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安徒生的世界 童話顯現人生

安徒生童話故事是家喻戶曉的經典名著,當中蘊藏着很多人生道理和作者的細膩感情,因此老少咸宜。作家兼大專講師唐希文主持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初小組「作家精讀坊」,帶領一眾小作家「走進安徒生的童話世界」,了解這位身世傳奇的作者生平事迹、他的童話背後隱藏的含意,以及如何從改寫故事鍛煉寫作技巧。 討論過後,每組分別選出小作家代表發表意見。 丹麥作家安徒生(1805~1875)一生共創作了156個童話故事,包括廣為稱頌的《醜小鴨》、《賣火柴的小女孩》、《人魚公主》、《國王的新衣》及《勇敢的錫兵》等,每個童話都似乎反映着他的人生經歷,事實上,他曾在自傳中說過:「我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則精彩絕倫的童話,生命本身就是最奇幻的童話故事。」 坎坷經歷 融入作品  安徒生出生於丹麥歐登塞小鎮一個貧窮家庭,母親是洗衣工人,患有抑鬱症的父親是一名鞋匠,並在安徒生11歲時離世。14歲時,安徒生獨自前往哥本哈根謀生,初時在丹麥皇家劇院學唱歌,可惜唱壞了嗓子,輾轉換過幾份工作,後來幸運地受人賞識,被送到學校讀書。但因為出身不好,在校內備受歧視,令他的求學過程相當痛苦,他因而沉醉在寫作世界之中。最初他寫的是遊記,出版後大受歡迎,由17歲寫到30歲才轉寫童話故事,奠下童話大師之名。  貧窮的安徒生渴望躋身上流社會,卻飽受輕視和排擠,其經歷每見諸作品中,譬如《人魚公主》,海底和陸地及人魚和人類的設定,代表着現實中的兩個世界,一個是上層較優越的世界,另一個則是低下階層。同樣地,在《賣火柴的小女孩》,安徒生也加入了兩個對比強烈的世界,窗外的冰天雪地和窗內的溫馨家庭,小女孩擦火柴產生的幻覺,令故事更具張力。 運用想像 改寫故事  初小組小作家在創作路途上剛起步,下筆自有相當難度,唐希文建議可以從改寫故事入手,包括改寫人物性格和加入新角色。以《人魚公主》為例,可將人魚公主的性格由善良改成邪惡,或者把自私的女巫轉變為樂於助人,結局將大不同。  唐希文強調,只要多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就可以將原著改寫,有助創作新故事。如在《賣火柴的小女孩》中加入一些新角色,像垂死的小女孩碰上仁慈的醫生,假若小女孩遇到另一位賣火柴的小男孩,甚至將火柴用擬人法加入生命變成會說話的魔法火柴,故事便增添更多姿彩。 百多年來,《安徒生童話》已翻譯為150多種語言出版 發行,箇中故事還不斷被改編為 電影、芭蕾舞劇。 寫作BB班 問: 剛開始寫故事,沒有什麼新意念,有何練習方法? 答: 可以先從改寫原著開始,激發靈感。例如有人曾經將家傳戶曉的《西遊記》情節倒轉:由孫悟空獲封鬥戰勝佛的大團圓結局開始,後來他在取經旅途期間慢慢揭發背後原來隱藏着天庭權力鬥爭的陰謀,沙僧、八戒,甚至唐僧都不堪壓力而逐一離隊歸隱,最後以孫悟空起義失敗、被壓五指山作結。創新的鋪排不但為故事賦予了新的意義,更增添一種悲劇味道。可見單單將原著中事件發生的次序倒轉,已經可以創作出另一個全新的故事! 問: 除了倒轉順序,還有其他改寫法門嗎? 答: 當然!譬如從敘述者方面入手,把一般童話所採用的全知角度,變成由某一個角色的視角出發,那人可以是主角,亦可以是反派角色、配角,甚至裏面的物件。同一個故事,由不同人表達,觀點可以南轅北轍,甚至變成另一個版本呢!

