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小作家培訓計劃 2018/19 開學啦!多元化課堂激發學生創作熱情

致力推動學生廣泛閱讀及寫作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今年已經踏入第七年。計劃透過一系列多元化的作家指導課程,以及走出四面牆認識歷史文化的「流動教室」,激發着一屆又一屆學生建立良好的閱讀寫作習慣。早前(11月10日),上屆小作家培訓計劃畢業生、新一屆學生及家長,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聚首一堂。當天大會頒獎予去年表現出眾的學生,更為新一屆參加學生準備了精彩的第一課。 「小作家培訓計劃」由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及《明報》合辦。新一屆課程着重「寫作、閱讀、體驗」三大元素,針對學生的學習需要,繼續舉辦豐富活動,包括:提供基礎訓練,教授不同寫作文體技巧的「培訓班」;由導師有系統地剖析個別作家的寫作技巧及作品意念的「作家精讀坊」;與作家互動交流,即席創作以啟發寫作思維的「寫作迎新營」;以視頻形式推薦及鼓勵小作家閱讀不同作家著作,擴闊學生閱讀範疇的「閱讀好時光」;以及讓參加者在校園以外,擴闊視野,增強他們的觀察力及表達能力的「流動教室」。計劃期望在各校凝聚一群小作家,在校內推廣閱讀及寫作風氣。 ▲(左起)《明報》總經理高志毅連同開幕禮嘉賓袁兆昌,以及語常會代表鄧卓莊校長共同主持開學禮儀式。 跳出框框的寫作教室 小作家課程有別於傳統學校寫作課堂,不再局限於課室內進行。過去一年小作家們多次參與「流動教室」活動,曾到訪大澳了解漁民的生活,前往長洲了解當地歷史和製作平安包,亦曾出海探索海下灣珊瑚世界,讓學生在體驗活動中獲取創作靈感,豐富創作題材。此外,計劃邀請本地作家,例如:君比、周蜜蜜、關夢南等,為小作家們主持講座,讓參加者學習不同的文體寫作,以及認識著名作家和經典名著作品。透過一系列多元化的閱讀寫作課堂、作家親授的寫作技巧,啟發不同年級學生從生活或廣泛閱讀中獲取靈感,寫出切合學生年齡、打動人心的作品。 ▲上屆小作家培訓計劃畢業生、新一屆學生及家長聚首一堂。 鼓勵學生持續寫作 「小作家培訓計劃」按學生的程度,每年招募初小、高小及初中組別學生,與此同時,歷屆畢業生亦可申請成為小作家大使,讓熱愛閱讀寫作的年輕人,可繼續獲得作家指導和評改作文的機會,並以行動回饋社群,幫助師弟師妹發展潛能,將經驗和精神傳承下去。 ▲典禮開始前,參加者閱讀紀念冊,欣賞出色的得獎作品。 由第一屆開始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中文大學新聞系學生鄭思維表示:「初中時熱愛寫作,但寫得不太好,所以一直沒有得到老師給我機會去參加校外的比賽。在我就讀中三時,老師知道我對寫作有濃厚興趣,決定讓我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雖然我遞交的第一篇文章,只被作家評為「陳腔濫調」,但我沒有因此而洩氣,反而去作一篇文言文,訓練自己用最少的字數表達最多的信息。其後,我再遞交另一篇文章,而這一次有幸獲得優異獎,亦是我人生中首個作文獎項。翌年,出於報恩心態,再以小作家大使的身分繼續參加此計劃,當時真是純粹覺得自己不能拿了一個獎項就轉身走了。於是,我便一直參與此活動,一年接一年,停不了。」可見,對於有創作熱情的年輕人,只要獲得適切的指導及鼓勵,就能繼續在創作路上大放異彩。 ▲袁兆昌邀請家長閉上雙眼,讓小作家們更自在地回答是否喜愛閱讀寫作,小作家們紛紛踴躍舉手回應。 鼓勵學生大膽創新 在作家交流環節,出席嘉賓分享了各自的閱讀寫作心得。蒲葦表示:「我喜歡以文字表達心情,每當感覺不開心、不滿或憤怒等,都會執筆創作或透過社交平台發文,幫助自己抒發情緒。寫作真是一個很好的自癒過程。然而,在考試或比賽的創作上,我建議大家可以反叛一點,多些勇氣,跳出固定思維,刻意走與正常人相反的路,寫出與眾不同的文章,突圍而出的機會較大。特別在小作家培訓計劃這個自由創作的空間,大家大可放心發揮創意,寫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品。」 ▲得獎學生上台領獎,分享創作歷程及得獎喜悅。 每個人的生命經歷有限,卓瑩認為:「學生在描寫一些未接觸過的人物時,可以學做一個演員,例如看到同學被罵,可想像自己是被罵的人,然後設身處地,把被罵的感受寫出來。透過這方式可寫出更多自己經歷以外的事。」唐希文表示,除了把自己當成演員外,還可以多跟不同人交流、傾談,嘗試代入別人的處境,從別人的經驗中同樣可獲取靈感。