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資源庫

詩詞洞明世事 作文經驗淺談

在中國文學長河裏,有許多經典詩詞流傳下來。古詩文及中文教材作者及古文研究專家田南君分享自己創作的經驗,即使是日常生活裏的點滴,都可以成為詩詞創作的題材,既可以抒發內心真切的感情,亦可以鍛煉寫作的技巧。 多元角度 持之以恒寫作 對於詩詞創作的心得,田南君引用了《紅樓夢》第五回的一句「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他說:「這原是賈府內一間書房的對聯,主角賈寶玉不認同,認為靠讀書考取功名的理念負面;但是我認為用在講解寫作理論上卻十分適合。『世事洞明』意即開拓視野,多元角度寫物;『人情練達』,可以解作經過鍛煉,變得通情達理。」 田南君自中學時期開始,已經熱愛古典詩詞創作,「除詩詞外,不同的文體,如小說、新詩及遊記等都可以訓練寫作,最重要是持之以恒寫作的心,不要怕被人嘲笑、負評,才可以累積經驗,不斷改進自己的作品。」 大膽想像 物中有情 除了以詩詞來描寫景物外,小作家也可以從不同角度大膽想像,並且抒發內心的情感。 借鑒前人 脫胎換骨 杜甫曾經寫過「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創作詩詞時,我們也可以借鑒前人的語句或意念,融入自己的創作,加強作品的感染力。 〈渡江雲〉(上闋) 「知己將訣別,獨闖歧路,遠遠赴他洲。縱臉似帶笑,心有愁思,常日夜回眸: 念初相識,君與我,乃是丫頭。光陰似箭,今已作鴻鷗。」 作者寫出了中學畢業後,在機場送別升學摯友的不捨之情。 〈尋訪城西界碑記〉(節錄) 「嗚呼!城之有史,如人之有心;治城者不重其史,如人之不護其心,殆矣。前人不重其史,而今人責之;今人責之而不自省,亦使後人復責今人也。」 其中幾句模仿杜牧〈阿房宮賦〉中「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一句,作者藉此表達出保護歷史文物不力的哀歎。 〈評芒果拿破崙伴紅桑莓雪葩〉 「輕抺醉霞破夜天,一輪紅日出東邊。長河夾岸餅鬆脆,中有奶油味最鮮。」 從生活出發,以詩詞讚美了眼前的甜點。 〈青玉案〉(下闋) 「一朝機臂削如斧,稚事從今憶無據。若是旋梯能解語:鐵皮未斷,鉚釘可換,何以成填土?」 他寫了現時碩果僅存的懷舊滑梯,幻想能夠與這位老朋友傾談外,亦抒發時移世易的慨歎。 〈西北有貓咪〉(節錄) 西北有貓咪,乳名飯飯兒。 毛黃顯和善,體小耍嬌姿。 最愛近慈伯,旁側看下棋。 無事玩樂樂,有飯吃滋滋。 作者嘗試從不同層面出發,如名字、毛色、體型、出沒地點及日常行動,立體描繪出貓兒的形象。 〈南鄉子〉 田南君創作 「快果肉豐肥。相約良朋共享之。正下井刀偏又怕,分梨。骨子酸酸怪味兒。紅豆喻相思,蜜父應當示別離。長盼來年梨子落,佳期。再度同檯笑喫梨!」 作者借「分梨」〈分離〉、詩人王維紅豆喻相思的典故,抒發與摯親別離的感情。 提升寫作技巧小Tips 小作家搜集創作題材時,可以運用照片及短片作記錄,好好保存內涵豐富及美好的回憶。教師也可以鼓勵小作家從寫日記開始,持續記錄生活經歷及感興趣的事情,日子有功自然文從字順,令寫作有所改進。

