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2014/15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3/14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4/15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吳美筠博士勉勵學生多讀多寫,透過文字表達所思所想、甚至為人發聲。畢業學生大合照後,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亦揭幕。入選學生將藉輕鬆而多樣化的活動及工作坊,認識不同的寫作文體,提高寫作興趣及水平。 「小作家培訓計劃」自2012/13學年開始舉辦,對象為中一至中三學生。為期一學年的計劃提供多項活動,培訓內容涵蓋不同的寫作文體,包括散文、影評、遊記等。計劃反應熱烈,兩個學年以來,共培訓了475名來自逾200間學校的初中生。計劃今年更增設高小組,讓小四至小六學生參加,以期進一步培育小作家幼苗。 2014/15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人數眾多,經過遴選後,共有455名學生入圍,當中255名來自119間中學,200名來自100間小學。入選的小作家可參加培訓班、作家精讀坊及流動教室,透過導師的指導,練習各種文體的寫作技巧,除有助提升個人的文學素養外,還可嘗試走出校園,欣賞電影、遊覽香港景點及認識飲食文化,從中吸納素材,通過文字體味寫作樂趣。計劃亦招募上學年的畢業生擔任小作家大使,協助帶領活動、分享及傳承寫作經驗。 此外,計劃為一眾小作家提供發表作品的平台,投稿作品可得到知名作家的評語,然後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優秀作品更有機會刊登於《明報》。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大獎」、「閱讀報告獎」及「最佳表現獎」等獎項,鼓勵學生積極寫作及投稿。 吳美筠︰讀寫並重 從寫到作 開學禮主禮嘉賓,著名作家、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博士於致辭時,分享了個人年輕時的創作歷程及心得。吳美筠博士回想閱讀為她帶來創作的衝動,體現了「以讀帶寫,以寫促讀」的想法。她先從閱讀中找到現實世界以外的想像空間,領會到自己有限的生活圈子以外,有另一個未知的世界,因而羨慕作家。就是這份動力讓她開始創作,在小學四年級時便寫了像詩的文體,畫上封面及插圖,再簡單的釘起,夢想有日可以出版。為了讓創作更上一層樓,她又不斷到圖書館參考其他書籍,不斷學習,累積寫作技巧。 吳博士又認為書寫就是用我們已知的文字符號表達感情。她引用作家張愛玲的文章〈論寫作〉,指「養成寫作習慣的人,往往沒有話找話說;而沒有寫作習慣的人,有話沒處說。」她提到很多人過了大半生,明明有真切的生活經驗、獨到的見解,但從未有想到寫下來,事過境遷便逝去。因此,吳美筠博士認為最有價值的書寫,是為不習慣言語、書寫,以及無能力為自己發聲的人去發聲,甚至為有待命名的萬事萬物去書寫。她鼓勵當日在座的小作家,四處走走逛逛,多看看世界上不同的事物,多接觸不同的藝術作品。 此外,吳博士亦提及「由寫到作」,以創意開創新的題材、技巧及風格,為這世界尋找最恰當的描述方法。即使我們所用的文字,一般是遵從約定俗成的理解,但我們的語言仍有許多可能,我們身處的世界亦總有未被提及的感情,總有尚未釐清的事理,還有未曾記錄、一消而逝的記憶,就像作家張曉風在〈給我一個解釋〉提及,寫作是令世界有一個好的解釋,宇宙因而為之端正,萬物亦為之含情。