袁兆昌亦分享道:「只要多點想像,就能寫出情節曲折離奇的文章。記得我曾經寫過父親生病了、母親住院了、老師患了絕症等文章,最後當然他們在我悉心照顧和祝福下全然康復。有時候,作文內容是虛構的,只要情感真摯,同樣是好作品。」 ▲學生們遇到喜愛的作家卓瑩,紛紛帶書上前索取簽名及拍照留念。 現今生活忙碌,作家們紛紛建議同學們少用手提電話,隨身帶備書籍,善用乘車或等候的時間閱讀。袁兆昌亦提醒學生們不要錯過精彩的電影或劇集,並從這些影視作品中獲取創作養分。他建議引用一些電影經典金句,例如加入「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麼分別啊?」於文章中,可提高趣味性。 ▲在作家交流環節,(左起)唐希文、卓瑩、袁兆昌及蒲葦為新一屆小作家培訓計劃學員上了第一課。 學生、家長心聲 初中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陳文千 協恩中學 得獎作品︰《走佬》 第二次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再次奪得全年大獎,感到非常意外。自小我就很喜歡閱讀,特別是金庸的小說。現在由於課業繁重較少時間可以閱讀,於是我就重覆閱讀之前的小說,例如《神雕俠侶》我看過五次,有些情節和句子,我都可以背出來了,因此寫作時可靈活運用出來。閱讀可以為寫作提供靈感,像今次的獲獎作品正是從一篇關於消防員殉職的文章獲得靈感。 高小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鄧耀森 九龍塘學校 得獎作品︰《頑皮的我》 可以獲獎感到很意外,同時給我很大的鼓勵,以後我會多閱讀,繼續寫作更多文章。透過小作家培訓計劃不同類型的閱讀寫作課堂,以及打破常規的流動教室,啟發我從生活中發掘寫作靈感,正如這次的得獎作品就是我和朋友打籃球的情景。可以獲得評審肯定,我很開心。 初小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黃翊翹 聖公會馬鞍山主風小學 得獎作品︰《影子的悄悄話》 自小我就很喜歡跟影子玩,於是把跟影子的對話寫下來。閱讀方面,我特別喜歡童話故事,覺得很有趣。黃翊翹媽媽表示,他們一家都很喜歡閱讀,每個周末都會帶兩個兒子去圖書館借書,每次都會借二十到三十本書,然後一家人每晚睡前都會看書、講故事。她認為閱讀很重要,對孩子的成長及獲取創作靈感都有很大幫助。 高小組亞軍 全年寫作大獎 梁景熹 聖公會德田李兆強小學 得獎作品︰《回首》 繼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2015/16學年初小組後,我去年再次參加活動,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計劃,把看似靜態的寫作閱讀活動變成流動教室,離開四面牆的課堂,可以切身體會及學習到很多歷史文化知識。 優異寫作獎 小作家大使獎 鄭思維 香港中文大學 得獎作品︰《菲林》 這是我在小作家計劃的第七個年頭,我學會了「淡」。因為學校喜歡衝突性較大的轉折橋段,所以我寫過「我」是自閉症小孩、斷臂的魔術師,而文中一定有一段描寫哭泣的情節。早年,我得到的評語是「用力過猛」,當時我很想用自己的文字將整個情感塞進讀者的腦子。後來,我參加很多不同作家的工作坊、講座。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寫作最好題材源於生活。這句話,說來簡單,但其實值得深思。得到啟發後,我嘗試以日記內容為文章題材,將某一天的情感抽出來,再放入一個虛構的故事中。 嘉賓寄語(排名不分先後) 鄧卓莊 中學校長、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委員 閱讀有助於建立價值觀及改善待人接物的態度。讀一本好書, 可令人終生受用,例如:朱自清《選擇》散文集, 作者溫文爾雅的個性、熱愛工作和熱愛教育的態度對我的影響至今仍然存在。另外, 透過寫作的過程,可表達心聲及疏理情緒,有助學生的個人成長。 卓瑩 兒童文學作家 閱讀可以功利一點。自小我就有一個習慣, 就是隨身帶書籍, 在空閒時閱讀之餘, 亦會帶上筆記本, 抄寫好詞好句, 以及記錄有趣的意念、想法或夢境, 透過這方法累積寫作素材。 蒲葦 作家及教科書編者、資深中文科科主任 很多人認為主修中文才需要閱讀和寫作, 其實不然。閱讀可建立我們的價值觀, 而寫作可幫助表達意見、抒發個人情感。我認識不少熱愛寫作閱讀的年輕人, 他們的生命往往更堅實、他們更執著於達成理想, 因此閱讀寫作絕對值得我們投資時間。 袁兆昌 詩人、作家及出版社編輯 寫作不僅需要創意,還可透過閱讀學習描寫技巧。我學生時代很喜歡看瓊瑤的小說,...