篇幅簡短精要 輕鬆趣寫閃小說

許多學生喜歡創作故事或小說,可惜往往因為篇幅較長而卻步。作家徐振邦鼓勵教師在校內推廣「閃小說」的閱讀和寫作。「閃小說」是600字以內的極短篇,特點是節奏明快、用字精簡,中學生也有能力處理得到,將閃現的靈感捕捉下來,成為驅動他們寫作的誘因。 現代人生活節奏快,逐漸出現了「微型小說」、「閃小說」等新文體,徐振邦表示:「『微型小說』是新興文體;『閃小說』是比『微型小說』更年輕、更微型的文體。『微型小說』是以1500字為限的短篇小說;『閃小說』則以600字為限。」 他續指出,「微型小說」備受重視,文學界一般認為是從2009年上海文藝出版的《中國新文學大系》第五輯開始。這套共30冊的文學資料冊中,有一冊(第16冊)是微型小說卷;至於閃小說,至今仍未得到文學界的確定地位。雖然如此,許多華語地區的閃小說已有一定的發展,出版過不少閃小說作品專集。 一頁一小說 濃縮精妙故事 據程思良《閃小說:小說家族新成員》一書,便介紹了「閃小說」的發源:「『閃小說』之名,是從英文FlashFiction翻譯而來的。西方的FlashFiction源遠流長,其歷史淵源可以追溯到伊索寓言。寫作者包括契訶夫、歐‧亨利、卡夫卡等偉大作家。中國的『閃小說』也可以追溯到先秦的神話傳說與寓言故事。不過,『閃小說』這一概念,則是由寓言作家馬長山、程思良及余途等人於2007年才正式加以倡導的。」 程思良也進一步分析了『閃小說』的優勢,簡短的文體非常適合繁忙的都市人閱讀,「600字之內的篇幅,作者完全可以馳騁才情,創作出人物鮮明生動的形象、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構思巧妙、內涵豐富、耐人尋味的佳作;普通書本一頁的容量大約600字,一頁放一篇閃小說,讀者不用翻頁,便可以在幾十秒內讀完一個故事。」 篇幅雖小 構思精良 雖然「閃小說」篇幅有600字的限制,但是更考驗作者選材及用字的功力。徐振邦表示:「寫『閃小說』時要選材精粹及用字精鍊,凝聚許多生活內容的單一事件,交待事情具體的前因後果;小說的構思布局上則要有完整結構、立意新奇及意外結局。」以下便是他的其中一篇「閃小說」《化蝶》: 《化蝶》 天還未亮,兒子就坐在窗邊。 「為什麼不多睡一會兒?」媽媽問。 兒子擰擰頭,露出燦爛笑容,指著蝴蝶蘭說:「爸爸說過,今天會化成蝴蝶,飛到蘭花上。」 說完,兒子收起剛才的笑臉:「我幾天沒見過爸爸,我很想他……」 媽媽強忍淚水,擁著兒子:「我們一起等待蝴蝶爸爸飛進來吧!」 「好啊!」兒子又再展露笑顏,「爸爸蝴蝶會是怎樣的呢?」 「嗯…」媽媽想了想,「你爸爸是蝴蝶學專家,一定會化身成很特別的蝴蝶。」 「顏色鮮豔的,很大隻的。」 「還有…」兒子越想越高興。 可是,希望越大,相隨而來的失望也越大。 直到黃昏時份,媽媽摸著兒子的頭:「我們不要再等了,這個時候應該沒有蝴蝶了…」 兒子目不轉睛望著蝴蝶蘭說:「為什麼爸爸不回來?」 「可能…爸爸…有點忙吧!」媽媽胡亂編個藉口。 「不會的。我今早為蝴蝶蘭澆了水,清理了蘭花上的毛蟲,還將……」 「毛蟲?」媽媽打斷了兒子的話。 「對,我今早看到有小毛蟲在蝴蝶蘭上,怪醜陋的,所以我清除了它。」 「原來如此。」儘管兒子年紀少,不懂事,但蝴蝶學專家的兒子對毛蟲結繭化蝶的事卻一無所知,說起來還有點諷刺。 媽媽已經控制不了淚水,拉著兒子的手:「爸爸知道,一定…很高興…」 兒子沒有理會媽媽,甩開她的手,撲向窗邊大喊起來。 媽媽深深吸了一口氣,拭著淚,想緊抱著兒子,卻看到兒子高興得手舞足蹈地叫著。她沿著兒子的視線移向窗邊:一隻又大又鮮豔的蝴蝶,從窗外飛進來,繞著蝴蝶蘭翩翩起舞。 程思良點評: 小說撲朔迷離,言外有旨。說的是蝴蝶的故事,卻引人浮想聯翩。當兒子追問爸爸為什麼不回來時,媽媽只能胡亂編個「爸爸有點忙」的藉口予以搪塞。多日不回家的爸爸,是否家外有家了?耐人尋味。不過,小說最後寫兒子看到一隻又大又鮮豔的蝴蝶,從窗外飛進來,繞著蝴蝶蘭翩翩起舞,又給這個家庭帶來一絲希望之光。 創作「閃小說」遊戲 老師可以在課堂上與學生一起玩創作「閃小說」的小遊戲,形式也可以有很多變化,例如將1500字的文章撮寫成「閃小說」,要求學生盡量保留作者的原意;或者續寫、改寫一些經典故事的結局,都可以引發學生的創作意欲。

