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 尋找鑑賞方法

在常規的課堂上,小作家們該很少接觸「評論」,因此我們邀請了講者黃怡分享如何透過欣賞玻璃藝術,學習從形容玻璃工藝,從而掌握甚麼是「評論」。此外,我們也特地找來玻璃工藝家謝樂筠分享玻璃藝術與歷史,幫助小作家了解製作玻璃的過程及學習描述玻璃的「外表」與「功能」,並將感覺描寫出來。再引用香港作家劉偉成詩作〈鋼綿玻璃〉,認識一些藝術評論的手法和技巧。(撰文:曾劍華) 了解玻璃工藝 晶瑩剔透外表,敲撞時會發出清脆聲響的玻璃,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被廣泛般應用。講者黃怡指出玻璃有千變萬化的演釋方式,「如杯碟等器皿,花樽等裝飾物,或玻璃窗等建築用物,都是玻璃工藝品。」 要學習形容一件玻璃工藝品,可從「外表」與「功能」入手。「一盞油燈外形圓圓的,用多塊茶色玻璃製作,內裏有金屬組件組合起來。其『功能』是將器皿底部的油吸引到棉芯,燃點後便可照明。當我們要評論,可描述其『外表』或理解其價值,或進一步解說玻璃製作的過程,如何燒出弧度;或調製茶色玻璃是否很難;玻璃的厚薄是否適中、均勻; 玻璃的顏色及透光度是否理想; 表面是否光滑,或者有紋路的是否理想;有沒有非刻意的裂紋、工具痕跡、粗糙的切口;或使用什麼材料、顏色、技法、難度高不高;這件作品中有沒有創新性等,都有助我們掌握學習『欣賞』的要點。」 說起玻璃歷史,源遠流長。玻璃工藝家講解以前的人視玻璃為擺設品,「玻璃在歷史上被視為奢侈品,作為進貢皇室貴族享用,或放置在宮廷內欣賞。到工業時代後,它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 用來盛載水或成為家用的玻璃窗;亦有實驗室使用的試管。可是因玻璃質料容易受損,難於尋找文物考證其歷史有多久。製作玻璃的原料是矽砂, 將矽砂放進窯遇熱後就會變軟, 就成了透明狀的液態,然後改變其形狀,再經過迅速冷卻後成了玻璃品,此美麗的玻璃工藝品就是這樣燒製而成了。玻璃品最大的分別是有工廠形式及工藝品兩類。前者通常由機器自動化生產,大概1至2分鐘便做好一件玻璃品,製成品有啤酒樽及水樽等。後者則由人手製作,簡單的一件工藝製成品可花上幾小時甚至幾天製作,有的更需要助手幫忙處理才能成形;因此在藝術層面上,由本來只作為器皿,搖身成塑雕類型或擺設等藝術品。其實,欣賞玻璃工藝很主觀,可以從技術層面來看,例如吹製玻璃的厚度是否薄身;用窯燒則追求光滑度;顏色是否均勻,且能否清晰地呈現出來。像玻璃珠吊飾,看看是否夠圓,表面是否光滑,會否有花痕等,都是一些欣賞的心得。」 以物品比喻人性 玻璃有多種形態,鋼線玻璃是其中一類,其結構特色、功能、應用方法又是怎樣? 詩人劉偉成寫的短詩〈鋼線玻璃〉,除說明鋼線的基本要素外,也用了擬人法比喻人的傲骨性格。 進入詩前,講者先介紹劉偉成榮獲「香港藝術發展獎──文學藝術」,是位資深詩人。「他寫的詩,大多都是對日常生活裏的一些回應。〈鋼線玻璃〉寫於1997年,主題關於鋼線玻璃,多見於樓宇防火門。這種玻璃有層鐵絲網,表面不光滑且凹凸有坑紋,跟家中清澈透明光滑的玻璃窗有別。這玻璃的功能,縱使被打碎也不會四散,不會傷害到人;就是因表面有鋼線,在保安上起到保護作用。這可以想像,若遇上火警或發生危險狀況之下,玻璃不小心被打碎,也不會引起受傷或阻礙逃生。劉偉成用了擬人法聯起這玻璃的『外表』與『功能』,描述綱線玻璃本身的性格似人。詩中有這樣的描述『不屈的傲骨,像蛛網般』,玻璃表面的鐵絲網,令人聯想為一個好有尊嚴的人,跟其他講求通透玻璃有別,絕不適用於客廳,或『講求通明的睡房中』;更不介意『把我放逐到沒有人願意久留的浴室或廚房敢於處身屋的外圍』。這描述,除了是詩人本身的想像之外, 結合了玻璃原有放在廚房、浴室中的『功能』,那種傲骨的性格跟其他玻璃不同,構連起鋼線玻璃的結構。因此閱讀該詩時,可留意作者在那些地方使用擬人法。」 評論要有深度 當評論玻璃工藝品時,跟小作家平日書寫閱讀報告一樣,須列明報告目的、主題及大綱。「這跟描述玻璃『外表』一樣,其表達形式可以影響我們如何理解作品,因此要讓讀者清楚知道要討論的基礎,就要從不同的角度切入去描寫。」 講者更列出一些評論玻璃工藝品的方向,例如想表達玻璃樽的「功能」要安全不漏水,或樽的表面有裂痕就會割傷皮膚等。