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活動回顧分層思考概念多 無限想像任意行

每個人都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然而如何把想像的情景具體地表達出來,卻是一種學問。「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資深創意人劉遠章主持初小組培訓班,透過遊戲啟發小作家的創意思維,誘導他們踏出創作第一步,發揮無限創意,並享受當中樂趣。 勤於閱讀 勇於思考 劉遠章身兼視覺藝術家、作者及培訓師。是次培訓班先把小作家隨意分成六組,鼓勵他們嘗試想像:倘若流落荒島,一塊布有何用途?各組小作家相討論,在白紙上紀錄心得,然後匯報結果,得出的用途數個至十多個不等。劉遠章則表示,同類練習曾在不同年齡的群組進行,所得用途可多至上百個。 劉遠章藉着這個看似簡單的練習,引領小作家分層思考,由第一層次想起,再逐步延伸多個層次,復擴展很多旁枝,教導大家循着這個思考模式,持續想像,形成一個概念圖,便會愈來愈多,不怕搜索枯腸。 至於構思故事內容方面,劉遠章表示:「我的秘訣是想像得愈多,描寫得愈多。曾有一位外國專家說,寫作的氣力來自閱讀書本和思考,比如我大概要閱讀一百本書籍,才可以寫作一本書。」他鼓勵小作家一定要多閱讀、多思考,才能寫出好作品。 發揮天馬行空想像力 劉遠章指出:「有一句英文說話:『Writer is Leader』,意思是若然文章寫得好,作者可透過文字影響別人。練習寫作除了有機會成為作家外,同時可有效地將信息帶給別人、感染他人。」因此,劉遠章說不要輕視寫作背後的效能。 為了讓小作家發揮創意,劉遠章接着要求他們利用微波爐、老鼠兩個元素構思一件產品。有小作家想到「老鼠轉發器」,另外也有小作家想到「老鼠型微波爐」,分享時說得頭頭是道,創意無限。劉遠章認為小作家不妨天馬行空,任意發揮,不要擔心想出來的東西合理與否,因為歷來很多傑出的小,不少情節也未必合乎常理,尤其是科幻類別,但讀來卻令人津津有味。 小作家心聲 楊喜晴 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 小三 平時寫作多是看圖作文,今次活動很不同,我覺得以老鼠及微波爐構思新産品最好玩,可以發揮我們的創造力和想像力,讓我們想像更多,我很喜歡這種學習方式。 莊睿桓 聖公會奉基小學 二年級 今次培訓班,印象最深刻是老師講述多閱閱讀、多思考的重要性。另外兩次遊戲練習很好玩,其中最喜歡的是嘗試發明產品,因為覺得很有創意。

