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小作家

細談Henna彩繪歷史 發掘多元文化趣味

Henna是在北非及南亞等地的一種畫在身體上的藝術,畫在身體上可以逗留大約一星期,藉此作為喜慶時節的活動之一。早前,亞洲首位考獲國際天然漢娜藝術證書(International certificate for NaturalHenna Arts)的Abe Kwok來到初中組小作家的課堂,講解Henna 彩繪的歷史及文化,分享了從整理資料到出書——《Henna 不是印度紋身》的心路歷程,並教導小作家們繪畫Henna圖騰的技巧。 什麼是Henna? Henna雖然是一種流傳已久的傳統藝術,但時至今天已經加入很多創新元素,近年流行到西方更演變為一種時尚潮流。Abe認為Henna不能稱為印度紋身,因為紋身永久不掉色,與Henna會掉色的特性不同,另外,Henna圖案十分多元化,不只有印度風格。 ▲Abe Kwok,亞洲首位ICNHA Henna證書持有人 其實Henna是一種樹,取樹頂的樹葉,曬乾、磨粉,加入檸檬汁、茶樹精油、糖等,製成Henna Cones,也就是繪畫圖騰的顏料,而繪畫這個動作稱為「Mehndi」。天然的Henna只會留在皮膚的角質層,不會進入真皮層,所以不會永久留色。而在安全方面,Abe特別提醒患有蠶豆症人士,不能把Henna塗抹覆蓋身體的十分之一面積,否則有性命危險。 Henna 可帶來祝福? Henna並非起源自印度,而是由摩洛哥傳入的。很多人認為,在身體上繪畫Henna能帶來祝福,例如會增強姻緣運等。這種說法則源於印度的婚嫁習俗,新娘出嫁時,會在手上繪畫Henna圖騰,圖案未掉色之前,新娘不需要做家務,可有更多時間與盲婚啞嫁的丈夫相處及認識,所以稱Henna是幸運祝福也是對的。 ▲Abe 示範繪畫Henna圖案。 另外,月事來潮是印度傳統文化的一大禁忌,印度人認為女性月事期間是不潔的,需要洗澡,然而古時並非家家戶戶有浴室,她們都會集中在公眾澡堂進行清洗。一群女子在月事期間一起洗澡,地面上會血跡斑斑。印度人相信血是具有生命力的,魔鬼會透過血騷擾人,因此女子前往洗澡前需要在手掌及腳掌塗上Henna,作為驅邪、保護。 Abe解釋道:「事實上,Henna是一種天然防菌的物料,在還沒有細菌學的年代,懂得塗上Henna當作保護,能反映出當時的民族智慧。更有趣的是,人體的手掌及腳掌角質層最厚,共有28層,正常狀態下一天會代謝一塊角質層,因此塗上Henna大概二十多天才會掉色,剛好也是女子下次來月經的時候。」 除了分享Henna的文化歷史,Abe也即席示範繪畫Henna圖案,教導一眾小作家使用Henna Cones的技巧。他指出,Henna圖案的線條粗細是根據Henna Cones的洞口來調節,因此用剪刀開洞口時應格外留神。他又說,繪畫Henna圖案並不困難,只是需要時間熟習手感,控制力度調節顏料的多寡,而繪畫技巧及風格可以慢慢訓練培養,可先從簡單的圖案開始練習,鼓勵小作家們多作嘗試。 出書經驗分享 Abe自2009年起學習Henna,為了知道更多關於Henna的正確資訊,他透過上網蒐集資料,訪問巴基斯坦、法國人等不同種族的Henna彩繪師,以及在家中進行不同的實驗,深入研究和了解Henna這種歷史悠久的藝術。他說:「一直以來,我都有開班教授繪畫Henna,關於Henna的歷史及文化,我講了三年才開始寫書。第一稿寫完後,我讓太太看所寫的內容是否需要修改及整,因為每個人都能理解自己所寫的東西,但是其他人未必能看得懂。找別人幫忙看文章,可察覺自己的不足之處。然後,我把稿件放一邊,過一段時間,再看看有沒有需要修改之處,如是者,經過4年,共9次的修訂,我的作品終於出版了。」 出書的過程,需要抵得住沉悶,重複閱讀同樣的資料很多很多遍,但是為令書本內容更完善,這是必須的。 小作家心聲 林楚玲 可立中學 中三 「今次活動可繪畫Henna 圖騰,非常好玩。另外,講者Abe分享了寫書、收集資料的過程及心得,其中遇到的困難包括要判斷資料的真偽,他會訪問不同種族的Henna畫師,以了解Henna的起源。他求證資料真偽的方式和精神,值得參考學習。」 王國鑫 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中一 「講座令我更認識Henna彩繪的歷史及文化。其中Abe解釋了什麼是入定,就是全心投入一件事、做到忘記時間的境界。我喜歡唱歌,希望也可以體會到這種境界。」 Henna具備藥用功效? Henna最早在埃及出現,用於治療發燒,把Henna覆蓋在額頭上,一來冰冰涼涼的質感具有降溫的功效,二來塗在臉上的Henna大概三天才會掉色,額上的印記,可幫助當時的人區分和隔離病人。後來,埃及人透過經商把Henna帶到摩洛哥,摩洛哥人就使用Henna在非洲鼓面繪畫裝飾圖案。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