故事創作3元素︰人物、情節、感受

對於高小組小作家而言,故事創作、也就是自行寫作出一個故事,需要掌握3個元素︰人物、情節、感受。知名作家周蜜蜜出任主講嘉賓。一眾小作家把握這次機會進行交流,以掌握故事創作3元素。 故事創作的三大要素 許多高小程度的同學平日都喜歡閱讀故事體裁的作品,例如童話、寓言、偵探、科幻、歷史和名人傳記等。高小組「作家培訓班」𨘋請了知名作家周蜜蜜主講,以「故事創作:憑觀察看世界」為題,帶領小作家透過用心觀察身邊事物,令故事創作的內容更吸引。 故事創作的三大要素是人物、情節和背景。以人物描寫為例,作者如能讓角色展現鮮明的個性,自然能大大增強故事的可讀性。例如人物對不同事物的想法和反應,就最能顯露角色的性格和觀念。 「觀察、聯想、投射」三部曲 觀察:且聽畫面弦外音 聯想:發掘意象的刺點 投射:讓意象黏合情感 導讀範文:黃慶雲《怪電話》 周蜜蜜帶來了由兒童文學作家黃慶雲所寫的一篇短篇故事《怪電話》作為例子。她介紹道:「這個故事的主角登平是一個頑皮的學生,平日最愛打電話捉弄別人,同學們每次接到這些怪電話時,就知道一定是他在攪鬼。有一次,登平從同學何敏處取得班主任蔡老師家中的電話,於是決定晚上進行電話惡作劇,怎知蔡老師的出奇反應,不僅令登平即時不知所措,翌日蔡老師更將昨晚的遭遇,以別出心裁的方式與班上同學分享,故事結局令讀者完全意想不到呢!」 周蜜蜜解釋,這篇《怪電話》不論角色設定以至內容主題,均十分貼近高小組小作家的所見所聞,在座不少小作家也回應,偶爾也會接到一些令人莫明奇妙的電話。周蜜蜜續解釋:「當不同人遇上這些情况時,到底他們會如何應對呢?當我們構思故事人物角色時,我們不妨參考日常生活中的實例,透過觀察和分析,細緻地刻畫主角的性格。因此,我建議今次大家聽聽其他小作家的經驗分享,觀察和了解別人接到怪電話, 或親自進行電話惡作劇時,會作出什麼反應,跟自己的處理方式有什麼異同之處,這些有趣的真實生活情節,往往都能成為日後寫作故事的靈感來源呢!」 分組討論交流生活經驗 這時活動亦進入下一階段,小作家分成多組,輪流分享他們接到怪電話的經歷,例如有小作家接到美容公司的服務員致電,推銷纖體療程優惠,當她表示她只是一個四年級的小女孩時,對方竟然仍不氣餒並繼續游說,說小學生也有可能體重超標云云。亦有小作家分享道,曾在家中收到來電,講出爸爸的姓名並稱當事人已因干犯罪行而被捕,但爸爸其實正在房中熟睡,小作家因此不慌不忙地直斥其非,電話騙案不攻自破,爸爸醒來後更即時跟他分享這段「趣聞」。 最後周蜜蜜總結道:「古今中外許多精彩的故事作品,其實都是由作家運用觀察,將日常生活透過規範文字加以敘述和轉載,過程中當然可能會稍加修改和創作,但最重要的,是要在故事中保留值得回味的生活細節,這樣才能令讀者領會心神,引發共鳴和反思,為作品注入內涵和閱讀價值。」 小作家心聲 張仲僖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小學分校 小六 ❝我很喜歡寫故事,去年開始跟幾位同學一同創作一篇數萬字的作品,大概完成了一半。今次活動讓我學到如何令人物角色性格設計得更貼近真實,相信能令我們的故事情節變得更有趣味。❞ 凌雯嫣 大埔舊墟公立學校(寶湖道) 小六 ❝有同學去年曾參加這個培訓計劃,並且極力推薦我一同參加。今次是我第一次出席小作家培訓班,覺得這種學習寫作的方式,跟課堂教學有很大分別,比較生動有趣,令我很期待日後的其他活動! 3個步驟 激發散文創作無限可能 更多小說及創作參考 本屆及歷屆小作家「佳作共賞」

「小作家培訓計劃」學生、家長及教師分享

一眾小作家、老師和家長與大家分享「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參與感想: 2013/14學年全年大獎冠軍歐詠盈:「在『小作家培訓計劃』,我可以與名作家接觸,他們分享的想法令我感到很新奇,給我不少啟發,尤其是韓麗珠小姐分享的英文歌《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讓我學懂以具體的感覺描寫抽象感覺。另外,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在流動教室看《風起了》,放映後有影評人分析及指導影評寫作技巧,令我得到很多啟發。我認為工作坊及流動教室都很值得參加。」 2013/14學年閱讀報告獎冠軍劉凡瑜:「我選擇以《阿衰online》這套漫畫書撰寫閱讀報告,因為這是一套我非常喜愛的書。我以記敍手法寫下這篇閱讀報告,也記下我的感受。而『小作家培訓計劃』讓我聽到不同名作家及教授的分享,從中吸收及消化後,啟發我的靈感,尤其是蒲葦老師就張曉風的散文的分享,令我獲益良多,過程中與其他小作家的討論,亦令我得到深刻的反思。這些活動進一步提升我對寫作的興趣。」 港青基信書院吳老師:「學生在中文科考試、命題作文的壓力中,創作空間不多,所以希望學生能參加校外比賽及與名作家交流分享,有助寫出不同類型的文章。我認為這種經歷對學生來說非常重要。這計劃強調學生須多觀察,學生能學到觀察及整理感覺的方法,這些條件對創作十分重要。回到中文科的課業上,作為歐詠盈的中文老師,我看到她的寫作素材及內容都廣闊了,可見計劃的成效。」 伍志恩家長:「以前沒有看過志恩的文章,但參加了這個活動後,志恩會帶她獲刊登的文章回家給我看,我才發現原來她的作文可以這樣好,還登上了報紙,我又了解她多一點。初時沒有特別想過女兒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會有什麼得着,只覺得計劃活動內容好像很不錯,其後我陪她一起參加活動、一起討論活動的內容,增進了我們之間的溝通。此外,志恩參加活動後,能放膽發表意見,對她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梁依琳及家長:梁依琳對寫作十分有興趣,所以希望透過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學到不同的寫作技巧。她表示自己十分喜愛閱讀,尤其是故事書,所以希望裝備自己,可以得到靈感創作屬於自己的故事。 至於母親梁太則寄望依琳能學習過往參加者的堅持,在繁重的學業壓力下,仍可堅持寫作這興趣。她又希望女兒在活動中多與人溝通,互相學習,從而提升溝通技巧。 鍾婉瑜、韋倩怡、鄧穎霖:三名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表示,希望藉此得到更多寫作動力,把腦海中的靈感一一寫出來。校內的命題作文有很多束縛,所以期望計劃能為她們提供平台,以自由的方式創作,與志同道合者交流寫作心得。

