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徐振邦:遊屏山文物徑 學寫旅遊文章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和故事,單看文字或圖畫,絕不及親身到當地聆聽口述故事來得深刻和真切。元朗屏山文物徑於1993年開放給市民參觀,小作家在古物古蹟辦事處導賞員帶領下,遊走文物徑各個特色景點,聆聽當中的人文逸事。其後,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分享如何利用考察經驗,撰寫具有個人特色的旅遊文章。 小作家跟隨導賞員遊歷元朗屏山文物徑,穿梭於聚星樓、鄧氏宗祠、上璋圍、書室等傳統建築,了解古今村民的生活文化,細味當中的人和事,當中更有不少喻意吉祥或風水佈置的設計,讓小作家眼界大開。 鄧氏族人在屏山開村八百年,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和傳統習俗。例如沒有井口的水井,以大小兩石作為形象的土地公公婆婆,富戶人家的灶頭,門上有竹樹圖案的書室,鄧氏宗祠的傳統風俗等,都成為小作家的新奇事物。原高七層的聚星樓在經過兩次颱風吹襲後,只剩下現有的三層。導賞員表示,當年風水師說這是天意,因此沒有重建。另外由於單數在風水學上屬於陽數,有男性和陽宅之意,因此塔層數目和樓梯數目都用上單數數目。 特色文章包含地道人情 小作家經過親身體會,對文物徑有了進一步認識,但要寫旅遊文章,還有很多資料和技巧需要掌握。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強調認識行程路線非常重要。他表示,考察前要先掌握基本資料,了解前往方法、步程、方向、地標及特色景物。在遊覽過程中,要留意行程內容,建築物的歷史、演變和發展,掌握這些資料便可撰寫旅遊介紹文章。同時,亦要留意資料的真確性,分析有關人士的觀點,了解最新資訊。 若想寫得更深入,徐振邦說同學可以閱讀小冊子、書籍及報章,訪問當地村民及觀看他們的私人收藏,發掘當中不為人知的景點和細節。他坦言,寫特色文章,一定要涉及人和情,了解當中的小故事,有時更要親身體驗,例如品嘗當地的盆菜等,要用更多時間,才能發掘更深入的資料。 徐振邦建議小作家要行萬里路,加上平日的知識和觀察,體會當中的歷史文化,然後加入個人感受和特別元素,寫成具有個人風格的旅遊文章。

歌詩顧蒼生反極權 卜戴倫唱作奪諾獎

美國唱作人卜戴倫(Bob Dylan)獲頒 2016 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於國際藝文界略有爭議。詩人、作家廖偉棠主持「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作家精讀坊」時,則認同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對卜戴倫的評價:「在美國偉大的歌唱傳統中創造出全新的詩意表達」,並形容這位影響着他的歌手的作品為「歌詩」。 小作家留心聆聽講者道出卜戴倫作品的特色。 詩與音樂 關係密切  廖偉棠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台灣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文小說獎及創世紀詩獎。他分析卜戴倫的歌曲意義之餘,並向小作家解構文學與詩歌的關係。  詩與音樂的關係本來就十分密切,廖偉棠說:「以前中國的音樂和藝術有着詩教的作用,詩教即文學藝術需要承擔教化的作用。音樂要有情,將自己的心聲有紋路描寫出來,才成為一首詩歌。」  《論語.陽貨》: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廖偉棠指這說法跟卜戴倫喜歡諷刺時弊的創作很相似:「詩歌具有社會功能,並不是為自己而寫,而是加入令人共鳴的事情,這是詩歌『興』的作用,喚起別人的感情;『觀』即是觀察社會的變遷;『群』即聚集一起表達欲望、觀念及意向;『怨』並不是怨恨,而是諷刺、辨別。」  廖偉棠又謂:「早期的詩歌跟種田、打獵有關,正如東漢何休《春秋公羊傳解詁》所言『勞者歌其事』,當時的詩歌多數跟生活有關。」 表露人性 反戰疾惡  卜戴倫的樂曲被譽為跨越潮流,歌詞關顧蒼生,表露人性,用字簡單精準,發人深省,廖偉棠說卜戴倫作為「民謠詩人」,在音樂上確實簡潔有力,在歌詞上深刻、尖銳;他創作的民謠不吟唱風花雪月,卻大聲疾呼生活之惡、反戰、反極權、反資本主義。  廖偉棠認為,卜戴倫渾身充滿矛盾,創作的歌詩滿是相悖的修辭、不斷反對自身的反諷,當這些矛盾集中撞擊的時候,它們喚起巨大的能量,構成他的詩詞中難以解釋的魅力與感召力,成就了與眾不同的卜戴倫。  精讀坊上,廖偉棠引領小作家欣賞卜戴倫多首作品的歌詞,包括:《暴雨將至》(A Hard Rain's A-Gonna Fall)、《溪谷下游》(ValleyBelow)、《來自北方鄉村的女孩》(Girl From The North Country)、《手鼓先生》(Mr. Tambourine Man)、《瘦人歌謠》(Ballad of A ThinMan)、《談談紐約》(Talkin' New York)、《三個安琪兒》(ThreeAngels)等。廖偉棠綜合卜戴倫的創作特色:一、代入他人角色,述說社會;二、講故事,帶入抒情和議論;三、最大難度,使用對話和隱喻,製造戲劇性。 寫作錦囊 廖偉棠眼中的卜戴倫: 「我覺得這種傳統意義上的詩人愈來愈缺乏,卜戴倫的歌總懷着一種坦蕩,同時又毫不妥協的態度。他的歌裏總是有懷疑主義的精神,那是超越別人加諸他的理想主義成分的——我們不要以為他就是60年代美國那種熱情的理想主義者,實際上他是懷疑主義者,他和卡夫卡、齊克果、卡繆等不安但清醒的獨立作家更接近。」 丁曉麒同學:讓我重新認識歌謠的意義,不只是娛樂,與詩也有很大關係,卜戴倫創作的詩歌都有不同的感受 周津兒同學: 我覺得他用詩與音樂結合一起,具有深層的意義,很厲害!

