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後的我

中華基督教會蒙民偉書院
中三
李宜鎂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eparator in /www/writerstraining_689/public/wp-content/themes/Newspaper-child/article_post_display.php on line 28
TAGS

寬闊的高速公路上,各輛汽車你追我趕,如疾風飛馳而過,穿梭而過的嗡嗡聲都在耳邊迴響。我头倚在窗边,無邊無際的藍天萬里,白雲正自由自在地相互追逐著,溫和的陽光在為大家助興。也只有年尾才能見到這般情境,人們趕著回家和家人團聚。循著前進著的路程,我的思緒隨風遠飄,又一年即將告別了,此刻,我們正踏往回鄉的旅途中。

鄉下的新年,依舊如往常一樣,總是那麼有年味。 大街小巷肩摩踵接,車輛川流不息。似乎是因為此情此景,賣菜人皆不甘示弱都吆喝著,拉攏來客:「來了喂!來了喂!新鮮大白菜三塊錢一斤呢!」「年年有餘啊!走過路過莫錯過好魚呢⋯⋯」

聽到一旁人聲鼎沸,我好奇地沿著聲音往人頭攢動的那一片走去,隨即便看見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女孩,彷彿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炯炯有神的雙眼望向人群,說道:「趁新年來點熱鬧,誰要是能吃掉我桌上這個大麵包,我手上這兩利市就歸誰!」她笑容可掬地指著桌上那大概有一個籃球大的麵包。

「這不得把人撐死嗎?」一位中年婦女說。

「硬吃下去一定很難受。」一位男士說。

「我第一次見這麼大的麵包哦!怎麼做出來的?」一位小孩說。

「這吃了會胖幾斤啊?」一位少女說。

⋯⋯

「我倒是好奇哪位勇士會出場呢?」我抱著湊熱鬧的心態站在一旁想著。雖然大家都議論紛紛,卻依然沒什麼人走上前去嘗試。那女孩環顧四週,雙眼最終定在了我身上,說是巧那還真是巧啊!她意味深長地挑了條眉,燦爛地笑著走過來拉著我的手,「我看這位朋友躍躍欲試啊!」我霎時瞳孔放大,咬咬牙小聲抗拒:「這位朋友你這是什麼意思!」她會心一笑:「放輕鬆,怕什麼呢,要有點勇氣啊!」,又大喊:「來!大家掌聲助陣!」我心裏默默流淚且埋怨自己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抬頭,是正在看好戲的各位群眾的期待的眼神;低頭,是那令我束手無策的麵包,我雙眼放空,雙手抓著那巨型麵包,「吃吧,吃吧,現在還能怎麼辦呢,現在還要什麼面子呢?吃不下去也正常吧?」我狠下心只能大大口咬下去。等等,這麵包有點奇怪啊?我仔細嚼了嚼,這裏面怎麼跟棉花糖一樣,入口即化?我又瞥見那女孩,笑容依然雷打不動地掛在臉上,像膠水黏住了一樣。於是,我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還真的把這個巨型麵包全吃掉了。那女孩滿意地點了點頭,「言出必行,這兩利市就歸她了!」一個小孩突然不假思索問道:「其實⋯⋯這裏面的餡料是不同的嗎?」那女孩喜出望外:「真是聰明的小孩啊!給你一個利市,額外獎勵!」眾人面面相覷,她笑了笑,「這裏面是棉花糖而已,這不過是想鼓勵大家勇敢一點啦!好了,都散了吧!」

「哎!我剛剛就應該上去試一試!」一位少年搥胸頓足。

「早知如此,何必剛剛呢?」他的朋友又拉著他走了。

⋯⋯人們在嘈雜聲中解散了。

那女孩轉過頭,一蹦一跳地跑過來,攬住我的肩:「表現不錯啊!」

「那還不是被你迫出來的,還有,我跟你不是很熟!」我反射性地躲開她。

「別生氣啊!勇敢一點,自信一點,很多看起來難的事情都能被解決的。你看,你剛才不就做到了?」

「這我當然知道⋯⋯」

「你知道啊,可你還是會做不到啊,例如你站在教員室門口可還是不敢去問老師題目。」

彷彿被人戳中不堪回首的往事,我面紅耳赤,又疑惑:「你怎麼知道?你又不了解我!」

她噗嗤一笑,咳幾聲清清嗓子,一本正經地說:「因為我就是你啊。」如水般晶瑩透徹的眼睛看著我,閃爍著光芒。

「哈哈!這也太好笑了!」她意想不到的回答讓我捧腹大笑,「我們兩個無論從裏到外都不一樣,天底下哪有這麼荒謬的事情?你是我,那我是誰?」

「哈哈!」她竟然也笑了,「知道你會不信,但我真的是你,一年後的你。」

「朋友,別開玩笑了,時候不早了,我也就先告辭了。」我笑完了,走了,只聽見她無奈地嘆了口氣。

一回到家,媽媽的質問聲隨即響起:「怎麼上街買個菜可以買這麼久?好了好了,你快去收拾你自己房間。」

「剛剛在路上遇到一小插曲!」

「算了算了。啊,對了,你朋友剛剛來了。她應該現在在你房間。」媽媽突然想起來。

「朋友?是小時候隔壁家天天跟我一起玩的一心嗎?還是王阿姨家那個問題多多跟我一起談天說地的英秀?都好久沒見了啊!怎麼沒提前打聲招呼就來了呢?是要給個驚喜我嗎?」我興奮地想著,快步走向房間。