學蘇東坡樂天精神 描寫生活不忘幽默

文章要寫得好,必須慎選主題、用詞也要精雕細琢。北宋時期的大文豪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卻在文章中大談吃荔枝、煮菜吃肉。難道這些瑣事家常也可以入文,並讓後人傳誦嗎?嶺南大學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帶領高小組的小作家走入蘇東坡的「歡樂世界」,跟着這位文壇巨匠「咬文嚼字」,更與古人「隔空和唱」。  已故文學家林語堂曾在著作《蘇東坡傳》中形容蘇軾是位「不可救藥的樂天派」,能夠「幽默看不幸」以及「性情像小孩」。事實上,蘇軾在北宋朝代擔任官職,卻屢次遭受不同政見的官員排擠,曾多次被貶到黃州、杭州、潁州等,最遠更被貶到儋州(今海南島)。雖然他才高八斗、聲名遠播,人生卻非一帆風順,免不了也有失意的時候。 嶺南大學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帶領高小組的小作家走入蘇東坡的「歡樂世界」 行文反映個性樂天 擅描寫日常瑣事  不過憑着樂天知命的性格,他在每個地方也能找到值得欣賞之處,即使是在難以適應的儋州,他也揮筆寫下「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爾。惟有一幸,無甚瘴也。」由此可見,當地連生活的基本條件也不足,偏偏他還能找到一個值得慶幸的優點——就是在當地沒有感染瘴氣疾病。  小作家被蘇東坡的樂天個性感染,紛紛向陳博士分享身邊性格樂觀又不拘小節的朋友。陳博士解釋道,即使平凡的地方,人人看到的景色或許相近,但只要加入個人性格,文章便會變得與眾不同。「例如大家看維多利亞公園的景色,看到的東西也差不多,不過所見所聞卻各人不同的,甚至你的朋友也可以成為文章的獨特元素。」陳博士如是說。 東坡原來是「吃貨」 飲食成文章題材  蘇東坡除了個性鮮明,他也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吃貨」。當他被貶落惠州,第一次吃到味道清甜的荔枝時,立即愛上,還寫下詩句「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表達他一日可吃下三百顆荔枝,甚至可為此留下來長居。  不但愛吃,他同時是一位出色的廚子。蘇杭名菜「東坡肉」便是他的代表作。陳博士打趣道:「東坡肉,不是真的吃蘇東坡的肉啊!」她向小作家娓娓道出「東坡肉」的由來:蘇東坡在杭州出任知府時,為了疏導經常氾濫的西湖湖水,他決議打通西湖並建設堤壩,就是後來知名的「蘇堤」。解決了洪水,當地居民獻上豬肉給蘇東坡道謝,他便在廚房為豬肉「加糖加醋」再切成丁方,分給辛勞建堤的民工,結果人人對這道菜讚不絕口,一直流傳至今。  然而,如此愛吃之人也曾經歷「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的時候。食無肉的生活實在令他苦不堪言,可是他也一一把這些寫進文章中。陳博士指很多人以為「好文章」,就是行文遣詞必須「高雅」「冷僻」,可是大文豪卻親身示範,把「豬肉」和「雞粥」這些「俗字」入文,也不減可讀性,反添一種平實樸素的生趣。陳博士因此鼓勵小作家,「哪怕生活上的小事,其實也是很好的文章題材,因為是自己親身的經歷。假如加入自己鍾愛的人物或事物,寫出來的文章便會更有情感,更加好看。」 與陶淵明相距700年成知音  文章要寫得好,前提當然是多閱讀好文章。蘇東坡也不例外,他尤愛東晉時的詩人陶淵明。陶淵明曾任官八十日,卻因「不為五斗米折腰」而辭官歸故里,寫下《歸園田居》和《歸去來兮辭》等名作。蘇東坡非常欣賞他的個性和文章,雖然二人身處的年代相差700年,可是蘇東坡不僅給予陶淵明的作品很高的評價,更創作了不少「和陶詩」,以詩詞和陶淵明隔空和唱。  陳博士又詢問小作家有沒有一些很欣賞的人,小作家都表現雀躍,有的喜愛詩仙李白,也有的喜歡具才華的作曲家和外國歌手等等。陳博士指大家可以從他們身上獲得有共鳴的思想和情感,跨越時空和地域,成為「知音」,以文章「和唱」。最後陳博士又鼓勵小作家學習蘇東坡的性格,「無論他的做人態度,還是作品的風格,都極具參考價值。」 鍾曉楠同學:了解到好的文章不一定很嚴肅,更可取材自平常生活,例如香港社會的多元性相信也很有趣。 紀麗瑩同學:學會用不同角度去看同一件事,發掘身邊有趣的事物作為文章的題材。