蒲葦:寫散文需要交出真正的情感

散文看似是簡單易學的文體,因為它既沒有任何束縛和限制,就連題材也是隨作者所好,想寫什麼都可以。不過,要讓散文與讀者產生共鳴和表達出真正的情感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前於作家精讀坊中,蒲葦分享了台灣著名女作家張曉風的散文,並從中探討寫作散文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蒲葦認為,張曉風的作品正視自己的需要和情感,是經歷苦痛後書寫的文字。而且,他認為我們可以用僅餘的、微小的力量,從文字讓別人獲得共鳴。而這種共鳴,是可以穿越時空的阻隔,讓作者與讀者有思想的交流。 蒲葦說:「散文應是一種直話直說的文體,不需要刻意安排虛假的情節。要寫出一篇好的散文,最重要的是要反映自己真實的需要,把真正的情感交出來。」由蒲葦講解散文寫作後,參加作家精讀坊的小作家被分成五組,分別討論五篇張曉風的散文作品,包括:《地毯的那一端》、《步下紅毯之後》、《我在》、《只因為年輕啊》和《我撿到了一張身分證》,並分享他們對文章內容和寫作手法的意見。 培訓計劃新項目 討論環節助交流 作家精讀坊是「小作家培訓計劃」本學年的新增項目,由作家兼資深中文科主任蒲葦撰寫導讀材料,指導小作家有系統地閱讀優秀作家的作品,然後主持精讀坊,除深入介紹作家與作品,還加入互動的討論環節,從而提升小作家的寫作興趣與水平。 蒲葦說:「雖然張曉風的散文寫作距離現今中學生的年代較遠,不過她的文字大方優美,有值得學習之處。加入互動環節後,讓小作家有討論的空間。」 一眾小作家亦同意小組討論環節能讓他們有交流的機會。曾穎詩同學表示:「一個人的想法並非全面,討論可以和其他小作家交流,了解其他同學的想法。」盧雅言同學認為:「可以多參考別人的看法,從而由不同角色理解文章。至於散文寫作方面,這次學到寫作要真誠,不用過於花巧,只需表達自己的真實情感便可。」李濬彥同學說:「小組討論可以綜合大家的意見,做到取長補短。經過這次作家精讀坊,我明白散文必須寫出真實的事,才能流露真摯感情。」

