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城市「陌生化」寫作 重塑想像添反思空間

有些人靈感特別多,彷彿拿起筆就能寫出千百個故事;也有人呆坐半天,都找不到寫作意念。原來,想像力也能透過後天培養。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曾獲多個文學創作獎的謝曉虹博士,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主持工作坊,跟同學詳談「城市想像與寫作」,指導小作家怎樣把想像演化為文。 謝曉虹博士引用西西的《浮城誌異》,解釋作者如何透過超現實的畫作比喻香港,並整理出想像的方法,讓同學參考。在分組討論環節,同學藉觀察超現實畫作分享個人感受及看法,暢所欲言。 謝曉虹:從《浮城誌異》看想像 曉虹表示,西西用她的作品《浮城誌異》,記下1980年代港人面對回歸時呈現的不安和焦慮。書中十三篇文章圖文互涉,以著名超現實畫家雷內‧馬格利特的畫作象徵她眼中的香港,再配以文字,完成她對城市的想像。謝曉虹補充,西西把香港「陌生化」,即運用比喻令所描寫的人或物與現實產生距離,從而引發聯想。這種手法生動地處理了人們漸覺麻木的事物,並提供細節重新表述,令讀者有新鮮感,增加他們的反思空間。 此外,謝曉虹認為,西西運用畫中的矛盾意象,表現出當時香港人的特質及思緒,如《浮城》象徵無根的焦慮;《鳥草》則以鳥首形的草表現出香港人渴望自由,卻不敢向外闖的特質。雖然這類文章或圖像未必能為讀者提供解決方向,但謝曉虹指出,文學創作與數學不同,可以有許多答案,甚至毋須總結,反能讓讀者有回味的空間。 謝博士說值得注意的是,《浮城》與一般小說不同,沒有時間性及因果關係,也沒有明顯的開首及結尾。她解釋,這種創作手法正切合意大利作家伊塔羅‧卡爾維諾提出的「時間零」理論,即打破小說着重情節及結局的成規,着重描寫特定的瞬間。

蒲葦:精讀余光中幽默散文學寫作

散文是個人情感爆發點 幽默,能點綴精彩生命,融入文章中,更是色彩所在。片言幽默,讓嚴肅沉實的文章活潑起來,讓人會心微笑。余光中和張曉風份屬好友,一起在台灣成立「搶救國文教育聯盟」。中文科主任兼作家蒲葦老師,早前為小作家介紹張曉風的文章,教他們將好奇和勤力用在寫作上。這次帶來余光中的幽默文章,分享幽默玩味,豐富小作家的寫作內涵。 散文是一種率直的情感表達方式,蒲葦認同余光中所說:「散文是無所憑藉,也無可遮掩,不像其他文類可以搬弄技巧,讓作者隱身其後。」他認為散文是情感的爆發點,將自己在文章中呈現。 理想與現實有落差 寫作時機 余光中曾說過自己寫作的因由:「我寫作,是因為感情失去平衡,心理失去了保障。心安理得的人是幸福的!繆思不必再去照顧他們。我寫作是迫不得已,就像打噴嚏,卻平空噴出了彩霞,又像是咳嗽,不得不咳,索性咳成了音樂。」蒲葦表示:「當理想與現實出現落差,也就是感情失去平衡,心理失去了保障的時候,此時可能就是寫作的最佳時機。」 蒲葦又讚嘆余光中所說:「幽默實在是荒謬的解藥。」當世界愈來愈荒謬,唯一解決方法就是要愈來愈幽默。唯有幽默才讓人無可奈何,讓人會心一笑,這或許就是文章的價值所在。 要寫出幽默,蒲葦認為要先成為幽默的人,才能揮灑自如。他表示:「幽默感是君子式的、是紳士式的,輕輕帶過,餘味悠然,令人回味再三,輾轉反側都在思考。非用力量、色彩去刺激、換來即時體會,而是一點一滴讓人慢慢會心微笑。」 六種幽默寫作手法 「幽默不能太露,要不忘自嘲,泰然自貶。」蒲葦引用了余光中的文句,分享了六種幽默的寫作手法: (一)變換常態寫法。寫作要有新意,不要搬字過紙。例如:將大智若愚,變成大借若還;將喜出望外,變成憂出望外。 (二)比喻。余光中曾謂「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用女性來比喻對不同地方的感覺。蒲葦指出:「一篇文章若有兩三句比喻,就很精彩。」 (三)善用反語。「同事也是一種鄰居,也由不得你挑選,偏偏開會時就貼在你隔壁,卻無壁可隔,而有煙共吞。你一面嗆咳,一面痛感『遠親不如近鄰』之謬,應該倒過來說『近鄰不如遠親』。」 (四)食字。「近二十年來,台灣去美國的留學生,名副其實『留』了下來。」 (五)擬人。「五年前,我也曾放下剃刀,一任亂髭自由發揮,養了兩個禮拜,鏡子裏看來似乎也有點規模。」將髭當作生物般「養」,令人印象深刻。 (六)想像力豐富。「在忙碌的現代社會,誰能叫世界停止三秒鐘呢?誰也不能,除了攝影師。」