2012/13 畢業小作家分享

一眾畢業小作家與大家分享「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學習心得: 馬翰林:「本身較擅長寫記敍文和抒情文,主要以生活上的事情作為題材。經過一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活動是到電影資料館欣賞60 年代由李小龍主演的電影《人海孤鴻》,然後與電影研究文化人何思穎探討劇情的寫作手法。原來自己一向的描寫手法不夠仔細,例如:我可以試從更多角度刻劃人物的性格,寫文章時便更得心應手了。」 鄭彩虹、吳文君、馬翰林、朱飛莹:四名同學均表示,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最大的得着是學會從生活細節上取材,以及用心體會不同的感受。他們希望,大會可以成立重聚計劃,維持同學之間的交流。例如:以特定題目向同學徵文,實行讓他們定期切磋, 以筆會友。 荃灣官立中學董老師:「我非常鼓勵同學多參與校外活動。『小作家培訓計劃』讓同學認識不同文體,而且活動題材廣泛,有助他們擴闊眼界,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們看到外面其他同學的水平。初中生需要別人多鼓勵才有動力繼續寫作。多得不少作家和教授對同學投稿的正面評價,令他們得到認同感。我認為要寫出好作品,除了多看書,還要增加生活上的體驗和修養,文章才會有內涵和深度。」 朱澹寧家長:「女兒較為內向,參加計劃令她多參與不同形式的活動。我認為『小作家培訓計劃』中的活動是催化劑,令學生更加留意身邊的事物。初中學生年紀還小,學習的成果未必能即時看見。不過,訓練他們的邏輯思維和觀察力,對他們日後成長一定有莫大益處。」 吳文君家長:「女兒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後,比從前多花時間在寫作上。我亦留意到她的投稿次數有所增加,變得積極了。因為投稿可以得到很多老師和教授的評語,這些機會非常難得,可以加快學生的進步。」 招文軒家長:「文軒一向隨心寫作,只要有靈感就開始寫,沒有特定的題材。參加計劃後,他認識了不同文體的特點,打好語文基礎。兒子有幸在2012/13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獲得獎項,相信能令他的自信心大增, 是繼續寫作的推動力。」

從經典文學電影 看港式懷舊飲食

飲食文化向來是作家重要的創作靈感來源,不同年代的飲食文化更能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狀况。「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蕭欣浩博士主持高小組培訓班,帶各位小作家窺探50年代的飲食文化,感受當時社會基層的生活情况,展開一次懷舊飲食之旅。  食物與人的生命、生活息息相關,中國有不少關於飲食的著名諺語,如「靠山食山、靠水食水」、「民以食為天」等,都反映出飲食與民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從最基本生理上的維生、充飢,慢慢發展至文化層面、餐桌禮儀、烹飪藝術,統統離不開一個「食」字。今次高小組培訓班的主題「三文治與叉燒包:1950年代的香港文學與飲食文化」,蕭欣浩博士為小作家帶來幾篇經典香港小說的節錄,以及一些黑白懷舊電影片段,縷析50年代那個中西文化碰撞、物質匱乏的香港社會。 《窮巷》:全書運用寫實主義技巧,並將廣東話詞彙融入書中,反映香港以廣東人為主的都市面貌。 《太陽下山了》:故事以戰後初期、1947年的西灣河為主要場景,講述家境複雜的少年人林江的成長啓蒙。 《半下流社會》:描寫50年代初一群文人從大陸流亡到香港之後,相濡以沫,扎求生存的悲慘處境。 飲食意義 今昔對照 「食物」不只是食物,同時承載着某種社會上的象徵意義。若然人們看待食物方式有所轉變,正正也預示着社會模式的轉變。有趣的是,現在我們一般將「出街食飯」視為一項社交活動,它過去的首要功能——提供營養/維持生命——反倒變得微不足道。蕭博士指出,50年代的香港,食物是家人親友之間表達關心的方法,因為過去很多人的生活環境欠佳,在尋常家庭的一頓晚飯,通常只有腐或豬油下飯,肉類並不常見。「在當時的社會,食物很難得,除了用來果腹,也可以作為傳遞感情的方式。」正如電影《可憐天下父母心》裏,小主角一家吃飯時,把全桌唯一「珍貴」的鹹蛋互相推讓,這種情況對於現今生活在物質富裕的小孩可能難以想像。除此之外,當時普羅大眾吃飯時,並不像現在人們習慣的聊天「吹水」。《半下流社會》中有道,「在窮人的餐桌上,惟有吃飯的聲音;只有富人的餐廳中,才會有不着邊際的談笑。」可見在當時,飲食是一件多麼嚴肅且重要的事,為的不是聯誼,而是生存。  全球化的洗禮下,香港市民對一般外國食物已經毫不陌生,而漸漸追求最新奇的烹飪方法,如新興的分子料理;或擁抱更「異國」的異國風情,如黎巴嫩菜、尼泊爾菜等,但對50年代的香港人來說,即使是最平常的西方食物,他們亦不大認識,甚至鬧出不少笑話。蕭博士笑言,從這些香港文學之中,反映出當時西方食物不甚普遍,例如《窮巷》在其中一章提到「三文治」,小說人物誤聽作「新聞紙」;在《香港居》之中「鮑許」(Borsch)一詞原來指羅宋湯,當時只能在俄國餐廳吃到。這些現時十分普通的食物,在當時的社會是新興的潮流,一般人未必接觸得到,就如同現時的分子料理,在數十年後可能相當普遍。「這些作品反映出當時人民面對的遠非生活品質的問題,而是生存的問題。」例如《太陽下山了》男主角遇上住在木屋區、在中秋節偷月餅的孩子。孩子當時顫著聲說:「月餅容易偷……人家做節,但我們到現在還沒吃晚飯呢。」故事呈現了社會上貧困家庭三餐不繼的苦况。蕭博士認為透過這些作品,小作家可以比較以往的飲食文化和現今社會豐富的飲食選擇,反思個人對於食物的需求。 寫飲寫食 問: 我每天身處「現代」,對身邊的一切飲食習以為常,怎樣才能令自己變得更敏銳? 答: 多觀察、多思考、多發問。有什麼食物/菜式長輩都很愛吃,但你與朋友從來不愛吃?為什麼?當中是否反映飲食文化、口味的轉變?例如現在人們流行「相機先吃飯」,立即上載至社交網絡,這種現象也很值得記錄!另外,小作家不妨進一步了解過去的飲食文化,再與現代飲食文化做比較,尋找靈感,皆有助提升日常觀察的敏感度。 鄒可茵同學: 我了解易明,到50年代的生活情況,學會珍惜食物,以及如何在寫作中加入對食物的情感表達。 陳熹愉同學: 活動帶給我更多寫作靈感,新潮和懷舊的食物,以及舊式飲食情懷。