2013/14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寫作交流會

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首個活動「寫作交流會」,緊接開學禮舉行。交流會邀得香港作家協會主席、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副教授黃仲鳴博士、第39 屆青年文學獎新詩初級組及小說初級組亞軍梁莉姿及兩名2012/13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得獎,一同分享寫作心得及經驗。 黃仲鳴:寫好文章須備邏輯思維 黃仲鳴博士曾參與上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評審及點評工作,他認為同學的寫作題材廣泛,不乏佳作,尤其是那些天馬行空的構思為他帶來不少驚喜。他點名稱讚獲得亞軍的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余安琳,她的作品〈李輔國的自白〉,頗有心思地改寫歷史故事,下筆文言白話夾雜,顯現她的語文根底不錯。 黃仲鳴說行文首要清通,文字宜簡潔,結構要通順。他總結2012/13 學年小作家的作品成績,最弱的是邏輯思維不足,因此常出現前後矛盾、前言不對後語的毛病。他建議同學多閱讀,此舉既可打好文字基礎,也能增加個人的閱歷和拓闊眼界,寫起文章來自然較合情理。 梁莉姿:寫作不是一種手段 交流會請來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一年級生梁莉姿與小作家分享寫作心得。梁莉姿始為人知的是今年3月24日舉行的第39屆(2012 年)青年文學獎頒獎禮,她當日共上台4次,因為在同一比賽的兩種文體中,梁莉姿分別獲得4 個獎項:新詩初級組亞軍(〈當我們學習通識〉)、優異獎(〈你們還是適合獨居─給L〉)、小說初級組亞軍(〈關於H 城這回事〉)和優異獎(〈佳佳的一天〉)。其後,她又參加第二屆「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再奪得中學組推薦獎。 其實,梁莉姿是第二屆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中文作文獲得5**佳績,而早於2010 年的第37 屆青年文學獎,已奪得小說初級組季軍,故無論是課業作文或創作,皆是能手,她的寫作經歷,值得小作家參考。 梁莉姿說她的寫作根基是在小學階段無意中奠定的。由於父母皆在職,家庭經濟亦不太好,因此小學時每天放學後都會到公共圖書館,靜候父母下班接她回家;就在等候期間,完成當天功課後,便在圖書館不停閱讀,什麼類型的書都拿來看。升上中一,受到老師的鼓勵,她便開始創作,而小學時的閱讀,對她往後的寫作有很大的幫助。 梁莉姿認為,學生不應視寫作為一種在考試獲得好成績的手段,而是應通過寫作認識自己。「我一向有寫日記的習慣,透過寫作可以重新認識自己和抒發感情。久而久之,寫作更成為我的精神支柱。」談及得獎的小說和新詩作品,梁莉姿表示作品的題材全都來自生活上她所關心的議題,她建議小作家只要多留意身邊事物,就會發現很多題材都可以入文。 梁莉姿坦言: 「中學時代曾遇上沒有靈感和題材的瓶頸,後來我放下寫作一段時間,參與其他活動,例如義務工作,靈感反而又回來了。我發現原來這是從其他角度看世界的方法,受到這些新衝擊後,反而發掘到更多新題材。多分享亦是進步的契機,有些人會選擇與身邊的朋友或家人分享作品,而我則會跟一起辦文學組織的朋友交流。其實,只需選擇自己認為合適的人,自己感覺舒服便可。」 得獎同學:計劃啟發新思維 上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冠軍招文軒和亞軍余安琳,從計劃中分別得到不同的啟發。 喜歡寫散文的招文軒說:「當初是家人鼓勵我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的,最深刻的活動是從流動教室【解構「紅樓非夢宴」的思維】中學習寫作,學會以食物側面描寫人物性格。」招文軒的得獎作品〈阿叔、阿嬸、姑姐〉以家人為題材,他認為寫作有助記錄當下感受,事後重看更能產生反思的作用,有更全面的想法。 至於亞軍得獎者余安琳,得獎作品〈李輔國的自白〉以中國歷史為題。原來她喜愛以古典的辭藻寫作,但曾被同學評為「過分雕琢」,她希望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能給她一個突破。結果,她從黃仲鳴博士的培訓班「散文寫作——粵語可入文?」,學懂方言亦可用於寫作,一洗她過往的誤解。跟梁莉姿與人分享作品的習慣有所不同,余安琳會經常反覆閱讀自己的文章,找出需要改善的地方,她說此亦是提升寫作水平的良方。