體驗農耕苦與樂 發掘寫作題材

投入動物保育十多年,與朋友合作開設「清潭地產」農場的生態作家馬屎老師,早前為初中組的小作家們主持流動教室,讓小作家們體驗悠閒農夫的生活,並介紹香港的農業現况,以及如何將農務體驗和自然觀察的感受得來的第⼀手資料,運用在寫作之中。 香港農業概况 5月12日,馬屎老師帶領一眾小作家來到「清潭地產」農場,向小作家們簡介香港農業發展的情况。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政局動盪不安,大批移民湧入香港,他們大部分是農夫,因此帶來了農業技術。而人口暴增導致食物需求急劇上升,政府為解決糧食供應問題便鼓勵港人耕種,配合在香港多個農地附近建立灌溉水塘,例如清潭、鶴藪等,促進本地農業的發展。到了七、八十年代,香港農業蓬勃發展,農作物自給率達百分之三十。然而,隨着城市化及製造業發展,加上香港的飲用水不足,政府把灌溉水塘改為飲用水塘,在種種因素的影響下,農業在九十年代已由蓬勃走向式微,目前香港主要靠中國大陸來滿足對農作物的需求。 ▲生態作家 馬屎老師 馬屎老師再講解香港現時的農業狀况,他說:「清潭這區的農地,可大概反映香港現時的農業狀况,包含幾個類別的農場:以傳統方式耕種的常規農莊,重視環保及食用安全的有機農莊,以試驗性質及實踐興趣形式經營的農莊,以及讓人前來休息放鬆為目的的悠閒農莊。」 他續稱,「清潭地產」屬於悠閒農莊,以安息為宗旨,農莊內搭建了一個竹棚,棚內安裝了兩張吊牀。竹棚右邊規劃了一個讓人踱步默想、思考人生的迷宮——明陣。而竹棚左邊的一塊農地則種植了玉米。值得一提的是,農莊內種植了幾棵向日葵。當日所見,其中一棵開得十分燦爛,另一棵則含苞待放。馬屎老師解釋,這幾棵向日葵在不同時期栽種,因此當第一株凋謝了,第二株剛好花開,那麼任何時候都有向日葵點綴農莊。 創作初期,大家不用想太多,只要熱愛寫作就夠了, 什麼都寫, 亂七八糟也沒關係。當你慢慢長大, 就可以從以往亂七八糟的作品中,整理出個人思想及寫作風格特色。 —— 生態作家 馬屎老師 了解農夫生活 馬屎老師曾出版書籍《非常生態人》。他主張用五官感受、觀察生態,然後再寫作,那樣文章才會精彩吸引。他與小作家們分享作為農夫的悠閒生活:「早上五、六點天剛亮就會起牀,到農地整理農作物;到九點左右陽光變得猛烈就會離開農地,或是約家人『飲茶』、或是躲在竹棚裏睡吊牀乘涼、喝花茶;到了傍晚時分太陽下山,才會再幹農活。由於『清潭地產』的定位是悠閒農莊,所種的農作物也比較粗生,不需要太多時間打理。此外,農場特別設置了水溝,製造適合營火蟲生活的環境,所以入夜後可看到螢火蟲,還有機會遇到從附近郊野公園走來的小鹿、貓頭鷹和野豬等,生活十分寫意。」 ▲馬屎老師教導小作家們正確使用泥鏟。 流動教室原定安排小作家們在「清潭地產」體驗種植睡蓮的農務,但當日烈日當空,戶外氣溫高達三十多度,活動被迫中止。儘管未能體驗整項農耕活動,小作家們仍到農地嘗試田園工作。部分小作家拿起尖頭鏟幫忙鬆土、翻泥,把泥鏟進膠桶,其他小作家就排成一列,把膠桶傳遞到馬屎老師事前挖好的大坑,將泥倒進坑中,為日後種植睡蓮作準備。在炎炎烈日下,小作家們曬得滿頭大汗,但沒有因此放棄或停下手。馬屎老師就以農莊的農作物慰勞一眾小作家,將蕃薯製成餅乾,將菊花煮成菊花茶,給辛勞過後的小作家們享用。 馬屎老師說:「耕種有苦亦有樂,今天的活動,若有同學覺得被曬得很辛苦,請記住這種辛苦;若有同學覺得睡吊牀很舒服,也請記住這種感覺。因為有一天在寫作時,這些體驗和感受就會再次浮現於腦海,成為你的靈感。」生態作家創作心得 馬屎老師的正職是從事動物保育工作。他表示,寫作於他而言,是一個讓大眾反思人與大自然、或不同生物關係的途徑,亦可以算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教育。他分享道:「寫作時,首先要了解受眾是誰。若是普羅大眾,則不能使用過多專有名詞,文章需要盡量淺白直接;若受眾主要是關心動物的保育人士,我就會寫得比較深入。」 小作家心聲 李晉顥 英華書院 中三 「看得出馬屎老師很有心思地規劃農莊,特別是那幾棵向日葵,一棵凋謝,另一棵就會盛放,給人一種朝氣勃勃的感覺。」 江怡霖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 中一 「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風格,首先用心感受,再寫作,更能引起讀者的共鳴。今次寫作活動令我明白到農夫的生活,既有悠閒的時刻,亦有辛苦的時候。」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