從平安包細說歷史 感受長洲習俗變遷

長洲太平清醮是香港別具道地特色的文化傳統,不但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更被美國《時代週刊》雜誌網站評為「全球十大古怪節日」之一。早前,香港歷史研究專家鄭寶鴻主持小作家流動教室,帶領一眾初中組小作家來到扎根長洲40年的傳統中式餅店「郭錦記餅店」體驗製作平安包,以及簡介長洲的歷史文化。 製作平安包 當日,由「郭錦記餅店」第二代老闆郭宇鈿,講解平安包的製作。他說:「每年長洲太平清醮期間,餅店大概會售出6萬個平安包。平安包之所以大受歡迎,並非因為其味道好,而是『平安』二字。」為了確保質量和產量,現時不少舊式餅店亦以機器代勞部分製包的工序,郭錦記亦不例外,搓麵團及分麵團的工序以機器代勞,而包餡的工序依然由人手進行。 小作家們參觀餅店工場的同時,也親身體驗了包餡,以及最後在蒸熟的平安包上蓋印的步驟。夏日炎炎,餅店工場雖然悶熱,但無減一眾小作家的興致。各人一邊學習包餡的技巧,一邊聽郭老闆分享餅店的歷史及逸事,再將各自的平安包放進蒸爐。待平安包蒸好後,小作家們輪流用蓋章,配以紅色食用色素,為自己的包蓋上「平安」二字。 在蒸熟的包子印上平安包的靈魂——「平安」二字。 簡介長洲歷史 除了製作平安包的環節,鄭寶鴻先生也向學生展示了關於長洲的舊報紙及舊照片,以簡介長洲歷史。他說:「從一份1884年的報紙資料可知,當時仍然是清政府統治時期,為了驅趕疫症,已有進行太平清醮這項祭祀活動。當中最大的包山高度差不多是4、5層樓,採用6千個包製成,重達6噸。長洲居民相信包子能保一家平安,到清醮後期紛紛把包子搶走,漸漸形成了搶包山比賽。」鄭生續稱,不幸的是1948年及1978年都發生過包山倒塌的意外,造成多人受傷,因此長洲太平清醮自1978年起遭停辦,至2005年才獲准復辦。 太平清醮的高潮可以算是飄色巡遊,一個個扮相別緻的小孩站在色櫃上,穿梭於大街小巷中。飄色巡遊期間,居民會把各種神像抬出,一起巡遊,到了活動的尾聲,各遊行隊伍會把神像以最快速度送回神棚中,也是飄色活動中最重要的環節,稱為「走菩薩」。相傳最早到達者福氣最多,因此各人爭先恐後地搶着跑回神廟。然而,過去為此屢起衝突,現已經改為由不同隊伍順序跑回神棚中。 此外,鄭生亦分享了長洲警局被海盜入侵、三名印籍警員被殺的故事,香港淪陷時期東江中隊保護長洲居民的事蹟,以及長洲醫院、留產所、金鋪等建築的歷史,小作家們都聽得津津樂道。 歷史研究專家鄭寶鴻。 資料蒐集心得分享 鄭寶鴻先生著書近30本,包括《香港城區發展百年》、《港島街道百年》、《百年香港慶典盛事》等。他分享道:「我喜歡攝影,到處拍攝香港的舊建築、物件等。另外,亦喜愛收藏舊報紙、照片和郵票,並寫下筆記。到要出書的時候,我把筆記整理好,已經有很多有用的資料。因此,鼓勵各位小作家於平日收集有興趣的資料,對日後寫作、出書都有幫助。好像今天來到長洲看到、聽到、體驗到不少關於長洲的事物,回家可把印象最深刻的內容化成文字記錄下來。」 小作家心聲 李正皓 保良局蔡繼有學校 中一 「很開心可以親手製作平安包,同時學習到長洲的歷史文化。」 董雯悅 佛教慧因法師紀念中學 中二 「體會到在餅店工作的辛苦,廚房沒有冷氣,又熱又焗。另外,透過鄭生的分享,更清楚長洲太平清醮的歷史,飄色中走菩薩的環節,感受到人們的誠心,祈求平安。」

關夢南:寫詩宜從生活觀察出發

對於中學生,詩是其中一種較為困難的文體。除了因為在學校比較少接觸外,詩中講求的意境亦是同學難以掌握的課題。於小作家培訓班中,本港著名詩人關夢南與一眾小作家分享大家都想知道的「寫詩的秘密」,讓同學嘗試以生活題材即席寫詩。 關夢南認為,不少人都誤以為寫詩一定要用上許多古典、華麗的辭藻,可是事實卻剛剛相反。他說:「我們寫詩,不應該用古典詩的表現方式,亦不應拘泥於營造文縐縐的感覺。因為那時代的東西已不存在於現在的世界。所以我們應從生活出發,以日常生活取材,並以簡潔的生活語言書寫。所以,對初學者來說,寫詩首先必須學會細心觀察生活。」 一首好詩需要以具體地呈現抽象的意境。可是,用簡潔的語言書寫並不代表需要把事情寫得清楚,而是要讓讀者有充份的想像空間。關夢南指出:「好的作品需要運用奇特的比喻和想像,帶有矇矓感,千萬不要將所有事情都刻劃得清清楚楚。詩不像散文,寫得太多會給人畫蛇添足的感覺。」最後,好詩還要有情味,作者應在詩中表達個人感受,寄懷能觸動人心的感情。關夢南先後提出幾首詩作為例子,請在座同學分析它們的優劣,從而讓他們明白寫詩的要訣。 經過一輪深入淺出的講授後,關夢南邀請同學即場體驗寫詩的樂趣。首先,同學各自用一張白紙摺成紙飛機,然後將它擲出,讓它自由飛行,並就玩紙飛機這個體驗寫一首詩。 摺玩紙飛機的動作看似簡單,而且每個人大都試過這個小玩意,可是各人對此玩意卻各有感受,且有點出人意表。從收回來的詩作可見,小作家玩紙飛機的着眼點以及在詩中寄懷的情感不盡相同。即使是同一則事件,各人的聯想亦各有不同,這正正賦與了詩的想像空間。