導演將文字化成影像 作家筆下顯露電影感

電影與文學在創作上有着「近親」關係,相互的影響千絲萬縷。職業導演亦是專欄作家的趙崇基,對此有深切的體會,他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主持初中組培訓班,分享個人的看法和經驗,講述「電影與寫作」的關係。 第八藝術內涵廣 大學時主修中外文學,畢業後長期從事電視及電影工作的趙崇基,曾參與拍攝17部電影,包括《三個受傷的警察》、《兄弟》、《一路有你》、《英雄喋血》等。他說電影被稱為第八藝術,原因是它包含着文學、音樂、舞蹈、戲劇、繪畫、建築、雕塑等七種藝術元素。 趙崇基解釋箇中因由:「電影常有文學的影子,人物造形跟雕塑有關係,建築則是電影場景的關鍵,而電影的每個畫面就恍如一幅幅繪畫;加上電影本身已是戲劇,舞蹈也在電影中經常出現(如行位),還有音樂(電影配樂)。」 其中,文學與電影的關係至大,因為電影最主要的功能是表達故事,趙崇基說:「寫文章及劇本乃異曲同工,講故事最考驗作者的寫作能力,組織文章與組織劇本一樣,由開始、過程及結束三大部份組成,可見電影與文學是共通的。」 電影劇本與小說 寫作技巧有別 然而,劇本與小說在選材、處理上卻可以有很大的分別,趙崇基指出:「拍攝電影的過程,牽涉多方面人力物力,製作需要有相當規模,而導演或監製選擇題材時,亦難免要考慮電影的商業價值,所以有一定限制。相對地,作家只是通過紙張發揮筆下技巧,並運用比喻、暗喻等手法,直截了當地表達角色及情節,自由度較大。」 雖然劇本及小說均需要靠故事來傳達作者的看法,但是在寫作技巧方面,兩者的手法截然不同。趙崇基表示:「曾有一名導演說:『劇本寫來拍攝,小說卻不同,然而兩者都是文學。』小說的想像純粹是作家在文字上表達,讓讀者直接感受其中;電影的想像則是透過畫面顯現出來,由導演負責將文字變成影像,因此寫劇本要懂得使用電影的語言才能成事。」 文學亦有電影感覺 文學也可以很具電影感,趙崇基以元代作家馬致遠的散曲《天淨沙‧秋思》作例子:「這首元曲充滿電影感,每句都可說是影像、鏡頭,開始是『枯藤老樹昏鴉』,明顯是特寫;接着『小橋流水人家』,鏡頭拉至中景;然後『古道西風瘦馬』,給予全景的感覺,最後『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感受是一個大廣角的鏡頭,整首曲反映作者將事物聚焦,繼而逐步慢慢放大,最後帶出感情。」 趙崇基認為,電影的優點,在於隨時以鏡頭把景物放大縮小,透過影像顯示一切內涵;小說則巧用文字比喻,細緻刻劃,讀起來是另一番滋味。 此外,趙崇基指電影的想像空間來自畫面,所以必須運用畫面來表達文字內容。電影編劇要懂得選擇獨特且與別不同的角度演繹,故對身邊發生的事情須有一定的敏感度,其次是要有視野。「從電影中獲得滋養,明白電影的結構,有助提高寫作能力。」趙崇基建議小作家除了多閱讀,也可多看電影,從而提升寫作的技巧。 小作家心聲 黃綽樺 保良局董玉娣中學 中三 我從未接觸過劇本,只喜歡看電影。今次培訓班,讓我明白小說與電影的分別、改編小說拍成電影背後的創作理念,這些知識對我都有很大啓發。 鍾婉瑜 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 中四(小作家大使) 我曾經在學校寫過劇本交功課,也經常看改編小說的電影及網絡小說。以前我覺得改編自小說的電影,只是依書直說的模式,原來重新鋪陳橋段,需要的技巧非常不同。這次培訓班令我對編劇的認識多了,對寫劇本更加有興趣,希望有機會多些接觸這方面的寫作。