「玻璃工藝家提及玻璃工藝品講求審美觀和意念與製作手法,如玻璃首飾選用的材料、顏色、技法,或穿載效果是否有美感,都可以詳細去描述。」透過是次理解玻璃工藝的切入點,大概希望各小作家能學懂一些「欣賞」及「評論」的方法吧! 小作家心聲 聖公會馬鞍山主風小學 小五 黃翊翹 講者用心分享創作藝術背後所牽涉的功夫,但不明這些跟寫作有何關係。或許可以分享多些創作藝術如何跟寫作有連繫,或列清楚一篇文章的要點。雖然非首次參加小作家計劃,卻有感課堂內容滿挑戰性,使我滿腦子都充滿疑問; 卻無阻自己繼續熱愛寫作! 聖母小學 小五 李柏瑤 作家黃怡介紹了玻璃製作的過程,令我知道原來製作玻璃需要很多步驟。特別在課堂上,她說過〈鋼線玻璃〉一詩,把物品比喻人,這種創作手法很有趣,可以把物品的「感受」呈現出來,令我認識到修辭手法該如何應用在物品上。  

開拓寫作視野 關注本地農業邁向永續發展

都市人住在石屎森林中,幾乎被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包圍着,就連草地、農地或灌叢的土地也愈來愈少,令動、植物的生存空間受到影響。因此,綠色議題是近年社會十分關注的事項。為了讓小作家開闊視野,作家梁永健特地跳出書本以外的框框,分享世界各地的農業科技化帶來的好處,還了解「都市農業」可促進本地農業有着可持續發展的機遇。 世界之大,有無限的知識等着去尋求,梁永健有感身處在地球表面只有一點的香港,需要了解香港以外的地方是怎樣耕作的,所以有空便飛出去看看。「對農業的印象是否留於石器時代,原始人走入森山採摘果實或手獵動物?當我們走進街市,看到新鮮的蔬菜,知不知農夫是怎樣耕種?或想想我們平時吃到的蔬菜、水果,知道產地來源嗎?以前,人們為了滿足食物需求,便會蒐集足夠的食物來充飢,為了更能穩定地提供食物,開始有條理地進行耕作,並會按季節來種植。」(撰文:曾劍華) 邁向農業科技化 別以為農夫是文盲,依然使用傳統人手擠牛奶;現代農夫會使用很多科學去研究,如何令產量大大提升。梁永健曾去過太平洋的復活島、芬蘭北極圈、秘魯等地方探索,更去到澳洲體驗擠牛奶,「想不到澳洲農夫為了提高乳牛生產的份量,使用高科技去生產牛奶。例如將牛隻排列在轉盤上,農夫只需站在原地位置,然後將擠奶的機器接駁到乳牛身體,用最少的氣力便能擠出牛奶。還分享每天會播放輕音樂給牛隻聽, 待牠們心情愉快, 便能產出更多牛奶。或另一次到馬來西亞的大片林木,農夫很有條理及規律地種植一排排的油棕樹;還以為種植植物是用來吃,卻是生產我們日常生活中使用到的香皂或沐浴液等原材料。有幸親身體驗,拿着工具在樹身割開小小的樹皮,白色汁液便會流落到用椰子殼造成的小兜內,這就是將來加工後成了筆袋內橡皮擦,可見農夫很有生意頭腦。」 學懂粒粒皆辛苦 梁永健除了去過外國了解農業外,亦走到本地農田觀察。可是土地隨着城市的發展下,農田空間愈來愈縮小,許多農夫面對土地不足的問題都搞盡腦汁去生存;有的農田建在貨櫃場旁、回收場等地,種植環境不太理想。「當農田設在不適當的土地上耕作,可以想像如果土地被污染,種植出來的植物亦不會健康。或試想像遇上打風,貨櫃有機會遭吹倒,輕則令農作物失收,大則對農田設施造成破壞,因此在這情況下,如要在香港推展或深化農業,可以怎樣做呢?」 他分享過,當小腿深深踩入田裏,感受耕作非易事。那刻,他真正明白「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農夫把水稻幼苗插入田裏,待收成後收割並將稻穗打穀,再經過打磨後去除稻穀後,成了白米,所以每一粒米都是農夫的心血。現時,在香港種植稻米的農田不多,多以蔬菜為主,如西洋菜。」 發展天台農圃 梁永健認為發展都市農業,可考慮在市區上發展更多的天台農圃,便能促進農業的可持續發展。「紐約是其中一個成功例子發展天台農圃,希望香港可以借鏡外國,選擇將天台發展成天台農圃。天台農圃就是在大廈天台或平台集體栽種農作物,都市農莊十多年前已開始被推廣,由在工廈的天台種植蔬菜,發展到租田,每天都有專人淋水、播種、施肥、除蟲等。後來,愈來愈多人參與天台種植,目前大約有60個空中農圃運作,當中包括學校、商廈、屋苑、工業大廈或頂樓,估計有1400個農友積極參與,將天台種植的規模普及到全港的工商廈。」 都市農莊資深種植師陳金寶講解,在天台上種植有限制,如受環境及天氣等因素所限制。「由於天台不像農田一樣, 沒法生根, 所以選種的蔬果亦有限制。且要控制水份,加上溫度比在地上高4至5倍,因此會影響植物的生長。