故事創作3元素︰人物、情節、感受

對於高小組小作家而言,故事創作、也就是自行寫作出一個故事,需要掌握3個元素︰人物、情節、感受。知名作家周蜜蜜出任主講嘉賓。一眾小作家把握這次機會進行交流,以掌握故事創作3元素。 故事創作的三大要素 許多高小程度的同學平日都喜歡閱讀故事體裁的作品,例如童話、寓言、偵探、科幻、歷史和名人傳記等。高小組「作家培訓班」𨘋請了知名作家周蜜蜜主講,以「故事創作:憑觀察看世界」為題,帶領小作家透過用心觀察身邊事物,令故事創作的內容更吸引。 故事創作的三大要素是人物、情節和背景。以人物描寫為例,作者如能讓角色展現鮮明的個性,自然能大大增強故事的可讀性。例如人物對不同事物的想法和反應,就最能顯露角色的性格和觀念。 「觀察、聯想、投射」三部曲 觀察:且聽畫面弦外音 聯想:發掘意象的刺點 投射:讓意象黏合情感 導讀範文:黃慶雲《怪電話》 周蜜蜜帶來了由兒童文學作家黃慶雲所寫的一篇短篇故事《怪電話》作為例子。她介紹道:「這個故事的主角登平是一個頑皮的學生,平日最愛打電話捉弄別人,同學們每次接到這些怪電話時,就知道一定是他在攪鬼。有一次,登平從同學何敏處取得班主任蔡老師家中的電話,於是決定晚上進行電話惡作劇,怎知蔡老師的出奇反應,不僅令登平即時不知所措,翌日蔡老師更將昨晚的遭遇,以別出心裁的方式與班上同學分享,故事結局令讀者完全意想不到呢!」 周蜜蜜解釋,這篇《怪電話》不論角色設定以至內容主題,均十分貼近高小組小作家的所見所聞,在座不少小作家也回應,偶爾也會接到一些令人莫明奇妙的電話。周蜜蜜續解釋:「當不同人遇上這些情况時,到底他們會如何應對呢?當我們構思故事人物角色時,我們不妨參考日常生活中的實例,透過觀察和分析,細緻地刻畫主角的性格。因此,我建議今次大家聽聽其他小作家的經驗分享,觀察和了解別人接到怪電話, 或親自進行電話惡作劇時,會作出什麼反應,跟自己的處理方式有什麼異同之處,這些有趣的真實生活情節,往往都能成為日後寫作故事的靈感來源呢!」 分組討論交流生活經驗 這時活動亦進入下一階段,小作家分成多組,輪流分享他們接到怪電話的經歷,例如有小作家接到美容公司的服務員致電,推銷纖體療程優惠,當她表示她只是一個四年級的小女孩時,對方竟然仍不氣餒並繼續游說,說小學生也有可能體重超標云云。亦有小作家分享道,曾在家中收到來電,講出爸爸的姓名並稱當事人已因干犯罪行而被捕,但爸爸其實正在房中熟睡,小作家因此不慌不忙地直斥其非,電話騙案不攻自破,爸爸醒來後更即時跟他分享這段「趣聞」。 最後周蜜蜜總結道:「古今中外許多精彩的故事作品,其實都是由作家運用觀察,將日常生活透過規範文字加以敘述和轉載,過程中當然可能會稍加修改和創作,但最重要的,是要在故事中保留值得回味的生活細節,這樣才能令讀者領會心神,引發共鳴和反思,為作品注入內涵和閱讀價值。」 小作家心聲 張仲僖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小學分校 小六 ❝我很喜歡寫故事,去年開始跟幾位同學一同創作一篇數萬字的作品,大概完成了一半。今次活動讓我學到如何令人物角色性格設計得更貼近真實,相信能令我們的故事情節變得更有趣味。❞ 凌雯嫣 大埔舊墟公立學校(寶湖道) 小六 ❝有同學去年曾參加這個培訓計劃,並且極力推薦我一同參加。今次是我第一次出席小作家培訓班,覺得這種學習寫作的方式,跟課堂教學有很大分別,比較生動有趣,令我很期待日後的其他活動! 3個步驟 激發散文創作無限可能 更多小說及創作參考 本屆及歷屆小作家「佳作共賞」