從平安包細說歷史 感受長洲習俗變遷

長洲太平清醮是香港別具道地特色的文化傳統,不但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更被美國《時代週刊》雜誌網站評為「全球十大古怪節日」之一。早前,香港歷史研究專家鄭寶鴻主持小作家流動教室,帶領一眾初中組小作家來到扎根長洲40年的傳統中式餅店「郭錦記餅店」體驗製作平安包,以及簡介長洲的歷史文化。 製作平安包 當日,由「郭錦記餅店」第二代老闆郭宇鈿,講解平安包的製作。他說:「每年長洲太平清醮期間,餅店大概會售出6萬個平安包。平安包之所以大受歡迎,並非因為其味道好,而是『平安』二字。」為了確保質量和產量,現時不少舊式餅店亦以機器代勞部分製包的工序,郭錦記亦不例外,搓麵團及分麵團的工序以機器代勞,而包餡的工序依然由人手進行。 小作家們參觀餅店工場的同時,也親身體驗了包餡,以及最後在蒸熟的平安包上蓋印的步驟。夏日炎炎,餅店工場雖然悶熱,但無減一眾小作家的興致。各人一邊學習包餡的技巧,一邊聽郭老闆分享餅店的歷史及逸事,再將各自的平安包放進蒸爐。待平安包蒸好後,小作家們輪流用蓋章,配以紅色食用色素,為自己的包蓋上「平安」二字。 在蒸熟的包子印上平安包的靈魂——「平安」二字。 簡介長洲歷史 除了製作平安包的環節,鄭寶鴻先生也向學生展示了關於長洲的舊報紙及舊照片,以簡介長洲歷史。他說:「從一份1884年的報紙資料可知,當時仍然是清政府統治時期,為了驅趕疫症,已有進行太平清醮這項祭祀活動。當中最大的包山高度差不多是4、5層樓,採用6千個包製成,重達6噸。長洲居民相信包子能保一家平安,到清醮後期紛紛把包子搶走,漸漸形成了搶包山比賽。」鄭生續稱,不幸的是1948年及1978年都發生過包山倒塌的意外,造成多人受傷,因此長洲太平清醮自1978年起遭停辦,至2005年才獲准復辦。 太平清醮的高潮可以算是飄色巡遊,一個個扮相別緻的小孩站在色櫃上,穿梭於大街小巷中。飄色巡遊期間,居民會把各種神像抬出,一起巡遊,到了活動的尾聲,各遊行隊伍會把神像以最快速度送回神棚中,也是飄色活動中最重要的環節,稱為「走菩薩」。相傳最早到達者福氣最多,因此各人爭先恐後地搶着跑回神廟。然而,過去為此屢起衝突,現已經改為由不同隊伍順序跑回神棚中。 此外,鄭生亦分享了長洲警局被海盜入侵、三名印籍警員被殺的故事,香港淪陷時期東江中隊保護長洲居民的事蹟,以及長洲醫院、留產所、金鋪等建築的歷史,小作家們都聽得津津樂道。 歷史研究專家鄭寶鴻。 資料蒐集心得分享 鄭寶鴻先生著書近30本,包括《香港城區發展百年》、《港島街道百年》、《百年香港慶典盛事》等。他分享道:「我喜歡攝影,到處拍攝香港的舊建築、物件等。另外,亦喜愛收藏舊報紙、照片和郵票,並寫下筆記。到要出書的時候,我把筆記整理好,已經有很多有用的資料。因此,鼓勵各位小作家於平日收集有興趣的資料,對日後寫作、出書都有幫助。好像今天來到長洲看到、聽到、體驗到不少關於長洲的事物,回家可把印象最深刻的內容化成文字記錄下來。」 小作家心聲 李正皓 保良局蔡繼有學校 中一 「很開心可以親手製作平安包,同時學習到長洲的歷史文化。」 董雯悅 佛教慧因法師紀念中學 中二 「體會到在餅店工作的辛苦,廚房沒有冷氣,又熱又焗。另外,透過鄭生的分享,更清楚長洲太平清醮的歷史,飄色中走菩薩的環節,感受到人們的誠心,祈求平安。」