細味豐子愷作品 體會童趣與真情

除了文字著作,寓意深遠的漫畫作品同樣能令人回味無窮,刺激創作靈感。作家兼資深中文科主任蒲葦主持的初中組「作家精讀坊」,以輕鬆活潑的手法,與小作家導讀豐子愷的散文及漫畫,介紹其生平和思想,令小作家對這位文化巨人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盡顯赤子心 豐子愷是清朝光緒年間人,1898年生於浙江,曾赴日本學習美術,回國後執教鞭,閒時繪圖作樂,後被人賞識,作品得以發表。蒲葦選擇豐子愷作為今次精讀對象,是因為一次帶領遊學團到浙江,參觀了豐子愷的故居,留下深刻印象:「想更深入地了解一位作家,可以在旅行時探訪作家出生地及其故居,閱讀他們的傳記或紀念冊,這些收穫將會為旅程添上另一番色彩。」 豐子愷認為人一生都應向兒童學習,因為他們純真、自然、不假雕飾及非功利等,他更將這種「赤子之心」在作品中表露無遺,因此十分受讀者歡迎。蒲葦又強調豐子愷為人親切,絕無架子,即使已成名,若有人求畫於他,不論貧富,他都會以畫相贈,遂留下豐富的畫量。蒲葦寄望小作家能夠學習豐子愷這種待人處世的態度,即使成功也不驕傲,適時回饋社會,不諸多計較。 一生追求「像一個人」 求學時期,豐子愷得到兩大名師夏丏尊及李叔同(其後出家,法號弘一大師)指導,而後者對其影響尤深。蒲葦表示:「李叔同主張為人首重人格修養,次重文藝學習。」豐子愷由是一生追求「像一個人」,以行動貫徹對老師的承諾:「要做好一個文藝家,必先做一個好人」。蒲葦引述豐子愷形容這兩位名師的教育是「爸爸」和「媽媽」的組合:「爸爸是作為典範,給予鼓勵及責成,而媽媽則是呵護備至的。」有小作家認為李叔同扮演「爸爸」的角色,蒲葦稱正確,因為李叔同對豐子愷有勸勉激勵的作用,而「媽媽」夏丏尊的呵護則溫文爾雅。 豐子愷把自己的漫畫分成四個時期:描寫古詩句時代、描寫兒童相時代、描寫社會相時代、描寫自然相時代;蒲葦形容這個過程仿如人的成長。他又展示一些豐子愷的作品加以闡釋,例如「某父子」是一幅漫畫,兒子穿得西裝筆挺的走在前面,而佝僂的老父提着大小行李跟在後面,除了反映人倫亦反映社會狀况。另一幅題為「教育」的漫畫,畫中的人在倒模做泥人,蒲葦指可以理解為教育是「倒模」,學生失去個性,似工廠鑄造的產品一樣。 蒲葦向小作家們介紹豐子愷的生平和思維,除讓大家認識到其作品的前瞻性,以及當中所表達的寓意,還說應領略豐子愷對老師的尊敬之情。1929年,弘一大師(李叔同)時年50歲,豐子愷特繪50幅畫,並請大師題詩50首,結集為《護生畫集》,藉此給老師賀壽。這種師生情誼教人欣羨。 小作家心聲: 黃軒笙 中三 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今次精讀坊令我認識豐子愷的創作方法與現代作家的分別。他的作品著重表達人生道理和思想,亦有探討社會科學、貧富懸殊等問題。是次學習令我在將來寫作文章時會更多體會別人的感受,並運用新學到的技巧『反語』,即用反話去說故事。 鄭琬儀 中二 荃灣官立中學 欣賞豐子愷的畫作,使我領略到原來一幅畫可以表達出不同的「情」,而他關注的議題,由兒童到社會,所表達的思想,甚至放諸今天仍然適用。我本人十分喜愛漫畫及繪畫,既可畫又可寫作。蒲葦老師講解十分仔細,且資料詳盡,令我學到要更細緻地觀察周圍的人和物才下筆。

科幻小說知識作藍本 寫作勿對靈感存謬誤

小作家擁有豐富的想像力,有不少更擬在作品中融入科幻元素。「小作家培訓計劃」為幫助他們有更好的發揮,特邀來擅長科幻創作的徐焯賢,以「科幻懸疑小說與想像力」為題,主持「高小組」工作坊,解構撰寫科幻小說的基礎,並引用不同例子,帶領他們遊走知名作家筆下的科幻懸疑世界。 硬科幻與軟科幻 部分小作家覺得科幻小說只靠幻想便能創作出虛構的故事,然而對內裏的情節與角色理解不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的徐焯賢認為,科幻小說其實是科學幻想小說的簡稱,主要描寫想像的科學或技術對社會或個人影響。 徐焯賢指出,這類小說可分為「硬科幻」及「軟科幻」兩種。「硬科幻」有豐富的科學知識作為藍本,即使這種寫出來的科學現在未必真實,未來也有機會出現,以至書內會有很多公式,例如太空旅行。「軟科幻」對科學的知識不作深究,只作為一種「媒介」,但包含很多經過計算或研究的內容,這類作品帶有很多不同類型小說的影子,如奇幻、諷刺小說,對人性、社會有深刻的反思。 科幻小說除了以科學為基礎外,徐焯賢教導小作家:「寫小說或童話故事時要考慮主角的年齡,多看科幻電影幫助想法更加新穎;寫作也要運用擬人法,即使有些東西不懂人類的說話和行動,我們也要給它們賦予生命。」 現時的科幻作品常描寫時光旅行、機械人及外星人等題材,徐焯賢亦建議小作家在創作同類題材上,一定要與時代並進,懂得更多科學知識,寫出來才會更加有真實感,讓讀者能夠從中學習,閱讀時更加開心。 科幻與推理的結合 在科幻與懸疑寫作方面,徐焯賢說:「推理小說的重點在於『謎』,要製造懸疑氣氛滲透到科幻小說裏,可寫利用科學才能做到的殺人事件,譬如東野圭吾的《神探伽俐略》、圭志祐介的《防犯偵探‧榎本系列》;又或是以科幻式懸疑創作,製造懸疑後才發現科學,像電影《星際啟示錄》。」 徐焯賢以個人作品〈聖誕禮物〉作例子,解釋科幻懸疑的創作:「首先借着經歷,製造謎題後再解謎,最後解釋主題的意義。然而要把冒險或科幻懸疑的小說寫得好看,就要多閱讀相關的書本或紀錄片。」 綜合而言,徐焯賢提出創作科幻懸疑小說的四大法門:第一是「增加」,例如將奇幻思路(神話) 加上科幻謎題(平行世界);第二是「減少」,所指的是打鬥場面;第三是「變位」,善用角色轉換;最後是「結合」,就是懂得利用科技新聞。 此外,徐焯賢覺得很多人對靈感存在謬誤,他說寫作不能太依賴靈感,而要對內容多加想像和推敲。其實,靈感並不是無中生有,徐焯賢強調需從閱讀及生活來積累,因此,他鼓勵小作家多看不同類型的文章,從而加強靈感的累積。