故現時按季節性種植,夏天種苦瓜、櫛瓜、冬瓜、南瓜、佛手瓜、西瓜、蜜瓜;菜類則有莧菜、潺菜、通菜。冬天有芥蘭、菜心、油麥菜。」 小作家心聲 庇理羅士女子中學 中一 李映彤 參與流動教室後,我認為能提升我寫創意故事的技巧。前輩的敘事技巧也令我明白在寫故事的時候,要細心觀察時間和地點的轉變,以及要發掘新點子。在活動上, 有關空中農圃令我印象較深,我認為這項技術非常新穎。除此之外,我也認識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蔬菜。所以我認為這次的活動, 不但能提升我的寫作技巧,還能開拓我的視野。 民生書院 中一 呂亦宬 參與作家梁永健之分享,對我作文上有一定得著及幫助。再經梁老師解釋,我更深入了解農夫原來有令人可敬的特質,及其背後的辛酸歷程。特別介紹空中耕作對我印象較深刻,想不到我們身處在石屎森林一樣的大城市,農夫很有創意地建造別有一番天地的天台種植,而且還有農作物收成,令我感覺有趣及興奮。希望有天能前往該處,去體會城市農夫的苦與甜、悲與喜。此外,梁老師還教懂我寫作之前,首先要對人或事或物有體驗,只要有了切身體驗,才能對人或事或物有深入了解,自然就會有很深的體會,這樣寫出來的文章才會「言之有物、發人深省」。

《跟名家學寫作》

講者:葉德平 推薦作品:《跟名家學寫作》潘步釗 上載日期:2021年8月25日 https://video3.mingpao.com/202110/BUS20211006_04.mp4 簡介: 《跟名家學寫作》兼顧閱讀趣味和中學生的語文學習需要。全書分成十個主要章節,從西漢的司馬遷、唐宋的李白和蘇東坡,說到近代的錢鍾書和張愛玲。每章除了介紹作家生平外,也重點論述該名家的「創作心法」和他的「經典導讀」,讓讀者在認識名家生平、經歷以外,也能掌握其創作特色和作品風格,從而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最特別的地方是這本書的每一章的最後部分都加入了名為「寫作小貼士」和「延伸閱讀」的兩個欄目,這使讀者進一步從更寛廣的角度去了解書中每位作家的寫作特色。

激發 寫作靈感 從個人興趣出發 深入研究成題材

如何激發學生的寫作興趣?可從自己的興趣入手,興趣可產生原動力,激發源源不絕的寫作靈感。正如作者阿翔與陳廣隆,都是因為對事物有着濃厚的興趣,從而身體力行,或展開研究,成為出版著作的泉源。前者踩單車遊歷世界各地,把沿途見聞輯錄成書;後者因為對金庸著作充滿好奇,就連唸碩士的畢業論文亦以此為題。所以當你遇上思維阻塞,或苦無寫作靈感的時候,不妨尋找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作為切入點就能寫出很多好文章。 遊記怎麼寫?用心出發 寫到世界盡頭  歷代不少文人雅士都愛遊歷,喜歡將沿途風光和體驗比喻為人生路。像古文學《桃花源記》描寫陶淵明憧憬「世外桃源」的生活,暗示他的生命哲理。從香港踩單車踩到南非的旅遊作家「阿翔」分享遊記寫作,指導同學怎樣把一段悠長旅程演繹成文字。 阿翔幾年前提出一個疑問:能否踩單車由大埔去到南非呢?經過兩年的籌備,他於2016年由大埔的家出發,用了一年半時間,途經二十多個國家,最後踩到目的地南非好望角。「究竟如何將踩單車之旅寫成遊記? 何謂遊記? 如何篩選合適內容撰文並結集成書?怎樣的遊記會吸引讀者有興趣閱讀?一連串問題讓同學好好思考。以我的遊記為例,我會把每天看過、遇過的人和事記錄下來,回港後花幾個月的時間,再把當中最有趣的部份結集成書。」 阿翔,自由身旅遊書作者、深度遊行程策劃及領隊。熱愛戶外、運動型旅遊及文化深度遊。曾以1年半時間用單車由香港騎行到南非好望角,並將旅程紀錄於《滾動到世界盡頭》一書。其他著作包括《我們都是在旅途上長大的》、《Lonely Planet台灣》及《Lonely Planet北海道》。 何謂遊記? 寫遊記,表面看似是較易寫的文體,但要令讀者看得投入或有共鳴,卻非易事。究竟阿翔怎樣通過自己喜歡的旅遊體驗,引發同學書寫遊記呢? 遊記文體有許多種,可以是記敍文,也可以是描寫文。「遊記主要記錄旅行經歷的所見所聞,部分可描寫當地風景,讓人知道我去到非洲,看到的沙漠是怎樣的。除了這些,也會把看到的風土人情、當地特產飲食、平日的生活一一介紹,還會提及當地歷史文化等。