異想天開 將字詞變成故事

每個人都有無窮無盡的想像空間,即使只是一個字詞,也可化成火燎,點燃創意想像的藥引,爆發出一個個天馬行空、令人意想不到的小故事。《明報》和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本學年增設初小組,首個培訓班便以富有趣味的方式,誘導一群小小作家發揮想像力,激發創作潛能。 人稱「雄仔叔叔」的阮志雄,自許「故事人」,曾出版詩集和多本繪本,經常走訪學校和社區講故事。這次主持初小組培訓班,即用說故事的方式,帶領學生一起投入創作。他說有次在社區講故事時遇到一個小孩,對方聽了不久忽然哭起來:「不是說有熊仔的嗎?」經幾番解說是「雄仔叔叔」,小孩才破涕為笑道:「你繼續說!」雄仔叔叔直言原來很多故事都是來自誤會。接着他吹起口琴,又說起「月亮在唱歌」的故事,學生都被故事內容所牽引。 走進書本森林 編寫獨特故事 培訓班上,每位學生各自帶來喜愛的書本,有《異想天開》、有《小王子》,仿如一個故事森林般多姿多彩。雄仔叔叔帶領學生走進「森林」,要求他們從書中找出個人喜愛的字、詞或句子,然後分組討論,將各自提出的字詞,一起結合編成故事。 於是,學生隨意分成五人一組,利用毫無默契、只按本身喜好所找到的字、詞或句子,合力串連成獨一無二的故事,然後輪流在大家面前分享。雄仔叔叔鼓勵小作家回家後將故事繼續延續下去,有學生坦言記不到故事,雄仔叔叔即說:「創作不是用來記,而是用來發展下去。即使與原本的故事不同,但經反復修改就會變得更好。」 喜歡親近文字 寫作好玩有趣 這次初小組的培訓班有點與別不同,因為雄仔叔叔容許同來的家長在旁「觀課」,其實旨在讓長輩知道,要孩子寫作並不困難,先決條件是令他們「親近文字」,既喜歡閱讀,又樂於利用文字創作,猶如培訓班的小組環節,學生透過思考,就能把一堆不相關的字句串連,將想像的情景具體地表達出來。 雄仔叔叔對家長表示:「創作就是這樣,很好玩。孩子學會文字後,就可用方法將文字變成生命。」他建議家長仿效,跟子女一起創作。「他們在當中發現樂趣,就會寫下去。」雄仔叔叔指出,生活、感情、想像,乃寫作必須具備的三個特點,父母與子女創作時緊記就是了。 培訓班尾聲,雄仔叔叔提議學生集體作詩,他隨便問學生驚的時候會怎樣?大家七嘴八舌發表意見,不一回完成《驚的詩》:「驚的時候/我會笑/一張椅會跳/媽媽會亂拍照/燈會睡覺/大象會逃走和不斷噴水」。 小作家心聲 陳熹愉 國際基督教優質音樂中學暨小學 三年級 平日有看故事書,但沒有寫故事的習慣。學校老師會給創作工作紙,在家中寫大綱再回學校寫一小段。這是首次創作故事,覺得很喜歡和有趣,大家想法頗相同,當中最喜歡是「媽媽會亂拍照」一句,日後會多寫故事,多參加這類活動。 陳熹愉父親:兒子性格內向,寫作時候較為循規蹈矩和局限。小孩有多變的想法,但落筆寫作時也需要開放思維才行。因此希望透過「小作家培訓計劃」,讓兒子跳出框框,認識寫作方法。今次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創作,可集思廣益,在他人的思維中得到啟發。 彭愷諄 聖保祿天主教小學 三年級 很高興參加今次培訓班,很開心跟朋友一起創作故事。我在功課以外也有寫作,通常會寫上學的事情,也喜歡寫一些天馬行空的故事。平日愛看中文故事書,尤其是童話書,如《龜兔賽跑》,近期愛看《老鼠記者》,覺得內容有趣,日後也會多寫有趣的故事。 彭愷諄父親:女兒的寫作能力一向不俗,但也想找方法令她寫得更好,所以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這個活動比較另類,不似傳統的教學模式,可以啟發創意和想像空間,令小朋友勇於寫作,培養出寫作興趣。看見女兒在培訓過程中很享受,相信她會從中有所得著。