「六何法」構思故事 按大綱演進情節

對於小作家來說,要撰寫一個生動有趣的故事,最困難的是構思題材和內容,以及表達手法。「小作家培訓計劃」邀請了資深教育工作者、兒童及青少年文學作家馮珍今主持高小組培訓班,以「故事的構思與寫作」為題,分享箇中竅門。 馮珍今著有繪本童話《奇幻泡泡與石頭貓》、散文集《見雪在巴黎》、《我的學生二三事》及《不一樣的學生》等。她教導小作家在下筆前要構思故事的大綱,按着大綱發展,寫出來的故事才會好看。在構思內容時,馮珍今提議運用「六何法」,即何人(人物)、何時(時間)、何地(地點)、何事(做什麼)、為何(為什麼)及如何(結局)。 塑造具立體感角色 她表示先構思整個故事的骨幹至為重要,「開首要介紹出場的人物和背景,藉着圍繞主角發生的事件,讓故事開始發展;然後在特定環節帶出問題,掀起一個戲劇化的轉變。要循序漸進構思故事的內容,讓這些問題得以解決,最後將情節收結,帶出結局。」 除了故事演進,作者更要花心思塑造角色。馮珍今說:「開始創作時,要設定人物的姓名、外表、個性、擅長、喜好及主角追求的目標等,這樣刻劃出來的人物才會具有立體感。有趣的角色,會故事更加精彩,諸如擁有超能力的男孩、蓋了一間樹屋的女孩、無法忍受對方的雙胞胎等。」 構思角色後,就要設定場景,她說:「不妨憑着視覺、聽覺及嗅覺幾方面的感官創造特別的場景,平日要訓練自己仔細觀察周遭的環境,記下吸引你的風景、聲音,有需要時便用於寫作。」 多角度述說 馮珍今認為說故事的方法有很多:「當我們用不同的角度敘述情節,故事就會產生不同的效果,例如第一人稱的叙事角度令故事比較私人,好像故事中人告訴讀者他所經歷的事,但這種方式會令故事受到限制,因叙述者只能透露他知道的事情;第二人稱(你)能夠拉近與讀者的距離,令讀者對故事感同身受,猶如置身故事中。第三人稱(他/她/它)則可以進入不同角色的內心,讓讀者多角度來看故事,這是很多作者最常用的叙事角度,用『他』容易描寫得更加細緻。」 小作家心聲 辛啟雋 陳瑞祺喇沙小學 六年級 我喜歡看故事,如科幻小說、偵探小說等,現在也嘗試寫科幻小說。在今次培訓班學到寫故事除了對人物描述外,對周圍環境和氣氛都要有足夠的描寫,例如機械人統治世界的題材,就要詳細描寫恐怖的氣氛,以及機械人統治世界的過程所發生的事情、原由及背景。 順德聯誼總會李金小學 嚴弘傑 六年級 平日我愛讀民間和歷史人物的故事,以前我未試過運用場景來寫作,經過今次學習後,我學懂要因應故事、人物來描寫場景,例如鬼的題材,就要寫一些陰暗的場面。

屏山嘗傳統盆菜 學寫食物五感法

新春跟親朋好友吃團年飯,很多人會選擇傳統盆菜,豐富食材確帶來多樣化的味道。描寫食材的味道,也是培養小作家寫作技巧的好機會,例如運用五感法之外,配合恰當的修辭手法,能夠具體地表達食物的滋味及人情。 為讓小作家深入了解當中的寫作技巧,培訓計劃的流動教室特意安排高小組及初中組共160位同學,來到元朗「屏山傳統盆菜」餐廳,細聽三代俱經營盆菜的原居民鄧聯興講解盆菜的源起及做法,並由作家兼大學講師唐希文講授如何透過描寫食物帶出道理的寫法,亦透過本土文化傳承的題材,讓中小學生進一步學習撰寫食物背後的文化意義及個人情感。 利用感官寫食物 創意無限 描寫食物的方法有很多,五感是其中較為人熟悉的。唐希文表示:「第一步要懂得形容食物,最基本是運用『五感法』,用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及觸覺五個感官來形容食物。」她先要小作家嘗試從視覺上形容蘋果,有的小作家想到「紅色皮帶有光澤、紅彤彤的」等形容詞。 在聽覺方面,有小作家會使用一些擬聲詞,例如食材投入鍋時的「噗噗」聲、進食時「咔咔嚓嚓」聲,唐希文欣賞他們的創意,「將這些烹調或進食時的聲音撰寫出來,可以令人想像食物帶給你的獨特體驗。」她續表示,「利用嗅覺方面,若只用『香氣撲鼻』便較為籠統,再具體一點可用『花香』、『果香』來形容不同的香味。」 至於味覺就更加容易,常用的有甜酸苦辣;而以「滾燙燙」、「熱辣辣」等詞來描寫盆菜的觸感則最為貼切。 另外,小作家也嘗試用五感法形容喜歡的食物,有的形容巨峰提子味乳酪,「有種水果甜香,略帶濕漉漉的觸感,味道清甜香滑,吃到最後一口時刮杯底發出『嚓嚓』聲。」唐希文認為:「小作家將進食時的情境也能夠表達出來,五感的形容都非常好。」;另一位小作家形容日本長腳蟹,「橙略帶白色的蟹殼很堅硬,雪白帶有絲絲橙色的蟹肉,嗅起來陣陣的海洋鹹味,蟹肉柔軟。」唐希文也甚為讚賞,她表示:「形容得很完整,由外形到裏面的蟹肉,令人有垂涎欲滴的感覺。」 食物背後喻意深 透視社會人生 小作家掌握用五官形容食物後,下一步便可嘗試運用修辭手法,以物喻人,將食物比喻人物事或情感,反映個人的感情,甚至是對社會的意義。 唐希文透過也斯的《給苦瓜的頌詩》教導小作家:「『柔軟鮮明的事物』比喻老人家外表滄桑,內裏溫柔,看透世情。他們見識經歷多,教導我們做人的道理。而詩中『把苦澀藏在心中』不輕易向別人傾吐自己的經歷,將苦瓜比喻成熟對社會有貢獻且有智慧的老人。」 接著,唐希文跟小作家分享食物詩《白粥》。「白粥跟材料的配搭,主角是照顧者,描寫人情味。另一方面,粥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表面寫粥,描寫人及中華文化。」最後,她以《香港盆菜》教導小作家透過食物寫出人情、社會,甚至是香港文化或歷史。