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個人感受,正如你去過的東京鐵塔,跟我去過的有何分別,怎樣跟別人的遊歷不同呢?例如在踩單車的旅途中,在廣東獅嶺鎮遇到一位老人,勉勵我不要懶、不要怕難!起初真的不適應每天的長時間騎行,還有天氣是最大挑戰,最怕下雨或遇上逆風,所以每次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想起伯伯的說話。當說出了自己最真摯的感覺,遊記的果效就更突出。」 結構性寫作 如何寫好一篇遊記?阿翔指出,最重要是選材好,切忌拋書包,或可加些幽默感,用對話引起讀者的興趣,使內容生動些。在結尾部分,通常是帶出個人感受,反思問題。 「寫遊記,不能把所有見聞全部寫下來,這樣的「流水帳」未必好看。如描述早上在酒店起床刷牙梳洗,到服務生幫忙拿行李,然後上的士之類,太過詳細記錄事情,令讀者不會有興趣去追看。所以描述故事的手法要特別,才會令讀者有新鮮感。還有,旅遊經歷要獨一無二,尤其人物故事永遠最有趣,即描述當地遇上的人物和故事。此外,取材上可選擇一些能引起讀者共鳴、令人反思的事情。例如一次以色列之旅我住在青年旅舍,老闆是退役軍人,有位德國女住客問老闆有否殺過人,老闆回應如果我不殺、就會被殺,這就是戰爭!這句說話令我印象深刻,所以寫遊記重點是道出個人感受,形容當刻的感覺。另外,如想描寫風景,切忌濫用『美麗』、『壯觀』、『廣闊』等形容詞。若描述當地歷史文化,一定要做足資料搜集,避免資料錯誤。」 小作家心聲 余希晨 慈幼葉漢千禧小學 小五 “「在學校沒有機會與作家接觸,更不會跟旅遊作家交流,所以我很開心可以參加培訓班。對課堂內容最深刻的印象,是當老師提到用真實的感受去寫作,原來寫作除了想像外,更需要有真實的體驗,啟發我對余希晨 寫作充滿熱情。」” 黃苡因 嘉諾撒聖心學校(私立部)小四 “「我在去年已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 有感今年的課堂內容新穎有趣,充滿挑戰性及驚喜。透過兩年不同導師的指導,我已掌握書寫不同文體的技巧。這次學會寫遊記,認識到如何選材。可惜在疫情影響下不能外遊,但無阻我書寫遊記的決心。我將會把過往曾到美國、台灣和日本等地的見聞寫下來,期待盡快投稿,讓大家欣賞。」” 林海嵐 寶血會伍季明紀念學校 小五 “「對作家踩單車到南非的印象很深刻,可惜自己沒有踩單車的天分,沒機會有像老師般的體驗。因我未有機會在學校學習寫遊記,參加培訓班讓我感到具挑戰性,期望自己的作文會有進步、技巧有所提升。另會嘗試運用老師教導的方向來回憶英國之行,把造訪多位文學作家故居的感想寫下來,希望能做到老師的要求吧!」”   要寫好人物從小說筆下入手學習外貌描寫  記敘文是寫作體裁中最常用的文體,一般分成寫人、狀物、敘事與記景四類。怎樣把人物透過「記」、「敘」寫得活靈活現,令人看後如見其人?其精髓在於平日有沒有仔細觀察,把親身感受和經歷,通過生動、形象化語言描述出來。陳廣隆擔任初中組活動講者,以淺談金庸小說的人物塑造和武藝為主題,分享描寫人物的竅訣。 金庸創作了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 包括《射雕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等作品。小說所刻劃的人物性格,以至對武功的描寫,往往能突出人物的鮮明形象。從賞析角度來看,從90年代開始陸續有評論家認為其精采之處可與殿堂級文學作家看齊,包括魯迅、巴金等。從寫作技巧來看,金庸將人物心理捕捉得很具體,我們可從中學會書寫人物的手法。 從興趣到研究 多年來金庸小說曾多次被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包括94年的《射鵰英雄傳》、95年的《神鵰俠侶》、97年的《天龍八部》等多部作品。 為何金庸的作品多次被改編呢?陳廣隆表示,「金庸作品不只是消閒書籍或通俗小說,還把琴棋書畫,甚至易經等知識滲入字裏行間。讀大學碩士時,我更以他的著作為研究對象。」在課堂上,他更分析歷代影視媒體中曾飾演楊過與小龍女的人物,哪個版本最接近小說裏的描述。像服裝方面,以吳倩蓮夥拍任賢齊的版本為例,小龍女以黑色衫示人,跟以往作品的白色服飾有別。由此可見,不妨從多角度探討金庸筆下的人物和描寫技巧等方向,對寫作甚有啟發性。」 從影像到文字 陳廣隆指出,以《神鵰俠侶》所使用的武器「玄鐵重劍」為例,哪個版本最接近小說的描述?