可洛:從另一角度觀察事物可訓練想像力

天馬行空、帶有奇幻色彩的創作,是不少同學有興趣的寫作類型。小作家培訓計劃因此邀請擅於這方面的年輕作家梁偉洛(可洛)主講「想像力與奇幻創作」,與同學分享如何訓練想像力以及奇幻創作的特點。可洛主要創作小說和詩,著作有小說《末日絮語》、《小說面書》、《女媧之門》科幻系列等。 可洛先以詩的創作引入想像力這一個課題,他引用台灣詩人商禽的作品《五官素描》說:「想像力就是對身邊一切理所當然的事物加入聯想,然後重新書寫。就如商禽的《五官素描》,我們每個人都有五官,但一般對它們的存在都不以為然。《五官素描》就以它們的形狀展開想像,寫成一組精彩的詩。」 可洛認為,想像力包括:觀察、聯想、變形、扭曲、顛覆和組合。那到底如何訓練想像力?可洛以自己為例,他的方法有兩種:第一,多細心觀察身邊的事物,然後聯想它的外形像什麼,從而引發更多的想像;第二,嘗試以另一角度觀察事物,就好像拍照一樣,別用最常用的角度拍攝,試試發掘一些新的切入方向。 奇幻創作展現作者的虛構世界 接着,可洛進一步解釋何謂奇幻創作。奇幻作品是指那些帶有神話式的想像和探索的作品,而它們的靈感大多來自一些神話和民間傳說。 另外,這些作品多帶有以下的特點,例如:作品中存在與科學不相符,即不能以科學解釋的超自然現象,如魔法、神明、靈魂等。另外,在創作中展現作者的虛構世界(如《魔戒》、《哈里波特》等),或出現超自然生物或種族,均屬奇幻類別的創作。 可洛說明,部份創作可以是發生於現實與奇幻之間的空間。他以自己的作品《繪圖師》為例,內容是發生於現實世界中一則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便是將奇幻的想法放入現實之中,而並非建構一個完全不存在於現實的世界觀。

借鏡古典文學和動畫 為小說創作滲入更多靈感和想法

初中組寫作迎新營以「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為題,由曾經憑代表作品《超凡學生》奪得第十五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冠軍的作家袁兆昌分享,為小作家帶來一些古今經典小說作品作參考實例。 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 袁兆昌指出,小說所用的是描寫的方法,主要元素包括人物、情節、主題及情景等。以人物為例,小說重視以文學修辭的技巧,塑造人物形象,自然地反映現實中某類人物的性格;情節方面則透過製造懸念、鋪墊及埋下伏筆等方法,以達至文學的藝術效果,這些特點都與小作家平日寫作故事有顯著區別。 小說創作着重文學修辭 「小說最精彩的地方在於作家運用文學修辭的技巧,透過多層次的順序及倒序等敘述手法,並由第一、第二或第三人稱的視角出發,將內容情節層層推進,令讀者忍不住追看下去。」袁兆昌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將喜歡的小說、電影、動畫以至卡通漫畫等,加入個人創意作出改編,例如改寫歷史人物的生平故事、加插一些原有文本中沒有的情景,作為小說創作的日常訓練。「一個出色的作家的作品亦必須能夠引起讀者共鳴並留下深刻體驗,才能成為經典。」當日袁兆昌還帶來了由東晉史學家干寶所撰的古代民間傳說小說集《搜神記》、近代著名作家劉以鬯的短篇小說《動亂》,以及由他自己所寫、改編自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短篇故事《遊魂》,讓小作家參考不同小說風格的寫作技巧。 從古代文學及動畫中借鏡 袁兆昌亦向小作家分別介紹了古代經典文學《史記》和電腦動畫電影《冰雪奇緣》,並分享當中值得參考的元素: td{min-width:160px;} 《史記》 《冰雪奇緣》 背景 ...

