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徐振邦:遊屏山文物徑 學寫旅遊文章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和故事,單看文字或圖畫,絕不及親身到當地聆聽口述故事來得深刻和真切。元朗屏山文物徑於1993年開放給市民參觀,小作家在古物古蹟辦事處導賞員帶領下,遊走文物徑各個特色景點,聆聽當中的人文逸事。其後,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分享如何利用考察經驗,撰寫具有個人特色的旅遊文章。 小作家跟隨導賞員遊歷元朗屏山文物徑,穿梭於聚星樓、鄧氏宗祠、上璋圍、書室等傳統建築,了解古今村民的生活文化,細味當中的人和事,當中更有不少喻意吉祥或風水佈置的設計,讓小作家眼界大開。 鄧氏族人在屏山開村八百年,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和傳統習俗。例如沒有井口的水井,以大小兩石作為形象的土地公公婆婆,富戶人家的灶頭,門上有竹樹圖案的書室,鄧氏宗祠的傳統風俗等,都成為小作家的新奇事物。原高七層的聚星樓在經過兩次颱風吹襲後,只剩下現有的三層。導賞員表示,當年風水師說這是天意,因此沒有重建。另外由於單數在風水學上屬於陽數,有男性和陽宅之意,因此塔層數目和樓梯數目都用上單數數目。 特色文章包含地道人情 小作家經過親身體會,對文物徑有了進一步認識,但要寫旅遊文章,還有很多資料和技巧需要掌握。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強調認識行程路線非常重要。他表示,考察前要先掌握基本資料,了解前往方法、步程、方向、地標及特色景物。在遊覽過程中,要留意行程內容,建築物的歷史、演變和發展,掌握這些資料便可撰寫旅遊介紹文章。同時,亦要留意資料的真確性,分析有關人士的觀點,了解最新資訊。 若想寫得更深入,徐振邦說同學可以閱讀小冊子、書籍及報章,訪問當地村民及觀看他們的私人收藏,發掘當中不為人知的景點和細節。他坦言,寫特色文章,一定要涉及人和情,了解當中的小故事,有時更要親身體驗,例如品嘗當地的盆菜等,要用更多時間,才能發掘更深入的資料。 徐振邦建議小作家要行萬里路,加上平日的知識和觀察,體會當中的歷史文化,然後加入個人感受和特別元素,寫成具有個人風格的旅遊文章。

可洛:從另一角度觀察事物可訓練想像力

天馬行空、帶有奇幻色彩的創作,是不少同學有興趣的寫作類型。小作家培訓計劃因此邀請擅於這方面的年輕作家梁偉洛(可洛)主講「想像力與奇幻創作」,與同學分享如何訓練想像力以及奇幻創作的特點。可洛主要創作小說和詩,著作有小說《末日絮語》、《小說面書》、《女媧之門》科幻系列等。 可洛先以詩的創作引入想像力這一個課題,他引用台灣詩人商禽的作品《五官素描》說:「想像力就是對身邊一切理所當然的事物加入聯想,然後重新書寫。就如商禽的《五官素描》,我們每個人都有五官,但一般對它們的存在都不以為然。《五官素描》就以它們的形狀展開想像,寫成一組精彩的詩。」 可洛認為,想像力包括:觀察、聯想、變形、扭曲、顛覆和組合。那到底如何訓練想像力?可洛以自己為例,他的方法有兩種:第一,多細心觀察身邊的事物,然後聯想它的外形像什麼,從而引發更多的想像;第二,嘗試以另一角度觀察事物,就好像拍照一樣,別用最常用的角度拍攝,試試發掘一些新的切入方向。 奇幻創作展現作者的虛構世界 接着,可洛進一步解釋何謂奇幻創作。奇幻作品是指那些帶有神話式的想像和探索的作品,而它們的靈感大多來自一些神話和民間傳說。 另外,這些作品多帶有以下的特點,例如:作品中存在與科學不相符,即不能以科學解釋的超自然現象,如魔法、神明、靈魂等。另外,在創作中展現作者的虛構世界(如《魔戒》、《哈里波特》等),或出現超自然生物或種族,均屬奇幻類別的創作。 可洛說明,部份創作可以是發生於現實與奇幻之間的空間。他以自己的作品《繪圖師》為例,內容是發生於現實世界中一則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便是將奇幻的想法放入現實之中,而並非建構一個完全不存在於現實的世界觀。