踏上寫作之旅 多元活動激盪創意花火

由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及《明報》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透過不同類型的寫作活動,啟發中、小學生的寫作潛能。其中作家精讀坊活動,由導師剖析指定著名古今中外作家的寫作技巧及作品意念,令學生可從作家身上取經,寫作不同類型的文章。 科幻故事不能缺少諷刺元素 科幻小說不一定要寫未來,也不一定要寫科技。科幻小說的創作動機主要有兩個,第一是源於對現今科技過分發達感到不安與憂慮;第二想要揭示人性的醜惡。早前,作家精讀坊邀請擅於創作科幻小說的作家徐焯賢,教導一眾高小組小作家創作科幻故事。 徐焯賢以科幻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及短篇小說《零件》為例,說明科幻小說的特色。除了奇幻、天馬行空的元素,更重要的是帶出被看好的科技發展,或會帶來難以想像的負面影響,如:嚴重的污染問題等。另外,他以科幻短片及短篇小說《我》,解釋科幻小說另一種揭示人心黑暗的題材。科幻小說的創作靈感可從新聞中找到,正如「無人超市」,看似為人們帶來了便利,節省了人力資源。徐焯賢卻說:「若想深一層,未來所有人都不用工作,超市的運作全自動化,甚至蔬菜的種植亦不需要人類,那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這些因科技太發達而產生對未來的不安想像,都能成為科幻小說的題材。」 ▲作家徐焯賢 當日,徐焯賢帶領小作家們進行一項課堂活動,建立「未來博物館」。他首先講述故事背景:一千年後,地球污染太嚴重,大部分人已經去了別的星球殖民,只留下少數低下階層人士居住。原本擁有的很多東西都沒有了,例如:水果、電腦、手機等。然後,他把一些我們常見的物品,例如:飛行棋、光碟、牙線棒和樹葉等分派給不同組別的學生,讓他們以未來人的角度,介紹那些物品,體驗創作科幻的故事。 創作奇幻童話角色 《愛麗絲夢遊仙境》自1865年出版以來,已被翻譯為174種語言,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童話故事之一,陪伴一代又一代的兒童成長。早前,曾改編及延續愛麗絲故事、出版《給失約的愛麗絲》的作家唐希文,主持初小組作家精讀坊,帶領一眾小作家走進愛麗絲的奇幻世界,教導設計童話角色的技巧。 《愛麗絲夢遊仙境》講述了愛麗絲在夢境中,遇見各種各樣的奇怪動物角色,並一起冒險。唐希文透過介紹不同動物角色的特徵及性格,如:柴郡貓、毛毛蟲、三月兔等,教導小作家們如何設計動物角色。 ▲作家唐希文 唐希文表示,創造有趣、深刻的動物角色,需要首先觀察動物既有特質及形象,然後利用擬人法,豐富原有特性,例如:三月是兔子發情期,牠們會比較活潑和行為瘋狂,所以童話故事中的三月兔,性格設計為比較神經質,看起來瘋瘋癲癲的。 另外,賦予「死物」生命,可創造出有趣的童話角色,正如愛麗絲故事中的門鎖一樣,把手是鼻子,鑰孔是嘴巴可以說話,十分生動。 學古文 實用與文化兼備 文言文字句精練,惟部分人覺得艱深難明而選擇逃避。作家精讀坊首次以古文(文言文)為題。由資深中文科科主任、作家及教科書編者蒲葦先生帶領導讀「古文研討-韓愈」,讓初中組小作家明白古文的重要性。蒲葦強調:「學古文不只為了考試,更可畢生受用。」 蒲葦指出:「不少粵語在古文中呈現,例如佢、係、傾偈、卒之等,在古文屢見不鮮。另外,短小精幹的古文,如敬啟者、久違、台端等,亦有助書寫實用文及獲取考試分數。因此學習古文既有現實需要,亦可增加文化素養。」 ▲蒲葦強調古文的重要性,提醒學生不要害怕古文。 「卯」意指兩兩相對,衍生兩人共食的「卿」、金錢交易的「貿」等。蒲葦強調:「識字越多,中文就越好。通過象形字或漢字樹,有助了解字意。所謂一理通百理明,學古文最重要有足夠的聯想力,能夠舉一反三。若只作背誦,中文只會停滯不前。」 韓愈是蘇東坡極為讚賞的人物,他的著作不乏有用例句。蒲葦表示:「明白作者生平事蹟再觀賞其作品,就會產生共鳴及看得透徹。」他還介紹《唐宋散文選評》、《世說新語》、《笑得好》等作品,鼓勵小作家追求文學昇華。 小作家心聲 區珮瑤 聖公會奉基千禧小學 小四 這次講座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課堂活動,向一千年後的人,介紹我們現在很常見的物品。我覺得很有趣,可發揮無限創意,想像未來世界。 楊展穎 軒尼詩道官立小學(銅鑼灣) 小三 今次活動學習到創作童話故事中的動物角色,首先要了解動物的特徵,然後多加想像,運用擬人法,豐富牠原有的性格特徵。 郭子弘 聖芳濟書院 中三 一向認為古文的字句有不同解釋及意思,須花時間理解。在講座中發覺象形文字也可拆開解釋,老師還介紹一些參考書,有興趣找來閱讀。 撰文:李翠琼、王文斌 攝影:陳國良