2014/15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寫作交流會

緊接開學禮的「寫作交流會」,邀得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及年輕作家林澤銘,與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得獎學生,同台分享寫作心得及經驗。 陳惠英︰抽象留空間 觀察生趣味 陳惠英博士過去兩個學年均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點評及評選工作。她認為小作家的作品多元化,計劃初期雖然較多固定的題材,但學生慢慢開始放膽寫個人感受及觀察,甚至對初中生來說較難掌握的題材。她以「全年大獎」冠軍得主、港青基信書院歐詠盈的作品〈紙巾〉為例,作者以擬人法刻劃患有潔癖的主人,從生活小節帶出環保大議題。至於在提升寫作層面,陳惠英博士以抽象畫家馬蒂斯的畫作比喻,寫實的風格能畫出具體畫像,但抽象的風格或能帶出反思及想像空間,也就是說,寫作時也可以嘗試另一角度,以抽象的筆法交代情景,留下如絲餘韻讓人意會,尤其是文章的末句。像〈紙巾〉的結尾,面紙問「人類這樣不停地製造多餘的垃圾,哪到底誰會成為最終的受害者呢?」處理手法太明顯,她建議可刪減。 陳惠英博士認為學生會否喜歡寫作,建基於他們有否感受到生活的趣味,因為寫作正是生活態度。她回憶多年前大作家白先勇在嶺南大學跟學生的分享,指香港在寫作上擁有豐富的條件,如飲食和街上的人,四處都是題材。她認為香港同時有大時代的事件及各種生活細節可以觀察,植根於心中,就像有教寫作的人士曾建議跟蹤街上的人,無論是上年紀的男女或乞丐,觀察他們的外貌、表情、動作及說話方法,藉此發掘出生活的趣味。陳博士解釋,這種趣味不是要引人發笑,而是寫出你的觀察結果,正如令她印象深刻的一篇小作家作品,內容只是描述「波友」間的對話,但少年人的言語非常活潑,就連她自己也未必能寫出來,而小作家則成功將觀察所得寫進文章。 林澤銘︰平衡考試束縛 發揮想像力 交流會請來年輕作家林澤銘與學生分享個人寫作心得。林澤銘年紀輕輕已持續寫作,他目前是香港大學現代文化及語言學系的二年級學生,在2013 年的DSE 中文科考試中,奪得5**佳績,並著有《靈幻校園》、《少年神探系列》及《追擊5**作文》多本作品。林澤銘從小已對閱讀甚感興趣,希望能當作家,親身寫故事。不少年輕作家人生閱歷未夠,創作時感到有點吃力,林澤銘則會從書籍、電視等媒介的資訊及世界觀取得靈感,加上從小已有天馬行空的幻想力,遂可寫出奇幻故事。但他坦言,自升高中後,由於須應付DSE 考試,在校不停操練命題作文的框架及樣式,感覺像砌圖一樣拼出文章,他便察覺自己的想像力因受這束縛而急降;於是他想到從想像力與考試間取得平衡,從死板的命題作文中找到樂趣,例如從文筆及句子上展示個人風格。 林澤銘認為,若能從小培養對寫作的興趣,並成為習慣,長大後便不會失去寫作熱誠,而閱讀在這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林澤銘以自己為例,指若昔日沒有閱讀的習慣,也不大可能愛上寫作。升讀大學後生活變得忙碌,可能要暫時擱置寫作,但他仍一直記着自己喜歡寫作,一旦想抒發感受,便會執筆寫作。