從《麥兜故事》看香港 認識多元本土人生哲理

屬於本土創作的《麥兜故事》,從繪本到動畫,既有地道的文化內涵,又標誌香港精神。「小作家培訓計劃」將香港電影資料館變身「流動教室」,由作家唐希文為初小組主持「作家精讀坊」,先觀賞這齣輕鬆惹笑的動畫電影,再帶領小作家認識主角卡通人物「麥兜」的造型構思,從中學習影片縷述的香港歷史和做人道理。 《麥兜故事》於2001年上映時,在座的初小組小作家還未出世。故事講述名為麥兜的擬人化小豬,從出生開始到中年的經歷。望子成龍的麥兜媽媽對麥兜寄予厚望,但麥兜只是個資質不高的平凡小孩,他們一起面對困難,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中感受到生活的幸福。電影場景充滿大量香港本地特色,例如密集的高樓、殘舊的唐樓、貼滿街招的牆壁、茶餐廳和大牌檔等,當中亦穿插着一些歷史大事,如李麗珊奪奧運風帆冠軍及九七回歸等。電影當中也不乏音樂元素,多首改詞改編或原創作品甚受歡迎,令情節更加吸引。 中西文化 融合多元 觀畢電影後,唐希文以「從《麥兜故事》看香港」為題主講,先介紹故事的創作背景和原著漫畫的主角麥嘜及麥兜:「原作者麥家碧解釋過麥兜較受歡迎的原因是因為相比起來,他的表弟麥嘜太聰明太完美,而傻兮兮的麥兜則予人親切有趣的感覺,觀眾容易代入其中。」她由此領略到,在設定人物角色時,較輕鬆惹笑的形象往往更討人歡喜。 電影除了將麥兜有點笨、有點蠢、有點傻的個性表露無遺,亦充滿着華人傳統習俗及香港本地特色,例如求籤拜神及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活動等;另一方面又相當重視西方文化,例如小朋友都需要學習英文,影片中麥太選擇的幼稚園標榜外國人教英文等。唐希文說:「《麥兜故事》內的香港特色有趣而豐富,將所有元素共冶一爐,多元融合,有新發展又有舊風貌,例如新建築和唐樓、新景點和傳統節日等,既保留了中國傳統習俗,同時又嚮往西方文化,不斷求創新進步,表現出香港是中西文化交匯的國際大都會,亦是當下社會最重要的特質。」 結尾隱喻 發人深省 唐希文提醒小作家注意《麥兜故事》所體現的香港精神,諸如:重視家庭並孝順父母、出身草根卻自強不息、思想單純而懷有理想,堅毅不屈又默默耕耘;她形容電影內的人物都擁有樂觀性格,即使對於沒有可能發生的事,仍會努力嘗試,突顯出香港敢於冒險和勇於嘗試的精神。 影片最後講述麥兜長大後的情况,發人深省。唐希文分析:麥兜小時候對世界充滿好奇,長大後覺得世界不再好笑;小時候經常微笑容易滿足,長大後眉頭深鎖輕易失望;小時候相信凡事「一定得」,長大後發現很多事「未必得」。電影最後鏡頭是一個穿黑白間條衣服的真人,站於沙灘面向茫茫大海,唐希文解釋:「真人現身的結尾反映童年夢的完結,由幻想回歸現實,而黑白間條戲服意象徵囚衣,隱喻現實世界其實是一個大的監獄,作者希望表達出成年人與兒童的世界顯著不同。」 小作家心聲: 張啟軒 拔萃小學 小三 我最開心是可以來到香港電影資料館看卡通片,我覺得這套電影能夠代表香港人,內容得意有趣,當中有大量與媽媽相處的情節,令我想到媽媽平日工作和照顧我的辛勞,明白體諒媽媽的重要。 林樂呈 香港嘉諾撒學校 小二 我覺得《麥兜故事》的卡通人物很可愛,故事輕鬆有趣,印象最深刻的情節是他們幻想去馬爾代夫的部分,我都很想去。麥兜的樂觀性格令我感動,學到很多做人的道理,例如以正面的態度應對生活困難。

