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看圖寫作釋創意 探討圖文關係

文字和圖像之間既能互相呼應,亦能引起反差。「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香港圖文作家「阿包」和作家廖偉棠,主持初小及初中組的寫作培訓班,讓小作家認識圖像與文字的關係,踏上圖文寫作之路。 香港圖文作家「阿包」 繪本圖像與創意寫作 阿包為初小組小作家舉辦「繪本圖像與創意寫作」培訓班,教授從繪本圖像中尋回寫作元素的步驟。她擅以輕鬆惹笑的手法把飼養寵物及日常生活趣事以繪本方式呈現,代表作品包括:《搗蛋3兄弟》、《狗狗一屋麻煩友》、《怪獸辦公室》等。當日,阿包帶同寵物天竺鼠——雪米寶一同前來授課,讓小作家可近距離觀察及認識天竺鼠,從而獲取創作靈感。 觀看繪本圖像的步驟 看圖寫作的步驟 看繪本圖像需要具備觀察力,以了解故事發生的時間、地點及人物;然後,運用理解力,思考事件發生的過程;最後,以創造力猜測故事的結局。 看圖寫作的第一步,找出人物、角色。假如以第三人稱寫作,需要設定角色名稱,例如:小明、包包等。假如把「自己」代入為其中一個角色,應以第一人稱「我」來講述故事,從而增強親臨其境之感。 第二步,找出圖片中故事發生的時間。阿包提醒大家可看天色來確定時間,可是當天她給大家看的圖畫為室內的情景,看不到戶外的情况。談到這時,有小作家便踴躍舉手發言表示看到圖片中的玻璃窗呈灰色,由此推斷時間是晚上或陰天。阿包讚賞該小作家觀察入微,可從玻璃窗折射出的顏色,推斷故事發生的時間。 第三步,找出圖片中故事發生的地點。從作家當日所舉的範例圖片中,兩個人正在吃飯,桌上放置着顯示「319」的取餐牌,由此判斷地點為餐廳。 第四步,思考圖畫中發生了什麼事。從範例圖片中男女主角的動作、表情猜想,女主角告訴男主角,在戶外的餐桌上有一隻貓在吃剩飯剩菜。 第五步,思考為何會發生上述的事件。小作家們紛紛發言表達意見,有的說:「圖中的貓是流浪貓,因為肚餓,於是在吃別人留下的剩飯剩菜。包包和小明看見這情形就憐憫那隻小貓。」 第六步,仔細觀察圖畫中人物表情。阿包讓同學觀察三張不同程度笑容的圖片,教導他們用更準確的詞彙形容人物表情,例如:開心、愉快及興奮。 第七步,仔細地觀察圖畫中角色動作。從範例中,第一幅圖是主人拉着小狗愉快地散步。第二幅圖是小狗失控地拖着主人飛奔。 第八步,綜合以上的觀察步驟,組織整個故事的內容。當日,小作家們即席揮毫,看一幅四格漫畫,練習創作故事,小作家們都非常投入寫作,然後積極與同學分享自己所寫的故事。 模特兒穿上軍官的衣衫,把當時面對戰爭人民的迷茫、無助等的心理狀况重現 從寵物獲創作靈感 當日,阿包亦分享平時繪畫及寫作的心得:「家中的竉物是我靈感之源,我養了三條狗、兩隻貓、兩隻雪貂、一隻鴿子、一隻刺蝟和一隻天竺鼠,牠們有些是從街上撿到的,其中一隻貓,流浪時骨瘦如柴,有家以後變得圓潤,毛髮亦有光澤。」 此外,阿包向小作家們介紹她其中一隻寵物天竺鼠——雪米寶,牠是雌性,今年兩歲,毛髮白中帶啡,有四隻手指、三隻腳趾,性格特徵是十分膽小,愛吃乾草及新鮮生菜。小作家們對雪米寶都非常感興趣,一擁上前輕輕撫摸牠,並問了很多關於牠的問題,阿包鼓勵小作家們以「今天我結識了一位新朋友」為題,回家完成繪圖及寫作工作紙。 觀看繪本圖像的步驟 1. 找出圖畫中的人物/角色 2. 找出故事發生的時間 3. 找出故事發生的地點 4. 想想發生了什麼事? 5. 思考為什麼會這樣發生? 6. 仔細地觀察人物表情 7. 仔細地觀察動作表達 8. 組織故事內容 小作家 陳駿彥 德信學校 小作家 何曼筠 香港培正小學 小作家心聲 陳駿彥 德信學校 「今天學習了觀看繪本,然後寫作的技巧。回家後,我想創作一個雪米寶去公園玩的故事,因為我平時很喜歡去公園,我相信牠去到公園也會很開心。」 何曼筠 香港培正小學 「第一次看到天竺鼠,心情很興奮,覺得牠很可愛。這個講座比學校的寫作課堂更生動有趣,期待將來學習更多寫作知識。」 在攝影的層面,有些照片不能拍攝下來,像在太空中的衛星 作家及攝影師廖偉棠 文字與影像的表達異同 文字和影像在表達上都有局限,兩者兼具可互補不足。