多元課堂活動 激活創作思維

明報與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為不同程度的學生推出多元化的閱讀寫作課堂,啟發小作家們的創意思維。 散文寫作重視情感表達 散文是一種自由靈活,短小精悍,表現真人真事真實感情的文體。一般的寫作規律是,對事物、人生、景物突然有了感悟,從感悟深入昇華,繁衍成文。好的散文,不論記敘、議論都帶有強烈的感情。 3月24日,曾獲兒童文學雙年獎的作家周蜜蜜,來到高小組小作家的課堂,教導散文寫作的技巧。她說:「散文立意要求獨特,就是作者的感悟需要體現出其獨特情志、獨特感受、獨特體驗的感悟,在字裏行間捕捉心靈的顫動和思想的閃光點。」 另外,她講解了散文和記敘文的區別。散文中所寫的人生、事件、景物等,都從自身感悟出發,是作者對事物特殊意義和美的發現。這種發現是知覺、思維、感覺的綜合思維結果,體現了作者的深思妙悟,是散文的情、理、意、味。而記敘文是記錄生活中的人和事,並不從作者的感悟出發。 周蜜蜜透過導讀《外祖父的寶貝》,讓小作家們學習如何把自己的個人經歷和感悟,化成文字,寫成一篇以小見大的散文。《外祖父的寶貝》中「我」的外公對讀書和學習英文有一種執着,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他仍與眾不同地鼓勵「我」和弟弟妹妹多讀書,有機會就出國留學。文章中放置了不同時代關於「我」和外公的生活片段,形散神聚,流露出對外公的思念和感激,以及個人對讀書的領會。 ▲作家周蜜蜜 追尋夢想——幻想及實踐 夢想是一個目標、是一種推動力,令人向前看,給予人從失敗中站起來的勇氣,使人積極。4月7日,擅長以故事來教育孩子的Auntievan van 來到初小組的小作家培訓班,透過「童心無限.夢想世界」這個主題分享不同人追尋理想的經歷,鼓勵和啟發小作家們尋找自己的夢想。 Auntie van van 說:「不同背景、不同年齡、處於不同人生階段的人士,都可追尋自己的夢想。我的大學同學Q(化名),他畢業以後去當社工,然而他發現社工並非自己的夢想,於是當了幾年社工後,毅然辭職,去學習化妝。現時他既是化妝師,亦是舞台劇演員,實踐着他十多歲時熱愛舞台劇表演的夢想。」此外,她又分享了前同事結婚生子後,一邊照顧家庭,一邊完成學業的故事,說明夢想可給人目標和動力,能使人迎難而上。 Auntie van van 續稱,夢想是透過觀察、發掘、接觸及思考而得來的。她鼓勵小作家要觀察和認識不同行業人士,例如:科學家、懲教署人員及記者等,同時需要思考如何裝備自己,才能達成夢想。 另外,Auntie van van透過創作夢想小屋的小遊戲,讓小作家們體會追尋夢想的過程,就是幻想、思考及創新。同時,她表示家長不應限制孩子的想像空間,在以前的年代,醫生、律師及老師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然而,今時今日一些新興職業,如電競選手、街頭音樂人等,他們同樣可以取得出色的成就,因此應讓小朋友多發掘自己的興趣,並勇敢嘗試及實踐。 ▲作家 Auntie van van 戲劇不能缺少衝突元素 戲劇創作可從現實生活中獲得靈感,然而需要在故事中製造衝突、懸念,放置吸引觀眾追看的元素。4月7日,資深劇場編劇余翰廷,來到初中組的小作家培訓班,以「劇本結構及創作的靈感來源」為題,教導創作戲劇的技巧。 余翰廷說:「戲劇起源自希臘的祭祀,與舞蹈相同。而現今的戲劇有兩種潮流,一種是以人物為中心,如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另一種是以事件為中心,如動漫『名偵探柯南』。不論哪一種戲劇,必須具備的元素就是衝突。」 ▲資深劇場編劇余翰廷 他續稱,吵架是其中一種衝突的表現,然而衝突並不等於吵架,例如:你回到家,看到爸爸板着臉在看電視,媽媽則在廚房煮飯,兩人都不說話,但是你可以感受到當中的「火藥味」,這也是一種衝突。 余先生提醒小作家,作為編劇必須很清楚角色的內在動機。假如描寫兩個在鬧市中凝望僵持的情侶,兩人沒有對白,但寫劇本時,需要十分清楚角色的內在動機,女生可能心想:「我很生氣,我不知道怎麼辦,請你快點讓我不要生氣。」 另外,戲劇中的角色不能從頭到尾都沒有轉變,而是經歷不同的事件後,應該有所改變。譬如主角是一個廢青,經歷喪親之痛後,可以變得更積極地生活,或是變得萎靡不振。 小作家心聲 羅安梨 保良局馮晴女紀念小學 小四 「散文寫作重視情感表達,令我更明白如何寫好散文。同時,也學會了記敘性散文、抒情性散文和議論性散文這三種功用不同的散文的寫法。」 廖孜 馬頭涌官立小學(紅磡灣) 小三 「經常在電視新聞看到記者,我覺得他們口才很好、見多識廣,所以我長大後也想成為一名記者。」 梅綺玲 嘉諾撒聖家書院 中三 「原來演員的內在動作比外在的肢體動作更重要,寫劇本時要全面描寫不同演員的思想性格。」 何創南 皇仁書院 中二 「今天的課堂令我對創作劇本有更深的理解。一些創作劇本的技巧,例如:描寫人物的語言、動作、神態等,對於寫作其他文體同樣有幫助。另外,今次課堂的表演環節,讓我察覺到平時常用言語表達訊息,很少會運用肢體去表達,所以覺得有點難,但是很好玩。」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及Ken

