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燒酥

香港科技大學
小作家大使
王善瑋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東方一位主席,應允與西方一位總統會談。

智囊獻計,主席不妨攜帶一大盒叉燒酥,搞搞氣氛,又可仿效楊修,在盒面上豎寫「一合酥」,把「合」字稍為拉長,看看對方的翻譯為「一人一口酥」,還是「一合酥」。多半,機靈的翻譯員曉得被捉弄,準會發出會心微笑。

主席認同此玩笑謔而不虐,於是吩咐照辦。

當天,果真如是,令開場氣氛輕鬆了不少,主席亦感心寬。

只是,不懵懂的西方總統不明所以,瞪着笑咪咪的東方代表,心裏一直盤算着────這一大紙盒裏面,到底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盒上的幾個中文字有何用意?當然,總統很快便打消了追問翻譯員的念頭,而急急揭開盒子,只因 …… 從内裏傳出來,陣陣飄香的油酥味實在太香,香得令他食指大動,橫隔膜對下「咕咕」作響────不管那是什麽乾坤,總之東方人製造的必是巧手極品;生理反應告訴自己必須鯨吞為快!

總統取酥,便一口鯨吞────果然快,果然一口酥,嚥下痛快、打從心頭裏滿足!總統喜歡吃酥,就如狗熊愛吃蜜糖,天經地義!

「哈,這是什麼美食?」西方總統笑口問。

「噢,這叫叉燒酥,用上了我國的豕肉和秘製醬汁燒熟剁碎作餡,再釀入你國的玉米澱粉牛油酥皮,放入焗爐以二百度焗一刻鐘即成。」東方主席認真地回答,而且他把「我國」和「你國」說得很實在。

老練的西方總統怎會聽不明白。「咦,那是東、西合璧的美妙作品呀!」他滑頭地說道,以顯示風度。

「那是我們沾你們的光啊!沒有你們酥皮遇熱膨脹的外表,怎顯出我們餡子豐滿卓越的內涵呢?況且,我家養的豕豕也吃了不少你家種的作物呢!」東方主席帶笑說。

「正是,正是。」西方總統感覺被誇讚而沾沾自喜,笑不隴嘴。眾東方代表和主席隨即哈哈大笑和應。

「你們有蘋果,我們有叉燒酥,不是很好嗎?它們不都是東、西合璧的成果嗎?這不是說明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奧妙之處嗎?誰人還需要什麼貿易戰 …… 誰人將會得益?」似乎,東方主席開始步入主題。

「雖然,蘋果是要比叉燒酥賣得貴一點吧!」他還補充了一句爽的。

西方翻譯員領略主席顏色,也隨着節奏聚精會神側耳恭聽,準備要作出專業的、準確的、一字不漏的翻譯。氣紛驟然繃緊、嚴肅、莊重了一些,靜待大人物的繼續發言。

東方主席見狀,卻從容不迫隨手拿起盒子,遞到翻譯員面前,說:「不是寫着一人一口酥嗎?怎不嚐嚐?」

兩位碧眼金髮娥眉,不期然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隨即唯唯諾諾,必恭必敬地各自取一只叉燒酥,置在手心。看上去稍感尪羸的她倆,一面細嚼淺嚐,一面微微點頭,嫮目眨眨,恍若一雙妙善貧尼還淳反樸,紫芝眉宇不忘向在場人士傳神示意:「乖乖隆的咚!好吃極了!」

倒是西方總統對場上的眉來眼去不得要領,更不想與會中自己是主角的地位被比下去,終於按捺不住,略清一清嗓子,皮笑肉不笑地裝看善意笑臉,嘗試單刀直入:「主席,不妨開門見山,你完全同意我方提出的協議條件内容,還是有不同意見而需要和我方商討呢?」這時,縱使總統口中叉燒酥美味的餘韻仍未過去,他心中早已準備好激辯的來臨。