身為作家及攝影師的廖偉棠為初中組小作家舉辦寫作培訓班,講解文字與影像在表達上的異同。 紀實散文 在攝影上,有一種藝術攝影稱為紀實攝影,它記錄的不一定是現實發生的情景,而是利用藝術手法把歷史還原,把當時人的心理現實透過影像重新呈現,例如一些以戰爭為題材的作品,模特兒穿上軍官的衣衫(圖左),把當時面對戰爭人民的迷茫、無助等的心理狀况重現,引發觀眾深入思考。 在文字表達上,有一個文體跟紀實攝影有相似之處,就是紀實散文。這種文體相比文學作品,多了現實報道、理性思辨的部分,相比新聞寫作又多了發人深省、令人動容的文學元素。 當天,廖先生把在山西大同礦區採訪的一系列文章《失語的礦區》、《國營煤礦》及《小煤窑》等跟大家分享,把當地因過度採礦而造成自然環境及人文環境破壞的現實描寫出來,例如:私營煤礦安全設備不足、工人生命沒有保障;過度開採煤炭資源令水土流失、引致地陷,村民房屋倒塌等問題。同時,文章中加入了文學元素,譬如開首以英國詩人愛德華.托馬斯的詩抒發作者對大同礦區生態及人文生活環境遭受極大破壞的感受,結尾又以當地居民所寫的詩作呼應,表達對家園被毀的無奈感情。 不能被拍攝的詩 在攝影的層面,有些照片不能拍攝下來,像在太空中的衛星(上圖)。在文字表達上,詩對應了這種攝影中最極端的狀態,透過詩可把夢境影像、想像的畫面,向讀者講述。如《致旅行者一號》這首散文詩,是作者想像離開太陽系的人造飛行器旅行者一號的情景而寫,藉此寄託人類對探索地球以外世界的渴望。 攝影存在一定的局限,例如:一閃即逝的畫面,或是沒有攝影器材的時候,就不能運用影像表達,然而,運用文字可把拍攝不到的內容表達出來。《母親》是一首不能被拍攝的詩,當中寫到作者在凌晨的小巴上看到一個在睡覺的中年女人,由此聯想到二十多年前,為供他讀書當夜班女工的母親。詩句既有寫實景, 亦有想像元素——「我靜靜坐在她身邊,我的靈魂輕輕地/把一塊毛毯蓋在她身上。」運用文學的手法,將最真摯動人卻不能拍攝下來的景象表達出來,打動人心。 此外,廖先生亦講解了詩歌的獨特之處是短小、焦點集中,用於表達最強烈、最澎湃的感情,猶如一張形象鮮明、意義深刻的照片,減去多餘的色彩,遺下最重要、最能引發讀者想像的留白空間。詩不像小說,小說的讀者只是被動接收,而詩的讀者可積極參與,不同人可有不同的解讀,沒有絕對的對錯,每個讀者都是導演,還原你認為對的畫面。 母親 黃燦然 在凌晨的小巴上, 我坐在一位五十來歲的女人身邊, 她略仰著臉,靠著椅背,睡得正甜。 她應該是個做夜班的女工, 家裏也許有一個正在讀大學或高中的兒子: 瞧她體格健壯,神態安詳, 看上去生活艱苦但艱苦得有價值, 而且有餘裕。 我的靈魂一會兒凝視她的睫毛, 一會兒貼著她的臂膀, 一會兒觸摸她的鼻息。 啊,她就是我的勤勞的母親, 這就是母親二十年前做製衣廠女工下班坐巴 士回家的樣子, 而我直到此刻才被賜予這個機會看到。 我靜靜坐在她身邊,我的靈魂輕輕地 把一塊毛毯蓋在她身上。 「散文是用自由的文字講述心的內容,具備一定的自由度,可記事、抒情及議論。功用性比較強的散文,包括:書評、時評、藝評等,而非功用性的文章,則包括:美文、散文詩、沉思錄等。」—— 作家廖偉棠 小作家 黃秀怡 嘉諾撒聖家書院 小作家 馮子懿 金文泰中學 小作家心聲 黃秀怡 嘉諾撒聖家書院 「很多人說相片可以取代文字,經過今次講座更明白文字與影像各有不同的特性,有些情况不能拍攝成相片,但可用文字記錄下來。課堂上描寫母愛的散文詩《母親》令我印象深刻,作者把生活中的平凡畫面變得不平凡,從描寫在小巴看到的睡覺婦人,繼而寫到自己辛勤工作的母親,感情真摯動人,這樣的寫作技巧很值得學習。」 馮子懿 金文泰中學 「今天課堂後,發現影像與文學都很有趣,同一幅相、同一篇文學作品,不同人會有不同看法,非常有趣,就像今天老師給我們看修路工人的照片,有些人覺得是向我們走來,有些人覺得他是離我們而去,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另外,今日學到先抑後揚的寫作手法,以後寫作時會嘗試運用一下,先寫不好的一面,再寫好的,希望可令自己的文章更有吸引力。」