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2/13 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3/14 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張灼祥勉勵同學多讀多寫,為朝着作家目標做好準備。而隨着開學禮儀式啟動,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正式揭開序幕,透過一系列創意、互動兼備的活動,以期增強小作家的邏輯思維、觀察力及溝通能力,提升同學的寫作水平。 多元化活動推動寫作興趣 「小作家培訓計劃」專為中一至中三學生而設,在為期一學年的計劃中,大會將舉辦多個培訓班及流動教室,教導學生認識不同的文體,同時推動他們對寫作的興趣。 2012/13 學年有161 名同學畢業,而2013/14 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反應相當踴躍,有來自全港186 間學校超過1,000 名初中生報名參加。經過大會的遴選後,有256 名同學入圍,成為新一學年的小作家。入選同學不但可以參與電影欣賞會、香港景點遊、飲食文化賞析、作家精讀坊及寫作訓練日營等活動,投稿更可獲知名作家給予評語,優秀作品有機會刊登於《明報》,其他作品則會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寫作大獎」、「閱讀報告比賽大獎」、「最佳表現大獎」等獎項,鼓勵同學積極寫作及投稿。 張灼祥:寫作需要訓練 開學禮主禮嘉賓,前拔萃男書院校長、現職自由撰稿人張灼祥於致辭時指出,寫作沒有捷徑,不能「打天才波」,必須經過反覆練習,才可訓練敏銳的觀察力和完善文筆。 對於入選「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張灼祥勸勉大家珍惜難得的機會。「在我還是學生的年代,沒有這麼多培訓機會,要靠自發的動力才可持續投入寫作。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有基本的根底,更有眾多 導師幫一把,機會難得。」他亦希望參與計劃的同學能堅持多投稿,以認清自己的優點和不足之處。張灼祥認為,既要珍惜機會,欲達成夢想,更要積極爭取。他透露退休前,校內同學與他校學生共7 人來找他,表示處身末代會考,百感交集,很想撰文記錄其時的心情,並擬結集出版,希望校長能借錢給他們圓夢。張灼祥說其志可嘉,於是予以鼓勵,而他們從撰文至編輯,全程親力親為,當中艱辛可想而知,但終於完成心願,自資出版了一本有關末代會考生的書籍,名為《十二萬分之七的心事》。