借鏡古典文學和動畫 為小說創作滲入更多靈感和想法

初中組寫作迎新營以「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為題,由曾經憑代表作品《超凡學生》奪得第十五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冠軍的作家袁兆昌分享,為小作家帶來一些古今經典小說作品作參考實例。 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 袁兆昌指出,小說所用的是描寫的方法,主要元素包括人物、情節、主題及情景等。以人物為例,小說重視以文學修辭的技巧,塑造人物形象,自然地反映現實中某類人物的性格;情節方面則透過製造懸念、鋪墊及埋下伏筆等方法,以達至文學的藝術效果,這些特點都與小作家平日寫作故事有顯著區別。 小說創作着重文學修辭 「小說最精彩的地方在於作家運用文學修辭的技巧,透過多層次的順序及倒序等敘述手法,並由第一、第二或第三人稱的視角出發,將內容情節層層推進,令讀者忍不住追看下去。」袁兆昌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將喜歡的小說、電影、動畫以至卡通漫畫等,加入個人創意作出改編,例如改寫歷史人物的生平故事、加插一些原有文本中沒有的情景,作為小說創作的日常訓練。「一個出色的作家的作品亦必須能夠引起讀者共鳴並留下深刻體驗,才能成為經典。」當日袁兆昌還帶來了由東晉史學家干寶所撰的古代民間傳說小說集《搜神記》、近代著名作家劉以鬯的短篇小說《動亂》,以及由他自己所寫、改編自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短篇故事《遊魂》,讓小作家參考不同小說風格的寫作技巧。 從古代文學及動畫中借鏡 袁兆昌亦向小作家分別介紹了古代經典文學《史記》和電腦動畫電影《冰雪奇緣》,並分享當中值得參考的元素: td{min-width:160px;} 《史記》 《冰雪奇緣》 背景 ...