剖析小說創作 巧設懸念 發掘靈感

寫作與創作靈感,好比汽車與燃料的關係,若欠缺靈感持續不斷地推動,文章很多時就不能創作下去。2019年的小作家寫作迎新營中,大會邀請了作家袁兆昌和厲河,以自身的創作經驗,向小作家們傳授尋索靈感、創作故事及設定角色等寶貴的心得,令一眾小作家都獲益良多。 不少人迷上偵探小說,最愛在閱讀過程中猜想誰是兇手。為了吸引讀者追看下去,作者必須製造各種懸念,令故事情節更加曲折離奇。今次作家厲河便以自己創作的《大偵探福爾摩斯》系列為例,引導小作家如何運用偵探小說的懸疑手法進行創作,從人物性格、巧設懸念入手,創作出精彩的推理故事。 曲折情節 引發讀者好奇心 《大偵探福爾摩斯》系列原型來自英國作家柯南道爾於130年前創造的偵探人物—福爾摩斯。在厲河改編下,主要角色都變成了動物,例如福爾摩斯是一隻狗、助手華生變成一隻貓,不變的是福爾摩斯仍然充滿智慧,四出破解各種奇案。厲河說:「在偵探小說中,懸疑是最重要的部份,它可以令故事情節一波三折,結局常常出乎意料之外,令讀者欲罷不能。」作者可以利用不同的方法,在偵探小說裏製造懸疑氣氛,例如尋找疑兇、提出謎團,甚至是埋下線索,都可以引起讀者的好奇心,渴望知道隱藏的真相。 利用角色視點 營造懸疑氣氛 小作家也可以利用故事裏的配角,協助營造緊張及懸疑的氣氛,通過他們的視點,交代故事情節。「其中一段改編故事中,我刻意寫華生躲在睡床底,偷聽福爾摩斯與疑兇的對話。這種安排讓讀者通過華生的眼睛,觀看福爾摩斯怎樣查案;另一方面亦因為華生匿藏的位置,令他不能看清全部事實,將最關鍵的真相隱藏起來,達到引起讀者好奇的效果。」 同樣,角色之間的對話,也可以引發懸念,厲河寫華生年少時到貧民醫院當實習醫生時,從另一位實習醫生口中得知院長、外號「赤鬍子」生人勿近的駭人傳聞。「這個時候『赤鬍子』尚未現身,讀者卻從角色之間的對話預知其性格,從而引起他們好奇及猜想,院長為何如此恐怖?」 設計事件 塑造人物性格 除了製造懸念外,厲河認為無論是創作偵探、科幻及愛情小說,塑造角色性格也是非常重要,這樣才能夠在讀者心中留下鮮明印象。「介紹新角色時,切忌平鋪直敘,如『他是一個小氣、衝動或正直的人。』這樣不能引起讀者的興趣;小作家反而要設計一些事件、爭論來突出他們的性格,讓讀者更易投入這些角色之中。我寫扒手小兔子出場時,正是偷竊時被福爾摩斯逮個正着,仍在不斷掙扎,顯示他頑皮的性格;而房東太太的遠房親戚愛麗絲,經常要追福爾摩斯繳交房租,所以我將她寫成一個牙尖嘴利的女孩子,連福爾摩斯也拗不過她。」厲河建議小作家多閱讀日本名家松本清張的作品,並鼓勵他們提筆作,以《XX的神奇雨傘》為題投稿。 學生心聲 陳心悠 香港青年協會李兆基小學 小五 ❝我是厲河的書迷,最愛《大偵探福爾摩斯:指紋會說話》一書。我在平日寫作時習慣直腸直肚。在這次活動中,我學到運用懸疑的寫作手法,令文章更有趣味。❞ 孫博仁 聖保羅書院小學 小四 ❝我希望成為小作家,培養自己寫作的興趣。今次學到懸疑的寫作技巧外,厲河也特別提醒小作家要「盡快入戲」,適時解謎或揭曉答案,才能牽引讀者。❞ 借鏡古典文學和動畫 為小說創作滲入更多靈感和想法 更多小說及創作參考 本屆及歷屆小作家「佳作共賞」