田園中吟詩演戲 感受新詩與戲劇

小說、詩歌和戲劇是文學的三大源流,當中蘊含各種寫作技巧。今次由飲江及余翰廷帶領「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小作家來到西貢戶外康樂中心,漫談新詩與戲劇的寫作技巧,讓小作家思考寫作,並且即席揮毫,度過特別又有意義的一天。 作家飲江先生 分析新詩創作   飲江原名為劉以正,他於七十年代開始新詩創作。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工人文學獎」、「職青文學獎」及「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等詩歌創作獎獎項。作品散見於香港報刊雜誌,1987年與朋友合辦詩刊《九分壹》,出版詩集有《於是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1997)及《於是搬石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2010)。  「新詩」最大的特色是句子長短不拘,句數和平仄不限,押韻自由,是完全破除舊詩格律的白話詩。在寫作訓練日營上,飲江選取了多首新詩,包括〈難得〉、〈我們去捉魚〉、〈小花女〉及〈斷章〉等,跟小作家逐一分析。其中〈我們去捉魚〉是一位台灣小學四年級學生的作品,全詩簡單四句卻有很深的意境:「我們去捉魚,河裏沒有魚,我們變了魚,捉來捉去。」飲江表示:「詩中運用比喻手法,詩人代入了魚的角色,將生活的情况展現出來,是一首難得且有趣的詩。」他續表示寫新詩時不妨加入留白美,讓讀者保留想像空間,學習留空一些事情,例如描述將會發生的事情,卻不點破結局,讓讀者自行聯想。   至於古希臘女詩人薩福的〈斷章〉更是經典之作,其中名句:「像嬌紅的蘋果還高掛在樹梢 / 被採果的人遺忘了 /不是遺忘了 / 而是要採採不到」傳誦千古,飲江說:「簡短的詩中字字精煉,卻有着無窮的想像與回味。」  飲江與小作家分析詩歌作品後,邀請他們也即席創作,發揮創作的靈感。他要求小作家嘗試為另一首新詩〈小花女〉作分段、分行練習, 他解釋說:「不同的斷句方式,可以為詩歌帶來不同的節奏美,當中並沒有錯對之分。因為讀新詩時在不同的斷句中作停頓,得出的感受也可以有所不同。」 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資深 劇場編劇、導演、演員、戲劇節目及教育策劃人余翰廷先生 小腦袋創作大世界  余翰廷為劇場工作室藝術總監、資深劇場編劇、導演、演員、戲劇節目及教育策劃人。1993年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深造文憑畢業,主修導演,畢業後曾任赫墾坊劇團全職演員,亦曾任澳門演藝學院編劇及導演系客席講師。憑劇場工作室《夜鷹姊魅》奪第22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亦獲最佳導演提名;憑《山村老師》、《這裏加一點顏色》獲第13及18屆最佳編劇提名。  余翰廷坦言戲劇最重要的元素,是故事要有吸引力,令觀眾想知道故事的發展。他說:「我們在描寫故事時,一定要將主角設定為有熱誠的人,希望達到自己的目的去行動。作者還需要構思主角在過程中會遇到障礙,能否克服困難與改變,最終成功完成事件等鋪排。」  劇本主要由人物對話(台詞或唱詞)和舞台提示組成,最好同時兼顧典型性和獨特性。余翰廷表示:「以舞台劇劇本為例,通常會分為數個場景,每個場景由時地人、事件及對白組成,小作家可由此掌握寫劇本的基本技巧。」他鼓勵小作家多觀賞舞台劇或電影,在這個過程中感受文體的節奏和氣氛,寫作時便較為容易拿出感覺來。 寫出好戲劇 問: 戲劇分為多少種? 答: 戲劇有幾種主要類型,分別為悲劇、正劇、喜劇及鬧劇。悲劇主角遇到的障礙都與上天有關,即使付出努力,最後往往不敵命運,徒勞無功;正劇的主題則較嚴肅;喜劇的例子如《愛回家》;鬧劇如《Mr.Bean》故事則有誇張的情節。 周津兒同學:聽完講者解釋,對往後寫劇本或小說都有幫助。閱讀新詩範文〈小花女〉的分段手法讓我得到啟發 陳溢朗同學:對比喻有更多認知,學懂 怎樣運用修辭技巧融入於詩歌之中。