他借不同版本的描述來分析「想像」與「寫作」之間的關係。95年的版本,古天樂飾演楊過,所背着的「玄鐵重劍」較輕身。到2006年黃曉明飾演的版本,展現出既巨大又誇張的兵器;至於數年前3D手遊《射鵰英雄傳》出現的版本,設計完全有別,究竟哪個版本最接近小說裏的描述? 陳廣隆闡釋道,其實小說內所描述的是「那劍黑黝黝的毫無異狀,三尺多長的一把劍,兩邊劍鋒都是鈍口,劍尖更圓圓的似是個半球」,金庸就是想借此道出「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意思。「原來最強的劍招並非繁複而是簡單的,只要對準焦點,以最強力度揮出去,就能『遠勝世上諸般最巧妙的劍招』。多齣作品中所呈現的版本,都沒有一個能接近原著。反而新加坡漫畫家黃展鳴主筆的《神雕俠侶》漫畫內描繪的模樣,較接近小說裏的神態。 陳廣隆,語文教師,「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自小愛讀金庸小說,為此醉心不已,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報章專欄作者之一,文章現散見於報章及網站。 他又借兵器的描述,帶出影像可跳出文字的想像空間。「我們未讀作品,往往已因流行文化有初步的『印象』;可是當回到『文字』本身,就能細味到其特色之處,從而引發到新的『想像』,而這種『想像』或可改變我們下次閱讀時的『預期』和『印象』。因此每次閱讀,都可『綜合』出新的理解,從而豐富了閱讀和寫作技巧。」 小作家心聲 李美慧 仁濟醫院林百欣中學 中四 “「自己確實很少看金庸作品或武俠小說,亦相對較少描寫人物,是次首度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對如何描寫人物有了另一番理解。特別是導師分折金庸所描寫的人物非常仔細,像提到洪七公的衣着邋遢,突顯其粗豪性格。換着自己來寫,就一定很直接地寫他外觀。當理解導師講述的內容後,日後作文時,可多利用外在衣飾或內在因素來帶出人物性格。」” 方悠 播道書院 中四 “「學校課堂有教授人物描寫,但沒有像導師般仔細分析金庸筆下暗示式的寫作技巧,例如簡單地通過引用《射雕英雄傳》的動作、兵器等,教大家描寫如何透過外在物件來展現出鮮明的人物形象。這種寫作技巧對我來說有點難掌握,需要時間來消化;但確實對寫作得到很多啟發。」”

【活動現已完結】2020/21「小作家培訓計劃」

親愛的同學: 「2020/21小作家培訓計劃」所有活動經已完結,有關畢業及得獎安排稍後會另行通知,再次感謝對本計劃的支持! —————————————————————————————————————— 有關活動任何最新消息,請留意本站及電郵或與我們聯絡。

寫作啟蒙 跳入他者作品擷取無窮創意元素

要把一個抽象的概念,用文字表達出來,並非易事。為了深入淺談寫作技巧和心得,作家周淑屏從多角度探討描寫人物的手法,希望小作家能明白寫作需要具備精巧的構思和創作的能力。另一位講者,有「襪仔咩咩」之稱的作家楊瑾,在活動中分享一本好的繪本,如同寫作一樣需要具備許多元素,方能做到出口成文的文章。(撰文:曾劍華) 運用放大鏡仔細觀察寫好人物技巧 為避免寫人物出現千篇一律的面孔,關鍵在於平日有沒有善於抓住最顯著的外貌特徵來描繪。當要寫出具鮮明個性的人物時,不妨運用作家周淑屏所分享的小技巧,用放大鏡或顯微鏡仔細觀察,並用精準的詞語來加以描述,就能寫出能體現人物鮮明個性的言行。 從肖像外觀切入 刻畫肖像有多種方法,例如描繪其外貌,或仔細說明高矮肥瘦的身形,或是看看眼耳口鼻,具有什麼特徵;像胡適描寫差不多先生的相貌特點,和你和我都差不多,倒帶出其有趣的個性。「文中描寫他的相貌,『他有一雙眼睛,但看的不很清楚;有兩隻耳朵,但聽的不很分明;有鼻子和嘴,但他對於氣味和口味都不很講究;他的腦子也不小,但他的記性卻不很精明,他的思想也不細密。』為何作者沒說明他是大眼或細眼;眼眉是粗或幼;耳朵形狀是兜風耳呢?當我們描寫人物時,可以利用小小的技巧來描述,例如從遠至近、由上至下來說明。譬如身形、衣飾;頭髮、面形、眼耳口鼻到腳等,一一去描述出來。但不是要將所有東西都說明,而是要挑選最富特徵的容貌。