認識香港作家 細嚼本土風味作品

作家往往會把自身的生活經驗,寫進文學作品中。長期在香港生活的作家,他們的作品可反映出香港社會特色。舒巷城及也斯都是有名的本土作家,他們的作品,如《鯉魚門的霧》、《馬賽的魚湯》等,加入了極富香港地道特色的元素,讀起來讓人感覺親切,充滿共鳴感。日前,明報及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舉行了兩場「作家精讀坊」活動,讓參加者從名家作品中學習寫作技巧。 香港著名作家 舒巷城(1921-1999) 探索舒巷城筆下的香港  舒巷城(1921-1999)是香港著名作家,他的作品充滿香港地道風味。他不但擅長小說、散文新詩及舊體詩創作,亦曾繪畫、譜寫粵曲和為詩譜曲,可謂文壇多面手。舒巷城在香港出生、接受教育,曾經歷太平洋戰爭、先後到過桂林、越南、台灣、上海、南京、東北、天津、北京等地,戰爭結束後回到香港居住及工作。在「作家精讀坊」上,《香港中學生文藝月刊》編輯李洛霞帶領一眾初中組小作家導讀舒巷城的經典作品——《鯉魚門的霧》及《香港仔的月光》。  舒巷城最膾炙人口的作品——《鯉魚門的霧》於1951年以秦可筆名,首度在雜誌《天底下》發表。該作品兩度被抄襲,都奪得了徵文比賽冠軍,自此聲名大噪。小說開首加入了疍家人的歌曲,此外運用了很多筆墨於描寫鯉魚門的霧景,別具香港特色。李洛霞說:「故事主角梁大貴離鄉十五年後,重回筲箕灣希望要尋找從前熟悉的風景,可惜筲箕灣已面目全非,令他愁緒萬千。春天的濃霧景觀,不僅是香港東區的特色,而且有助襯托主角的心情,營造氣氛。」她鼓勵小作家創作時,寫景與抒情的部分需要互相配合,像《鯉魚門的霧》若改為刻劃秋天的景觀,就不能表達主角迷惘的心情。  此外,《香港仔的月光》把五十年代香港的漁民生活經驗融入故事中。小說講述阿木嫂和月好的故事,阿木嫂的丈夫是海員,長期不在家,連中秋這個人月兩團圓的佳節,他也沒有回來。而月好自小沒有母親,父親以前是海員,現在在岸上的大茶樓當雜工,中秋節父親卻因偷月餅被捕,同樣未能與月好一起過節。李洛霞分析道:「圓月象徵團圓,然而作者筆下的月,並非圓月。作者以天上的月缺,象徵人間的人缺,中秋佳節阿木嫂與月好未能與家人團聚的悲涼。」此外,小說亦寫出當時水上人家生活的慘况,為謀生長期離家的海員、深夜還要撐船搭載客人往來的人等,極富本土色彩。 「倘若我的某篇小說或詩,還能感動讀者的話,那是因為下筆時,其中的人或事,首先感動了我自己。」—— 舒巷城 小作家 嚴晟嘉 福建中學(北角) 中一 小作家 陳欣豫 張祝珊英文中學 中二 小作家心聲 嚴晟嘉 福建中學(北角) 中一 「今天的講座引起我的寫作興趣,《鯉魚門的霧》把霧景描寫得很細膩,而且很配合所要抒發的感情。回去我想要創作一下《西灣河公園的早晨》,把每天看到的景色描寫出來。」 陳欣豫 張祝珊英文中學 中二 「今天認識了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作家舒巷城,他的作品讀起來很親切,亦能讓我認識一些近代史及本地文化知識。」 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蕭欣浩博士 走進也斯的文學世界  也斯(1949-2013)是香港的傑出作家,作品涉獵範圍廣泛,涵蓋詩歌、散文、小說、戲劇、文學評論、文化研究等。在「作家精讀坊」上,也斯的學生、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蕭欣浩博士教授從飲食、香港、跨界三個部分,帶高小組小作家遊歷也斯的文學世界,體會當中的寫作鋪陳與技巧。  蕭欣浩通過也斯的文章,引發小作家思考相關經歷,將生活體驗和感受融入寫作之中。在也斯的食物作品之中,《馬賽的魚湯》以不同感覺表達飲食過程,蕭欣浩鼓勵學生要多用感觀描寫飲食,甚至大膽地以比喻、情境、誇張的手法表達。他亦分享也斯以《鴛鴦》比喻香港回歸帶來的文化衝擊、《給苦瓜的頌詩》則運用擬人法讚頌苦瓜「把苦味留給自己」的內涵,讓小作家思考苦瓜的「人生」狀况。  《城市風景》是也斯在2003年沙士(非典型肺炎)時創作,文章記述逛街遇見的香港景物,在食肆與朋友緬懷過去等情節。《中午在鰂魚涌》則描述也斯年青時因工作疲倦而出外走走,通過觀看景物抒發個人情感。蕭欣浩表示:「小作家可記錄深刻一天。也可藉着創作表達學業困難,描寫附近的景物。」最後,蕭欣浩借用《知本的蝸牛》及《佐和子的父親》,鼓勵小作家嘗試記錄旅遊的奇遇。他強調:「寫作內容不一定要轟動,有些小事或細微觀察,正是小作家能應付的內容。」 五種不同的茶葉 沖出了香濃的奶茶, 用布袋或傳說中的絲襪溫柔包容混雜 沖水倒進另一個茶壺, 經歷時間的長短影響了茶味的濃淡, 這分寸還能掌握得好嗎? 若果把奶茶混進另一杯咖啡? 那濃烈的飲料可是壓倒性的,抹煞了對方? 還是保留另外一種味道:街頭的大牌檔 從日常的爐灶上累積情理與世故 混和了日常的八卦與通達,勤奮又帶點散漫的…… 那些說不清楚的味道 也斯《鴛鴦》 小作家 蔡逸晴 培僑小學 小五 小作家 陳雋曦 聖公會青衣主恩小學 小六 小作家心聲 蔡逸晴 培僑小學 小五 今次活動讓我接觸到更多文章和寫作方法, 當中對《馬賽的魚湯》印象深刻,雖然文字簡短,但內容詳細和深入。活動觸發我要多寫生活細節,當中更學到人物和環境描述技巧,有助我創作童話故事。 陳雋曦 聖公會青衣主恩小學 小六 這次活動題材適合自己,從中學到以生動的技巧描寫環境。另外我也喜歡歷史,知道回歸時很多人對中國文化會否取締香港原有文化提出疑問,作家以香港特色飲品《鴛鴦》回應這個問題,感覺很特別。