「怎麼是你啊?」當我打開門,那還真是個『驚喜』!「你為什麼會在這?」

依然剛剛是那個英姿瀟灑的女孩,還很自然地坐在椅子上,抬起頭說:「這是我家啊,我當然能在這了。」

「天啊!姐姐你又想來哪一出啊?」我困惑地撓撓頭。

她卻繼續低頭翻閱著什麼,我認真一看,「這不是我小時候的相冊嗎!你怎麼找出來的?怎麼能隨便碰我的東西啊!」

「因為我記得我幾年前就擺在床底那個櫃子⋯⋯啊!這張!這張!好懷念那個時候啊。」她突然指著一張照片,興奮地說道,我湊前一看:一個笑得很燦爛、淚眼汪汪的小女孩在台上拿著一張獎狀。

「那個時候啊,成績不太樂觀,儘管所有人都說她不行,但她偏要以努力證明自己一定行,因為她真的喜歡學習啊。那時啊,每天起床先給自己打個氣,放學就去圖書館探索,偶爾學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一會,學不通就絞盡腦汁思考,再不行就趕緊去問老師。現在回想起那段日子,雖然辛苦且漫長,但老天不負有心人,苦盡甘來。」

「比起現在,小時候真好啊。」我情不自禁默默地補充了一句,「對了,如果你真的是一年後的我,那之後的我是怎麼樣呢?」我試著打探道。

「如果說,和小時候一樣呢?」看著我驚訝的表情,她又微笑著說,「人啊,總是會有迷茫之時,就好像你現在這樣,在一些分叉路口糾結,我不會告訴你應該怎麼辦,一切都得留給你自己去闖練。但我就是希望你啊,一直像照片這個小女孩一樣,保持好奇心,享受生活的每一個過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忘初心,簡簡單單。我可以跟你說,一年後的你就是這樣,比現在的你更優秀。」

望著她的眼睛,所折射出來的我的影子,聽著她在與內心深處的我對話,像是同一個靈體所產生的共鳴。雖然相貌不同,但我從眼裏看到了一年後的我。

家鄉的夜晚很美,沒有霓虹燈的光芒四射,也沒有高樓大廈的金碧輝煌,漆黑的夜空中,有的只是那一直閃閃發亮的高掛在夜空中的星星。星星對於多少人而言是一個多麼美好的代詞,望著它,因為整個視野有它,就好像擁有了它。但對於多少人而言,它又是多麼遙遠,一伸手卻是一場空,投降於現實。那種近在咫尺的遙遠,應該不斷去追尋吧。

「怎麼?在思考人生啊?」她突然又出現在我旁邊。

「我說你怎麼神出鬼沒的,這大晚上的是要嚇死人嗎?」我忍不住朝她翻了個白眼。

「那是你想得太入迷吧!」說著,又遞給我一隻煙花仙女棒,「過年了,不一起玩玩嗎?」

「小時候每年過年都玩呢!過年怎麼可以少了這個。」我頓時兩眼發光。

我們點燃煙花棒,火開始燃燒,發出嘶嘶的聲音。這種煙花很小,小得很精美,像一朵綻放的花,散發著耀眼的火花。奪目的光芒照耀在我們的臉上,只可惜,煙花再美,只是瞬間。

「時間總是悄悄在指尖流逝,人們想抓都抓不住。」我情不自禁地說起了心底話。

「人們能做什麼呢?珍惜吧,趁現在,趁有時間。」

「趁有時間,趁我年輕,拼盡全力去追夢。」

「就像現在的你我,未來仍是未知,前路或許有分岔,有深淵,有坎坷,但我還是不服輸,跌倒了就拍拍塵土,繼續向前。」她的眼睛充滿著希望。

「帶著堅持的信念,就像小時候那樣!」我的心燃燒著熱情。

我們相視而笑。

新年回鄉啊,不過就是跟小時候的自己、未來的自己團聚。

「啊!零點快到了,我必須要走了。」

「啊?這麼快?對了,你為什麼會出現啊?」這時我才再次疑惑,我們的相遇本是不可能。

「這個是⋯⋯秘密啊,想知道?一年後你就知道啦!新的一年要來了,加油,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也不會辜負自己。最後,新年快樂,我親愛的你!」她與我相擁後,轉身走向門外。

可能是平行時空的交錯,促成了我們的溝通。

「新年快樂!」

評語:

當前的我和一年前的我有何重大差別,未能突出。文章中的「我」在不同時空來往相遇,又加上對話,易令讀者有眼花撩亂之感,宜用其他表達方式。

評審人:梁望峯

名銜:香港小說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