苦心經營的隨便—梁科慶流行小說創作經驗談

梁科慶創作了《Q版特工》小說系列共38本,深受學生歡迎,曾獲第四屆全國偵探小說大賽「最佳懸疑獎」及第12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少年文學組)。早前,梁科慶以「苦心經營的隨便——流行小說創作經驗談」為題,與一眾初中組小作家分享個人的創作習慣,以及教授流行小說的創作技巧。 梁科慶向小作家分享小說創作心得。 過去的流行 此刻的經典 寫一本流行小說不難,但要寫出高水平、雅俗共賞的流行小說卻絕非易事!甫開場,梁科慶先與小作家講解「流行小說」究竟所指何物:「流行小說與嚴肅文學並非斷然割裂的兩種類型,事實上,不少當時被視作『誨淫誨盜』、難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在歲月的磨洗後亦證明了它們崇高的文學價值,奉為經典。」由流行文學「進階」到學術經典的情况,自古有 之,例如被稱為「艷科」的宋詞、元雜劇如《西廂記》、志怪小說如《西遊記》、俠盜小說如《水滸傳》等。梁科慶指出,流行小說的類型主要包括:言情小說、武俠小說、科幻小說等,而當中有三個基本特徵:通俗性、故事性、娛樂性。能夠由暢銷流行小說,進而踏入學術殿堂,成為經典,歸根究柢仍是作品的水準問題。 青取之於藍 翻新非抄襲  小說最重要是別具創意,作者可透過加入流行元素、創作全新的情節內容,以及翻新、模仿經典作品來表現創意。梁科慶曾把「PokemonGo」捉精靈的情節放入小說《撕裂》中,十分貼合社會潮流。另外,翻新(Renovation)比創新容易,學習模仿前人的精彩作品,並非抄襲,而是挪用、改編,加以熔鑄,達到奪胎換骨、點鐵成金、捨筏登岸等效果,是作家常用的技巧之一,例如蘇軾的《赤壁懷古》是建基在杜牧的詩《赤壁》上創作,兩者都成為了名流千古的經典作品;張愛玲的小說創作養分也取自《紅樓夢》。另外,梁科慶亦分享了他在《Q版特工36:銀狐》中模仿了《紅樓夢第四十回》部分情節描寫,鼓勵中學生多從經典作品中獲取靈感,創作出自己的作品。 設計銘心金句 創作刻骨情節  你聽過下列的經典金句嗎:「I’ll be back.」(電影《未來戰士》,1984)、「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電影《大話西遊》,1994)、「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小說《雙城記》,1859)。梁科慶認為,「整篇小說中,有一、兩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情節或對話,能抓住讀者的心,已經可以算是非常成功。」就如《Q版特工9:北韓危機》中的甘大枝,美艷動人,卻殺人不眨眼,角色強烈的反差感,留給讀者深刻印象。另外,梁科慶教導小作家可利用細緻的感觀描寫,以及強烈顏色對比,令小說引起讀者共鳴及留下深刻印象。 寫好開頭結尾 精彩的小說開頭需要建立不穩定狀態,吸引讀者繼續下讀,例如《藥》開頭營造出懸疑氣氛,引起讀者好奇,為何華老栓早起?拿着錢去做什麼?而結尾部分,梁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創作像歐亨利《多情女子的麵包》那種讓讀者意想不到的結局,製造反差感。另外,也可善用留白技巧創作精彩的結局,像劉以鬯《對倒》及金庸《雪山飛狐》那樣,沒有直接寫出結局,而是留下想像空間給讀者,十分耐人尋味。 甘祉溢同學:今次課堂讓我明白該如何起筆與收尾。梁先生的個人創作習慣很好,創作時我會試試他的步驟。 徐梓誠同學:今天的講座讓我更了解不同的小說創作技巧,特別 是營造留白或大落差的的結尾方式。