關夢南:寫詩宜從生活觀察出發

對於中學生,詩是其中一種較為困難的文體。除了因為在學校比較少接觸外,詩中講求的意境亦是同學難以掌握的課題。於小作家培訓班中,本港著名詩人關夢南與一眾小作家分享大家都想知道的「寫詩的秘密」,讓同學嘗試以生活題材即席寫詩。 關夢南認為,不少人都誤以為寫詩一定要用上許多古典、華麗的辭藻,可是事實卻剛剛相反。他說:「我們寫詩,不應該用古典詩的表現方式,亦不應拘泥於營造文縐縐的感覺。因為那時代的東西已不存在於現在的世界。所以我們應從生活出發,以日常生活取材,並以簡潔的生活語言書寫。所以,對初學者來說,寫詩首先必須學會細心觀察生活。」 一首好詩需要以具體地呈現抽象的意境。可是,用簡潔的語言書寫並不代表需要把事情寫得清楚,而是要讓讀者有充份的想像空間。關夢南指出:「好的作品需要運用奇特的比喻和想像,帶有矇矓感,千萬不要將所有事情都刻劃得清清楚楚。詩不像散文,寫得太多會給人畫蛇添足的感覺。」最後,好詩還要有情味,作者應在詩中表達個人感受,寄懷能觸動人心的感情。關夢南先後提出幾首詩作為例子,請在座同學分析它們的優劣,從而讓他們明白寫詩的要訣。 經過一輪深入淺出的講授後,關夢南邀請同學即場體驗寫詩的樂趣。首先,同學各自用一張白紙摺成紙飛機,然後將它擲出,讓它自由飛行,並就玩紙飛機這個體驗寫一首詩。 摺玩紙飛機的動作看似簡單,而且每個人大都試過這個小玩意,可是各人對此玩意卻各有感受,且有點出人意表。從收回來的詩作可見,小作家玩紙飛機的着眼點以及在詩中寄懷的情感不盡相同。即使是同一則事件,各人的聯想亦各有不同,這正正賦與了詩的想像空間。

蒲葦:寫散文需要交出真正的情感

散文看似是簡單易學的文體,因為它既沒有任何束縛和限制,就連題材也是隨作者所好,想寫什麼都可以。不過,要讓散文與讀者產生共鳴和表達出真正的情感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前於作家精讀坊中,蒲葦分享了台灣著名女作家張曉風的散文,並從中探討寫作散文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蒲葦認為,張曉風的作品正視自己的需要和情感,是經歷苦痛後書寫的文字。而且,他認為我們可以用僅餘的、微小的力量,從文字讓別人獲得共鳴。而這種共鳴,是可以穿越時空的阻隔,讓作者與讀者有思想的交流。 蒲葦說:「散文應是一種直話直說的文體,不需要刻意安排虛假的情節。要寫出一篇好的散文,最重要的是要反映自己真實的需要,把真正的情感交出來。」由蒲葦講解散文寫作後,參加作家精讀坊的小作家被分成五組,分別討論五篇張曉風的散文作品,包括:《地毯的那一端》、《步下紅毯之後》、《我在》、《只因為年輕啊》和《我撿到了一張身分證》,並分享他們對文章內容和寫作手法的意見。 培訓計劃新項目 討論環節助交流 作家精讀坊是「小作家培訓計劃」本學年的新增項目,由作家兼資深中文科主任蒲葦撰寫導讀材料,指導小作家有系統地閱讀優秀作家的作品,然後主持精讀坊,除深入介紹作家與作品,還加入互動的討論環節,從而提升小作家的寫作興趣與水平。 蒲葦說:「雖然張曉風的散文寫作距離現今中學生的年代較遠,不過她的文字大方優美,有值得學習之處。加入互動環節後,讓小作家有討論的空間。」 一眾小作家亦同意小組討論環節能讓他們有交流的機會。曾穎詩同學表示:「一個人的想法並非全面,討論可以和其他小作家交流,了解其他同學的想法。」盧雅言同學認為:「可以多參考別人的看法,從而由不同角色理解文章。至於散文寫作方面,這次學到寫作要真誠,不用過於花巧,只需表達自己的真實情感便可。」李濬彥同學說:「小組討論可以綜合大家的意見,做到取長補短。經過這次作家精讀坊,我明白散文必須寫出真實的事,才能流露真摯感情。」