城市「陌生化」寫作 重塑想像添反思空間

有些人靈感特別多,彷彿拿起筆就能寫出千百個故事;也有人呆坐半天,都找不到寫作意念。原來,想像力也能透過後天培養。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曾獲多個文學創作獎的謝曉虹博士,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主持工作坊,跟同學詳談「城市想像與寫作」,指導小作家怎樣把想像演化為文。 謝曉虹博士引用西西的《浮城誌異》,解釋作者如何透過超現實的畫作比喻香港,並整理出想像的方法,讓同學參考。在分組討論環節,同學藉觀察超現實畫作分享個人感受及看法,暢所欲言。 謝曉虹:從《浮城誌異》看想像 曉虹表示,西西用她的作品《浮城誌異》,記下1980年代港人面對回歸時呈現的不安和焦慮。書中十三篇文章圖文互涉,以著名超現實畫家雷內‧馬格利特的畫作象徵她眼中的香港,再配以文字,完成她對城市的想像。謝曉虹補充,西西把香港「陌生化」,即運用比喻令所描寫的人或物與現實產生距離,從而引發聯想。這種手法生動地處理了人們漸覺麻木的事物,並提供細節重新表述,令讀者有新鮮感,增加他們的反思空間。 此外,謝曉虹認為,西西運用畫中的矛盾意象,表現出當時香港人的特質及思緒,如《浮城》象徵無根的焦慮;《鳥草》則以鳥首形的草表現出香港人渴望自由,卻不敢向外闖的特質。雖然這類文章或圖像未必能為讀者提供解決方向,但謝曉虹指出,文學創作與數學不同,可以有許多答案,甚至毋須總結,反能讓讀者有回味的空間。 謝博士說值得注意的是,《浮城》與一般小說不同,沒有時間性及因果關係,也沒有明顯的開首及結尾。她解釋,這種創作手法正切合意大利作家伊塔羅‧卡爾維諾提出的「時間零」理論,即打破小說着重情節及結局的成規,着重描寫特定的瞬間。

伍成邦:寫食評反應要敏銳

經常在電視飲食節目中聽到「雞有雞味、很有口感」等令人摸不着頭腦的食評,要表達食物的味道,除了靈敏的味覺和嗅覺外,還需要準確的詞彙。 為讓小作家有切實的體驗,最後一場流動教室特移師至香港大學「一念素食」餐廳,在資深傳媒人伍成邦的講解下,嘗試運用不同詞彙表達對食材的感覺,了解飲食文化,進一步學習撰寫食評的技巧。 文字表達食物味道非易事 食物的味道和層次非常複雜,如情感一樣,有時會難以用言語表達。伍成邦表示:「寫食評是透過文字形容味道,要知道食物的味道,才能準確地表達。」他要小作家嗅一嗅食材的味道,將第一感覺記錄下來。他強調:「食評人反應要敏銳。要學會寫食評,需要平時多作練習,這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及金錢去建立,非常珍貴。」 小作家仔細去嗅芒果的味道,有的說味道「甘香」、有說是「甜味」、「濃郁的果香」、「似奇異果味」。伍成邦認為:「甜味算是準確的形容,雖然用鼻子聞,但甜的感覺會在喉嚨滋長。而『果香』則太過籠統,因為生果自然有果香。」原來大家從小接觸的芒果,要用言詞來形容,也是非常困難。 寫作需「情理之內,意料之外」 有了形容芒果的經驗,小作家在分辨龍井及苿莉茶葉氣味時,便有更深入的體會。有小作家說龍井的味道很清新,如「雨後泥土味」。伍成邦很讚賞這個答案。他表示:「英文食評常見用『Earthy』來形容泥土味,過往中文食評很少用泥土味形容,但在近年已變得常見。通常是用來形容茶葉及葡萄酒;另外泥土味亦會令人聯想有根部的食物,例如牛蒡。」 伍成邦並指出「雨後泥土」是一種感覺,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表達。他表示:「一篇好的文章,做到『情理之內,意料之外。』是很重要的,說出來合情合理,卻帶來意外驚喜的對比,是很重要的寫作元素。」伍成邦更分享了茶葉製作及挑選方法,豐富小作家對茶葉的認識。 舌頭辨味存爭議 大眾認同是美味 要用舌頭分辨味道,很多人會從「Tongue Map」入手,「Tongue Map」是舌頭的味蕾分佈圖,主要分為甜、酸、苦、鹹。小作家用舌頭不同位置感受砂糖的味道,大多都說舌尖的感覺最強烈。伍成邦表示:「針對舌頭地圖的理論是否正確,現時分作兩派意見,一派堅持正確,另一派則認為食物的複雜性不是舌頭的四個區域能夠區分。例如有一間味精廠的產品帶有強烈的「umami taste」,近似中文所形容的『鮮味』,就不能在舌頭地圖中區分出來,因此推翻了舌頭地圖的理論。」 食物是否美味,很多時是帶有強烈的主觀性,例如某人不喜歡甜品,便認為所有甜品都是不好吃的。伍成邦指出:「除了理解自己喜好,更要懂得代入他人的心情。在主觀之中,也要客觀。因此要判斷廚師烹調的食物是否美味,應看食物是否符合大眾口味。如一間餐廳食物種類及價錢與周邊餐廳相若,為何會大排長龍呢?往往最多人認同的,就是美味。」