走訪中西交融大夫府第 感知歷史造學問之道

古舊建築遺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反映在一磚一瓦,門廊屋簷之上。身處其中,恍如置身古代,窺探昔日社會與人民生活面貌。「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流動教室」,邀得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何佩然教授帶領30多位小作家,一起走訪元朗大夫第、清暑軒及覲廷書室,觀察往昔士大夫的居所、科舉年代的書室和接待考生的客舍,從認識歷史古蹟到啟發寫作靈感。 光緒御賜牌匾高懸正廳 大夫第位於元朗新田永平村,為當地大戶文頌鑾於清代同治四年(1865年)興建,該建築牆基以花崗條石砌築,上半則是青磚牆,周遭不乏糅合中西方建築元素的雕塑與圖案。踏入正廳還可見掛有兩塊由清朝光緒皇帝於1875年御賜的牌匾,分別刻有漢、滿兩種文字,乃全港獨有。 何佩然教授指出,大夫第將傳統中式及西方華麗建築結合,採納西方的石材、泥塑及雕塑,並製作出複雜的花卉圖案。在當中可發現石灣陶瓷和許多中國傳統吉祥物,例如八仙法器、金錢、雲、蝙蝠、鹿、麒麟、梅蘭菊竹,亦有西式的時鐘、石柱、花卉雕塑、拱門的彩繪玻璃等,反映當年士大夫接觸到西方文化,並有意將之引入村內。 科舉進仕 光宗耀祖 清暑軒位於屏山坑尾村,與毗鄰的覲廷書室皆是鄧族祖業,於19世紀70年代落成,用於接待賓客。清暑軒樓高兩層,裝飾華麗,中西建築元素相融,第二層更有通道與覲廷書室相連。覲廷書室稍早於清暑軒落成,是鄧族廿二世祖香泉公為紀念先父覲廷公而興建,設立書室以培養族中子弟考取科舉,進身仕途,光宗耀祖,提升家族的社會地位;科舉制度廢除後,覲廷書室仍負起教育子弟的任務,兼具祭祀的用途。 清暑軒的漏窗兩旁書有對聯「紅日當窗花絢錦,和風繞檻桂生香」,何教授表示,對聯描述大自然與屋的關係,現時到訪者可能只感到悶熱,亦聞不到花香,但可從對聯中的紅日與和風,猜想一下究竟是作者當日對建築物的真實感受,抑或是為求工整的造句。此外,清暑軒的設計除有與功名利祿相關的中式吉祥圖案,拱門、窗框的圖案也有西方特色,可見西方文化在當時是一種潮流,民眾擁有採納西方文化的態度,同時反映屋主富裕及與時並進。 何教授認為,今次「流動教室」選擇到訪大夫第、清暑軒及覲廷書室,觀賞歷史建築之餘,尤其值得學習是前人造學問的態度;另外,好的作品不一定需要優美詞藻堆砌,而必須用心觀察事物和加以思考,再將個人感受透過文字表達出來,才能打動人心、引起共鳴。 小作家心聲 胡嘉穎 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中二 初時覺得大夫第及清暑軒沒有想像中的華麗,但卻愈看愈美,當中最喜歡精雕細琢的門戶,而漏窗則最有中西文化交融的感覺。另一方面,今次「流動教室」亦令我體會到若要撰寫好文章,須做好觀察與思考的功夫,尤其涉及歷史和古舊建築時,對一磚一瓦也不能錯過。 周國曄 聖士提反堂中學 中三 我家住港島西,平日甚少踏足新界。首次參與「流動教室」,有機會接觸中西文化合璧的古老建築,感覺良好;從何教授的介紹中,知道很多中國歷史,了解到過去不少建築設計是為了炫耀,而且村民十分迷信風水。在寫作層面上,活動增加我尋找更多鄉村故事的興趣。