記事記情記心聲 日記言志證史迹

從小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是提升寫作技巧的其中一道良方,因為經常紀錄每日的生活點滴,既可培養觀察力,亦能將個人感受化成文字,表達心中所想。 作家兼資深編輯李洛霞主持的高小組「作家精讀坊」,以「日記:記事、記情、記心聲」為題,向小作家介紹四本以日記為體裁的讀物:《水嵐村紀事》、《安妮日記》、《愛的教育》,以及《中國留守兒童日記》,加深他們對寫日記的興趣和認識,同時了解書中社會當時的情况。 《水嵐村紀事》反映山村風光及文化 《水嵐村紀事》原本是山村少年詹慶良的日記,因戰亂散失,後輾轉流落於上海舊書攤,被復旦大學歷史學者王振忠教授發現。長期從事徽州文化研究的王教授,對江西水嵐村(舊屬徽州)村民詹慶良於1949年寫的日記作為線索串起的徽州文化紀事甚感興趣,不惜長途跋涉遠赴水嵐村,決心尋找原作者,以進一步探索;在機緣巧合下,沒想到在村口遇上的第一個人就是詹慶良本人。他倆相見時,詹慶良已是高齡老人。 詹慶良一生從未離開過偏遠的家鄉山村,卻能書寫出色的生活實况,他的日記除了生動地描述了當年水嵐村的風光,亦紀錄了他的家事、上課的情况以及每天所學。李洛霞節錄其中一段日記請小作家朗讀:「午刻回家用飯,看見一隻貓兒捕着一隻老鼠,在地上玩耍,忽把鼠放行,忽又把鼠捕來,可謂是貓兒以鼠為戲,想古時諸葛亮七擒孟獲一樣的,正想之間,突見他已把老鼠吃了,於是不免一歎!」詹慶良以諸葛亮「七擒孟獲」作比喻,小作家都認為用得恰到好處。另一段寫戰亂心情亦精彩:「昨日人家屋前,有烏鴉鳴起,鳴得人心不安;今日人家屋後,也有烏鴉啼起,啼得人心不樂。逢此年亂時期,人怕此鳥鳴禍,我也怕此鳥鳴憂。」 《安妮日記》少女逃難紀實 由安妮.法蘭克所著的《安妮日記》於1947年初版發行,自此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共有多個版本在不同國家流行,廣受閱讀。日記主要紀錄了安妮一家在納粹時期的生活情况,側寫了當時猶太人在荷蘭的悲慘生活,以及其時的社會氣氛。同時,日記亦記下了安妮在密室躲藏的環境和生活,她個人的理想、感受、信念和抱負,以及對未來生活的憧憬。 李洛霞提到當時安妮及其他猶太人在避難時會盡量往身上穿衣服,有小作家問為何安妮不拿皮箱,李洛霞一邊解釋歷史背景一邊引導他們思考,小作家最終明白安妮等人為掩人耳目,因此不會提着行囊,而將日常衣服盡穿身上,方便竄逃。 《愛的教育》感人故事影響百年 《愛的教育》是一部意大利兒童文學作品,是作者愛德蒙多.德.亞米契斯想像一位四年級學生的敍事角度而創作的日記體小說,有別於一般以紀錄真實生活為主的日記寫作。原著於百多年前完成,作者將小男孩身邊發生的感人小故事記下來,並加入一些啟發性文章,展現出對國家、社會和民族的大愛,以及父母、師長及朋友間的小愛。李洛霞指出,往後很多為人熟悉的感人作品都出自該書,例如《少年筆耕》及《爸爸的看護者》等,可見其影響力百年不衰。 《中國留守兒童日記》思親情切 《中國留守兒童日記》作者楊元松收集內地農村兒童所寫的日記並結集成書,李洛霞表示,生活於安逸社會的小作家,透過書中內容可了解那些父母在遠方打工的留守兒童,生活苦况及思念摯親之情。尤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學習狀况。李洛霞引述楊海香2011年9月18日的日記:「今天下午,我回家就吃飯,吃完飯就去背玉米。我的腳很痛,可我要是不去的話,那玉米就背不完了。再說如果今天不去背,明天也還得去背。明天要讀書,今天不去背的話,明天就要請一天的假,就學不到知識了。」言簡意賅之餘,不免令人扼腕嘆息。 李洛霞表示,讀《中國留守兒童日記》,可欣賞留守兒童遣詞用字上苦中作樂的幽默寫法,像岳朝龍2010年4月8日寫道:「我們想吃點東西都很難……想啊!想啊!想得口水直流三千尺,想吃個包子竟難於上九天!」這段跟李白的〈望廬山瀑布〉:「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挂前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何其相似! 閱讀日記著作 了解時代背景擴視野 李洛霞總結:「除了《愛的教育》,其餘三本日記的作者書寫時並不打算公開內容;日記屬個人私隱,多用於記情和記心聲,筆者往往不大希望其他人看到,最多只會給自己最信任的人閱讀,所以落筆真情流露。」另外,她強調:「寫日記可以訓練文筆,將所思所想經過組織後有系統地紀錄下來。」李洛霞鼓勵小作家多寫日記,以此記事和記心情,也可閱讀那些反映時代的日記著作,既強化寫作技巧,也了解時代背景和作者的寫作動機,擴闊視野。 小作家心聲 謝柏樂 聖公會德田李兆強小學 六年級 今次「作家精讀坊」令我獲益良多,透過講者的分析,使我學到很多新知識,並有機會接觸不同內容的著作。而四本日記著作中,我最欣賞《愛的教育》,因為當中含有不同的故事,各帶有不同寓意,很有意思。 易卓瑩 聖文德天主教小學 五年級 過去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但經過今次活動,明白到寫日記可以提升寫作技巧,因此萌生寫日記的念頭。我本身對歷史很有興趣,因此愛讀《安妮日記》,也希望了解更多該書的時代背景。