改編經典名作 引發寫作新體驗

教師可用許多方法引起學生對寫作的興趣。作家唐希文建議教師用各種寫作小遊戲,例如「換個新書名」、「改編經典角色」、「換個新主角」,甚至是「換個新時空」這些生動有趣的方法,讓學生掌握創作技巧,進一步提升寫作動力。 換個新書名 簡單又好玩 平日要學生創作一篇文章,有一定難度,唐希文說:「教師可以利用一些簡單的小遊戲,例如用一本大家都喜愛的書籍,鼓勵學生運用創意,為它改一個新書名,讓學生自然投入。」 她以奇幻小說《禁忌圖書館》為例,老師可請學生為這本書起新書名。這部小說的主角愛麗絲被古怪收藏家伯伯收養,她偷偷潛入其禁忌圖書館,遇上了許多怪物……結果有許多新書名出現,例如《死裡逃生的愛麗絲》、《黑暗圖書館》、《被詛咒的魔法書》、《在書中捕足寶可夢》、《信任與欺騙》等。 唐希文說:「這個遊戲主要訓練學生尋找關鍵字,有助解讀書本/文章的主旨,並且代入作者的思維。學生亦可以通過這遊戲,訓練他們的想像、創造及表達力,以及掌握包裝故事/文章的技巧。教師可以從旁引導學生取書名的策略,包括從人物、場景、具象徵意義、故事的主旨及信息等方面作出聯想。」 經典角色 2.0 另一個遊戲是讓學生嘗試相似的題材、手法進行仿寫,例如臨摹、混搭一些經典角色,「學生在創作初期,不妨將平日閱讀的經驗,化作個人的寫作資源,把這些經驗與想像力結合,由模仿、改造逐步過度至自由創作,就像以《冰雪奇緣》裏愛莎(Elsa)公主為原型,設計一個相似的角色,如父母雙亡、有一個弟弟;有音樂天份,擅長多種樂器;懂得神奇的火魔法,能夠隨意創造火等。」 「創作這些角色時,教師也可以為學生準備一張角色清單,列出角色『喜歡的顏色』、『口頭禪』、『專長』、『興趣』、『夢想』、『崇拜的人』、『討厭的事』等欄目,協助他們創作出個性鮮明的新角色。」 換個新主角 唐希文表示:「掌握了仿寫角色的技巧後,學生可以進一步「換個新主角」,嘗試代入故事裏非主角角色,拋開原有的觀點,透過不同的敘事角度可帶來新鮮有趣的故事。以下幾段是學生改編《灰姑娘》的故事,作者以『玻璃鞋』的視角出發,戳破了人類貪婪、虛榮的一面,為這個經典故事寫出新意。」 換個新時空 除了創作新角色外,為經典故事「換個新時空」也是一種有趣的方法,「通過改變故事發生的地點/時代,帶來新鮮感。「我們可以幻想一下孫悟空來到現代香港,可以發生甚麼趣事?他會到油麻地果欄吃水果嗎?會逛金山郊野公園,跟猴子猴孫打招呼嗎?會到萬佛寺找如來佛祖報復嗎?」 「換個新時空」也可以帶出幽默、諷刺(以古諷今)意味,「假如白雪公主穿越到現代日本,又會遇上哪些新奇事?拾到有毒「蘋果」手機?被繼母趕到以「書」相救?( 諷刺現代人沉迷手機, 閱讀才是解救方法)白雪公主在網上認識了另一名王子,也是引發懸念的創新手法。」 “「哇!多麼漂亮的玻璃鞋!」「要是我也能穿上它就好了……」迷糊中,我聽見好像有人在誇我。我揉了揉矇矓的雙眼,卻看見一群人對著我指指點點,貪婪的目光不斷在我身上掃來掃去。我冷笑了一聲,譏諷他們的愛慕虛榮。 這群唯利是圖的勢利小人看了我竟兩眼發光,迫不及待地要往我身上套。天啊……我用盡全力把我的身軀踡縮在一團,可她們?為了能夠享受榮華富貴,竟不顧一切地往我身上擠。我哭嚎,我吶喊,可他們怎麼會聽見呢? — 節錄自學生改編的《灰姑娘》故事” 唐希文建議教師也可以讓學生集體創作,以「抽籤」形式決定每個人「扮演」或創作的角色,包括人類(後母、姐姐、仙女)、動物(白馬、老鼠、小鳥)或物件(南瓜車、玻璃鞋、掃帚)等,鼓勵他們寫同一段情節,看看大家不同的演繹方式;亦可輪流寫不同段落,合併成「多重視點」的故事。 相關文章︰融入創意文化 探索創意靈感