探索金庸武俠世界 發掘影射社會現實元素

明報與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於2月25日舉行了小作家大使交流會,讓小作家大使參觀位於香港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館,然後到香港電影資料館觀賞1990年代上映的電影《笑傲江湖》,最後由現職嶺南大學人文學科研究中心研 究助理鄭政恆跟一眾大使們探索金庸的武俠世界。 「金庸多部小說中,個人很喜歡《笑傲江湖》,因為小說令我反思如何在亂世中做自己。」鄭政恆說。 參觀金庸館 金庸館內不僅展出了《天龍八部》新版修訂手稿,還有金庸親筆所提以十四部長篇及中篇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組成的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以及《明報》創刊號、《射鵰英雄傳之鐵血丹心》電視特刊海報等珍貴展品,是認識金庸小說及小說改編影視作品的好地方。 小作家大使先參觀金庸館,令他們對金庸有更全面的認識。然後到香港電影資料館觀賞改編自《笑傲江湖》小說的同名電影。繼而由編著《金庸:從香港到世界》這本評論書籍的鄭政恆帶領大使們討論,從名著與影視作品改編的角度,以及社會的角度分析精彩的金庸小說作品。 香港正覺蓮社佛教馬錦燦紀念英文中學中五學生薛原說:「我曾看過《雪山飛狐》,當中流露出不少中國傳統思想」 伊利沙伯中學中四學生林司穎說:「從前看小說電影都只當作故事來看,沒想到當中竟然有些情節內容,能反映社會 比較原著與改編影視作品 一直以來,將金庸武俠小說改編為電影的難度十分高,例如若要將共四冊的長篇小說《笑傲江湖》濃縮為2小時的電影,便需要作出大量刪減。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金庸的小說已被改編成電影,由於片長所限,以及處於黑白片及彩色影視時代初期,拍攝、影視技術尚未成熟,電影的質素亦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例如改編為電影的《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等,都沒有很成功。 鄭政恆說:「八十年代,可以說是金庸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最光輝的年代,因為電視連續劇的出現,令大量小說的精彩情節得以保留,例如由周潤發、陳秀珠主演的《笑傲江湖》,深受觀眾的喜愛。」 他續稱:「1990年代上映的電影《笑傲江湖》可謂是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轉捩點,忠於原著的部分比較多,保留了人物的性格,例如令狐沖的吊兒郎當,岳不群的外表正氣凜然,內裏狼子野心等。」然而,期後的作品──例如《笑傲江湖II東方 不敗》二次創作的比例較高,把小說中一個比較默默無聞的角色改編成主角,情節、中心主旨跟小說已有很大的不同。 《金庸:從香港到世界》 鄭政恆 編著金庸小說不但展現了中國歷史文化,同時隱藏了香港人對於中國或港英政 武俠世界影射現實社會 當日,鄭政恆亦帶領一眾小作家大使,探討小說及電影中映照出來的社會元素。他指出,《笑傲江湖》創作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中國政局動盪,香港亦剛經歷了六七暴動的洗禮。 金庸在小說的後記中提到:「寫《笑傲江湖》的那幾年,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當權派和造反派為了爭權奪利,人性的卑污集中顯現……這部小說有意影射文革,通過書中人物,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多年來政治生活的普遍現象。影射性的小說 並無多大意義,政治情况很快就會改變,只有刻劃人性,才有較長期的價值。」 而電影版的《笑傲江湖》於九十年代初上映,當時同樣是政局動盪的年代,香港人對於九七回歸感到悲觀和恐懼,因而出現了移民潮。電影中,染布坊內憂外患、粉飾太平的情况,映照出香港社會的現實情形。此外,東廠的公公在小小的染布坊升堂的情節,描寫出朝廷勢力進入後,人心的憂慮與不安,由此反照香港人當時對中國政權進入香港的恐懼。電影執行導演之一徐克曾提過:「近百年的中國經歷太多動亂了。不錯,我的影片比較多以動亂時代為背景,連《倩女幽魂》、《笑傲江湖》亦如是。可能這是我自己作為海外文化工作者心結的外露,也可能和香港近十年處於不安的狀態有關。」由此可見,金庸的改編影視作品,雖然是虛構的故事,然而深入探索,就會發現跟現實密不可分。

寫作交流會 作家分享寫作宜忌

作家蒲葦老師及唐希文於去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中,擔任講師,以及參與評改小作家的文章。蒲葦老師稱自己是小作家的「粉絲」,遇到好文章會存檔收藏。他欣賞有些小作家能突破學校中文科寫作的框框,做到隨心聯想,甚至是破格的寫作情況。其中,他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描寫某些人凡事延遲的習性,見解獨到,別具創意。 作家蒲葦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 作家唐希文欣賞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  而唐希文不僅欣賞小作家的創意,而且讚賞他們能將現實與創意結合。她指在去年的多啦A夢課堂上,有學生的文章寫道,想發明一部創意知識機,當要認識一種新動物時,透過機器可看到動物的樣子,聞到氣味,聽到叫聲等。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之餘,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此外,她亦欣賞近年學生在寫作中加入時事議題,提升文章深度。  至於小作家們寫作上需要改善的地方,蒲葦老師認為學生要更大膽地、自由地創作,不要帶著學校中文科的寫作要求,為奪取分數而創作,因為「小作家培訓計劃」的評分標準跟學校是截然不同。唐希文則發現有些學生為奪取高分,經常使用大量深奧的成語。她分析道:「用字精準比深奧更重要,因為遣詞造句準確才會感情真摯,否則,文章便流於矯情造作。」  寫作交流會上,不僅有作家教授寫作需留意的地方,第一屆的參加者、現為中文大學新聞系學生鄭思維,以及上學年初中組的全年寫作大獎冠軍得主秦正堯亦分享了她們各自的閱讀及寫作心得。 小作家大使鄭思維表示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  鄭思維說:「第一年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提交的第一篇文章,獲得了『陳腔濫調』的評價。於是,我便開始練習用文言文撰文,學習精簡用字,改善自己的寫作問題。而且,我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可見,思維的作品獲作家讚賞,是每日持續不斷練習的成果。 初中組秦正堯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而秦正堯的得獎作品《遇見另一個自己》,獲作家一致好評。她分享自小受媽媽影響,愛上閱讀及寫作,小時候會跟媽媽一起玩故事接龍遊戲,現在亦會一起討論閱讀心得。至於獲獎作品的靈感源於搭巴士時,想起多啦A夢的大雄透過時光機去到未來看到不同的自己,於是靈機一觸,想像遇到另一個自己的畫面而寫成了文章。她說:「我會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歌詩顧蒼生反極權 卜戴倫唱作奪諾獎