李洛霞:陌生化有助書寫本土城市風景

要書寫一個城市,我們需要抓住她的新奇、吸引之處,再加以仔細描繪才能成事。雖然我們都居住在香港,卻未必懂得如何以文字書寫香港。因為,我們對身邊的風景已習以為常,自然覺得理所當然、無甚特別,想不到應該寫什麼。就此難題,本地著名作家李洛霞建議,以陌生化為寫作手法,可以幫助我們落筆。 她說:「我們應避免以平常的角度出發。可以試試以遊客的角度觀察和書寫香港,你將會有新發現。事實上,不少從其他城市到訪香港的作家,都能寫出非常出色的香港城市景象,原因就是他們的角度與我們的有所不同。」她舉巴金離港時所寫的〈香港之夜〉為例: 「海是黑的,天也是黑的。天上有些星星,但大半都不明亮。只有對面的香港成了萬顆星點的聚合。……但是當我注意到那座光芒萬丈的星的山的時候,我彷彿又聽見了那無數的燈光的私語。船在移動,燈光也跟着在移動起來。而且電車汽車上的燈也在飛跑。我看見它們時明時暗,就像人在眨眼,或者像它們在追逐,在說話。我的視覺和聽覺混合起來。我彷彿在用眼睛聽了。那一座星的山並不是沉默的,在那裏正奏着出色的交響樂。」(摘自巴金〈香港之夜〉) 李洛霞認為,描寫一個城市和描寫一個人有很多相同之處,兩者都可以從外貌、行為和性格等入手。一篇好的文章,即使年代久遠,同樣會令讀者產生共鳴。她以張曉風的作品〈彌敦道上〉為例,雖然文章寫的是40多年前的彌敦道景色,但時至今日讀者仍可從中找到與現在的共通點。 「彌敦道上,兩層的巴士飛馳。人群像千足蟲,重覆着永遠走不完的腳,在人行道上匆匆來去。忽而穿行在熱流中,忽而被大公司的冷氣襲中。人們永遠不能了解自己是在赤道,或是南極?是在洪荒年代,或是二十世紀?」(張曉風〈不是遊記〉,《愁鄉石》,台北:晨鐘,1971.4) 除了描寫城市的外貌,作者還可從一些地道生活習慣出發,胡燕青筆下的茶餐廳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於作品〈茶餐哲學〉中,她除了仔細描寫茶餐廳內的風景和特色,亦特意挑選一款地道飲品──鴛鴦,作為代表香港的標誌,從而帶出香港人的性格特質。 「說到鴛鴦,真是香港的偉大發明。國人所謂中庸之道,就這樣延伸到茶餐廳每一個厚邊的杯子裏,其深入人心的程度,使人吃驚——中醫謂奶茶寒削,咖啡燥熱,混在一起才好……茶餐廳的『茶』,聽說是用雞蛋的殼熬出來的,色調深得看不透,但營養豐富,濃鬱的苦澀中自有一種『對得住人對得住自己』的自我肯定;香噴噴的微黃花奶也柔軟光滑,一看就知道那是處處留有餘地的成熟圓融。奶茶切入氣味略焦的咖啡,真是神來之筆。兩者一混和,香氣馬上變得複雜,教人疑幻疑真,像在過多的風霜裏澆入一點點灼人的天真。鴛鴦入口的感覺是獨一無二的,除了香港人主理的店子,全世界的食肆都無法提供。」(摘自《香港記憶》,香港:文學世紀,2004) 最後,李洛霞亦介紹了全球華文散文大賽的得獎作品〈我心中的香港〉。文章描寫一個在香港很常見的活動──「賣旗」,然後引伸描述香港的人文風景和社會現象: 「那一天,我在銅鑼灣等鬧市區,每隔數十米,都能見到『賣旗』的少男少女,或是年幼的小學生。這是遍佈香港的一支愛心支隊。從1922年『皇家退伍軍人會』發起的慈善賣旗起,迄今這項活動已進行了87年了。 感謝二十年前的那位小姑娘,以一面旗幟給我上了香港社會『愛心』的第一課。以後二十年中,每個星期六,只要我人在香港,我一定會『買旗』。面對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這道人文風景線,人們胸前的那一張張貼紙、那一面面旗幟,我總是會為這個城市所歌吟的愛心而動情。」(摘自「我心中的香港」全球華文散文大賽獲獎作品集,香港:明報月刊,2010.11,頁5-9,引文作者張曉林為是項徵文比賽冠軍。) 李洛霞說,總括而言,要書寫一個城市,可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和範疇取材,無論是風景、人物、生活習慣等都可以是寫作的題材。不過,她提醒小作家要寫出有意思、具代表性的城市風景,必須謹慎選材,不應落於俗套。即使是身邊自以為最熟悉的事物,亦應嘗試以新角度,探索更多新的可能性。