靈魂的顯影 廖偉棠談新詩與攝影的異同

環顧中外的經典名著,不難發現藝術間相互交流的痕跡。很多偉大的作家對音樂、繪畫等藝術非常熟悉,並反射到其作品中,甚至達到融合為一的境界。詩人、作家兼攝影師廖偉棠以「靈魂的顯影」為題,給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主講新詩與攝影這兩種藝術的關係與異同、互動,並邀請在座同學一起思考如何把兩者混合,結出有別於傳統的表達手法。 以敏銳眼光看繽紛世界 廖偉棠寄望同學寫作之餘,未來在面對生活及個人發展時,能以詩人敏銳的眼光看世界,發現世界的繽紛多彩。 廖偉棠指新詩與攝影是有趣的組合,詩是人類最古老的藝術之一,早在未有文字前,人們已會用語音吟唱出押韻的句子,這便是原初的詩句。現時的新詩相對古詩複製良辰美景為主的寫法,更多寫照片不能拍攝的心理狀况、超現實的想像和夢境、人類對未來的揣測,和從記憶中找出過去的事。 攝影乃近150年才出現,廖偉棠認為詩歌與攝影有一個共同之處:它們都珍惜每一次和世界偶遇的瞬間,它們不相信偶然,所有的偶然裏面都包含着必然,這是詩歌與攝影特有的神秘主義。而一幅優秀的攝影作品總能帶來一個頓悟:現實往往比想像更為超現實。因此,他把攝影定義為通過發現世界最深層隱喻來摸索自己靈魂的其中一種手段,在保存了記憶之外,也創造性地篡改了記憶。 廖偉棠表示,現實比想像更為超現實的說法,折射到詩歌中照樣靈驗,越是放肆大膽的語言越能捉住現實的根子,超現實的文辭往往比樸素的寫實手法更為現實主義。於是,攝影和詩,殊途同歸。 觀察、感受、記憶、思考、回憶 為此,廖偉棠提供了幾個寫作步驟:觀察、感受、記憶、思考和回憶。 首先是觀察,廖偉棠認為作家須在觀察時找出獨特角度,因為角度比主題重要,否則便不能寫出好作品;其次是感受身處的現場氛圍,在批判對錯之前先從個人的角度感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狀態,這比推理更重要;然後記着別急着發感歎號,冷靜地記憶細節;接着再思考個人獨創的內容,這步驟需要精練的寫法,比只會採用大雜燴式混集或流水帳般表述更重要,尤其寫詩更要像攝影一樣選擇最有代表性的瞬間,引發讀者思考事件背後的意境。最後到開始寫作時,先走到回憶這階段,考慮表達手法,明白想像比寫實更重要,因為文學創作可以加入虛構但忠實於情理的想像,以做到合情合理。 Q & A︰ 南屯門官立中學阮泳瑜: 作家如何從夢境找到真實的故事,作為寫作的題材? 廖偉棠: 做夢者要像觀賞電影過後,做自己的影評人和心理醫生,剪裁及理清夢境後,再用文字寫下來。作家需在作品整理出夢境與外界的關係,以及象徵意義,這重組的步驟便需要文學才華,以及想像作細節補充。 聖公會基孝中學吳裕彤: 如何能做到冷靜地感受氛圍這個步驟? 廖偉棠: 把個人感情當作觀察的一部份,冷靜地記下來,例如傷心這情感。還有便是引起的傷心的事物和情景。

屏山嘗傳統盆菜 學寫食物五感法

新春跟親朋好友吃團年飯,很多人會選擇傳統盆菜,豐富食材確帶來多樣化的味道。描寫食材的味道,也是培養小作家寫作技巧的好機會,例如運用五感法之外,配合恰當的修辭手法,能夠具體地表達食物的滋味及人情。 為讓小作家深入了解當中的寫作技巧,培訓計劃的流動教室特意安排高小組及初中組共160位同學,來到元朗「屏山傳統盆菜」餐廳,細聽三代俱經營盆菜的原居民鄧聯興講解盆菜的源起及做法,並由作家兼大學講師唐希文講授如何透過描寫食物帶出道理的寫法,亦透過本土文化傳承的題材,讓中小學生進一步學習撰寫食物背後的文化意義及個人情感。 利用感官寫食物 創意無限 描寫食物的方法有很多,五感是其中較為人熟悉的。唐希文表示:「第一步要懂得形容食物,最基本是運用『五感法』,用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及觸覺五個感官來形容食物。」她先要小作家嘗試從視覺上形容蘋果,有的小作家想到「紅色皮帶有光澤、紅彤彤的」等形容詞。 在聽覺方面,有小作家會使用一些擬聲詞,例如食材投入鍋時的「噗噗」聲、進食時「咔咔嚓嚓」聲,唐希文欣賞他們的創意,「將這些烹調或進食時的聲音撰寫出來,可以令人想像食物帶給你的獨特體驗。」她續表示,「利用嗅覺方面,若只用『香氣撲鼻』便較為籠統,再具體一點可用『花香』、『果香』來形容不同的香味。」 至於味覺就更加容易,常用的有甜酸苦辣;而以「滾燙燙」、「熱辣辣」等詞來描寫盆菜的觸感則最為貼切。 另外,小作家也嘗試用五感法形容喜歡的食物,有的形容巨峰提子味乳酪,「有種水果甜香,略帶濕漉漉的觸感,味道清甜香滑,吃到最後一口時刮杯底發出『嚓嚓』聲。」唐希文認為:「小作家將進食時的情境也能夠表達出來,五感的形容都非常好。」;另一位小作家形容日本長腳蟹,「橙略帶白色的蟹殼很堅硬,雪白帶有絲絲橙色的蟹肉,嗅起來陣陣的海洋鹹味,蟹肉柔軟。」唐希文也甚為讚賞,她表示:「形容得很完整,由外形到裏面的蟹肉,令人有垂涎欲滴的感覺。」 食物背後喻意深 透視社會人生 小作家掌握用五官形容食物後,下一步便可嘗試運用修辭手法,以物喻人,將食物比喻人物事或情感,反映個人的感情,甚至是對社會的意義。 唐希文透過也斯的《給苦瓜的頌詩》教導小作家:「『柔軟鮮明的事物』比喻老人家外表滄桑,內裏溫柔,看透世情。他們見識經歷多,教導我們做人的道理。而詩中『把苦澀藏在心中』不輕易向別人傾吐自己的經歷,將苦瓜比喻成熟對社會有貢獻且有智慧的老人。」 接著,唐希文跟小作家分享食物詩《白粥》。「白粥跟材料的配搭,主角是照顧者,描寫人情味。另一方面,粥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表面寫粥,描寫人及中華文化。」最後,她以《香港盆菜》教導小作家透過食物寫出人情、社會,甚至是香港文化或歷史。