美國唱作人卜戴倫(Bob Dylan)獲頒 2016 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於國際藝文界略有爭議。詩人、作家廖偉棠主持「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作家精讀坊」時,則認同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對卜戴倫的評價:「在美國偉大的歌唱傳統中創造出全新的詩意表達」,並形容這位影響着他的歌手的作品為「歌詩」。 小作家留心聆聽講者道出卜戴倫作品的特色。 詩與音樂 關係密切  廖偉棠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台灣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文小說獎及創世紀詩獎。他分析卜戴倫的歌曲意義之餘,並向小作家解構文學與詩歌的關係。  詩與音樂的關係本來就十分密切,廖偉棠說:「以前中國的音樂和藝術有着詩教的作用,詩教即文學藝術需要承擔教化的作用。音樂要有情,將自己的心聲有紋路描寫出來,才成為一首詩歌。」  《論語.陽貨》: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廖偉棠指這說法跟卜戴倫喜歡諷刺時弊的創作很相似:「詩歌具有社會功能,並不是為自己而寫,而是加入令人共鳴的事情,這是詩歌『興』的作用,喚起別人的感情;『觀』即是觀察社會的變遷;『群』即聚集一起表達欲望、觀念及意向;『怨』並不是怨恨,而是諷刺、辨別。」  廖偉棠又謂:「早期的詩歌跟種田、打獵有關,正如東漢何休《春秋公羊傳解詁》所言『勞者歌其事』,當時的詩歌多數跟生活有關。」 表露人性 反戰疾惡  卜戴倫的樂曲被譽為跨越潮流,歌詞關顧蒼生,表露人性,用字簡單精準,發人深省,廖偉棠說卜戴倫作為「民謠詩人」,在音樂上確實簡潔有力,在歌詞上深刻、尖銳;他創作的民謠不吟唱風花雪月,卻大聲疾呼生活之惡、反戰、反極權、反資本主義。  廖偉棠認為,卜戴倫渾身充滿矛盾,創作的歌詩滿是相悖的修辭、不斷反對自身的反諷,當這些矛盾集中撞擊的時候,它們喚起巨大的能量,構成他的詩詞中難以解釋的魅力與感召力,成就了與眾不同的卜戴倫。  精讀坊上,廖偉棠引領小作家欣賞卜戴倫多首作品的歌詞,包括:《暴雨將至》(A Hard Rain's A-Gonna Fall)、《溪谷下游》(ValleyBelow)、《來自北方鄉村的女孩》(Girl From The North Country)、《手鼓先生》(Mr. Tambourine Man)、《瘦人歌謠》(Ballad of A ThinMan)、《談談紐約》(Talkin' New York)、《三個安琪兒》(ThreeAngels)等。廖偉棠綜合卜戴倫的創作特色:一、代入他人角色,述說社會;二、講故事,帶入抒情和議論;三、最大難度,使用對話和隱喻,製造戲劇性。 寫作錦囊 廖偉棠眼中的卜戴倫: 「我覺得這種傳統意義上的詩人愈來愈缺乏,卜戴倫的歌總懷着一種坦蕩,同時又毫不妥協的態度。他的歌裏總是有懷疑主義的精神,那是超越別人加諸他的理想主義成分的——我們不要以為他就是60年代美國那種熱情的理想主義者,實際上他是懷疑主義者,他和卡夫卡、齊克果、卡繆等不安但清醒的獨立作家更接近。」 丁曉麒同學:讓我重新認識歌謠的意義,不只是娛樂,與詩也有很大關係,卜戴倫創作的詩歌都有不同的感受 周津兒同學: 我覺得他用詩與音樂結合一起,具有深層的意義,很厲害!