或可以使用一些描繪肖像的詞語,例如體格強壯、身高腳長、矮小精悍、身材魁梧、身形瘦削、皮膚黝黑、皮膚白皙、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濃眉大眼、鼻樑挺直, 就能讓讀者未見其人也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留意行為與心理 正如講者所說,寫好人物有多種方法,除了描寫肖像外觀,可以留意其說話方式、行為及心理等不同方向來切入去寫。如在茶餐廳裏,侍應是怎樣說話?學校裏的老師,又是怎樣說話?「這是道出怎樣的人會說怎樣的話,因一個人所說的話都會符合其身份、性格、地位;尤其說話之前,該會有一些小動作或神態,當仔細觀察後,就能讓人物變得生動、具體。」 另一種技巧是行為描寫,文中描述差不多先生的行為,表現與其名字一樣都是差不多。「文中提到差不多先生要搭火車到上海,『他從從容容地走到火車站,遲了兩分鐘,火車已開走了。』或他病了,竟找牛醫生來看病。『好在王大夫同汪大夫也差不多,讓他試試看罷。』這看出他本身是個沒有責任感的人,沒想過為社會或身邊的人作出貢獻;例如不認為自己很重要,才會找牛醫來看自己的病。所以當小作家描寫人物時,不妨想想有什麼事情能表現出其性格的特質,這才能立體地寫好人物。」 小作家心聲 福建中學附屬學校 小五 方意 參與了講者的分享後,我學會了四種描寫人物的技巧,包括行為、心理、語言、肖像描寫。像她提到胡適運用的寫作手法非常特別,提醒自己創作時可放大人物性格的特質來描述。尤其是叫小作家嘗試舉列一些形容肖像的詞語,令自己學會了不同的肖像詞語,獲益良多! 聖公會青衣村何澤芸小學 小五 劉奕浚 是次活動指導描寫人物,很有幫助,教曉我該從不同方向入手,例如樣貌描寫、言語描寫、心理描寫;再加上運用多些四字成語或詞彙,以及感想或領悟作結尾,可令文章更加生動有趣,豐富了我對寫人物的知識! 透過繪本了解好的作文元素 講者楊瑾以「繪本閱讀」作為切入點,希望小作家以全新角度來閱讀繪本,尤其是初小年紀的小作家們該很愛寫作,甚至愛進入文字閱讀的世界,相信能藉此啓蒙,運用不同的手法去創作。講者在活動上,問問小作家愛看哪些繪本?知不知繪本是如何被創作出來?好的繪本,該有哪些元素?她分享創作繪本大有學問,藉着課堂探討和思考。 好作品有條件 何解喜歡繪本?這本書有沒有觸動了你?會想再翻這本書嗎?一連串問題讓小作家思考好的繪本有哪些元素。「繪本可以沒有文字,但不可能沒有圖畫,因要有童心的人,才能讓讀者進入故事情節裏。因為一本圖書就等同是一個世界,裏頭的故事能否跨越不同年齡、種族、文化和生物,或會否抒發出複雜的情緒,如恐懼、妒忌、悲傷或寂寞,或能否做到同理心而不說教。所以一本好的繪本可讓你多思考,及再想翻開來看。將這份想法套入文字內,如能引起讀者想再翻看的念頭,就是好文章。一篇好的繪本或文字,都要內容富趣味,劇情往往猜不透,且跳出原有鋪排的框框,能讓人看後會心微笑,或有所反思,就是好作品了。因此,小作家創作時,可想想自己的文章有沒有這些元素。」 繪本啟發性多 何解我們要學習及閱讀「他者」?她表示同一天空下,大家的想法都不同,可藉着閱讀「他者」的著作,彼此了解各自的想法和感受。「長谷川義史的繪本系列甚多,瘋魔日本小孩的心,就是因他以一種幽默的方式來討論孩子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問題。當中一本《尿床天神》,以奇怪的夢境引入故事,將尿尿比喻為大海的美,帶出要認真看待孩子的煩惱,很有啟發性。」 小作家心聲 港澳信義會明道小學 小三 梁梓謙 楊老師的課程氣氛舒服,讓我能在課堂上輕鬆學習,亦專心學到不少新的寫作技巧,例如指導我們寫作時不能太公式化,要加些趣味性來吸引讀者。尤其分享長谷川義史的繪本《尿床天神》,將奇幻的想像描寫得繪形繪色,令人印象深刻。 港澳信義會小學 小三 鄧正生 楊瑾老師讓我知道可以用圖畫來說故事,她介紹的繪本圖畫和書名都很吸引,能引起我閱讀的興趣。她還分享了另一本《媽媽做給你》,故事描寫天下的媽媽都不一樣,內容有趣,很想跟媽媽和同學分享。更引發我將身邊熟悉人的口頭禪作為創作題材,會蠻過癮的。  

茶文化在香港