筆下電車 盡顯城市變遷與情懷

港電車有超過100年歷史,既是無數市民的交通工具,也見證了整個世紀的城市轉變。過去,很多作家會以電車為創作素材,連結城市風貌和情感,這些作品至今讀來依然饒有趣味,令人觸動。 「小作家培訓計劃」高小組「流動教室」特以「電車『慢遊』細味城市百年變遷」為題,先由資深編輯兼作家李洛霞講解也斯、小思及阿濃等知名作家描寫電車與城市面貌的作品,再帶領一眾小作家分乘兩輛古典電車,自西環屈地街電車廠,緩緩前往東區筲萁灣大街總站,細看沿途風光,並印證導讀文章所述景况,了解沿線市區變化之餘,也掌握箇中寫作技巧。 未遊電車河 先讀名家傑作 在登上這次的「流動教室」——古典電車前,小作家先在前西區裁判法院的活動室集合,聆聽李洛霞導讀也斯、小思、阿濃、鷗外鷗、符公望、蒲葦等作家描寫「電車與我城」的作品,亦概述電車沿線各區地標的今昔變化。李洛霞表示曾居於灣仔的小思老師,非常熟悉灣仔、銅鑼灣及北角一帶,她多年前的作品〈春秧街〉寫道:「龐然的電車,幾乎逐寸向前挪移,買菜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感覺』電車駛近,就把身子一側,僅可容寸,電車自他們背後緩緩——緩緩的路過,一切如此相安無事,遂成春秧街的一種風光。」巧妙地刻劃出電車與人的關係,同時準確地描了至今依然存在的獨特小區風貌。 李洛霞指也斯筆下的〈電車的旅程〉,亦十分精彩。也斯藉着一次帶領外國友人乘坐電車的旅程,盡述港島各區不同面貌,包括由北角街市坐電車向西行,至上環的西港城。文章中提及北角和春秧街的變與不變的景象、維多利亞公園與對街屹立的仿古大樓(興建中的香港中央圖書館)給作家的感覺、電車駛進跑馬地時所引發的生死領略…… 電車入詩的作品也有不少,且各有特色。李洛霞說很喜歡阿濃的〈電車上〉,詩中描寫他坐電車至終點再回頭,既喜歡「明月伴我行」,但同樣享受「把月兒留在後面」獨自一人的感覺。此外,李洛霞認為符公望於1949年用廣東方言撰寫的〈黃腫腳〉別有本土風味:「架架電車擒滿人/好似個甴曱摟滿成身蟻/有事去上環/重迫過去輪米」幾十年前的詩作描寫電車擠迫情况,今天看來依然不覺過時。 細緻觀察 寫出個人感情 小作家寫電車相關的文章該如何下筆?李洛霞教導說:「並非只在電車上紀錄看到的風景般簡單,宜有個人對電車的感受,或是利用電車寄託自己的感情和想法,甚至是天馬行空的幻想。」猶如小思和也斯的文章都有寫過電車駛經的中環匯豐銀行,然而二人對這幢建築物的看法卻是截然不同。 李洛霞說:「也斯喜歡中環匯豐銀行開放式的佈局,小思則覺得這種新穎的設計不像樣,從中可看到兩位作家對同一棟建築物有兩種感覺、兩種描寫。」因此,她提醒小作家在觀察事物時不要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意見,懂得描寫自己真正的感覺。這些感覺除了細心觀察,也源自閱讀不同類型的書籍,和聆聽別人的說法;集思廣益後再加以思考,批判取捨,慢慢便會形成自己的觀點。 聽畢講解,小作家便登乘20年代風格的開篷電車,開始一個穿越港島的迷人旅程…… 小作家心聲 陳致誠 北角官立小學 小六 今次的「流動教室」,我印象最深刻是導讀小思的〈春秧街〉,文中講述很多人在春秧街買菜的情況,讓我明白下筆前應細心留意周遭的環境,然後設法去描寫。 張樂欣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附屬小學 小四 我很高興參加今次的「流動教室」,讓我能夠見識懷舊電車,沿途亦特別留意李洛霞老師提及的中環匯豐銀行。之前我沒有接觸過電車的文章,今次活動讀了也斯的〈電車的旅程〉,令我十分欣喜。