2014/15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3/14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4/15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吳美筠博士勉勵學生多讀多寫,透過文字表達所思所想、甚至為人發聲。畢業學生大合照後,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亦揭幕。入選學生將藉輕鬆而多樣化的活動及工作坊,認識不同的寫作文體,提高寫作興趣及水平。 「小作家培訓計劃」自2012/13學年開始舉辦,對象為中一至中三學生。為期一學年的計劃提供多項活動,培訓內容涵蓋不同的寫作文體,包括散文、影評、遊記等。計劃反應熱烈,兩個學年以來,共培訓了475名來自逾200間學校的初中生。計劃今年更增設高小組,讓小四至小六學生參加,以期進一步培育小作家幼苗。 2014/15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人數眾多,經過遴選後,共有455名學生入圍,當中255名來自119間中學,200名來自100間小學。入選的小作家可參加培訓班、作家精讀坊及流動教室,透過導師的指導,練習各種文體的寫作技巧,除有助提升個人的文學素養外,還可嘗試走出校園,欣賞電影、遊覽香港景點及認識飲食文化,從中吸納素材,通過文字體味寫作樂趣。計劃亦招募上學年的畢業生擔任小作家大使,協助帶領活動、分享及傳承寫作經驗。 此外,計劃為一眾小作家提供發表作品的平台,投稿作品可得到知名作家的評語,然後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優秀作品更有機會刊登於《明報》。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大獎」、「閱讀報告獎」及「最佳表現獎」等獎項,鼓勵學生積極寫作及投稿。 吳美筠︰讀寫並重 從寫到作 開學禮主禮嘉賓,著名作家、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博士於致辭時,分享了個人年輕時的創作歷程及心得。吳美筠博士回想閱讀為她帶來創作的衝動,體現了「以讀帶寫,以寫促讀」的想法。她先從閱讀中找到現實世界以外的想像空間,領會到自己有限的生活圈子以外,有另一個未知的世界,因而羨慕作家。就是這份動力讓她開始創作,在小學四年級時便寫了像詩的文體,畫上封面及插圖,再簡單的釘起,夢想有日可以出版。為了讓創作更上一層樓,她又不斷到圖書館參考其他書籍,不斷學習,累積寫作技巧。 吳博士又認為書寫就是用我們已知的文字符號表達感情。她引用作家張愛玲的文章〈論寫作〉,指「養成寫作習慣的人,往往沒有話找話說;而沒有寫作習慣的人,有話沒處說。」她提到很多人過了大半生,明明有真切的生活經驗、獨到的見解,但從未有想到寫下來,事過境遷便逝去。因此,吳美筠博士認為最有價值的書寫,是為不習慣言語、書寫,以及無能力為自己發聲的人去發聲,甚至為有待命名的萬事萬物去書寫。她鼓勵當日在座的小作家,四處走走逛逛,多看看世界上不同的事物,多接觸不同的藝術作品。 此外,吳博士亦提及「由寫到作」,以創意開創新的題材、技巧及風格,為這世界尋找最恰當的描述方法。即使我們所用的文字,一般是遵從約定俗成的理解,但我們的語言仍有許多可能,我們身處的世界亦總有未被提及的感情,總有尚未釐清的事理,還有未曾記錄、一消而逝的記憶,就像作家張曉風在〈給我一個解釋〉提及,寫作是令世界有一個好的解釋,宇宙因而為之端正,萬物亦為之含情。

借鏡古典文學和動畫 為小說創作滲入更多靈感和想法

初中組寫作迎新營以「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為題,由曾經憑代表作品《超凡學生》奪得第十五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冠軍的作家袁兆昌分享,為小作家帶來一些古今經典小說作品作參考實例。 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 袁兆昌指出,小說所用的是描寫的方法,主要元素包括人物、情節、主題及情景等。以人物為例,小說重視以文學修辭的技巧,塑造人物形象,自然地反映現實中某類人物的性格;情節方面則透過製造懸念、鋪墊及埋下伏筆等方法,以達至文學的藝術效果,這些特點都與小作家平日寫作故事有顯著區別。 小說創作着重文學修辭 「小說最精彩的地方在於作家運用文學修辭的技巧,透過多層次的順序及倒序等敘述手法,並由第一、第二或第三人稱的視角出發,將內容情節層層推進,令讀者忍不住追看下去。」袁兆昌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將喜歡的小說、電影、動畫以至卡通漫畫等,加入個人創意作出改編,例如改寫歷史人物的生平故事、加插一些原有文本中沒有的情景,作為小說創作的日常訓練。「一個出色的作家的作品亦必須能夠引起讀者共鳴並留下深刻體驗,才能成為經典。」當日袁兆昌還帶來了由東晉史學家干寶所撰的古代民間傳說小說集《搜神記》、近代著名作家劉以鬯的短篇小說《動亂》,以及由他自己所寫、改編自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短篇故事《遊魂》,讓小作家參考不同小說風格的寫作技巧。 從古代文學及動畫中借鏡 袁兆昌亦向小作家分別介紹了古代經典文學《史記》和電腦動畫電影《冰雪奇緣》,並分享當中值得參考的元素: td{min-width:160px;} 《史記》 《冰雪奇緣》 背景 ...

