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朋狗友

瑪利曼小學
小五
蔡芷希

豬豬和小汪連忙親切地向媽媽握手問好。
我滿懷期待地看向媽媽,希望她會稱讚我的朋友很乖巧。誰知,只見她的臉色一沉,敷衍地跟豬豬和小汪笑了笑,然後走到沙發上,跟爸爸交頭接耳起來。我叫豬豬和小汪到一邊玩去,自己則悄悄地走近爸爸媽媽,偷聽他們的對話。哼,媽媽竟然忘記了我們貓的聽力可是很棒的,虧她還是我的同類呢!
「糟了,我們家喵喵認識了豬朋狗友,還跟他們混在一起,恐怕要被他們帶壞了!」媽媽焦急的聲音傳來。
「外表是豬朋狗友,內心可以是跟小白兔一樣乖巧善良呢!」爸爸用他那充滿智慧的聲音說道。
「喵!你不懂嗎?」媽媽聽起來十分無奈又生氣。「想學好要十年,要學壞只要十秒呢!喵喵如果繼續跟他們玩,不但會學那隻笨豬在泥巴裡打滾,還可能隨時被那隻狗吃掉呢!」
爸爸毫不猶疑地回答說:「喵喵是一個很聰明的小貓,她當然會小心選友。再說,友誼就是人生之酒;萬兩黃金容易得,知心一個也難求。喵喵一直很孤單,現在難得有朋友,你怎麼又要把他們趕走呢?」
我低着頭,淚水一直在眼眶裏打轉。原來我那些朋友在媽媽眼裡只是豬朋狗友,可是,豬豬和小汪一直以來都樂於助人,更不會以大欺小,媽媽怎麼會這樣想呢?
「喵喵,過來玩呀!我準備了一些禮物要給你呢!」豬豬熱切地叫到。
雖然我表面上看起來十分陶醉在生日派對中,可是心裏卻很不是味兒。媽媽一聽到豬豬或小汪有什麼舉動,就神情僵硬,用警惕的眼神看著他們,令大家都很不自在。
傍晚,該是豬豬和小汪(該)回家的時候了。媽媽沒有出來跟他們說再見,可是成熟的他們並沒有加以評論,只帶著微笑地跟我道別。
「等一等!別走!」媽媽的聲音再次傳來,嚇了大家一大跳。我轉過頭,發現她手裏有一個錢包。「你們誰偷了我的錢?」
豬豬和汪愣愣地看著她,然後交換了一個驚嚇的眼神。
「喵!」我狠狠地瞪著媽媽,生氣地說。「他們從來都沒有進過你的房間,哪有碰過你的錢呀?」
「你們再也不要跟我的女兒玩了!你們簡直就是家教不良好的賊!」媽媽沒有回應我,衝著豬豬和小汪怒吼。
隔天上學的時候,我不理媽媽的勸告,跑到操場上跟豬豬和小汪談天。
「喵喵,你媽媽好像很不喜歡我們呢!」豬豬笑著說,完全沒有生氣的樣子。
「我知道,可是我也不希望啊!(該怎麼辦呢?)」我傷心地說。要是沒有這些不斤斤計較(大度)的朋友,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們解釋。
「其實,我昨天晚上跟豬豬一起線上對話,找到了嫌疑犯呢!」小汪拍拍胸口,自豪地說。他裝(做)出一副神秘的樣子。「你想知道嗎?」
「是誰?快告訴我!」我迫不及待,興奮不已地說
「做好心理準備,他會是你意料之外的人呢!」豬豬說,明亮的眼睛閃爍著。「我們看到你爸爸走進你媽媽的房間,出來時手上有一瓶橙汁,可是他的樣子很心虛,一直東張西望,而且,當你媽媽說我們偷走了她的錢時,你爸爸在一旁緊張得冒汗呢!」
我驚訝地連眼珠也快掉下了,心跳猛然加速。「你……你們確定?」我支支吾吾(結結巴巴)地說。
「當然! 還有,我知道你會(這)很難跟你媽媽解釋,可是你跟我們說過,你家有安裝攝像頭,不妨試試看啊!」小汪說。
回到家後,第一件事就是和媽媽一起打開攝像頭,把裡面的內容重新翻看了一遍。只見一個鬼祟的身影映入眼簾,我和媽媽都倒抽了一口涼氣,那人是…….那人真的是爸爸!他一邊慌張地看向門口,一邊從抽屜裡拿出媽媽的錢包,掏出三百元,順手拿起一杯橙汁,便走了出去。呼,事情終於水落石出!
原來,爸爸只是希望可以拿錢去買一個小風扇(,)給自己在炎熱的夏天使用,卻又捨不得用自己的錢,完全沒有想過陷害豬豬和小汪。媽媽十分感激豬豬和小汪,同時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連忙跟他們說對不起,更邀請他們時常到我們家玩。
一年過去了,我和豬豬和小汪還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他們既寬容大量,又頭腦機靈,懷有愛心的他們真是我的好榜樣呢!誰說豬只會在泥地裡打滾,狗只會欺負貓呢?希望我們的友誼之樹永遠都不會枯萎吧!

評語:

小作家寫了很長的故事,又構思了充滿懸疑的情節,十分用心。但要特別注意的,是人物的描寫,比如前半段的爸爸,明明是很有智慧、一家之主的角色,後面卻突然變成了鬼鬼祟祟的小偷。其中的轉變在前文沒有鋪墊,毫無緣由說變就變,就減弱了故事的可讀性

評審人:黃雅文

名銜:兒童文學月刊創辦人、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