高小寫作營學劇本創作 鍛煉觀察力尋本土文化

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增添高小組寫作訓練營,在整天活動中,既有舞台經驗豐富的張飛帆講解舞台劇劇本編寫技巧,又有資深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分享「穿街過巷,香港探奇」心得;此外,小作家更嘗試即席創作劇本,現場演繹話劇,發揮無限創意。 張飛帆:口語創作劇本傳神 憑《暗香》獲得「第三十三屆青年文學獎」(戲劇組)冠軍,並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0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戲劇)」的劇團創作總監張飛帆,為小作家淺釋戲劇的定義:「戲劇包括電視劇集、電影等,只要運用不同媒體說故事就是戲劇。劇本透過文字的功力,讓演員、導演容易閱讀的故事,方便在舞台上演繹出來,便稱為舞台劇本。」他指舞台劇若以粵語演出,劇本也能以廣東話寫成。「假如題材圍繞香港或地道的事物,用廣東話能夠直接將生活的質感描寫出來,所以我贊成用口語寫劇本。」 張飛帆分享編寫戲劇的技巧:「任何戲劇要先設定角色、時間、地點和事件;下一步是構思故事,描寫主角經歷與解決困難,然後刻劃劇中高潮,以及為故事鋪排結尾。戲劇中最重要是突顯角色之間的矛盾,例如性格、身分的不同,或者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衝突,例如超人打怪獸便是最常見的例子。另外,不少劇作家也喜歡利用角色之間的誤會,掀起激烈的矛盾與衝突。」 曾為電視編劇的張飛帆認為,戲劇大多由兩個人或以上演繹,因此角色之間要有深切的交流,才能激發故事的火花。他建議小作家:「編劇時,除了構思角色之間的對立面外,也要思考故事的推進問題,講求「Give and take」(給予與接收),例如角色如何透過溝通化解雙方的分歧,才具說服力。」 徐振邦:發掘創作素材 曾出版多本香港專題著作如《香港書店巡禮》、《香港古跡圖冊》(1-3)、《集體回憶香港地》、《捐窿捐罅香港地》、《穿街過巷香港地》的徐振邦,多年來積極從事各項文化考察、寫作及教育工作,他在寫作訓練營着力指導小作家如何尋找具有本土特色的事物,發掘新奇有趣的寫作素材。 徐振邦以當日小作家身處的烏溪沙青年新村為例,他曾數度到訪,偶然發現營地沙灘上有一個人工的心形石灘,是泳客每天執拾附近的碎石堆砌而成,可說是泳客間一個很有意思、很浪漫的故事,但每逢潮漲便不見,他形容此乃半自然景觀的景點,要在合適的時間才能欣賞到,若不夠觀察力便會錯過如此富有特色的景物。 總括而言,徐振邦說香港有很多世界級的景點,亦有不少文化景點,就算是一些民間小故事,也相當有趣味。他鼓勵小作家要多觀察香港,「無論用記敘或描寫的形式,只要我們將香港的所見所聞紀錄下來,它就是香港的歷史。」 徐振邦表示:「我們要周圍認識香港,發掘多些素材,獲取更多資料,寫作時便更加得心應手。」他續指出創作不一定局限於文字:「有時可能是多媒體創作,例如拍攝關於香港特色的短片,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地方。」 小作家感想: 謝伶 滬江維多利亞學校 小五 我在學校有編寫劇本的機會,參加寫作營後,進一步了解寫劇本的知識,明白人物的動作和表情要描寫得有趣生動,即使微小的事情也可表達出來,令劇情更加豐富。經張飛帆老師講解後,我們學以致用,即席創作並現場演繹話劇,很有成功感。 楊卓昊 元朗商會小學 小五 我有參加話劇班,然而卻沒有寫劇本的經驗。今次終於嘗試了,令我學習到如何透過寫作突顯劇情,將劇本寫得傳神,令角色演得更加投入。整個活動中,最深刻是跟組員討論寫劇本和即席演話劇。