導演將文字化成影像 作家筆下顯露電影感

電影與文學在創作上有着「近親」關係,相互的影響千絲萬縷。職業導演亦是專欄作家的趙崇基,對此有深切的體會,他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主持初中組培訓班,分享個人的看法和經驗,講述「電影與寫作」的關係。 第八藝術內涵廣 大學時主修中外文學,畢業後長期從事電視及電影工作的趙崇基,曾參與拍攝17部電影,包括《三個受傷的警察》、《兄弟》、《一路有你》、《英雄喋血》等。他說電影被稱為第八藝術,原因是它包含着文學、音樂、舞蹈、戲劇、繪畫、建築、雕塑等七種藝術元素。 趙崇基解釋箇中因由:「電影常有文學的影子,人物造形跟雕塑有關係,建築則是電影場景的關鍵,而電影的每個畫面就恍如一幅幅繪畫;加上電影本身已是戲劇,舞蹈也在電影中經常出現(如行位),還有音樂(電影配樂)。」 其中,文學與電影的關係至大,因為電影最主要的功能是表達故事,趙崇基說:「寫文章及劇本乃異曲同工,講故事最考驗作者的寫作能力,組織文章與組織劇本一樣,由開始、過程及結束三大部份組成,可見電影與文學是共通的。」 電影劇本與小說 寫作技巧有別 然而,劇本與小說在選材、處理上卻可以有很大的分別,趙崇基指出:「拍攝電影的過程,牽涉多方面人力物力,製作需要有相當規模,而導演或監製選擇題材時,亦難免要考慮電影的商業價值,所以有一定限制。相對地,作家只是通過紙張發揮筆下技巧,並運用比喻、暗喻等手法,直截了當地表達角色及情節,自由度較大。」 雖然劇本及小說均需要靠故事來傳達作者的看法,但是在寫作技巧方面,兩者的手法截然不同。趙崇基表示:「曾有一名導演說:『劇本寫來拍攝,小說卻不同,然而兩者都是文學。』小說的想像純粹是作家在文字上表達,讓讀者直接感受其中;電影的想像則是透過畫面顯現出來,由導演負責將文字變成影像,因此寫劇本要懂得使用電影的語言才能成事。」 文學亦有電影感覺 文學也可以很具電影感,趙崇基以元代作家馬致遠的散曲《天淨沙‧秋思》作例子:「這首元曲充滿電影感,每句都可說是影像、鏡頭,開始是『枯藤老樹昏鴉』,明顯是特寫;接着『小橋流水人家』,鏡頭拉至中景;然後『古道西風瘦馬』,給予全景的感覺,最後『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感受是一個大廣角的鏡頭,整首曲反映作者將事物聚焦,繼而逐步慢慢放大,最後帶出感情。」 趙崇基認為,電影的優點,在於隨時以鏡頭把景物放大縮小,透過影像顯示一切內涵;小說則巧用文字比喻,細緻刻劃,讀起來是另一番滋味。 此外,趙崇基指電影的想像空間來自畫面,所以必須運用畫面來表達文字內容。電影編劇要懂得選擇獨特且與別不同的角度演繹,故對身邊發生的事情須有一定的敏感度,其次是要有視野。「從電影中獲得滋養,明白電影的結構,有助提高寫作能力。」趙崇基建議小作家除了多閱讀,也可多看電影,從而提升寫作的技巧。 小作家心聲 黃綽樺 保良局董玉娣中學 中三 我從未接觸過劇本,只喜歡看電影。今次培訓班,讓我明白小說與電影的分別、改編小說拍成電影背後的創作理念,這些知識對我都有很大啓發。 鍾婉瑜 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 中四(小作家大使) 我曾經在學校寫過劇本交功課,也經常看改編小說的電影及網絡小說。以前我覺得改編自小說的電影,只是依書直說的模式,原來重新鋪陳橋段,需要的技巧非常不同。這次培訓班令我對編劇的認識多了,對寫劇本更加有興趣,希望有機會多些接觸這方面的寫作。