「小作家培訓計劃」學生、家長及教師分享

一眾小作家、老師和家長與大家分享「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參與感想: 2013/14學年全年大獎冠軍歐詠盈:「在『小作家培訓計劃』,我可以與名作家接觸,他們分享的想法令我感到很新奇,給我不少啟發,尤其是韓麗珠小姐分享的英文歌《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讓我學懂以具體的感覺描寫抽象感覺。另外,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在流動教室看《風起了》,放映後有影評人分析及指導影評寫作技巧,令我得到很多啟發。我認為工作坊及流動教室都很值得參加。」 2013/14學年閱讀報告獎冠軍劉凡瑜:「我選擇以《阿衰online》這套漫畫書撰寫閱讀報告,因為這是一套我非常喜愛的書。我以記敍手法寫下這篇閱讀報告,也記下我的感受。而『小作家培訓計劃』讓我聽到不同名作家及教授的分享,從中吸收及消化後,啟發我的靈感,尤其是蒲葦老師就張曉風的散文的分享,令我獲益良多,過程中與其他小作家的討論,亦令我得到深刻的反思。這些活動進一步提升我對寫作的興趣。」 港青基信書院吳老師:「學生在中文科考試、命題作文的壓力中,創作空間不多,所以希望學生能參加校外比賽及與名作家交流分享,有助寫出不同類型的文章。我認為這種經歷對學生來說非常重要。這計劃強調學生須多觀察,學生能學到觀察及整理感覺的方法,這些條件對創作十分重要。回到中文科的課業上,作為歐詠盈的中文老師,我看到她的寫作素材及內容都廣闊了,可見計劃的成效。」 伍志恩家長:「以前沒有看過志恩的文章,但參加了這個活動後,志恩會帶她獲刊登的文章回家給我看,我才發現原來她的作文可以這樣好,還登上了報紙,我又了解她多一點。初時沒有特別想過女兒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會有什麼得着,只覺得計劃活動內容好像很不錯,其後我陪她一起參加活動、一起討論活動的內容,增進了我們之間的溝通。此外,志恩參加活動後,能放膽發表意見,對她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梁依琳及家長:梁依琳對寫作十分有興趣,所以希望透過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學到不同的寫作技巧。她表示自己十分喜愛閱讀,尤其是故事書,所以希望裝備自己,可以得到靈感創作屬於自己的故事。 至於母親梁太則寄望依琳能學習過往參加者的堅持,在繁重的學業壓力下,仍可堅持寫作這興趣。她又希望女兒在活動中多與人溝通,互相學習,從而提升溝通技巧。 鍾婉瑜、韋倩怡、鄧穎霖:三名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表示,希望藉此得到更多寫作動力,把腦海中的靈感一一寫出來。校內的命題作文有很多束縛,所以期望計劃能為她們提供平台,以自由的方式創作,與志同道合者交流寫作心得。

用五官鋪陳情景 文字見旅遊樂趣

通過文字突顯旅遊的樂趣,是一篇好遊記成功之處。深度旅行家及旅遊節目主持項明生主講初中組「流動教室」,縷述撰寫遊記要訣外,還帶領40多位小作家遊走尖沙咀及中環鬧市,乘坐渡輪越過維港,欣賞兩岸節日燈飾,沿途教導如何捕捉情景,放入文章創作之中。 商場遍佈燈飾,成為小作家取景拍攝的理想場所。 眼睛如鏡頭 寫作似攝影 遊歷靠眼睛觀察,是次「流動教室」舉行時,聖誕新年燈飾依然高掛,項明生與一眾小作家穿梭其間,提議寫燈飾時可將自己當作鏡頭,由左至右、遠至近去描寫,又可用五官逐點鋪陳,令畫面更添立體。項明生認為「寫作就如尋找拍攝角度一樣」,可模仿電影情節般運用倒序,不必跟時間次序去描寫。 然而,白描只需要有足夠詞彙及觀察力,但文章最動人之處是擁有感情,項明生舉例:「朱自清的《背影》雖然只是父親買幾個橘子給兒子,事件本屬平常,唯因背後有着濃烈感情,文章才變得吸引。」 《萬水千山走遍》這部遊記散文充滿作者的個人感情,項明生說年輕時讀了這書,讓他掀起了遊遍世界的激情。 「鳳頭」夠吸引 「豹尾」牽聯想 至於撰寫遊記的技巧,項明生提出「鳳頭、豹尾」的寫法,認為要令文章更加有看頭,宜將最吸引和最有內涵的內容放在開首,謂之「鳳頭」;把足以令人回味和思考的聯想放在結尾,就如「豹尾」,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此外,一個好的標題,可以引起讀者興趣。不過,有報章或網站用上過份跨張的標題,例如「感動十三億人」、「不看你一定會後悔」,項明生認為不足效尤。 除此,項明生提醒小作家寫遊記時需與時並進,勿只依賴舊資料,對各地事物的描寫,應憑閱讀與累積的經驗。「文章內容可以引經據典,用前人的金句、詩句或歌詞,能令內文生色不少,但必須恰當運用,亦不要過分引用,以致變成抄襲。」他亦指出資訊與知識不同,資訊是可搜尋得到的免費訊息,但知識卻是很寶貴和有價值,例如個人對世界、文學或文化的認識,遊記寫作加入自己的觀點與角度,文章才有價值。最後,他寄語小作家:「成功的秘訣就是:寫!」 寫作錦囊 感情編碼,想像解碼 「真實的向日葵售價不貴,但梵谷繪畫的一系列向日葵,卻每幅動輒價值上億美元計,原因在於梵谷繪畫時投入感情,而感情可以很有價值。文字如繪畫一樣有編碼和解碼 過程,作者以感情編碼,讀者以想像解碼,令想像空間更為廣闊。 胡綽桐同學:今次流動教室悟穿梭五彩繽紛的鬧市,讓我明白每件事情可從不不同 角度描寫,將感情投入環境。 黃椿淇同學:在過程中學到不同的寫作方式。導師指不必預先定下標題,限制自己的寫作內容, 使我有所感悟。 寫出好旅程 問: 寫遊記不過是把地方的歷史、景點資料放進文章內,不是嗎? 答: 非也!運用最新資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是把自己的識見、觀察與省思寫進去,這才是文章最大的價值。這也是資訊與知識的最大分別。 問: 旅遊後,我嘗試把經歷寫出來,但裡面的描寫總是平平無奇,怎麼辦? 答: 不妨將自己想像成電影裡的鏡頭,由遠至近,上天下海,左穿右插,尋找獨特角度,令畫面更添立體。此外,不必跟時間次序去描寫,多嘗試運用倒序、插敘 會令文章更有趣呢!