節慶佳餚顯文化 以食為題樂無窮

親朋歡聚享用美食乃節日樂事,像普天同慶的聖誕更是上佳日子。「小作家培訓計劃」高小組「流動教室」請來資深傳媒人、對飲食文化素有研究的伍成邦,向小作家介紹世界各地不同特色的聖誕美食,分享以食為題材的寫作心得。聽講之餘,「流動教室」還安排了自助餐及特色聖誕禮物,與小作家在佳節氣氛下學習寫作。 伍成邦引領小作家思考節日美食 與寫作的關係。 聖誕飲食 各有文化 大家心目中的聖誕美食,離不開火雞、樹頭蛋糕、薑餅人等,但其實在世界各地都有着不同的聖誕美食,且能突出國家的飲食文化。當然,各地聖誕食物也有共通點,譬如多數是甜、多肉,可長時間擺放等。  伍成邦細數各地特色聖誕美食:「德國人愛在聖誕吃Christmas Stollen、很甜的Marzipan、燒鵝、德國腸,喝加入肉桂及丁香等香料的酒精飲品;中美洲危地馬拉有墨西哥糉;北歐冰島有Laufabrauð 烤餅;意大利有Panettone 蛋糕;新西蘭有以蘇聯芭蕾舞演員Anna Pavlova 命名的Pavlova 蛋糕;波蘭聖誕大餐有十二道菜;英國有Beef Wellington;西班牙有Turon 糖;北美有Apple Cider 等。」小作家對各地聖誕美食感到好奇,從中了解到各地的聖誕飲食文化。 火雞是聖誕節美食之一,小作家也躍躍欲試。 飲食作品 層出不窮 食,不只是色、香、味,也包含著許多人情世故,不少中外作家常以食為創作題材。伍成邦帶領小作家細味各種食的寫作:「由清代文人袁枚所撰寫的《隨園食單》,是一部類似食經的作品。當中提到『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資稟。』指食物跟人一樣各有先天條件,有些人比較蠢,教而不善。另外又以廚師所用的材料比喻為婦人的衣服首飾,即使國色天香,也要有適當化妝,否則西施也難救。文章將飲食寫得很幽默,寫法令人出乎意料。」 何冀平成名話劇《天下第一樓》亦是伍成邦認為值得探討的作品,該劇以百年烤鴨店「福聚德」的興衰為故事:「內容借飲食帶出大時代的戰亂和時局交替,全劇有很多飲食的場景,通過食客之口,說出許多政治及當時社會的民生百態,是很精彩的飲食故事。」另外,日本電影《深夜食堂》將食結合人間情味,西片《Julie & Julia》則是時空交錯的獨特飲食故事。伍成邦表示:「食,不只在報紙或網上文章可見,也可在電影或舞台劇出現,種類可以很廣闊,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說。亦如《隨園食單》運用適當比喻一樣,大家應要有想像空間。」  是次「流動教室」在一所派對場地進行,小作家在品嚐美食後,以聖誕印象、描述聖誕氛圍、追查聖誕緣起和意義、重新規劃聖誕等為主題進行討論。有的對聖誕旅行、報佳音活動印象深刻;有的則認為聖誕缺乏氣氛,社會只鼓吹消費和吃喝玩樂。若可重新規劃聖誕,小作家們希望珍惜與家人和朋友共聚、鼓勵種植以美化城市,締造綠色聖誕。 家推介:由清代文人袁枚撰寫的《隨園食單》,是一部類似食經的作品,將食寫得很幽默,寫法令人出乎意料。 寫作錦囊 伍成邦寫作心得:切入點可影響全局「尤記得多年前訪問文學家白先勇,談到寫作之道,他說『文章如何入手,會影響往後結構』,意思是下筆的切入點很重要,因可影響全局,包括文章的格局、氣魄,以至其吸引程度。回想白先勇為紀念亡友王國祥而寫的《樹猶如此》,便深切明白他的說法。該文以作者後院的柏樹為切入點,並首尾呼應,又用柏樹驟然而亡所留下的空白來形容好友的逝世,筆觸真摯感人,值得小作家學習。」 李樂妍同學: 自己一向不擅長描寫食物,今次活動令我認識寫食物的範圍很廣泛, 可用故事或幽默的方式來表達。 寫出好味道 問: 味道太抽象,該怎麼形容? 答: 善用比喻的威力!有時候,幽默生動的比喻比正面描寫更靈活、更有效傳達味道的神髓呢! 問: 寫飲食好像與生活關係不大? 答: 非也!食物及飲食文化與日常生活各方面息息相關。《天下第一樓》、《Julie&Julia》、《深夜食堂》都是透過食物「以小見大」寫世情的好例子。 問: 如何寫出引人入勝的食評? 答: 與寫其他文體一樣,開首至關重要。白先勇曾說:「文章如何入手,會影響往後結構。」可見切入點對文章的格局、氣魄影響深遠!