但是,激辯沒有開始便已結束了。

「你想怎樣便怎樣吧。」東方主席氣定神閒,字正腔圓地答道。

「不是吧!」主席全無爭拗且爽快利落的答覆,令西方總統大感詫異────他機乎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西方總統自知,自己不經常站於道德高地,現在內心實在疑惑,質疑對方是否跟自己一樣下巴輕輕,抑或是故意說反話,在揶揄他一貫隨時變臉及出爾反爾的作風?狐疑,當真不是狐狸的專屬!於是,總統大人倒抽一口冷氣,壯着膽子拿出些威風來,追迫着問:「真的嗎?若然你國將來有任何反悔,我國可不會給你們情面而重新談判啊!」

「你不想怎樣便不怎樣吧。」東方主席仍然全無爭拗,字字鏗鏘地回答。

這倒是令西方總統語塞,一時間不好說下去。他再一次懷疑自己的雙耳,甚至懷疑先前向對方提出的協議條件未夠苛刻,抑或存有什麼漏洞,致使對方這麽輕易一口應承;是否有伏?冒然簽署協議可真便宜了對方嗎?還是回去再挖空心思掏一掏底為妥。結果,由於總統一直心神不屬,顧左右而言他,會議上沒有實質的交流商討,也沒有簽訂協議。雖然,會議傾談沒有絲毫寸進,但所有在場人士腦海中無可置疑地浮現出唯一的共識────這款叉燒酥滋味無瑕可擊!

「我方已付出了最大的誠意,真不明白總統先生為何不欲就這麼達成協議。」在機場送行時,主席拍拍總統的大肩膀,禮貌地說。

不管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西方總統只覺費解東方主席方才會談中毫不猶豫的取態。

…… ……

放下百頁簾的窗户透着自然光,室内感覺柔和美好。

「主席斷不是輕率的人,何來那麼輕率的答覆?有伏嗎,在哪裹,可不見得!嘻,今天的會面我豈非大獲全勝?還有────那餘下大半盒的叉燒酥────今天的另一獎勵。」饞嘴的西方總統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把那大盒子盛載的戰利品輕輕置於辦公桌上────那坐鎮東廂鵝蛋形辦公室正中赫赫有名的 Absolute Desk。

總統坐上辦公椅,蹺着二郎腿搜索枯腸。他伸手觸及那盒叉燒酥,不期然在桌子上作大距離、中距離、短距離的拉來推去,旋了又轉,從不同角度作遠觀、近觀、微距觀看;心想,為何東、西合壁的這款叉燒酥這麽好吃?是否主席在上面下了什麼咒,欲誘使他不知不覺間中伏?

要知,先前心細如塵且一片好心的京中御廚,為求做出最佳滋味的叉燒酥,特意在美國玉米澱粉牛油酥皮的底、面各塗了三層不厚不薄的上等靚豕油;牛油加上豕油經烤焗後的香酥味,簡直天下無敵────東、西合壁大成的叉燒酥,經特别炮製,入口便知龍與鳳,大人物必定盛讚!

西方總統當然不知箇中所以然,只知好棒,好吃。…… 殊不知,那加料後油分十足的叉燒酥,早已令紙盒底部吸收飽和,而滲出大量「油淰淰」的脂油!…… 此刻────這些亮閃閃的油光────西方總統亮了室燈才猛然醒覺,呆看着那曾是十九世紀荷蘭女王賜贈我國的尊貴禮物────現正佈滿縱横交錯一圈一圈「滑潺潺亅痕跡的古董桌面 ……

「This is absolutely crazy!!」總統不禁大嚷起來:「真要命,中伏了,今次真的『大獲』 …… 全勝!!」

評語:

善瑋將叉燒酥作為文章的主要物件,道出了叉燒酥中西合璧的文化與材料,同時發展人物角色和情節故事,創意無限,也不容易處理。善瑋初具創作小說的風範,唯字數所限,有礙發揮,如能添加背景資料,故事定更完美。

評審人:蕭欣浩博士

名銜:作家、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