寫作營探討報告文學 從巴士看世情覓素材

探討新聞報道與報告文學的異同、嘗試從巴士看世情,是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寫作訓練營」的主題;除了聆聽講座,小作家還根據多位香港作家對香港本土風貌的描寫片段,即席「串流」創作。 宋淑慧:報告文學是「混血兒」 曾任報章總編輯的資深傳媒人、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高級講師宋淑慧指出:「新聞是指最近發生、受眾感興趣的事件,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基本的新聞報道形式要求簡明,強調客觀性,不夾雜個人意見,呈現事實效果。」 至於報告文學的表達形式卻略有不同,宋淑慧形容其為新聞與文學的「混血兒」,兼有新聞和文學雙重價值。她說報告文學是一種具有新聞特點的叙事性文學,以現實生活中具有典型意義的人事為題材,並用文學的角度、技巧來表達、報道,堪稱是一門在真人真事基礎上反映現實生活的文學體裁。 宋淑慧表示,報告文學禁用想像力虛構故事,與新聞報道一樣強調「求真」、「傳真」。但想像力能幫助作者尋找故事,在不斷的想像、追蹤、再想像、再追縱的過程中,逐步修正假設,接近真實。她指報告文學的作者必須有備而戰,設法回到「歷史戰場」:採訪當事人、搜索歷史的原件和遺物、勘探事發現場、蒐集及分析大量資料等,始能寫出一部反映時代、記載歷史的作品,成為著名報告文學家錢鋼口中感性的「傳播物」。 陳自瑜:乘坐巴士發掘身邊題材 資深新聞工作者及出版人陳自瑜獲譽為香港巴士迷的教父,他曾到世界各地考察巴士的狀况,出版了一系列《香港巴士手冊》、《香港巴士年鑑》,並為報章撰寫巴士專欄。他說研究巴士的更迭,可見證科技的發展,透視社會的演進。 ▲香港巴士迷教父陳自瑜 此外,陳自瑜說作為巴士迷,經常以巴士代步,也愛隨時留意身邊發生的事情,在巴士車廂觀察周遭,思索解決環境問題之道,亦為寫作發掘題材。 講解完畢,陳自瑜要求小作家分組討論,從巴士經營的視角,探討今後巴士的發展方向,以致能夠配合社會發展、改善環境及滿足乘客要求。討論過後,各組分別發表意見,陳自瑜更讚揚當中不少提議甚具創意。 小作家分享 曹雪熊 港大同學會書院 中一 小學四年級時我參加過《明報》小記者體驗營活動,當時只知道新聞寫作必須客觀、真實地將訪問寫出來。但今次寫作營令我眼界大開,使我更了解有「新新聞學」之稱的報告文學是如何以文學手法表達真人真事。 蔡宛芯 聖公會林裘謀中學 中三 巴士這個題目很有趣,富人情味,讓我們藉此探討社會環境的變遷和市民生活的關係。我很喜歡即席寫作一環,平時較少機會這樣創作文字,感覺深刻。

遊記抒情動人心 異國見聞悟道理

一篇好的遊記,可讓讀者了解文中的城市景貌之餘,更可觸動人心。「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旅遊作家馮佩馨,以《遊記與文學》為題主持初中培訓班,講述遊記寫作的技巧,又分享創作歷程的體驗,並剖析遊記與文學之間的關係,帶一眾小作家進入一段遊記之旅。 遊記的四種內容 寫遊記的材料很多時,該如何取捨?大學期間曾獲「2010香港大學散文創作獎」冠軍、香港城市大學「城市文學獎」散文組冠軍以及香港浸會大學「大學文學獎」散文組冠軍的馮佩馨認為,遊記可分為四類內容:記敘遊覽經歷、抒發感情、描繪景物及景觀、說明道理。 馮佩馨說,記下當地的見聞或同伴間發生的事情,剪裁最精彩的片段,運用首尾呼應或步移法來描寫,屬於記敘遊覽經歷類;透過旅遊反映自己生活或跟社會作比較,足以抒發感情;描繪景物、景觀,就好像用文字繪畫一幅圖畫般,這方面要寫得精彩的話,平時要多閱讀文章,嘗試記下形容花草、夜景等語句作參考;至於說明道理類,與抒發感情相近,譬如把異國的所見所聞,反思現今與以前社會的分別,表達自己所領悟的道理。 遊記既可記敘,同時亦能抒情,馮佩馨以台灣作家三毛的《萬水千山走遍》中的〈街頭巷尾〉為例,形容該文「語言淺白,直抒感受」,她指出:「這篇主要描寫墨西哥吃喝玩樂的經歷,有刻劃大都會的壓迫感,有從當地人的衣著反思貧窮問題,從而抒發感情。而描寫異地食物時,靈巧地顯現當地食物的製法亦頗有趣。」 輕鬆幽默 從淺入深 城市特點乃遊記常用的題材,馮佩馨說舒國治的《門外漢的京都》中的〈京都的長牆〉,多角度寫出京都最大風景資產之一——長牆,令人了解到京都城市的特色,而行文充滿詩意,讀來賞心悅目,足見其散文技巧高超。 馮佩馨鼓勵同學多寫遊記,無論是本地或外國亦可,視乎自己的生活經驗及感觸。「寫遊記可以輕鬆幽默,在文章加入幽默的字眼會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另外,由淺入深,運用淺白的文字更能夠表達意思;文句就不必冗長、緊湊,放開來寫,配合標點符號及長短句的運用,令散文更有節奏、更有氣氛。」