林語堂兩腳踏東西文化 散文富邏輯議論有趣味

把幽默的元素融入寫作,不但令文章生動有趣,更加能夠吸引讀者閱讀。作家兼中文科主任蒲葦主持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作家精讀坊,以「兩腳踏東西文化 - 導讀幽默大師林語堂」為題,剖釋林語堂的創作精粹,並跟小作家探討中西方的幽默文學。 幽默大師一心評宇宙文章 林語堂自評散文:「兩腳踏東西文化 一心評宇宙文章」。蒲葦說:「『兩腳踏東西文化』的意思是作家不拘泥於英文或中文較為優勝,甚或中英兼善,都能發揮,把文章寫好,例如林語堂用英文寫作成為外國暢銷書作者,論據除了中國的例子,也有西方的例子,其他國家的讀者通過他的着作可認識中國。『一心評宇宙文章』即是勇氣,宇宙是概括整個時間空間的觀念,好像林語堂這種寫作勇氣是其核心價值。」 蒲葦提醒小作家寫文章要有共鳴,不要只為自己宣洩,應該達致推己及人的目標。他引述張曉風的〈地毯的那一端〉說散文不需要刻意安排情節,直話直說,把最柔弱最不設防最不透明的一向不為人知的我展露給人看。他鼓勵小作家要真摯表達自己的情感並融入於散文,令人即時頓悟。 有關幽默大師林語堂對文學藝術的看法,蒲葦說:「他認為文學是對生命的嘆賞,藝術是對生命的欣賞。那種真的感覺如果能描寫出來,就是好文章。例如生老病死、愛與妒忌是真正發自內心的感覺,文學較為藝術的表達,感覺要真實,表達的形式要多樣化。」 文章可幽默 作事須認真 文學家楊牧將散文分為七大類,且指「議論,林語堂最有趣味」。蒲葦說「通過穿梭古今中外、兩腳踏東西文化的林語堂,讓我們學懂撰寫掌握論據的議論文,這對讀中文科無往而不利,因為他的作品精於邏輯分析。」他更鼓勵小作家要多閱讀,寫文章要運用充分的論據,例如引用名人語錄、歷史事件及科學證據等,這樣文章才能與別不同。 蒲葦引述林語堂說,文章可幽默,作事須認真。他指出,「幽默一詞的中文字句,是林語堂由英文的『Humor』翻譯而成。另有翻譯者譯為「語妙」,最終『幽默』勝於『語妙』。原因是幽默意境較為高遠,與諷刺不同,諷刺是挖苦別人,幽默令人會心微笑,沒有傷害性,所以很多文章的幽默都是自嘲。」 至於智慧,林語堂認為是現實、夢想加上幽默等於智慧。而蒲葦說:「智慧能令人提煉待人接物的處世態度,讓人佩服。」