童眼看人間悲歡離合 林海音舊事懷念抒情

林海音的《城南舊事》屬自傳體小說,寫的是一名小學生的成長經歷,以小孩子的角度看人間的悲歡離合。作家資深編輯李洛霞主持的「小作家培訓計劃」高小組「作家精讀坊」,特選取章節精讀,並播族改編自該小說的電影片段,教導小作家懷舊與抒情的表達手法。 獨立小故事貫成長篇小說 李洛霞指出,《城南舊事》由5個短篇組成,內裏的故事各自精彩,當中〈惠安館〉、〈我們看海去〉、〈蘭姨娘〉、〈驢打滾兒〉4篇都可以獨立存在,有其完整自足的世界,不過,這本半傳記式的小說集,正如林海音在書前的〈冬陽‧童年‧駱駝隊〉中所說:「收集在這裏的幾篇故事,是有連貫性的」,所以又可以把它作長篇小說看。 貫穿《城南舊事》全書的中心人物是英子,叙述時間從1923年開始,那一年英子6歲,故事循着英子年紀漸長,閱歷和觀點慢慢改變而發展,到她13歲小學畢業時,最後一章〈爸爸的花兒落了〉——爸爸去世了,英子說:「我也不再是小孩子」,英子的童年隨之結束。 小說以「城南」起題,李洛霞解釋,城南指的是北京城城南,英子童年住的地區。小說描繪的時間,城南的街巷已看不到昔日京華的繁盛,但是平民百姓家柴米油鹽的實際生活,課餘在街頭巷尾閒逛,雖然多數是個旁觀者,但在某些事件中,她有心或無意的卻也變為故事中的重要角色,特別是英子8歲那年,她升讀小學三年級前的暑假中,她溫暖和洽的家幾乎「家變」,全虧她的鬼靈精手段,止息了一場可大可小的風波。英子在〈蘭姨娘〉的姑事中成為主角,其他人都變成她手裏的提線木偶,由她擺佈。 電影活化小說文化表象 除了文本外,是次「作家精讀坊」也選播了1982年上海電影製片廠導演吳貽弓所改編的同名電影片段,讓小作家既認識大半世紀前的舊京城景貌,也可了解人物特寫的文字及影像表達方法。 選播的有〈惠安館〉片段,李洛霞形容此故事為「瘋子媽媽尋女記」,並謂當年的小孩子可以到處蹓躂,認識到很多有趣的人,包括同齡孩子妞兒及人稱瘋子的秀貞,自傳式小說雖含有虛構成分,但仍是根據作者的經歷下筆,李洛霞表示英子是透過旁人的說話,加上個人領悟,才知道發生在秀貞與妞兒身上的事。 另一選段是〈我們看海去〉,描述英子偶爾跑到空草地找球而認識了一名陌生男人,他有一個念書很好的弟弟,為了完成弟弟升學心願,他不惜以偷竊為業,後來被警察拘捕了。英子的一句:「我不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分不清這些,就像我分不清海跟天一樣」,帶出了一個信息,就是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李洛霞認為:「林海音的有關描寫,雖然沒有直接道出那個小偷的心情,讀者卻可以從對話之中進入小偷的內心世界,從而產生同理心。」 精讀過後,李洛霞着小作家以「我難忘的人物」為題分組討論,探討人物特寫;她提議從生活當中發掘靈感,包括從家庭、親友、學校或鄰里之間認識者的事迹,再加入一些想像,豐富構想。李洛霞表示:「雖然自傳式寫法帶有虛構情節,但最好合乎情理和有具人情味的結尾。」 小作家心聲 白璟泰 佛教慈敬學校 小四 第一次接觸《城南舊事》這本書,覺得很有趣。李洛霞老師的清晰解說和小組交流討論,提升了我的寫作技巧,例如我以前會用「十分可憐」、「很可憐」的字眼去描述相關感受,但現在明白可透過故事和旁觀者的叙述來表達。 徐梓誠 道教青松小學 小六 今天「作家精讀坊」對我有很大啟發,以往寫作我主要寫關於自己的事情,多以記叙文為主,但李洛霞老師的解釋深入淺出,帶出如何寫作自傳式小說,讓我知道原來可以滲入虛構情節,半真半假,對我而言是一種新鮮的寫作方法。