鄒文律:初寫小說可從極短篇開始

創作一篇小說的難度甚高,既要設計人物角色和場景,又要舖排人物遭遇和故事推進,故此作者必需具備良好的觀察力和熟練的文筆。雖然小說難寫,不過卻一直是深受歡迎的文體。本港年輕作家、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學院通識教育系助理教授鄒文律博士與一眾小作家分享創作小說的喜悅,同時講述初學者應如何著手寫作。 鄒文律認為,創作小說既可抒發情感、整理個人思緒和記低難忘回憶,同時為作者提供一個沒有限制的空間,建構他們筆下的新世界。另外,相比起形象,文字給人更多的想像空間。即使閱讀同一篇小說,每個人的聯想都有所不同,這正是創作小說的有趣之處。鄒文律指出,對於初學者例如中學生,嘗試創作約2500字的極短篇小說會是不錯的起步點。除了因為字數少較容易控制,而且要求的耐力相對較低。不過,他提醒同學書寫前宜先擬定大綱,避免寫至尾段才發現無以為繼。 鄒文律提供兩個創作小說的手法供學生參考,分別是在小說的結尾作出人意表的大逆轉,以及從其他媒介尋找寫作意念。他以鍾玲的《車難》作為例子,闡述大逆轉的結局為讀者所帶來的衝擊。他說:「我們可以在情節推進時加入伏筆,為結局作出合理的舖排。當然,為了讓角色和情景的塑造更加合理,我們需要做好充足的資料搜集。例如,當要寫一些自己不熟悉的職業或活動,就應該參考相關題目的書籍,看看別人怎樣以文字把它們寫出來。以令人始料不及的收尾,可以加深讀者的印象,同時因為早前的伏筆,令其不失合理性。」 此外,鄒文律建議同學可以從其他媒介,包括:電影、動畫、繪畫、詩詞等作為創作靈感,使題材更豐富。他分別借著名得獎動畫《螺絲人生》、西西的作品《浮城誌異》和張曼娟的作品《愛情.詩流域》,解釋如何將其他媒介的作品融入文字創作中,以豐富讀者的想像空間。

周蜜蜜:寫作選材來自生活觀察

要寫出一篇好作品,首先是做好選材的工夫。別以為中學生還未投身社會,一定欠缺好的寫作題材。事實上,上佳的題材就在我們的身邊,來自對日常生活的觀察和累積,再加以聯想,就能寫出好文章。香港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周蜜蜜與上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畢業、本學年晉身為小作家大使的一眾同學,分享寫作經驗,並即場進行寫作練習。 周蜜蜜明白學生可能認為平日學校的命題寫作難以掌握,因為題材和寫作時間皆有限制。不過,學生還是可以自行以自由題練習,寫出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感受。她說:「我認為寫作是相當個人的事,她不像數學,即使是同一題目,每個人演譯的都有所不同。而且,選材其實並不困難,不過絕對不能單靠等待靈感。」周蜜蜜認為,如果單憑靈感寫作,萬一靈感不來,就什麼都寫不出來。所以,文章選材應該來自日常對生活的觀察,而閱讀也是積累的一種,再加上個人經歷,就能產生豐富的聯想。 要讓文章引人入勝,必需寫得生動傳神。周蜜蜜以自己的作品為例,分享了幾個令文章生動的方法,例如:要刻劃人物的動作、神態、語言和寫出自己的五官感受,令人有親歷其境的感覺。 分享會後段,周蜜蜜邀請學生進行分組討論,以在地鐵車廂的所見所聞為題,構想寫作大綱。同學的討論結果相當有趣,有溫情浪漫亦有科幻怪誕的內容。周蜜蜜希望藉此練習,令同學明白書寫題材可以是生活片段,最重要的是懂得抓住事物具體的特徵來寫,這就會令讀者有興趣繼續追看。