蒲葦:寫散文需要交出真正的情感

散文看似是簡單易學的文體,因為它既沒有任何束縛和限制,就連題材也是隨作者所好,想寫什麼都可以。不過,要讓散文與讀者產生共鳴和表達出真正的情感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前於作家精讀坊中,蒲葦分享了台灣著名女作家張曉風的散文,並從中探討寫作散文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蒲葦認為,張曉風的作品正視自己的需要和情感,是經歷苦痛後書寫的文字。而且,他認為我們可以用僅餘的、微小的力量,從文字讓別人獲得共鳴。而這種共鳴,是可以穿越時空的阻隔,讓作者與讀者有思想的交流。 蒲葦說:「散文應是一種直話直說的文體,不需要刻意安排虛假的情節。要寫出一篇好的散文,最重要的是要反映自己真實的需要,把真正的情感交出來。」由蒲葦講解散文寫作後,參加作家精讀坊的小作家被分成五組,分別討論五篇張曉風的散文作品,包括:《地毯的那一端》、《步下紅毯之後》、《我在》、《只因為年輕啊》和《我撿到了一張身分證》,並分享他們對文章內容和寫作手法的意見。 培訓計劃新項目 討論環節助交流 作家精讀坊是「小作家培訓計劃」本學年的新增項目,由作家兼資深中文科主任蒲葦撰寫導讀材料,指導小作家有系統地閱讀優秀作家的作品,然後主持精讀坊,除深入介紹作家與作品,還加入互動的討論環節,從而提升小作家的寫作興趣與水平。 蒲葦說:「雖然張曉風的散文寫作距離現今中學生的年代較遠,不過她的文字大方優美,有值得學習之處。加入互動環節後,讓小作家有討論的空間。」 一眾小作家亦同意小組討論環節能讓他們有交流的機會。曾穎詩同學表示:「一個人的想法並非全面,討論可以和其他小作家交流,了解其他同學的想法。」盧雅言同學認為:「可以多參考別人的看法,從而由不同角色理解文章。至於散文寫作方面,這次學到寫作要真誠,不用過於花巧,只需表達自己的真實情感便可。」李濬彥同學說:「小組討論可以綜合大家的意見,做到取長補短。經過這次作家精讀坊,我明白散文必須寫出真實的事,才能流露真摯感情。」

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2/13 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3/14 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張灼祥勉勵同學多讀多寫,為朝着作家目標做好準備。而隨着開學禮儀式啟動,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正式揭開序幕,透過一系列創意、互動兼備的活動,以期增強小作家的邏輯思維、觀察力及溝通能力,提升同學的寫作水平。 多元化活動推動寫作興趣 「小作家培訓計劃」專為中一至中三學生而設,在為期一學年的計劃中,大會將舉辦多個培訓班及流動教室,教導學生認識不同的文體,同時推動他們對寫作的興趣。 2012/13 學年有161 名同學畢業,而2013/14 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反應相當踴躍,有來自全港186 間學校超過1,000 名初中生報名參加。經過大會的遴選後,有256 名同學入圍,成為新一學年的小作家。入選同學不但可以參與電影欣賞會、香港景點遊、飲食文化賞析、作家精讀坊及寫作訓練日營等活動,投稿更可獲知名作家給予評語,優秀作品有機會刊登於《明報》,其他作品則會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寫作大獎」、「閱讀報告比賽大獎」、「最佳表現大獎」等獎項,鼓勵同學積極寫作及投稿。 張灼祥:寫作需要訓練 開學禮主禮嘉賓,前拔萃男書院校長、現職自由撰稿人張灼祥於致辭時指出,寫作沒有捷徑,不能「打天才波」,必須經過反覆練習,才可訓練敏銳的觀察力和完善文筆。 對於入選「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張灼祥勸勉大家珍惜難得的機會。「在我還是學生的年代,沒有這麼多培訓機會,要靠自發的動力才可持續投入寫作。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有基本的根底,更有眾多 導師幫一把,機會難得。」他亦希望參與計劃的同學能堅持多投稿,以認清自己的優點和不足之處。張灼祥認為,既要珍惜機會,欲達成夢想,更要積極爭取。他透露退休前,校內同學與他校學生共7 人來找他,表示處身末代會考,百感交集,很想撰文記錄其時的心情,並擬結集出版,希望校長能借錢給他們圓夢。張灼祥說其志可嘉,於是予以鼓勵,而他們從撰文至編輯,全程親力親為,當中艱辛可想而知,但終於完成心願,自資出版了一本有關末代會考生的書籍,名為《十二萬分之七的心事》。