唐希文:靈感潛伏身邊 寫作從生活出發

小朋友想像力豐富,但寫作時每難以下筆,不少小作家更抱怨想不到可寫的題材。年輕作家唐希文卻說,靈感一直都潛伏在身邊。她以「找寫作題材經驗談」為題,在「高小組」的小作家培訓班上分享個人創作歷程,並引用不同例子,教一眾小學生從生活中抽出靈感泡泡,以自己或身邊人的經歷,或從不同文本而來的感覺寫故事和散文。 培訓班互動輕鬆,小作家亦踴躍回答問題及提出個人想法,唐希文讚賞他們的想像力非凡。及後,小作家就寫作題目「學校旅行」分組討論,探討可寫的情節然後即席揮毫,記述一次去旅行的經驗。有同學仔細描寫旅行的情景,有同學則創作了星際旅行後有家歸不得的故事,講者為完成作文的同學寫下評語並提供改善的建議。 擅觀親人朋友 寫作泉源不絕 唐希文認為靈感通常源自生活,不少作家最初的作品都是自己的故事,例如《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算是作者九把刀的自傳。他把自己從中學、大學,直至打工時,對初戀情人的思念寫成故事,小說有九成內容都是真實的,雖然沒有特地加插戲劇元素,但把最深刻的事寫出來反而更能引起讀者的共鳴,讓大家一起回想那些年的故事。 她鼓勵在座的小作家把生活中最熟悉及最有感受的事轉化為寫作資源,逐步從平鋪直述開始創作,如描寫家人或朋友的故事,或揉合他們的經歷再加上想像。唐希文引用自己的創作經驗,指她外婆患病去世帶給她很深刻的感受,於是把外婆患病後及臨終前的身體變化,融入小說中女主角的感情,再加上虛構的情節,成為一部愛情小說作品。此外,她亦建議同學可從不同的文本中培養及收集靈感,刺激想像力,諸如影像、音樂和繪本,甚至新聞報道和科學報告亦可派上用場。 至於角色塑造方面,唐希文認為可以先描寫自己或身邊的人,了解他們的外貌特徵,如衣著打扮、小動作和口頭禪。由於身邊人較容易觀察,同學可長備筆記簿,把聽過最有感染力的說話寫下來,亦能想像他們面對不同情境的反應,然後放進文章裏。經過這些訓練後,小作家們便可再下一城,自行為故事創作人物。 營造角色有法 抒情兼引共鳴 唐希文分享她的寫作習慣,就像電視電影創作人一樣,她寫小說前都會為主角及配角編寫人生傳記及履歷表,先行詳細寫下角色的性格及人生閱歷、甚至他們的星座和最愛的顏色。雖然這些資料最終未必會在故事中出現,但會令她更覺得這些角色真實存在,兼且有血有肉,並更認識這個角色,因此能想到筆下人物應有的態度和決定。 作為專欄作家,唐希文認為文章不只為了抒發個人經歷和感受,還可預留空間讓讀者連繫到自己的經歷。她把文章題材分開不同類型,有些是時效性的趣味、或是遊記、有關電影或書本的評語,和對時事的感受等,下筆時會考慮加入背景資料或作綜合評論,以引起社會討論和其他人的共鳴,引導讀者反思。 小作家心聲: 禤家駿:「我在培訓班上學到不同的寫作技巧,從日常生活的點滴中又找到寫作靈感,尤其喜歡班上與導師的交流,她對我的文章建議很有用。」