窺探海下灣迷人風光 生態體驗啟迪思維

珊瑚礁被譽為「海中的熱帶雨林」,是海洋中非常重要的棲息地,孕育出多種海洋生物,甚至連鯊魚亦間接依賴珊瑚群落生存。而香港最美的珊瑚群落位於水質優良的海下灣海岸公園。早前,高小組小作家的流動教室在海下灣進行,透過海灘活動、角色扮演活動,讓一眾小作家認識不同魚類的有趣特徵。當日的重頭戲是乘搭特製玻璃底船到珊瑚群落,觀賞多種香港常見的珊瑚,如:扁腦珊瑚、牡丹珊瑚、石葉珊瑚等,小作家們都十分投入。 認識有趣海洋生物 在海下灣海岸公園職員的帶領下,一眾小作家在海灘上尋找小魚的食糧及躲藏棲身的地方。魚類的食糧包括枯樹葉、蜆、螺等;而小魚棲身及保護自己的地方,則有貝殼、蠔殼及石縫等。 接着,小作家們學習了關於珊瑚的知識。珊瑚是珊瑚蟲及其骨骼的通稱,珊瑚蟲是刺絲胞動物,生長在珊瑚骨中,與蟲黃藻共生。蟲黃藻透過光合作用為珊瑚蟲提供源源不絕的營養物資。珊瑚的繽紛色彩,來自共生藻的多種色素,讓它能隨不同環境而呈現不同的顏色。然而,當海水溫度過高,共生藻離開珊瑚骨,珊瑚會失去色彩,這種現象稱為「珊瑚白化」。珊瑚白化時,令珊瑚蟲無法吸收足夠營養,甚至令珊瑚蟲死亡,影響整個珊瑚群落正常運作,問題不容忽視。 ▲小作家們乘搭特製玻璃底船,觀賞不同種類珊瑚和海洋生物。 除了珊瑚,小作家們亦認識了其他在珊瑚礁生活的生物。顏色豔麗的鸚鵡魚,牠的嘴巴長得像核桃的開合器,以便牠咬碎珊瑚骨,吞食蟲黃藻。而長滿尖刺的海膽,嘴巴長在腹部,方便吸食岩石上的藻類食物,另一方面牠的肛門就長在頭頂上,十分有趣。再者,不同的海洋生物會利用自身保護色,以應對海洋中的重重威脅,正如鯊魚腹部是白色,背部顏色較深,有助年幼的鯊魚在大海中保護自己,因為當有陽光時,從海底往上望是鯊魚可隱藏在白光中,較難被敵人發現,反之從上往下望,顏色比較深,鯊魚的保護色亦能發揮作用。 ▲梁永健(Tony Sir) 細心觀察大自然 曾出版《與孩子一起上的十三堂自然課》、《生態悠行─綠色香港》、《綠色香港─生態欣賞與認識》的中學地理老師梁永健(Tony Sir)亦來到小作家課堂,分享創作多本生態書籍的心得及技巧。Tony Sir熱愛旅行,他分享了自己到訪復活島看摩艾石像、北極圈探訪聖誕老人,以及在沙漠車輛掉進沙坑無法前進的經歷。他鼓勵小作家們平時多觀察、接觸大自然,可到城門郊野公園看猴子、夏天到大埔滘看螢火蟲、秋天到大棠看紅葉等,對事物有興趣亦可上網搜尋資料多加認識,再把經歷和感受透過文字表達出來。另外,他亦跟小作家們討論香港面對珊瑚白化的威脅,呼籲小作家們可從日常生活習慣做起,減少用電,例如:房間沒有人就關掉燈和冷氣。 ▲海下灣保留了四座石灰窰遺址,也就是從前海下灣村民利用珊瑚骨和貝殼燒製石灰的地方。 小作家心聲 鄧卓豐 聖類斯中學(小學部) 小五 今天學到很多海洋知識,而且透過船底玻璃,看到珊瑚和附近生物,覺得很有趣。 楊鈺凝 九龍塘學校(小學部) 小五 由於第一次坐玻璃船看珊瑚,十分難忘,同時亦認識不同魚類的有趣特徵,例如有些魚類利用自身顏色來保護自己。 郭冰瑩 聖公會彼得小學  小四 坐玻璃船見到不同種類的珊瑚、海參、小魚等,十分刺激。另外,透過課堂活動,設計魚服裝,令我可以思考魚類在大海中如何保護自己。我們以石頭為設計理念,衣服是灰色,上面有些石紋,希望小魚能在石縫間躲藏,不容易被捕食者發現。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