走訪中西交融大夫府第 感知歷史造學問之道

古舊建築遺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反映在一磚一瓦,門廊屋簷之上。身處其中,恍如置身古代,窺探昔日社會與人民生活面貌。「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流動教室」,邀得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何佩然教授帶領30多位小作家,一起走訪元朗大夫第、清暑軒及覲廷書室,觀察往昔士大夫的居所、科舉年代的書室和接待考生的客舍,從認識歷史古蹟到啟發寫作靈感。 光緒御賜牌匾高懸正廳 大夫第位於元朗新田永平村,為當地大戶文頌鑾於清代同治四年(1865年)興建,該建築牆基以花崗條石砌築,上半則是青磚牆,周遭不乏糅合中西方建築元素的雕塑與圖案。踏入正廳還可見掛有兩塊由清朝光緒皇帝於1875年御賜的牌匾,分別刻有漢、滿兩種文字,乃全港獨有。 何佩然教授指出,大夫第將傳統中式及西方華麗建築結合,採納西方的石材、泥塑及雕塑,並製作出複雜的花卉圖案。在當中可發現石灣陶瓷和許多中國傳統吉祥物,例如八仙法器、金錢、雲、蝙蝠、鹿、麒麟、梅蘭菊竹,亦有西式的時鐘、石柱、花卉雕塑、拱門的彩繪玻璃等,反映當年士大夫接觸到西方文化,並有意將之引入村內。 科舉進仕 光宗耀祖 清暑軒位於屏山坑尾村,與毗鄰的覲廷書室皆是鄧族祖業,於19世紀70年代落成,用於接待賓客。清暑軒樓高兩層,裝飾華麗,中西建築元素相融,第二層更有通道與覲廷書室相連。覲廷書室稍早於清暑軒落成,是鄧族廿二世祖香泉公為紀念先父覲廷公而興建,設立書室以培養族中子弟考取科舉,進身仕途,光宗耀祖,提升家族的社會地位;科舉制度廢除後,覲廷書室仍負起教育子弟的任務,兼具祭祀的用途。 清暑軒的漏窗兩旁書有對聯「紅日當窗花絢錦,和風繞檻桂生香」,何教授表示,對聯描述大自然與屋的關係,現時到訪者可能只感到悶熱,亦聞不到花香,但可從對聯中的紅日與和風,猜想一下究竟是作者當日對建築物的真實感受,抑或是為求工整的造句。此外,清暑軒的設計除有與功名利祿相關的中式吉祥圖案,拱門、窗框的圖案也有西方特色,可見西方文化在當時是一種潮流,民眾擁有採納西方文化的態度,同時反映屋主富裕及與時並進。 何教授認為,今次「流動教室」選擇到訪大夫第、清暑軒及覲廷書室,觀賞歷史建築之餘,尤其值得學習是前人造學問的態度;另外,好的作品不一定需要優美詞藻堆砌,而必須用心觀察事物和加以思考,再將個人感受透過文字表達出來,才能打動人心、引起共鳴。 小作家心聲 胡嘉穎 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中二 初時覺得大夫第及清暑軒沒有想像中的華麗,但卻愈看愈美,當中最喜歡精雕細琢的門戶,而漏窗則最有中西文化交融的感覺。另一方面,今次「流動教室」亦令我體會到若要撰寫好文章,須做好觀察與思考的功夫,尤其涉及歷史和古舊建築時,對一磚一瓦也不能錯過。 周國曄 聖士提反堂中學 中三 我家住港島西,平日甚少踏足新界。首次參與「流動教室」,有機會接觸中西文化合璧的古老建築,感覺良好;從何教授的介紹中,知道很多中國歷史,了解到過去不少建築設計是為了炫耀,而且村民十分迷信風水。在寫作層面上,活動增加我尋找更多鄉村故事的興趣。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