遊記抒情動人心 異國見聞悟道理

一篇好的遊記,可讓讀者了解文中的城市景貌之餘,更可觸動人心。「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旅遊作家馮佩馨,以《遊記與文學》為題主持初中培訓班,講述遊記寫作的技巧,又分享創作歷程的體驗,並剖析遊記與文學之間的關係,帶一眾小作家進入一段遊記之旅。 遊記的四種內容 寫遊記的材料很多時,該如何取捨?大學期間曾獲「2010香港大學散文創作獎」冠軍、香港城市大學「城市文學獎」散文組冠軍以及香港浸會大學「大學文學獎」散文組冠軍的馮佩馨認為,遊記可分為四類內容:記敘遊覽經歷、抒發感情、描繪景物及景觀、說明道理。 馮佩馨說,記下當地的見聞或同伴間發生的事情,剪裁最精彩的片段,運用首尾呼應或步移法來描寫,屬於記敘遊覽經歷類;透過旅遊反映自己生活或跟社會作比較,足以抒發感情;描繪景物、景觀,就好像用文字繪畫一幅圖畫般,這方面要寫得精彩的話,平時要多閱讀文章,嘗試記下形容花草、夜景等語句作參考;至於說明道理類,與抒發感情相近,譬如把異國的所見所聞,反思現今與以前社會的分別,表達自己所領悟的道理。 遊記既可記敘,同時亦能抒情,馮佩馨以台灣作家三毛的《萬水千山走遍》中的〈街頭巷尾〉為例,形容該文「語言淺白,直抒感受」,她指出:「這篇主要描寫墨西哥吃喝玩樂的經歷,有刻劃大都會的壓迫感,有從當地人的衣著反思貧窮問題,從而抒發感情。而描寫異地食物時,靈巧地顯現當地食物的製法亦頗有趣。」 輕鬆幽默 從淺入深 城市特點乃遊記常用的題材,馮佩馨說舒國治的《門外漢的京都》中的〈京都的長牆〉,多角度寫出京都最大風景資產之一——長牆,令人了解到京都城市的特色,而行文充滿詩意,讀來賞心悅目,足見其散文技巧高超。 馮佩馨鼓勵同學多寫遊記,無論是本地或外國亦可,視乎自己的生活經驗及感觸。「寫遊記可以輕鬆幽默,在文章加入幽默的字眼會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另外,由淺入深,運用淺白的文字更能夠表達意思;文句就不必冗長、緊湊,放開來寫,配合標點符號及長短句的運用,令散文更有節奏、更有氣氛。」