融入創意文化 探索創意靈感

教師教導學生寫作時,最常遇到的難題是「如何引起學生的興趣?」作家黃獎建議從流行文化入手,例如動漫、歷史故事、書法及粵劇等素材,抽取其有趣的意念轉化成創作靈感;另一位作家唐希文則認為將寫作變成遊戲,可以提升學生對創作的興趣。 改編動漫電玩 加深經典文學認知 黃獎認為教師可留意學生喜歡哪些流行文化,例如大熱的動漫作品,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他舉例:「許多中學生對《三國演義》的角色如數家珍,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對這部作品的認知,大多來自電子遊戲;而日本漫畫作品《文豪StrayDogs》便將許多日本著名作家變成戰鬥英雄,他們的成名作都成為不同的超能力,例如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可以令其他英雄的超能力失效、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能將穿在身上的衣物變形,如野獸的形態,透過這些改編令讀者對日本名作家更加熟悉。由此可見流行文化是增加學生。 大熱動漫作品 具獨特創作意念 同時,從大熱的動漫作品,也可找到許多優秀的創作意念,「以近期香港大熱的動畫《鬼滅之刃》為例,故事背景是日本的大正時代,主角為了使被變成鬼的妹妹復原,踏上斬鬼之旅。雖然作品的連載在近期已經完結,但是作者亦留有伏筆,將會再畫100年後的故事,一眾主角轉生到現代,又會開展甚麼故事呢?作者透過轉換時空、故事背景,擴大了創作的空間。」 另一部動漫作品《工作細胞》的題材也十分新穎,男女主角是人體內的白血球及紅血球,「這部作品便運用了擬人法,女主角(紅血球) 每日的工作是用手推車運送氧氣,不時與男主角互動,引發愛情故事。作者靈活運用擬人法外,亦成功將豐富的生物知識帶入故事,是十分值得借鏡的創作手法。」 寓言及歷史故事 情節生動 無限思考 除了動漫作品外,教師也可以通過不同的寓言及歷史故事,引導學生發掘有趣的創作靈感。黃獎表示:「關鍵是結合閱讀及思考,分析故事背後帶出的道理,或者作者如何塑造歷史人物。寓言故事的特色,是透過有趣的故事,讓讀者更容易領會各種道理,例如《龜兔賽跑》的寓言,即使烏龜與白兔的實力懸殊,仍堅持參加比賽,帶出為了追尋夢想,不放棄、努力不懈的精神。」 創作歷史故事時,構想天馬行空的情節,也可以令角色更加立體、豐富,「《三國演義》裏的諸葛亮聰明絕頂,然而小說中『借東風』、『空城計』、『草船借箭』都是虛構的事蹟。作者羅貫中身處明朝開國初期的亂世,卻是一位懷才不遇的軍師,所以他將自己的寄望投射到諸葛亮的身上,塑造了這位無敵軍師。」 廣泛閱讀 模仿成功作品 對於學生而言,憑空想像、創作是一件難事,黃獎認為鼓勵他們參考成功的作品,是一個更容易入手的方法,「作家AustinKleon的《點子都是偷來的》(Steallikeanartist)一書便提到『原創是沒人看出來的抄襲,所有創意都是延續著前人的足跡。模仿是一種練習,模仿、突破,最後被模仿。』就像古龍筆下『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其原型便是來自西部牛仔電影中的獨行俠。」 相關文章︰改編經典名作 引發寫作新體驗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