窺探海下灣迷人風光 生態體驗啟迪思維

珊瑚礁被譽為「海中的熱帶雨林」,是海洋中非常重要的棲息地,孕育出多種海洋生物,甚至連鯊魚亦間接依賴珊瑚群落生存。而香港最美的珊瑚群落位於水質優良的海下灣海岸公園。早前,高小組小作家的流動教室在海下灣進行,透過海灘活動、角色扮演活動,讓一眾小作家認識不同魚類的有趣特徵。當日的重頭戲是乘搭特製玻璃底船到珊瑚群落,觀賞多種香港常見的珊瑚,如:扁腦珊瑚、牡丹珊瑚、石葉珊瑚等,小作家們都十分投入。 認識有趣海洋生物 在海下灣海岸公園職員的帶領下,一眾小作家在海灘上尋找小魚的食糧及躲藏棲身的地方。魚類的食糧包括枯樹葉、蜆、螺等;而小魚棲身及保護自己的地方,則有貝殼、蠔殼及石縫等。 接着,小作家們學習了關於珊瑚的知識。珊瑚是珊瑚蟲及其骨骼的通稱,珊瑚蟲是刺絲胞動物,生長在珊瑚骨中,與蟲黃藻共生。蟲黃藻透過光合作用為珊瑚蟲提供源源不絕的營養物資。珊瑚的繽紛色彩,來自共生藻的多種色素,讓它能隨不同環境而呈現不同的顏色。然而,當海水溫度過高,共生藻離開珊瑚骨,珊瑚會失去色彩,這種現象稱為「珊瑚白化」。珊瑚白化時,令珊瑚蟲無法吸收足夠營養,甚至令珊瑚蟲死亡,影響整個珊瑚群落正常運作,問題不容忽視。 ▲小作家們乘搭特製玻璃底船,觀賞不同種類珊瑚和海洋生物。 除了珊瑚,小作家們亦認識了其他在珊瑚礁生活的生物。顏色豔麗的鸚鵡魚,牠的嘴巴長得像核桃的開合器,以便牠咬碎珊瑚骨,吞食蟲黃藻。而長滿尖刺的海膽,嘴巴長在腹部,方便吸食岩石上的藻類食物,另一方面牠的肛門就長在頭頂上,十分有趣。再者,不同的海洋生物會利用自身保護色,以應對海洋中的重重威脅,正如鯊魚腹部是白色,背部顏色較深,有助年幼的鯊魚在大海中保護自己,因為當有陽光時,從海底往上望是鯊魚可隱藏在白光中,較難被敵人發現,反之從上往下望,顏色比較深,鯊魚的保護色亦能發揮作用。 ▲梁永健(Tony Sir) 細心觀察大自然 曾出版《與孩子一起上的十三堂自然課》、《生態悠行─綠色香港》、《綠色香港─生態欣賞與認識》的中學地理老師梁永健(Tony Sir)亦來到小作家課堂,分享創作多本生態書籍的心得及技巧。Tony Sir熱愛旅行,他分享了自己到訪復活島看摩艾石像、北極圈探訪聖誕老人,以及在沙漠車輛掉進沙坑無法前進的經歷。他鼓勵小作家們平時多觀察、接觸大自然,可到城門郊野公園看猴子、夏天到大埔滘看螢火蟲、秋天到大棠看紅葉等,對事物有興趣亦可上網搜尋資料多加認識,再把經歷和感受透過文字表達出來。另外,他亦跟小作家們討論香港面對珊瑚白化的威脅,呼籲小作家們可從日常生活習慣做起,減少用電,例如:房間沒有人就關掉燈和冷氣。 ▲海下灣保留了四座石灰窰遺址,也就是從前海下灣村民利用珊瑚骨和貝殼燒製石灰的地方。 小作家心聲 鄧卓豐 聖類斯中學(小學部) 小五 今天學到很多海洋知識,而且透過船底玻璃,看到珊瑚和附近生物,覺得很有趣。 楊鈺凝 九龍塘學校(小學部) 小五 由於第一次坐玻璃船看珊瑚,十分難忘,同時亦認識不同魚類的有趣特徵,例如有些魚類利用自身顏色來保護自己。 郭冰瑩 聖公會彼得小學  小四 坐玻璃船見到不同種類的珊瑚、海參、小魚等,十分刺激。另外,透過課堂活動,設計魚服裝,令我可以思考魚類在大海中如何保護自己。我們以石頭為設計理念,衣服是灰色,上面有些石紋,希望小魚能在石縫間躲藏,不容易被捕食者發現。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