小作家培訓計劃 2018/19 開學啦!多元化課堂激發學生創作熱情

致力推動學生廣泛閱讀及寫作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今年已經踏入第七年。計劃透過一系列多元化的作家指導課程,以及走出四面牆認識歷史文化的「流動教室」,激發着一屆又一屆學生建立良好的閱讀寫作習慣。早前(11月10日),上屆小作家培訓計劃畢業生、新一屆學生及家長,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聚首一堂。當天大會頒獎予去年表現出眾的學生,更為新一屆參加學生準備了精彩的第一課。 「小作家培訓計劃」由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及《明報》合辦。新一屆課程着重「寫作、閱讀、體驗」三大元素,針對學生的學習需要,繼續舉辦豐富活動,包括:提供基礎訓練,教授不同寫作文體技巧的「培訓班」;由導師有系統地剖析個別作家的寫作技巧及作品意念的「作家精讀坊」;與作家互動交流,即席創作以啟發寫作思維的「寫作迎新營」;以視頻形式推薦及鼓勵小作家閱讀不同作家著作,擴闊學生閱讀範疇的「閱讀好時光」;以及讓參加者在校園以外,擴闊視野,增強他們的觀察力及表達能力的「流動教室」。計劃期望在各校凝聚一群小作家,在校內推廣閱讀及寫作風氣。 ▲(左起)《明報》總經理高志毅連同開幕禮嘉賓袁兆昌,以及語常會代表鄧卓莊校長共同主持開學禮儀式。 跳出框框的寫作教室 小作家課程有別於傳統學校寫作課堂,不再局限於課室內進行。過去一年小作家們多次參與「流動教室」活動,曾到訪大澳了解漁民的生活,前往長洲了解當地歷史和製作平安包,亦曾出海探索海下灣珊瑚世界,讓學生在體驗活動中獲取創作靈感,豐富創作題材。此外,計劃邀請本地作家,例如:君比、周蜜蜜、關夢南等,為小作家們主持講座,讓參加者學習不同的文體寫作,以及認識著名作家和經典名著作品。透過一系列多元化的閱讀寫作課堂、作家親授的寫作技巧,啟發不同年級學生從生活或廣泛閱讀中獲取靈感,寫出切合學生年齡、打動人心的作品。 ▲上屆小作家培訓計劃畢業生、新一屆學生及家長聚首一堂。 鼓勵學生持續寫作 「小作家培訓計劃」按學生的程度,每年招募初小、高小及初中組別學生,與此同時,歷屆畢業生亦可申請成為小作家大使,讓熱愛閱讀寫作的年輕人,可繼續獲得作家指導和評改作文的機會,並以行動回饋社群,幫助師弟師妹發展潛能,將經驗和精神傳承下去。 ▲典禮開始前,參加者閱讀紀念冊,欣賞出色的得獎作品。 由第一屆開始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中文大學新聞系學生鄭思維表示:「初中時熱愛寫作,但寫得不太好,所以一直沒有得到老師給我機會去參加校外的比賽。在我就讀中三時,老師知道我對寫作有濃厚興趣,決定讓我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雖然我遞交的第一篇文章,只被作家評為「陳腔濫調」,但我沒有因此而洩氣,反而去作一篇文言文,訓練自己用最少的字數表達最多的信息。其後,我再遞交另一篇文章,而這一次有幸獲得優異獎,亦是我人生中首個作文獎項。翌年,出於報恩心態,再以小作家大使的身分繼續參加此計劃,當時真是純粹覺得自己不能拿了一個獎項就轉身走了。於是,我便一直參與此活動,一年接一年,停不了。」可見,對於有創作熱情的年輕人,只要獲得適切的指導及鼓勵,就能繼續在創作路上大放異彩。 ▲袁兆昌邀請家長閉上雙眼,讓小作家們更自在地回答是否喜愛閱讀寫作,小作家們紛紛踴躍舉手回應。 鼓勵學生大膽創新 在作家交流環節,出席嘉賓分享了各自的閱讀寫作心得。蒲葦表示:「我喜歡以文字表達心情,每當感覺不開心、不滿或憤怒等,都會執筆創作或透過社交平台發文,幫助自己抒發情緒。寫作真是一個很好的自癒過程。然而,在考試或比賽的創作上,我建議大家可以反叛一點,多些勇氣,跳出固定思維,刻意走與正常人相反的路,寫出與眾不同的文章,突圍而出的機會較大。特別在小作家培訓計劃這個自由創作的空間,大家大可放心發揮創意,寫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品。」 ▲得獎學生上台領獎,分享創作歷程及得獎喜悅。 每個人的生命經歷有限,卓瑩認為:「學生在描寫一些未接觸過的人物時,可以學做一個演員,例如看到同學被罵,可想像自己是被罵的人,然後設身處地,把被罵的感受寫出來。透過這方式可寫出更多自己經歷以外的事。」唐希文表示,除了把自己當成演員外,還可以多跟不同人交流、傾談,嘗試代入別人的處境,從別人的經驗中同樣可獲取靈感。袁兆昌亦分享道:「只要多點想像,就能寫出情節曲折離奇的文章。記得我曾經寫過父親生病了、母親住院了、老師患了絕症等文章,最後當然他們在我悉心照顧和祝福下全然康復。有時候,作文內容是虛構的,只要情感真摯,同樣是好作品。」 ▲學生們遇到喜愛的作家卓瑩,紛紛帶書上前索取簽名及拍照留念。 現今生活忙碌,作家們紛紛建議同學們少用手提電話,隨身帶備書籍,善用乘車或等候的時間閱讀。袁兆昌亦提醒學生們不要錯過精彩的電影或劇集,並從這些影視作品中獲取創作養分。他建議引用一些電影經典金句,例如加入「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麼分別啊?」於文章中,可提高趣味性。 ▲在作家交流環節,(左起)唐希文、卓瑩、袁兆昌及蒲葦為新一屆小作家培訓計劃學員上了第一課。 學生、家長心聲 初中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陳文千 協恩中學 得獎作品︰《走佬》 第二次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再次奪得全年大獎,感到非常意外。自小我就很喜歡閱讀,特別是金庸的小說。現在由於課業繁重較少時間可以閱讀,於是我就重覆閱讀之前的小說,例如《神雕俠侶》我看過五次,有些情節和句子,我都可以背出來了,因此寫作時可靈活運用出來。閱讀可以為寫作提供靈感,像今次的獲獎作品正是從一篇關於消防員殉職的文章獲得靈感。 高小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鄧耀森 九龍塘學校 得獎作品︰《頑皮的我》 可以獲獎感到很意外,同時給我很大的鼓勵,以後我會多閱讀,繼續寫作更多文章。透過小作家培訓計劃不同類型的閱讀寫作課堂,以及打破常規的流動教室,啟發我從生活中發掘寫作靈感,正如這次的得獎作品就是我和朋友打籃球的情景。可以獲得評審肯定,我很開心。 初小組冠軍 全年寫作大獎 黃翊翹 聖公會馬鞍山主風小學 得獎作品︰《影子的悄悄話》 自小我就很喜歡跟影子玩,於是把跟影子的對話寫下來。閱讀方面,我特別喜歡童話故事,覺得很有趣。黃翊翹媽媽表示,他們一家都很喜歡閱讀,每個周末都會帶兩個兒子去圖書館借書,每次都會借二十到三十本書,然後一家人每晚睡前都會看書、講故事。她認為閱讀很重要,對孩子的成長及獲取創作靈感都有很大幫助。 高小組亞軍 全年寫作大獎 梁景熹 聖公會德田李兆強小學 得獎作品︰《回首》 繼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2015/16學年初小組後,我去年再次參加活動,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計劃,把看似靜態的寫作閱讀活動變成流動教室,離開四面牆的課堂,可以切身體會及學習到很多歷史文化知識。 優異寫作獎 小作家大使獎 鄭思維 香港中文大學 得獎作品︰《菲林》 這是我在小作家計劃的第七個年頭,我學會了「淡」。因為學校喜歡衝突性較大的轉折橋段,所以我寫過「我」是自閉症小孩、斷臂的魔術師,而文中一定有一段描寫哭泣的情節。早年,我得到的評語是「用力過猛」,當時我很想用自己的文字將整個情感塞進讀者的腦子。後來,我參加很多不同作家的工作坊、講座。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寫作最好題材源於生活。這句話,說來簡單,但其實值得深思。得到啟發後,我嘗試以日記內容為文章題材,將某一天的情感抽出來,再放入一個虛構的故事中。 嘉賓寄語(排名不分先後) 鄧卓莊 中學校長、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委員 閱讀有助於建立價值觀及改善待人接物的態度。讀一本好書, 可令人終生受用,例如:朱自清《選擇》散文集, 作者溫文爾雅的個性、熱愛工作和熱愛教育的態度對我的影響至今仍然存在。另外, 透過寫作的過程,可表達心聲及疏理情緒,有助學生的個人成長。 卓瑩 兒童文學作家 閱讀可以功利一點。自小我就有一個習慣, 就是隨身帶書籍, 在空閒時閱讀之餘, 亦會帶上筆記本, 抄寫好詞好句, 以及記錄有趣的意念、想法或夢境, 透過這方法累積寫作素材。 蒲葦 作家及教科書編者、資深中文科科主任 很多人認為主修中文才需要閱讀和寫作, 其實不然。閱讀可建立我們的價值觀, 而寫作可幫助表達意見、抒發個人情感。我認識不少熱愛寫作閱讀的年輕人, 他們的生命往往更堅實、他們更執著於達成理想, 因此閱讀寫作絕對值得我們投資時間。 袁兆昌 詩人、作家及出版社編輯 寫作不僅需要創意,還可透過閱讀學習描寫技巧。我學生時代很喜歡看瓊瑤的小說,...

