意,以及如何從改寫故事鍛煉寫作技巧。 討論過後,每組分別選出小作家代表發表意見。 丹麥作家安徒生(1805~1875)一生共創作了156個童話故事,包括廣為稱頌的《醜小鴨》、《賣火柴的小女孩》、《人魚公主》、《國王的新衣》及《勇敢的錫兵》等,每個童話都似乎反映着他的人生經歷,事實上,他曾在自傳中說過:「我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則精彩絕倫的童話,生命本身就是最奇幻的童話故事。」 坎坷經歷 融入作品  安徒生出生於丹麥歐登塞小鎮一個貧窮家庭,母親是洗衣工人,患有抑鬱症的父親是一名鞋匠,並在安徒生11歲時離世。14歲時,安徒生獨自前往哥本哈根謀生,初時在丹麥皇家劇院學唱歌,可惜唱壞了嗓子,輾轉換過幾份工作,後來幸運地受人賞識,被送到學校讀書。但因為出身不好,在校內備受歧視,令他的求學過程相當痛苦,他因而沉醉在寫作世界之中。最初他寫的是遊記,出版後大受歡迎,由17歲寫到30歲才轉寫童話故事,奠下童話大師之名。  貧窮的安徒生渴望躋身上流社會,卻飽受輕視和排擠,其經歷每見諸作品中,譬如《人魚公主》,海底和陸地及人魚和人類的設定,代表着現實中的兩個世界,一個是上層較優越的世界,另一個則是低下階層。同樣地,在《賣火柴的小女孩》,安徒生也加入了兩個對比強烈的世界,窗外的冰天雪地和窗內的溫馨家庭,小女孩擦火柴產生的幻覺,令故事更具張力。 運用想像 改寫故事  初小組小作家在創作路途上剛起步,下筆自有相當難度,唐希文建議可以從改寫故事入手,包括改寫人物性格和加入新角色。以《人魚公主》為例,可將人魚公主的性格由善良改成邪惡,或者把自私的女巫轉變為樂於助人,結局將大不同。  唐希文強調,只要多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就可以將原著改寫,有助創作新故事。如在《賣火柴的小女孩》中加入一些新角色,像垂死的小女孩碰上仁慈的醫生,假若小女孩遇到另一位賣火柴的小男孩,甚至將火柴用擬人法加入生命變成會說話的魔法火柴,故事便增添更多姿彩。 百多年來,《安徒生童話》已翻譯為150多種語言出版 發行,箇中故事還不斷被改編為 電影、芭蕾舞劇。 寫作BB班 問: 剛開始寫故事,沒有什麼新意念,有何練習方法? 答: 可以先從改寫原著開始,激發靈感。例如有人曾經將家傳戶曉的《西遊記》情節倒轉:由孫悟空獲封鬥戰勝佛的大團圓結局開始,後來他在取經旅途期間慢慢揭發背後原來隱藏着天庭權力鬥爭的陰謀,沙僧、八戒,甚至唐僧都不堪壓力而逐一離隊歸隱,最後以孫悟空起義失敗、被壓五指山作結。創新的鋪排不但為故事賦予了新的意義,更增添一種悲劇味道。可見單單將原著中事件發生的次序倒轉,已經可以創作出另一個全新的故事! 問: 除了倒轉順序,還有其他改寫法門嗎? 答: 當然!譬如從敘述者方面入手,把一般童話所採用的全知角度,變成由某一個角色的視角出發,那人可以是主角,亦可以是反派角色、配角,甚至裏面的物件。同一個故事,由不同人表達,觀點可以南轅北轍,甚至變成另一個版本呢!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