筆寫食物 盡表世情

食物與生活息息相關,在寫作方面更可謂關係密切。「小作家培訓計劃」高小組培訓班請來擅寫吃的溫情小品的周淑屏,以「為食寫作:寫食物、寫人情」為題,教導小作家怎樣將對食物的感覺,轉化成寫作材料。 周淑屏屬於多產作家,曾憑《大牌檔‧當舖‧涼茶舖》獲得第九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少年文學組),書寫食的作品有《我在茶餐廳品嘗到愛》、《我在街頭小吃中細味人生》、《甜飴蜜語》、《邊吃邊寫──由味覺到創意寫作》等。 文體可不同 感觀抒己見 寫作文體繁多,周淑屏表示小作家可嘗試運用抒情文、記敘文、描寫文及說明文,借食物來抒情,用食物來說故事。她表示:「抒情要有對象,藉着食物來抒發感情,對象可以是同學、老師、父母或兄弟姊妹;寫作時要有技巧,切勿太直接及過於重複,需要加入故事性令文章更可讀。」 每種文體的寫作技巧各有不同,周淑屏指說明文的手法,可以由食物的種類、成份、味道、營養及做法等方面構思;描寫食物的技巧方面,她表示可以透過「感觀觀察法」,從味覺、嗅覺、視覺、聽覺及觸覺各方面入手。 了解寫作技巧之後,小作家即時以自己最喜歡的食物為題創作,然後發表和討論。在分享環節,有小作家以「咖喱魚蛋」為題寫作,令周淑屏印象深刻,她表示:「文章形容食物的顏色是『黃澄澄』,形狀是『小小的、圓圓的』,還有最有趣的一句是『以為是魚下的蛋』,顯出幽默;另一特別之處是形容第一次進食時『要以清水浸一下』,以去除辣味。他筆下的咖喱魚蛋,形容有趣,也表達出個人感受,十分出色。」也有小作家以「格仔餅」為主角,詳細描述食物的製造過程,周淑屏認為文章反映小作家平日觀察夠細心,並能透過文字表達實况。 感人故事 強烈組合 周淑屏又提出「強烈組合法」的寫作技巧,就是將兩種沒有關係的事物結合起來,譬如把自己喜好的食物,滲進描寫的感情,使之連貫。她以先前教導過的一名學生的一篇作文為例,那是一個關於「熱狗」的故事,作者以「熱狗」貫穿文章情節,側寫人物感情,令人十分感動。周淑屏直言,該文某些情節純粹虛構,感情與「熱狗」本身沒有關係,但當所有元素透過「強烈組合」之後,就得到出奇的效果。 小作家心聲 梁洛奇 天主教柏德學校 小五 今次培訓班教曉我如何利用食物抒情的技巧,透過食物或進食過程的細節帶出感受,我從前沒有想過原來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可以表達出很深的感情。還有學到利用五官來描寫食物,以及可運用混合文體寫作。 林灝芝 東華三院高可寧紀念小學 小六 周老師教導的抒情文寫法很實用,而她提到取材要盡量帶出正面訊息,不要予人虛假的感覺,十分正確,而自己平時也是多寫表達親情和友情的文章。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