天賦想像無限可能 添同理心意境更高

孩子們的想像力可是寫詩的天賦,能在不經意的瞬間創作詩人為之驚歎的詩句,「小作家培訓計劃」為啓發小作家的詩作潛能,請來詩人關夢南向「高小組」同學解釋新詩是怎樣的一回事,並帶領他們即席創作。 關夢南認為寫詩是快樂的,因此嘗試運用不同方法讓同學體驗新詩的趣味,例如着他們運用想像力,把「雪櫃、橙汁、長頸鹿、巴士、上帝、火星」六個似乎沒有關連的名詞,即席寫成串燒詩,藉此引導同學們發掘想像力的無限可能。 此外,關夢南亦在工作坊上點評小作家就「懷孕」所寫的命題詩,以及就觀看動畫電影《再見螢火蟲》片段所寫的延伸詩,然後讀出佳作,讓同學互相學習。 關夢南:以想像空間代直接表白 關夢南深信每個孩子都能寫詩,即使是幼稚園生或小學生。他分享剛巧在乘搭地鐵前來時,聽見一名約4歲的小女孩不經意問了帶詩意的問題:「媽媽/如果我是個蘋果/你會把我買回家嗎?」他指小女孩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媽媽你愛我嗎?」但她卻以轉折的說話隱藏着這一層意思,正是詩歌不直接的特質。 藉此偶遇,關夢南闡明詩歌創作可以是天馬行空的,內容上沒有不可能,作者能以想像的空間代替直接的表白,而小作家學習寫新詩時,亦可試用形象化的文字,讓讀者有想像的畫面。 想像力在詩歌創作上起了重要的位置,正如關夢南與小作家一起比較工作坊上兩次即席寫作經驗,認為同學在串燒詩寫作時的表現比命題作詩的好,前者的作品非常多變,順手拈來已發現不少有趣作品,而後者則內容多有重複,這因為命題寫作多了框架限制,加上講解中提供了不少例子讓同學參考,反令他們無意中模仿起來,因而少了想像空間。 另外,若希望作文更上一層樓,除了保持想像力外,關夢南建議同學可加入同理心,以他教導過的學生的作品為例:「下雨天/我在車窗上呵了口氣/為街上的人畫一把傘」,便能提升詩歌的意境及層次。

細察身邊平凡事 隨心寫作真感受

寫作源於日常生活的點滴累積,透過觀察將細節轉化為感受,並以文字表達出來。「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作家及編輯方舒媚主持高小組培訓班,分享「觀察生活 隨心寫作」心得,以及如何增進文字溝通技巧。 方舒眉指出,最貼近現實的文字是以日常生活作為藍本,加上想像力和語言運用技巧,便能將個人所思所想發揮極致。因此,她教導小作家仔細觀察個人生活周遭的各項細節,用心感受發生在身邊的平凡事,把隨想化成文字。 怎樣藉觀察生活利於寫作?方舒媚先讓小作家閱讀她的作品〈溫暖的廚房〉,然後一眾小作家描述對廚房的感覺。有小作家表示家裏廚房很整潔,每次媽媽煮晚餐時,香氣都會洋溢屋內四周,方舒媚認為這樣的描繪令人有幸福的感覺。 靈感來自日常生活 另一篇導導讀文章是章詒和寫的《沙》,方舒眉表示,作者對沙的興趣源於一次由媽媽的朋友從巴西帶回來的沙瓶畫,她驚歎沙子能成畫作,從此便喜歡上沙,文章接着伸展至她的個人旅遊經歷,從泰國、土耳其到美國,從印度洋至太平洋,她都裝回一小瓶沙;章詒和看了沙灘,有了沙瓶,就開始嚮往沙漠,由此穿透人生觀點。 方舒媚建議寫作時可以先由自己熟悉的環境開始,她說古文中亦有以日常生活為靈感的寫作例子,即如《詩經‧唐風‧蟋蟀》:「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文中借蟋蟀住進屋子裏暗示歲末將至,連蟋蟀都要為自身打算,不再貪圖逸樂,表達出不要忘記本份、浪費光陰的主題。 以海為題 即席創作 方舒眉着小作家即席以大家熟悉的「海」為題創作散文,並在討論環節互相分享及加以點評。 其中一位小作家分享她的作品,表示喜歡看「海中的日落」,又指她的家人分別形容海洋是「天堂」、「地獄」、「墳場」,母親則說海洋是奇妙的,當她看著水中的倒影時,不禁思考「變化萬千的海洋中是否有另外一個我」。方舒媚認為:「這篇即席創作主旨清晰貼題,『海中的日落』是特別的地方,從多角度引述旁人的觀點構成文章的骨幹,最後的感想意猶未盡,可多加發揮,令文章更完整。」 其他小作家亦紛紛表達個人感想,有小作家認為海洋是「溫暖的」,因為受到陽光照射時反映出的顏色使人感覺暖和。最後方舒眉以〈沙〉的段落,指示小作家與自己以「海」為題的文章作比較,從中學習以描述海洋來表達心境的技巧。 小作家感想 童妮星 佐敦道官立小學 小六 即席創作很有趣,原來很多同學的文章都寫得很好,高手眾多,眼界大開。方老師教導及分享環節,加深我對各種寫作技巧的認識,例如如何觀察生活,將素材融於筆下。 譚愷玟 天水圍天主教小學 小六 今次培訓班對我很有意義,因為我以往忽略觀察,方老師的講解令我明白到觀察生活對寫作的重要性,例如將看到的新聞和家人分享,都屬於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有助思考和寫作。我有幸在班上分享自己的作品,而方老師對我的分享所作的評語,甚有啓發性。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