2012/13 畢業小作家分享

一眾畢業小作家與大家分享「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學習心得: 馬翰林:「本身較擅長寫記敍文和抒情文,主要以生活上的事情作為題材。經過一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活動是到電影資料館欣賞60 年代由李小龍主演的電影《人海孤鴻》,然後與電影研究文化人何思穎探討劇情的寫作手法。原來自己一向的描寫手法不夠仔細,例如:我可以試從更多角度刻劃人物的性格,寫文章時便更得心應手了。」 鄭彩虹、吳文君、馬翰林、朱飛莹:四名同學均表示,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最大的得着是學會從生活細節上取材,以及用心體會不同的感受。他們希望,大會可以成立重聚計劃,維持同學之間的交流。例如:以特定題目向同學徵文,實行讓他們定期切磋, 以筆會友。 荃灣官立中學董老師:「我非常鼓勵同學多參與校外活動。『小作家培訓計劃』讓同學認識不同文體,而且活動題材廣泛,有助他們擴闊眼界,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們看到外面其他同學的水平。初中生需要別人多鼓勵才有動力繼續寫作。多得不少作家和教授對同學投稿的正面評價,令他們得到認同感。我認為要寫出好作品,除了多看書,還要增加生活上的體驗和修養,文章才會有內涵和深度。」 朱澹寧家長:「女兒較為內向,參加計劃令她多參與不同形式的活動。我認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中的活動是催化劑,令學生更加留意身邊的事物。初中學生年紀還小,學習的成果未必能即時看見。不過,訓練他們的邏輯思維和觀察力,對他們日後成長一定有莫大益處。」 吳文君家長:「女兒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後,比從前多花時間在寫作上。我亦留意到她的投稿次數有所增加,變得積極了。因為投稿可以得到很多老師和教授的評語,這些機會非常難得,可以加快學生的進步。」 招文軒家長:「文軒一向隨心寫作,只要有靈感就開始寫,沒有特定的題材。參加計劃後,他認識了不同文體的特點,打好語文基礎。兒子有幸在2012/13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獲得獎項,相信能令他的自信心大增, 是繼續寫作的推動力。」

2013/14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寫作交流會

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首個活動「寫作交流會」,緊接開學禮舉行。交流會邀得香港作家協會主席、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副教授黃仲鳴博士、第39 屆青年文學獎新詩初級組及小說初級組亞軍梁莉姿及兩名2012/13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得獎,一同分享寫作心得及經驗。 黃仲鳴:寫好文章須備邏輯思維 黃仲鳴博士曾參與上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評審及點評工作,他認為同學的寫作題材廣泛,不乏佳作,尤其是那些天馬行空的構思為他帶來不少驚喜。他點名稱讚獲得亞軍的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余安琳,她的作品〈李輔國的自白〉,頗有心思地改寫歷史故事,下筆文言白話夾雜,顯現她的語文根底不錯。 黃仲鳴說行文首要清通,文字宜簡潔,結構要通順。他總結2012/13 學年小作家的作品成績,最弱的是邏輯思維不足,因此常出現前後矛盾、前言不對後語的毛病。他建議同學多閱讀,此舉既可打好文字基礎,也能增加個人的閱歷和拓闊眼界,寫起文章來自然較合情理。 梁莉姿:寫作不是一種手段 交流會請來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一年級生梁莉姿與小作家分享寫作心得。梁莉姿始為人知的是今年3月24日舉行的第39屆(2012 年)青年文學獎頒獎禮,她當日共上台4次,因為在同一比賽的兩種文體中,梁莉姿分別獲得4 個獎項:新詩初級組亞軍(〈當我們學習通識〉)、優異獎(〈你們還是適合獨居─給L〉)、小說初級組亞軍(〈關於H 城這回事〉)和優異獎(〈佳佳的一天〉)。其後,她又參加第二屆「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再奪得中學組推薦獎。 其實,梁莉姿是第二屆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中文作文獲得5**佳績,而早於2010 年的第37 屆青年文學獎,已奪得小說初級組季軍,故無論是課業作文或創作,皆是能手,她的寫作經歷,值得小作家參考。 梁莉姿說她的寫作根基是在小學階段無意中奠定的。由於父母皆在職,家庭經濟亦不太好,因此小學時每天放學後都會到公共圖書館,靜候父母下班接她回家;就在等候期間,完成當天功課後,便在圖書館不停閱讀,什麼類型的書都拿來看。升上中一,受到老師的鼓勵,她便開始創作,而小學時的閱讀,對她往後的寫作有很大的幫助。 梁莉姿認為,學生不應視寫作為一種在考試獲得好成績的手段,而是應通過寫作認識自己。「我一向有寫日記的習慣,透過寫作可以重新認識自己和抒發感情。久而久之,寫作更成為我的精神支柱。」談及得獎的小說和新詩作品,梁莉姿表示作品的題材全都來自生活上她所關心的議題,她建議小作家只要多留意身邊事物,就會發現很多題材都可以入文。 梁莉姿坦言: 「中學時代曾遇上沒有靈感和題材的瓶頸,後來我放下寫作一段時間,參與其他活動,例如義務工作,靈感反而又回來了。我發現原來這是從其他角度看世界的方法,受到這些新衝擊後,反而發掘到更多新題材。多分享亦是進步的契機,有些人會選擇與身邊的朋友或家人分享作品,而我則會跟一起辦文學組織的朋友交流。其實,只需選擇自己認為合適的人,自己感覺舒服便可。」 得獎同學:計劃啟發新思維 上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冠軍招文軒和亞軍余安琳,從計劃中分別得到不同的啟發。 喜歡寫散文的招文軒說:「當初是家人鼓勵我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的,最深刻的活動是從流動教室【解構「紅樓非夢宴」的思維】中學習寫作,學會以食物側面描寫人物性格。」招文軒的得獎作品〈阿叔、阿嬸、姑姐〉以家人為題材,他認為寫作有助記錄當下感受,事後重看更能產生反思的作用,有更全面的想法。 至於亞軍得獎者余安琳,得獎作品〈李輔國的自白〉以中國歷史為題。原來她喜愛以古典的辭藻寫作,但曾被同學評為「過分雕琢」,她希望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能給她一個突破。結果,她從黃仲鳴博士的培訓班「散文寫作——粵語可入文?」,學懂方言亦可用於寫作,一洗她過往的誤解。跟梁莉姿與人分享作品的習慣有所不同,余安琳會經常反覆閱讀自己的文章,找出需要改善的地方,她說此亦是提升寫作水平的良方。