音律激發文思 筆錄敏感心靈

要捕捉創作新點子,除了透過閱讀,聲音旋律同樣能刺激靈感,給予作家新的創作活力。「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流動教室」請來視障作家鄺頌安及填詞人Tim Liu向小作家分享寫作心得,並即席創作,激發創作潛能。 小作家與視障作家鄺頌安(左六)及填詞人Tim Lui(左五)合照。  鄺頌安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儘管有視力障礙,但他以聽聲音書籍來閱讀,無阻熱愛創作的心。他曾獲不同寫作獎項;除了填詞,亦推出過小說、散文、訪問集等。而填詞人 Tim Lui(呂甜)2008年出道時已包辦 RubberBand 首張大碟的大部分填詞工作,後來獲得著名音樂監製雷頌德賞識,開始為小肥、吳雨霏、側田等歌手作詞,代表作包括《小涼伴》、《SimpleLoveSong》、《囍宴樂隊》等。 讓寫作完成寫作  寫作靈感取材自生活,而將記憶或思緒如實紀錄下來是其中一種好方法。鄺頌安非常欣賞日本四大俳句詩人之一小林一茶,並引述一位學者對他的評價:「(小林一茶)擁有的不是天賦的才華,而是如實地掌握內心深處的經驗,使他得以保有他的素樸與人性。」他鼓勵小作家多描寫自己身邊的生活經驗,先不用過度精雕細琢,只需自然單純地把感受寫下來。他引用《心靈寫作》作者娜妲莉的話:「讓寫作完成寫作,讓你自己消失:你只是在記錄身體中涓涓流動的思緒而已。」鄺頌安亦建議小作家嘗試閱讀名作家的作品,過程中,作家的風格會潛移默化影響他們。 放開思維枷鎖 持續練習寫作  正如詩人威廉斯說:「鼻子前面有什麼,便寫什麼。」想成為出色的作家,鄺頌安鼓勵小作家多做寫作練習,「練習寫作時別擔心錯字、標點符號和文法。手應當不停地寫,要具體描寫個人生活的經驗,從文字中尋找個人的寫作風格和題材,慢慢便能將思緒熟練、精準地描述出來。」鄺頌安亦舉出一些練習寫作的方法,例如用「我開心」作開頭,要求自己運用十分鐘來寫句子,尋找內心,從而認識自己,跟別人分享更多事物。 改詞——另類的寫作練習  每一首流行歌曲盛載着廣闊的信息和內容,不同的聲音配合文字也有特別的感覺。Tim Lui說:「我們可以將自己喜歡的歌曲改篇成另一個題材;尤其是廣東歌曲填詞有很多限制,需要根據歌曲的字數、語聲調和押韻,改詞是一個挺好的寫作練習。」至於文字上的發揮,Tim Lui說:「寫作的人對身邊的事物要敏感,寫作題材源自生活,如果注重生活細節,其實有很多寫作的題材讓你發揮。例如多跟別人傾談或聆聽朋友的故事,或觀賞電影,從而激發靈感。」 文字愈簡單愈動人  Tim Lui創作的流行歌詞裏不乏有趣的題材,如《一轉身卻天亮了》講述打工仔通宵OT、《失散時光》講述友情的經歷,從自己真實的經歷,表達出朋友之間的情感。「我喜歡發掘生活小事的感覺去寫歌。」她十分欣賞台灣組合五月天,「他們大部分歌曲都是追求夢想的題材,用一百個方法講述同一個主題,用字平白、簡單。寫得華麗是一種感覺,然而我認為文字愈簡單愈動人。直白顯淺的句子,才是最珍貴、最有力量。」 寫作錦囊 寫作練習有一些方法,例如用「我開心」作開頭,要求自己運用十分鐘來寫句子,尋找內心,從而認識自己,跟別人分享更多事物。 寫出好文章 問: 如何找尋寫作素材? 答: 不要只是依賴眼睛觀察的事情,憑著其他觸覺也可以幫助收集靈感,作為寫作的出發點,要在生活上感受更多細節。 問: 怎樣可以讓創作靈感源源不絕? 答: 了解不同的角色,並且嘗試聯繫自身經驗,成為閱讀與寫作的題材。 問: 如何建構故事角色? 答: 訓練自己觀察人和事物,要抱有好奇心,盡量多問別人問題,運用不同的角色切入故事。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