節慶佳餚顯文化 以食為題樂無窮

親朋歡聚享用美食乃節日樂事,像普天同慶的聖誕更是上佳日子。「小作家培訓計劃」高小組「流動教室」請來資深傳媒人、對飲食文化素有研究的伍成邦,向小作家介紹世界各地不同特色的聖誕美食,分享以食為題材的寫作心得。聽講之餘,「流動教室」還安排了自助餐及特色聖誕禮物,與小作家在佳節氣氛下學習寫作。 伍成邦引領小作家思考節日美食 與寫作的關係。 聖誕飲食 各有文化 大家心目中的聖誕美食,離不開火雞、樹頭蛋糕、薑餅人等,但其實在世界各地都有着不同的聖誕美食,且能突出國家的飲食文化。當然,各地聖誕食物也有共通點,譬如多數是甜、多肉,可長時間擺放等。  伍成邦細數各地特色聖誕美食:「德國人愛在聖誕吃Christmas Stollen、很甜的Marzipan、燒鵝、德國腸,喝加入肉桂及丁香等香料的酒精飲品;中美洲危地馬拉有墨西哥糉;北歐冰島有Laufabrauð 烤餅;意大利有Panettone 蛋糕;新西蘭有以蘇聯芭蕾舞演員Anna Pavlova 命名的Pavlova 蛋糕;波蘭聖誕大餐有十二道菜;英國有Beef Wellington;西班牙有Turon 糖;北美有Apple Cider 等。」小作家對各地聖誕美食感到好奇,從中了解到各地的聖誕飲食文化。 火雞是聖誕節美食之一,小作家也躍躍欲試。 飲食作品 層出不窮 食,不只是色、香、味,也包含著許多人情世故,不少中外作家常以食為創作題材。伍成邦帶領小作家細味各種食的寫作:「由清代文人袁枚所撰寫的《隨園食單》,是一部類似食經的作品。當中提到『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資稟。』指食物跟人一樣各有先天條件,有些人比較蠢,教而不善。另外又以廚師所用的材料比喻為婦人的衣服首飾,即使國色天香,也要有適當化妝,否則西施也難救。文章將飲食寫得很幽默,寫法令人出乎意料。」 何冀平成名話劇《天下第一樓》亦是伍成邦認為值得探討的作品,該劇以百年烤鴨店「福聚德」的興衰為故事:「內容借飲食帶出大時代的戰亂和時局交替,全劇有很多飲食的場景,通過食客之口,說出許多政治及當時社會的民生百態,是很精彩的飲食故事。」另外,日本電影《深夜食堂》將食結合人間情味,西片《Julie & Julia》則是時空交錯的獨特飲食故事。伍成邦表示:「食,不只在報紙或網上文章可見,也可在電影或舞台劇出現,種類可以很廣闊,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說。亦如《隨園食單》運用適當比喻一樣,大家應要有想像空間。」  是次「流動教室」在一所派對場地進行,小作家在品嚐美食後,以聖誕印象、描述聖誕氛圍、追查聖誕緣起和意義、重新規劃聖誕等為主題進行討論。有的對聖誕旅行、報佳音活動印象深刻;有的則認為聖誕缺乏氣氛,社會只鼓吹消費和吃喝玩樂。若可重新規劃聖誕,小作家們希望珍惜與家人和朋友共聚、鼓勵種植以美化城市,締造綠色聖誕。 家推介:由清代文人袁枚撰寫的《隨園食單》,是一部類似食經的作品,將食寫得很幽默,寫法令人出乎意料。 寫作錦囊 伍成邦寫作心得:切入點可影響全局「尤記得多年前訪問文學家白先勇,談到寫作之道,他說『文章如何入手,會影響往後結構』,意思是下筆的切入點很重要,因可影響全局,包括文章的格局、氣魄,以至其吸引程度。回想白先勇為紀念亡友王國祥而寫的《樹猶如此》,便深切明白他的說法。該文以作者後院的柏樹為切入點,並首尾呼應,又用柏樹驟然而亡所留下的空白來形容好友的逝世,筆觸真摯感人,值得小作家學習。」 李樂妍同學: 自己一向不擅長描寫食物,今次活動令我認識寫食物的範圍很廣泛, 可用故事或幽默的方式來表達。 寫出好味道 問: 味道太抽象,該怎麼形容? 答: 善用比喻的威力!有時候,幽默生動的比喻比正面描寫更靈活、更有效傳達味道的神髓呢! 問: 寫飲食好像與生活關係不大? 答: 非也!食物及飲食文化與日常生活各方面息息相關。《天下第一樓》、《Julie&Julia》、《深夜食堂》都是透過食物「以小見大」寫世情的好例子。 問: 如何寫出引人入勝的食評? 答: 與寫其他文體一樣,開首至關重要。白先勇曾說:「文章如何入手,會影響往後結構。」可見切入點對文章的格局、氣魄影響深遠!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

《今天》

《天地一沙鷗》

《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