中國茶文化是中國制茶、飲茶的文化。作為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之一,飲茶在古代中國是非常普遍的。中華茶文化不但包含物質文化層面,還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層次。 香港有自己独特的茶文化。在我的印象中,香港喝茶文化不普遍也不是大眾追求熱門的休閒活動。而我在平日有喝茶的機會,就是在茶樓吃點心時。 而我在印象中,最喜歡的茶是絲襪奶茶,用牛奶和紅茶製成的。在傳統的茶文化中,絲襪奶茶並不是最正宗的品茶。但是裡面的茶葉也暗藏玄機,一點也不簡單。不同产地的红茶,风味口感又完全不同。像印度红茶最浓,锡兰红茶最香,非洲红茶汤色明亮,而中国红茶口感甘甜。丝袜奶茶是由五种茶叶调配而成。 在我印象中,香港的品茶文化就是由西方和中國茶文化的結合,傳統而新鮮。 「和睦清心」是茶文化的本質,也就是茶道的核心。 但在香港的茶文化中和睦清新成熟並不是很普遍,因為香港生活節奏很快,大家吃飯都是在快餐店用10-20分鐘吃完的。而香港人最注重的是早餐,因此他們會去茶餐厅喝一杯热奶茶,吃一个三明治,,吃几个点心。 在我看來,香港的茶文化不是最傳統的,也不是最能夠品嘗到茶的精神。但是香港人靈活變通,把傳統的茶文化變換成符合现代社会的一种文化,把年輕人認為,傳統苦悶的茶文化變成現代流行的奶茶。 總括而言,我認為香港茶文化是打破傳統規則,開闊創新時代的標誌。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小說的流動與設想》

講者:陳志堅 上載日期:2021年9月24日  故事是不會重覆的,縱然相類,時間會將故事改寫;所以,故事雖然一直在我們身邊,然而,都是獨有的。所有人都喜歡故事,即沒有人不喜歡小說。 一、小說設定﹕人物、環境、情節與對話 當我們談論小說,必先從小說的基礎開始,就是人物設定、情節環境和其中對話。小說的基本結構以人物組成,而人物之間的關係會演變出各種情緒脈落變化,這就是小說要說的話。小說所設定的環境,就是事情發生的場景,也是情節變化的背景所在。 當設定小說裡的人物時,角色是否立體是重要的因素,韓麗珠〈輸水管森林〉中,設定了四位人物,分別是我、母親、外婆、胖子,其中外婆的形象十分突出,「她的臉也黃,滿布了棕色的斑點,像一張給人揉成一團的雞皮紙,那些一深深淺淺的摺痕,撫也撫不平。似乎只要用力一扯,她的整張臉皮便會掉下來。」人物描寫細緻到位,才可讓讀者有充足的聯想,而且,人物形象與身世、與狀態、與遭遇或多或少都有關聯。 此外,人物關係是小說的重要考慮,按常理「我」應該和母親、外婆的關係最私密,然而,「我」最關切的卻竟然是對面屋的胖子,甚至達到「他幾乎是我除了自己以外,最熟悉的一個人」的程度,反而,外婆給「我」的印象卻是「似乎她一出生已經蒼老得像一團枯萎的植物,無法挪移身體。」這種突破真實常態的視點,往往形成小說的張力。關於「對話」,小說描述外婆死時,醫生問起媽媽是否需要解剖驗屍?母親搖了搖頭,醫生遂問起媽媽喜歡在死亡證上寫上甚麼死因﹖心臟梗塞還是肝硬化?母親只簡單說了句﹕「隨便。」 這段母親與醫生之間的對話,雖然簡單,但在面對死亡的前提下, 母親的漠不關心反而誘出各樣值得深思的地方。可見,小說中的對話,雖然有時只為了推進情節,但卻呈現了人物之間的深層關係與狀態。另一方面,韓麗珠把題目定作〈輸水管森林〉,這毫無疑問在探討城市森林裡看似密集和親密的關係,有時,小說的虛擬世界或許比真實世界更加寫實,就如美國作家菲利浦‧羅思(Philip Roth)《寫作美國小說》提到,小說是「事實與虛構混淆不清的。」 二、敘事角度 小說必然會考慮到敘事角度的問題。一般而言,小說常以第一人稱、第三人稱或全知的敘事角度切入,不同的敘事角度主要在考慮不同的小說效果。例如黎紫書〈死了一個理髮師〉中描寫一位理髮師的死亡,「報上有訃告,她看到那個理髮師的人頭照。」小說從側面切入,主角不在理髮店中知悉理髮師的死,而是在報章中得知的,顯然作者的意圖是想處理距離的問題。我們理解在顧客和理髮師之間是不會過度熟稔的,然而,當理髮師把手探進顧客的頭皮表面,仔細地分析頭髮的質素時,我們有沒有想過,這種一般的關係,卻在做著如此親密的動作,那麼我們到底應怎樣理解這種距離﹖又或者說,當我們在人擠的車廂裡竟與完全不認識的人身貼身地站著,甚而能輕易地嗅到乘客頭髮的氣味,我們應怎樣理解這種人際關係﹖可以說,作者特意書寫在報章訃文上看到理髮師的死,這關乎人際間距離的問題,可見,敘事角度的選取正配合了小說的意圖。 三、寫實與變幻 小說既是事實與虛構混淆不清,小說必然會以最恰當的呈現方式來處理。