唐希文:靈感潛伏身邊 寫作從生活出發

小朋友想像力豐富,但寫作時每難以下筆,不少小作家更抱怨想不到可寫的題材。年輕作家唐希文卻說,靈感一直都潛伏在身邊。她以「找寫作題材經驗談」為題,在「高小組」的小作家培訓班上分享個人創作歷程,並引用不同例子,教一眾小學生從生活中抽出靈感泡泡,以自己或身邊人的經歷,或從不同文本而來的感覺寫故事和散文。 培訓班互動輕鬆,小作家亦踴躍回答問題及提出個人想法,唐希文讚賞他們的想像力非凡。及後,小作家就寫作題目「學校旅行」分組討論,探討可寫的情節然後即席揮毫,記述一次去旅行的經驗。有同學仔細描寫旅行的情景,有同學則創作了星際旅行後有家歸不得的故事,講者為完成作文的同學寫下評語並提供改善的建議。 擅觀親人朋友 寫作泉源不絕 唐希文認為靈感通常源自生活,不少作家最初的作品都是自己的故事,例如《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算是作者九把刀的自傳。他把自己從中學、大學,直至打工時,對初戀情人的思念寫成故事,小說有九成內容都是真實的,雖然沒有特地加插戲劇元素,但把最深刻的事寫出來反而更能引起讀者的共鳴,讓大家一起回想那些年的故事。 她鼓勵在座的小作家把生活中最熟悉及最有感受的事轉化為寫作資源,逐步從平鋪直述開始創作,如描寫家人或朋友的故事,或揉合他們的經歷再加上想像。唐希文引用自己的創作經驗,指她外婆患病去世帶給她很深刻的感受,於是把外婆患病後及臨終前的身體變化,融入小說中女主角的感情,再加上虛構的情節,成為一部愛情小說作品。此外,她亦建議同學可從不同的文本中培養及收集靈感,刺激想像力,諸如影像、音樂和繪本,甚至新聞報道和科學報告亦可派上用場。 至於角色塑造方面,唐希文認為可以先描寫自己或身邊的人,了解他們的外貌特徵,如衣著打扮、小動作和口頭禪。由於身邊人較容易觀察,同學可長備筆記簿,把聽過最有感染力的說話寫下來,亦能想像他們面對不同情境的反應,然後放進文章裏。經過這些訓練後,小作家們便可再下一城,自行為故事創作人物。 營造角色有法 抒情兼引共鳴 唐希文分享她的寫作習慣,就像電視電影創作人一樣,她寫小說前都會為主角及配角編寫人生傳記及履歷表,先行詳細寫下角色的性格及人生閱歷、甚至他們的星座和最愛的顏色。雖然這些資料最終未必會在故事中出現,但會令她更覺得這些角色真實存在,兼且有血有肉,並更認識這個角色,因此能想到筆下人物應有的態度和決定。 作為專欄作家,唐希文認為文章不只為了抒發個人經歷和感受,還可預留空間讓讀者連繫到自己的經歷。她把文章題材分開不同類型,有些是時效性的趣味、或是遊記、有關電影或書本的評語,和對時事的感受等,下筆時會考慮加入背景資料或作綜合評論,以引起社會討論和其他人的共鳴,引導讀者反思。 小作家心聲: 禤家駿:「我在培訓班上學到不同的寫作技巧,從日常生活的點滴中又找到寫作靈感,尤其喜歡班上與導師的交流,她對我的文章建議很有用。」

李洛霞:陌生化有助書寫本土城市風景

要書寫一個城市,我們需要抓住她的新奇、吸引之處,再加以仔細描繪才能成事。雖然我們都居住在香港,卻未必懂得如何以文字書寫香港。因為,我們對身邊的風景已習以為常,自然覺得理所當然、無甚特別,想不到應該寫什麼。就此難題,本地著名作家李洛霞建議,以陌生化為寫作手法,可以幫助我們落筆。 她說:「我們應避免以平常的角度出發。可以試試以遊客的角度觀察和書寫香港,你將會有新發現。事實上,不少從其他城市到訪香港的作家,都能寫出非常出色的香港城市景象,原因就是他們的角度與我們的有所不同。」她舉巴金離港時所寫的〈香港之夜〉為例: 「海是黑的,天也是黑的。天上有些星星,但大半都不明亮。只有對面的香港成了萬顆星點的聚合。……但是當我注意到那座光芒萬丈的星的山的時候,我彷彿又聽見了那無數的燈光的私語。船在移動,燈光也跟着在移動起來。而且電車汽車上的燈也在飛跑。我看見它們時明時暗,就像人在眨眼,或者像它們在追逐,在說話。我的視覺和聽覺混合起來。我彷彿在用眼睛聽了。那一座星的山並不是沉默的,在那裏正奏着出色的交響樂。」(摘自巴金〈香港之夜〉) 李洛霞認為,描寫一個城市和描寫一個人有很多相同之處,兩者都可以從外貌、行為和性格等入手。一篇好的文章,即使年代久遠,同樣會令讀者產生共鳴。她以張曉風的作品〈彌敦道上〉為例,雖然文章寫的是40多年前的彌敦道景色,但時至今日讀者仍可從中找到與現在的共通點。 「彌敦道上,兩層的巴士飛馳。人群像千足蟲,重覆着永遠走不完的腳,在人行道上匆匆來去。忽而穿行在熱流中,忽而被大公司的冷氣襲中。人們永遠不能了解自己是在赤道,或是南極?是在洪荒年代,或是二十世紀?」(張曉風〈不是遊記〉,《愁鄉石》,台北:晨鐘,1971.4) 除了描寫城市的外貌,作者還可從一些地道生活習慣出發,胡燕青筆下的茶餐廳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於作品〈茶餐哲學〉中,她除了仔細描寫茶餐廳內的風景和特色,亦特意挑選一款地道飲品──鴛鴦,作為代表香港的標誌,從而帶出香港人的性格特質。 「說到鴛鴦,真是香港的偉大發明。國人所謂中庸之道,就這樣延伸到茶餐廳每一個厚邊的杯子裏,其深入人心的程度,使人吃驚——中醫謂奶茶寒削,咖啡燥熱,混在一起才好……茶餐廳的『茶』,聽說是用雞蛋的殼熬出來的,色調深得看不透,但營養豐富,濃鬱的苦澀中自有一種『對得住人對得住自己』的自我肯定;香噴噴的微黃花奶也柔軟光滑,一看就知道那是處處留有餘地的成熟圓融。奶茶切入氣味略焦的咖啡,真是神來之筆。兩者一混和,香氣馬上變得複雜,教人疑幻疑真,像在過多的風霜裏澆入一點點灼人的天真。鴛鴦入口的感覺是獨一無二的,除了香港人主理的店子,全世界的食肆都無法提供。」(摘自《香港記憶》,香港:文學世紀,2004) 最後,李洛霞亦介紹了全球華文散文大賽的得獎作品〈我心中的香港〉。文章描寫一個在香港很常見的活動──「賣旗」,然後引伸描述香港的人文風景和社會現象: 「那一天,我在銅鑼灣等鬧市區,每隔數十米,都能見到『賣旗』的少男少女,或是年幼的小學生。這是遍佈香港的一支愛心支隊。從1922年『皇家退伍軍人會』發起的慈善賣旗起,迄今這項活動已進行了87年了。 感謝二十年前的那位小姑娘,以一面旗幟給我上了香港社會『愛心』的第一課。以後二十年中,每個星期六,只要我人在香港,我一定會『買旗』。面對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這道人文風景線,人們胸前的那一張張貼紙、那一面面旗幟,我總是會為這個城市所歌吟的愛心而動情。」(摘自「我心中的香港」全球華文散文大賽獲獎作品集,香港:明報月刊,2010.11,頁5-9,引文作者張曉林為是項徵文比賽冠軍。) 李洛霞說,總括而言,要書寫一個城市,可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和範疇取材,無論是風景、人物、生活習慣等都可以是寫作的題材。不過,她提醒小作家要寫出有意思、具代表性的城市風景,必須謹慎選材,不應落於俗套。即使是身邊自以為最熟悉的事物,亦應嘗試以新角度,探索更多新的可能性。

