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他的愛而不得》(讓物件說故事)

閩僑中學
中二
龍宣羽

一抹月光之下,屋內不尋常的靜謐氣氛令屋外的眾人甚是擔憂。

門外,一個又一個看似早已經過歲月侵蝕的婦人,站於門前肅立,而被紅漆渲染成寓意的大門則掛住一對祝福對聯和蝙蝠的掛飾。

夜未央,燈火欄柵,燭光搖曳,屋內早已佈置好的裝飾,鏡台上侈麗的妝奩,以及剛擱下還剩餘溫的小小的白玉盒子,被照得忽明忽暗的。

屋周圍,恆河沙數的龍鳳圖案牆貼貼得牢牢的,門窗緊閉,似乎是等待着某個人的來臨。

屋中央,屏風佇立於圓桌的前方,而紅彤彤的圓桌之上則放兩杯清純的合卺酒。

屋中深處,則空無一人,只剩下被厚疊過的大紅色衣裳和放此之上的金鏽玉冠,而等候多時的白酒、金杯恐怕早而注定獨自廝守終生。

那個他終於在房門外,摸着手感滑溜溜,被瀑布如絲的髮披着的一襲紅衣,自我喜悅,並即將打破這一刻的寂靜。

打開大門,在屏風旁走過,一睹,滿懷着亢奮心情的那個「他」,才驚覺那染滿大紅色的房中除了裝飾以外,卻早已空空如也。

「太子殿下,娘娘吩咐過了,第二天不用太早請安,延遲一個小時也行,甚至不來也行!」一名老嫲嫲隨後趕到,並笑咪咪地說道。

老嫲嫲熟練地借着傳遞訊息的招數來看看進展如何。

銀燭依舊搖曳,一對金杯內清澈的酒也倘在。

但芙蓉帳後的那個她卻早己不見蹤影。

「他」用着明眸雙眼中絕望的眼神看着。

由於沒有關大門,所以聲音也聽得格外清晰。

「我知道了,嫲嫲你就先回去吧!」他吞了吞口水,然後平靜說道。

最後,終也只留下那人於床帳前孤寂的身影。

崇祥五十八年,冬族與春朝大戰,冬族大勝,春朝滅亡,但首都卻受戰火所摧殘。

那間被人們裝飾得大紅大紫,但並沒有使用過的奢華房間,烽火的侵蝕令它的光輝再也不在了。

然而,大紅色的「房子」早已褪了色,變成了一堆堆的木焦。

當年的「他」回到這裏,蹣跚着走近來。

「多年來,我早己如你所願此生不在皇室中爭鬥得你死我活。可你就是不願等我。如今,成過親的我們卻要天隔一方,隻身一人的我,正如眼前這個潦草而又滿目瘡痍的房子殘骸一樣,當年的大好年華早己不在。」他看着昔日的「婚房」如今變得多麼不堪,落寞的情緒油然而生,説道。

天晴了,陽光四溢,萬家燈火,正諷刺着那個絕望的心、腳步沉重、孤獨身影的人。

註:老實說,本人本來打算一開頭就寫「崇祥六年,冬朝太子大婚,迎娶當朝太師之長女為正妻。」

可是,此作文是以物件說故事,所以我就打算一開頭就先不說,讓人猜一猜故事情節。

所以「崇祥六年,春朝太子大婚,迎娶當朝太師之長女為正妻。」這個就是補充一下。

然後,後面就說得比較明顯了。

故事解說:主要因為女主對男主皇室子弟的身份所厭惡,因此在大婚當晚就不辭而別。男主因過度緊張而誤了吉時,進入婚房後,才發現屆時已經為時已晚!

在過了大半生以後,重返「舊地」,卻發現早已面目全非了,而唯一能夠證實他們還有一絲緣分、關係的證據也早已灰飛煙滅了!

男主最後只能獨自感慨地離去!

此篇虐到不行的小說,在此完美結束!

評語:

小說是讀的,不是解的,作品寫下來就讓讀者自行解讀,讀到多少就多少,作者無需花筆墨加以註解。另外,作者的文字模仿「穿越小說」的文白夾雜,這樣是「學壞師」,應該多讀文學小說,從中學習。

評審人:梁科慶

名銜:作家、香港中央圖書館香港文學資料室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