有時小說會極其清晰和準確地呈現真實世界的狀態,例如作品被稱為極簡主義風格的美國著名作家瑞蒙﹒卡佛,透過寫實的短篇小說,呈現美國低下層的生活形態和心理變化,同時把低下層對時間無法理解的失落感予以深刻的敘述。《大教堂》中〈保鮮〉描寫一對夫婦的故事,丈夫失業後在家百無聊賴,「他把手指按到嘴唇上。她看着他坐上沙發拿起那本書,把書翻到原來看的地方。忽然他又把書放下了,整個人躺了下來。她看見他的腦袋落到沙發扶手邊的那個枕頭上。他調整一下枕頭的位置,兩手擱在後腦勺,然後一動也不動的躺着。沒多久,她就看見他兩條膀臂往身旁垂了下來。」可見,小說真實地直面低下層無所事事的光景。而〈保鮮〉這題目設定,表面上意謂保存食物(特別因為貧窮)的意思,然而,小說更著重探問應怎樣在失業和無所事事的光景下,能繼續令夫妻間的感情得以「保鮮」,同時小說也讓人思考人們應怎樣維持新鮮的生活態度。如果說寫實是瑞蒙﹒卡佛短篇的特質,那麼,在寫實的基礎上糅合超現實或魔幻書寫,可以說就是村上春樹的寫作風格,我們會問,大作家看甚麼書﹖村上春樹說,他的作品深受瑞蒙﹒卡佛影響,大概從《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到《第一人稱單數》,這種游走於寫實和魔幻之間的書寫,終究迷倒了許多讀者。 故此,這裡也來談談魔幻書寫。有時小說不全以直白或寫實方式呈現,這是基於作者的情感或思想考量。謝曉虹《好黑》〈葉子和刀的愛情〉書寫一對情侶爭吵的瞬間,葉子和刀是情侶的名字,兩人從起初口頭爭辯,及至後來動刀相向,把手臂切下,然後大家拿著對方的手臂替對方撫背,故事看來很駭人,但這顯然是超乎現實且誇張的寫法,「葉子愣了一愣,就拿著刀的那截手臂,輕輕撫摸他的背。那你可以給我揉揉這裡嗎?葉子瞟了瞟自己的背說。刀也就拿起葉子那半截手臂,在她的背上輕輕打著圈。葉子感覺背上再次泛開了一個又一個的漣漪,雖然彷彿有點什麼不同了,但那就是她記得,最初的愛情的感覺。」我們可以理解,故事情節並非真實世界的反映,然而,倒是情感的升華是真實的,從口角到動武,再到冷靜後重新回復愛情的感覺,小說著實以魔幻的方式呈現了內在情感的轉化。王安憶說﹕「小說的精神,大概就是以最通俗的方式創造一個信的世界。」 小說不一定是要還原客觀世界的物象和物象之間的關係,小說更重視的是發現新視點,藉著不同形式呈現令人可信的狀況。故此,劉再復在《甚麼是文學——文學常識二十二講》中表示﹕「不應把觀察與想像對立。作品的架構過程,本身就是想像過程。……由「實」轉「虛」的過程……想像補充經驗、神思補充現實存在的過程。」小說好看,正正就在這真實和想像之間的互補過程中產生出來。 四、接受與質疑 最後,還要談論到作者的心理狀態與變化。王安憶「服從與對抗——小說寫作」講座中,以「跳遠」設喻,說明小說中的順從與對抗,她坦言自己的小說中還是順從的部分居多,「但每個人掙脫的方式不同,一如跳遠需要長距離的助跑,才能在空中騰躍的時間越久。」王安憶把服從比作助跑,「騰躍便是我出自助跑的抵抗。」可以說,小說雖然重視反映世界的狀態,然而,好作品不應隨意設限,還是應把「對抗」的成份呈現出來,就如王安憶以莫言的比喻作例﹕「麥收是一個極其殘酷的季節」。 或者說,至少我們應該「質疑」,而質疑的地方就是小說著力地要表達的主題思想。以我的小說《離群者》〈風聲〉為例,小說寫的是一位中學老師在各種流言之間尋找個人的出路,主角在小說裡曾產生各種內心的順服與懷疑,例如在轉職與教學方式的選取上,主角企圖以順服的姿勢面對世界的審判,然而最終迎來的卻是個人的鬱悒與背叛,故此,主角在小說結尾以新的觀點來面對世界對個人的懷疑。小說終局是這樣的,「然而,到底誰有這種權利決定他的未來?縱然他的未來如一株光禿了的火殃簕,甚至由於毫無價值而終將被折掉,這卻只能預示他將在長期不安穩的狀態中有了全新的結局,至於他的靈魂可以怎樣安放,全取決於他個人,任何人都無法干涉。今天他遇上這種無法自辯的審判,只可以說明,這是他在命定中被分配到的唯一角色。」對於世界的接受與懷疑是小說經常出現的提問,又或者說,小說的本質就在於探討個人與世界之間的問題。 如果可以,請想起那個在你心中的故事,然後提筆將它成形。 作家:陳志堅 畢業於中大中文系。現職中學老師,亦為中大和城大客席講師,文學獎評審、校際朗誦節評審等。寫小說和散文,著作如小說《離群者》、散文《時間擱淺》、青少年小說《無法預知的遠方》、《紅豆糕的歲月》等,作品亦見於報刊專欄等。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