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2/13 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3/14 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張灼祥勉勵同學多讀多寫,為朝着作家目標做好準備。而隨着開學禮儀式啟動,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正式揭開序幕,透過一系列創意、互動兼備的活動,以期增強小作家的邏輯思維、觀察力及溝通能力,提升同學的寫作水平。 多元化活動推動寫作興趣 「小作家培訓計劃」專為中一至中三學生而設,在為期一學年的計劃中,大會將舉辦多個培訓班及流動教室,教導學生認識不同的文體,同時推動他們對寫作的興趣。 2012/13 學年有161 名同學畢業,而2013/14 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反應相當踴躍,有來自全港186 間學校超過1,000 名初中生報名參加。經過大會的遴選後,有256 名同學入圍,成為新一學年的小作家。入選同學不但可以參與電影欣賞會、香港景點遊、飲食文化賞析、作家精讀坊及寫作訓練日營等活動,投稿更可獲知名作家給予評語,優秀作品有機會刊登於《明報》,其他作品則會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寫作大獎」、「閱讀報告比賽大獎」、「最佳表現大獎」等獎項,鼓勵同學積極寫作及投稿。 張灼祥:寫作需要訓練 開學禮主禮嘉賓,前拔萃男書院校長、現職自由撰稿人張灼祥於致辭時指出,寫作沒有捷徑,不能「打天才波」,必須經過反覆練習,才可訓練敏銳的觀察力和完善文筆。 對於入選「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張灼祥勸勉大家珍惜難得的機會。「在我還是學生的年代,沒有這麼多培訓機會,要靠自發的動力才可持續投入寫作。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有基本的根底,更有眾多 導師幫一把,機會難得。」他亦希望參與計劃的同學能堅持多投稿,以認清自己的優點和不足之處。張灼祥認為,既要珍惜機會,欲達成夢想,更要積極爭取。他透露退休前,校內同學與他校學生共7 人來找他,表示處身末代會考,百感交集,很想撰文記錄其時的心情,並擬結集出版,希望校長能借錢給他們圓夢。張灼祥說其志可嘉,於是予以鼓勵,而他們從撰文至編輯,全程親力親為,當中艱辛可想而知,但終於完成心願,自資出版了一本有關末代會考生的書籍,名為《十二萬分之七的心事》。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