寫作魅力 不同專業者交流創作心得

寫作交流會由作家唐希文主持,嘉賓包括素食餐廳合伙人伍成邦、急症室醫生鍾浩然、導演兼電台節目主持人劉偉恒及深度旅行家及旅遊節目主持項明生。每位嘉賓雖然都有不同身分,但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皆熱愛寫作,曾出版書籍作品。 資料重準確 下筆須謹慎  曾任《明報》副刊資深記者18年、擅寫飲食題材的伍成邦,現致力推廣素食。他認為當記者對他創作的最大影響是處理資料必須準確:「初入行時前輩教導,採訪對象的職銜、名字等絕對錯不得,因為編輯不在現場沒法跟進,只有信賴記者的報道。」從此他下筆謹慎,涉及的資料必然先行核實。 伍成邦認為文章資訊的正確性很重要,與寫作態度有莫大關係。 醫生事忙 偷閒寫作享樂趣  自稱是急症室福爾摩斯的鍾浩然醫生,學生時期喜歡寫作,畢業後愛議論時事,遂向報刊投稿,起初未受編輯關注,但他沒有氣餒,即使屢遇「投籃」結果,還是繼續嘗試,終獲編者欣賞邀約撰寫關於醫療的專欄。眾所周知,香港醫院的急症室使用率高,醫生工時長又需要輪班,工作壓力甚大。鍾醫生坦言:「如果希望夢想飛翔,便一定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而我所作出的犧牲是減少吃喝玩樂的時間。」回憶最初寫作第一集《急症室的福爾摩斯》時,他每到放假天便把自己關在書房,由早上開始寫作至黃昏,大約用了30多天假期完成一本書。後來孩子出生,他更加忙碌,唯有利用小孩入睡後的時間寫作。他表示當習慣了這種寫作模式後就不會覺得辛苦,因為對於愛好文字的人來說,寫作其實就是一種樂趣。 鍾浩然醫生鼓勵小作家嘗試投稿,累計經驗,堅持寫作。 中文悠久長存 遠勝表情符號  一直任職商界、熱愛周遊列國的項明生,年輕時參加徵文比賽獲獎,受到嘉許覺得文字有價,於是勤寫遊記,享受樂趣之餘,甚至可藉寫作維生。涉足過百多個國家的項明生,指人類歷史悠久,可是很多古國的文字已消失殆盡,只有中文是現今世上留存下來最長久的唯一一種象形文字,中文堪稱最難學而同時也是最優美的語文。他說:「雖然資訊影像化,但中文字仍然值得學習,就如現時流行以表情符號(emoji)代替文字,其實數以千計的中文字,每字都是個表情符號,若能好好運用,有利表達感情、與人溝通。」 項明生認為文章愈短愈難寫,關鍵在於文字的駕馭能力是否到家。 培養閱讀風氣 宜由家庭做起  自小喜歡寫作的劉偉恒即使中學修讀理科,仍然積極參與徵文比賽,也因寫作具有一定基礎,後來進入電台主持節目便有着莫大的幫助;而現時他除了出版書籍,還創作電影劇本,端賴從小培養的寫作習慣。已為人父的他深感家庭影響的重要性,建議家長與子女勿只顧把弄手機而忽略閱讀:「小時候一家人去飲茶,爸爸總會拿着報紙專心地看一個小時,潛移墨化下我也很喜歡閱讀。」劉偉恒指家長亦可以嘗試多用文字與孩子溝通,讓他們習慣寫字。 劉偉恒表示小時最愛看《十萬個為什麼》,求知欲是閱讀重要的推動力。 參照名家筆法 融入個人寫作 4位不同專業的嘉賓,皆同意閱讀與寫作有不可分割的關係,當談到年輕時愛讀的書籍,大家不約而同地提起一些經典名著,例如《水滸傳》、《三國演義》及《說岳全傳》等。鍾浩然表示經典名著能流傳後世,必有其優良之處,因此他鼓勵小作家多閱讀這些書籍。  閱讀名家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具參考價值,譬如了解作家運用的筆法技巧,再融入個人的寫作之中。項明生推薦小作家參照文學家余光中教授剖析散文的寫法,講究「彈性、密度和質料」,彈性指語言運用宜靈活,密度是注重修辭美感,質料則關乎文章的品質。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