精讀《小王子》 學習演繹手法修辭技巧

經典名著往往令人再三閱讀也不會感到沉悶,因為每次看後都可以有不同的領略,甚至提供個人寫作養份。主持「小作家培訓計劃」初小組「作家精讀坊」的作家兼大專講師唐希文,以此開場白,教導一眾年幼小作家精讀經典法國小說《小王子》,發掘書中內涵,以及學習作者的演繹故事和修辭技巧。 原著於1943年出版的《小王子》,是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撰寫的法文短篇小說體兒童文學,曾被翻譯成上百種語言再版,中文版本也繁多;此外,《小王子》亦數度被改編成電影,無論小說文本或電影作品,俱是老少咸宜。 故事主題:成長的轉變與矛盾 作者以孩子式的眼光下筆,描述來自外星的小王子,在地球的沙漠遇到墜機的飛行員,並且和他分享自己在各個星球遇到的人和事。唐希文與小作家分析故事中不同角色的象徵意義:小王子是一名純真、善良、充滿想像力及好奇心的小孩;他在其他行星遇到的人,包括喜愛權力的國王、自以為是的帽子先生、不知悔改的酒鬼、貪得無厭的商人、一成不變的點燈人、紙上談兵的地理學家等,皆是忘記夢想、對世界不感興趣的成年人;至於飛行員,則是樂於助人、仍然擁有童心的成年人。唐希文認為,由此可見《小王子》的故事主題是成長的轉變與矛盾。 唐希文指《小王子》的另一個故事主旨在於凸顯人與自然萬物的關係,因為內容打破了傳統的角色定型:人類不能和動物溝通?蛇一定是惡毒的?狐狸一定是奸詐的?每朵玫瑰花都是一樣的?令讀者對書的描繪另有一番思考。 藉此,唐希文抽取故事當中的情節和小作家討論,詢問是什麼原因令小王子離開自己星球上種的玫瑰花,有小作家說:「因為玫瑰花太需要人照顧,令小王子失去玩樂時間。」唐希文補充:「這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繪本中的小王子,他的面容苦惱,因為玫瑰花對他諸多要求,所以他覺得很沮喪,繼而離開。大家又是否曾經有類似的經歷?」有小作家表示認同:「好像畫畫一樣,無論我怎畫都不好看,令我不想再畫。」 擅用擬人法 比喻悟人生 《小王子》的寫法淺白,但修辭技巧卻不凡,唐希文說書中擅用擬人法來表達動植物的特性,像「這朵花躲在她綠瑩瑩的屋子裏一直打扮個沒完。她精心選擇顏色,她慢慢梳妝,一瓣瓣地調整姿態。」此外,利用比喻帶出作者對人生的體悟,例如以玫瑰象徵愛情,狐狸代表友情,蛇顯示神秘及權威的力量,星星屬於寶貴、令人嚮往的東西。 唐希文又認為,《小王子》佳句妙語連篇,值得學習,舉例說:「我的玫瑰比你們重要,因為她是我澆灌的,因為她是我的玫瑰。」旨在突出共同經歷令一切變得獨一無二;「真正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說明幸福就是看不見的東西。 《小王子》有着開放式結局,後續發展充滿想像空間,唐希文要求小作家續寫小王子的故事,並提出數個點子供參考:你覺得小王子死了嗎?沒死的話,他能夠成功回家嗎?成功回家之後,他的玫瑰還在嗎?如果玫瑰還在,會跟他和好如初嗎? 小作家心聲 陳曉彤 拔萃女小學 小三 《小王子》這個故事十分有趣,精讀坊可以刺激到我的創作思維,讓我認識更多詞彙。我印象最深刻的情節是小王子被蛇咬,因為他為了保護玫瑰花,不顧生命危險都要回到星球上,令我很感動。 黃思錡 東華三院馬錦燦紀念小學 小二 今次活動讓我學到原來寫作可以這樣天馬行空,唐老師講得很仔細,我嘗試記錄下來,相信對寫作有幫助。故事中我最喜歡的情節是最後小王子的離去,令我想起生活中,一位好朋友要轉校離開時的那種感覺。

韓麗珠:真實的荒誕

韓麗珠以超現實的寫作風格,帶領讀者進入現實與荒誕的奇幻空間,著名作家董啟章稱她為香港最優秀的年輕作家。在「寫作歷程與個人風格」工作坊上,韓麗珠和小作家分享了圖畫、詩詞、音樂錄像、短篇文章等各類獨特作品,引導他們如何啟迪個人思想領域。 自20歲出版首本小說集《輸水管森林》後便屢獲香港、台灣文學獎的韓麗珠,形容我們都是外星人,來自不同的星球,彼此未必了解,但當接受教育,學習行為規範後,慢慢成為地球人。每個人都是地球人與外星人之間的平衡,若只有地球人的外殼,沒有個人的內在(外星人)部分,人會變得空虛。相反,只得內在部分,很可能成為別人眼中的怪人。 人在地球生活,漸漸淹沒外星人的個性,寫作,就是將原本遺忘的外星人部分,慢慢釋放出來。韓麗珠認為,寫作和瑜珈很相似,都是在動平日不動的肌肉,拉平日不拉的筋,將平日不會說的心底話寫出來。透過日常觀察和感受沉澱,成為寫作材料。因此寫作是一個挖掘自我的過程,當挖到最深處時,卻會發現有些經驗和其他人相同。 觀察思考 觸發聯想 你為什麼會來?為什麼喜歡寫作?你看到什麼?韓麗珠以各類問題,引導小作家思考,發掘內心部分。韓麗珠認為每個人都有些不同之處,答案區分了你我的分別,可通向自己內在的部分。 一個西裝筆挺的人,臉上有個還連着數片葉的青蘋果。學生透過觀察說出自己所見所感。有學生說是臉上長蘋果,有學生說像有煩惱,從各自的觀察產生不同的答案。而夏宇《甜蜜的復仇》的詩:「把你的影子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歐陽應霽《情事》的四格漫畫,看是囚禁的圖,讀是愛情的字,都觸發小作家聯想。 《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的音樂錄像,片中主角面對地板小洞逐漸擴大的反應,以影像表達觸發想像,多位小作家都坦言感到內心也有這個洞,有說是想逃避的問題、有說是想做但恐懼的事。韓麗珠表示,文學作品有用上「意象」的寫作手法。意念是虛無的,例如悲傷、難過、逃避等,如個人經歷不敏銳,思考不夠深入,只會看到單薄的詞語。然而我們的經驗比詞語豐富,難以用單一詞語切實表達,因此可用故事帶出豐富的意念。不過,別要求意象完全符合自己所想,因為寫作時會發現想法比設定多,不要限制讀者想你心中所想,要給予讀者解讀的自由,留下發展空間。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