創作來自生活積澱 認識文化激盪創作

寫作需要靈感,但如何能掌擢及發揮那些看似稍縱即逝的靈感而寫出好文章?「小作家培訓計劃」邀來曾以新詩及散文奪得文學獎的劉偉成,以「新詩和散文之靈感的捕捉與轉化」為題,主持初中組培訓班,向小作家傳授創作的竅門。 從「生字」到「語境」 很多人認為靈感都是一閃而過,劉偉成卻不以為然:「靈感其實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它源自個人的記憶,包括生活經驗,及日常接觸到的信息,全積澱於腦海中。當偶然受到觸發,加上內在感覺的蠢動,靈感便如泉湧,並會轉化成為寫作的內容。」 劉偉成認為,若要「創造新的語境,除了將自己的觀察融入創作,也要把文字運用熟練,除了現代的白話文,古時的文言文亦然。」他以「恃才傲物」作例子,刺激小作家反思某些耳熟能詳的字詞背後的含義。《說文解字》有謂「物,萬物也。」難道成語中是指驕傲的人看不起「物件」嗎?范仲淹在《岳陽樓記》寫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物」又是否指物質、外物?劉偉成解釋,原來「物」可解作群眾,「傲物」以「不以物喜」中的「物」正正是指大眾。可見掌握文字的多義性及其承載的語境,是培養語感的第一步。 語感是佈局謀篇「引擎」 劉偉成認為語感能影響作品的思維表達。小作家記生字時必須了解它背後的語境意識,以及其承載的文化含義,經過長年輸入,累積足夠的「文化儲藏」,便能自然養成良好的語感,靈感便會手到拿來。因此,細味中國文化是訓練語感的「啞鈴」,而良好的語感自能成為寫作佈局謀篇的「引擎」。 他引用了《射鵰英雄傳》第三十四回中的對聯「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頭面」、「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為例,首句表達人受到音樂薰陶教化後,變得心念端正、道貌岸然;所謂「頭面」,可以看作倫理道德上所顯示的王者風範,突顯儒家「王樂」文化。「魑魅」則來自神話傳說,《漢語大字典》中所載,「魑」解作「山獸之形」,「魅」在《說文解字》中指是「老物精也」,「魑魅魍魎」實代表「鬼俗」文化。當了解箇中生字的含義,便能深入體會作家下筆的佈局用意。 小作家感想 馮尚樂 聖芳濟書院 中一 今次培訓班,令我曉得靈感無處不在,但必須從日常生活及學習中積聚;同時,我亦明白到作家尋找靈感的方法,並能夠深入了解其創作背後的意思。 張沚澄 嘉諾撤聖心書院 中一 培訓班中,最深刻是劉老師教導我們寫作取材及過程中的思考技巧,令我獲益良多。未來寫作時,我也會懂得運用適當的生字,在文章中加入「爆點」,使到內容更加吸引。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