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創作來自生活積澱 認識文化激盪創作

寫作需要靈感,但如何能掌擢及發揮那些看似稍縱即逝的靈感而寫出好文章?「小作家培訓計劃」邀來曾以新詩及散文奪得文學獎的劉偉成,以「新詩和散文之靈感的捕捉與轉化」為題,主持初中組培訓班,向小作家傳授創作的竅門。 從「生字」到「語境」 很多人認為靈感都是一閃而過,劉偉成卻不以為然:「靈感其實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它源自個人的記憶,包括生活經驗,及日常接觸到的信息,全積澱於腦海中。當偶然受到觸發,加上內在感覺的蠢動,靈感便如泉湧,並會轉化成為寫作的內容。」 劉偉成認為,若要「創造新的語境,除了將自己的觀察融入創作,也要把文字運用熟練,除了現代的白話文,古時的文言文亦然。」他以「恃才傲物」作例子,刺激小作家反思某些耳熟能詳的字詞背後的含義。《說文解字》有謂「物,萬物也。」難道成語中是指驕傲的人看不起「物件」嗎?范仲淹在《岳陽樓記》寫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物」又是否指物質、外物?劉偉成解釋,原來「物」可解作群眾,「傲物」以「不以物喜」中的「物」正正是指大眾。可見掌握文字的多義性及其承載的語境,是培養語感的第一步。 語感是佈局謀篇「引擎」 劉偉成認為語感能影響作品的思維表達。小作家記生字時必須了解它背後的語境意識,以及其承載的文化含義,經過長年輸入,累積足夠的「文化儲藏」,便能自然養成良好的語感,靈感便會手到拿來。因此,細味中國文化是訓練語感的「啞鈴」,而良好的語感自能成為寫作佈局謀篇的「引擎」。 他引用了《射鵰英雄傳》第三十四回中的對聯「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頭面」、「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為例,首句表達人受到音樂薰陶教化後,變得心念端正、道貌岸然;所謂「頭面」,可以看作倫理道德上所顯示的王者風範,突顯儒家「王樂」文化。「魑魅」則來自神話傳說,《漢語大字典》中所載,「魑」解作「山獸之形」,「魅」在《說文解字》中指是「老物精也」,「魑魅魍魎」實代表「鬼俗」文化。當了解箇中生字的含義,便能深入體會作家下筆的佈局用意。 小作家感想 馮尚樂 聖芳濟書院 中一 今次培訓班,令我曉得靈感無處不在,但必須從日常生活及學習中積聚;同時,我亦明白到作家尋找靈感的方法,並能夠深入了解其創作背後的意思。 張沚澄 嘉諾撤聖心書院 中一 培訓班中,最深刻是劉老師教導我們寫作取材及過程中的思考技巧,令我獲益良多。未來寫作時,我也會懂得運用適當的生字,在文章中加入「爆點」,使到內容更加吸引。

徐振邦:遊屏山文物徑 學寫旅遊文章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和故事,單看文字或圖畫,絕不及親身到當地聆聽口述故事來得深刻和真切。元朗屏山文物徑於1993年開放給市民參觀,小作家在古物古蹟辦事處導賞員帶領下,遊走文物徑各個特色景點,聆聽當中的人文逸事。其後,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分享如何利用考察經驗,撰寫具有個人特色的旅遊文章。 小作家跟隨導賞員遊歷元朗屏山文物徑,穿梭於聚星樓、鄧氏宗祠、上璋圍、書室等傳統建築,了解古今村民的生活文化,細味當中的人和事,當中更有不少喻意吉祥或風水佈置的設計,讓小作家眼界大開。 鄧氏族人在屏山開村八百年,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和傳統習俗。例如沒有井口的水井,以大小兩石作為形象的土地公公婆婆,富戶人家的灶頭,門上有竹樹圖案的書室,鄧氏宗祠的傳統風俗等,都成為小作家的新奇事物。原高七層的聚星樓在經過兩次颱風吹襲後,只剩下現有的三層。導賞員表示,當年風水師說這是天意,因此沒有重建。另外由於單數在風水學上屬於陽數,有男性和陽宅之意,因此塔層數目和樓梯數目都用上單數數目。 特色文章包含地道人情 小作家經過親身體會,對文物徑有了進一步認識,但要寫旅遊文章,還有很多資料和技巧需要掌握。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強調認識行程路線非常重要。他表示,考察前要先掌握基本資料,了解前往方法、步程、方向、地標及特色景物。在遊覽過程中,要留意行程內容,建築物的歷史、演變和發展,掌握這些資料便可撰寫旅遊介紹文章。同時,亦要留意資料的真確性,分析有關人士的觀點,了解最新資訊。 若想寫得更深入,徐振邦說同學可以閱讀小冊子、書籍及報章,訪問當地村民及觀看他們的私人收藏,發掘當中不為人知的景點和細節。他坦言,寫特色文章,一定要涉及人和情,了解當中的小故事,有時更要親身體驗,例如品嘗當地的盆菜等,要用更多時間,才能發掘更深入的資料。 徐振邦建議小作家要行萬里路,加上平日的知識和觀察,體會當中的歷史文化,然後加入個人感受和特別元素,寫成具有個人風格的旅遊文章。

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開學禮暨寫作交流會

《明報》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舉行2012/13 學年計劃畢業禮暨2013/14 學年計劃開學禮,主禮嘉賓張灼祥勉勵同學多讀多寫,為朝着作家目標做好準備。而隨着開學禮儀式啟動,新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正式揭開序幕,透過一系列創意、互動兼備的活動,以期增強小作家的邏輯思維、觀察力及溝通能力,提升同學的寫作水平。 多元化活動推動寫作興趣 「小作家培訓計劃」專為中一至中三學生而設,在為期一學年的計劃中,大會將舉辦多個培訓班及流動教室,教導學生認識不同的文體,同時推動他們對寫作的興趣。 2012/13 學年有161 名同學畢業,而2013/14 學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報名反應相當踴躍,有來自全港186 間學校超過1,000 名初中生報名參加。經過大會的遴選後,有256 名同學入圍,成為新一學年的小作家。入選同學不但可以參與電影欣賞會、香港景點遊、飲食文化賞析、作家精讀坊及寫作訓練日營等活動,投稿更可獲知名作家給予評語,優秀作品有機會刊登於《明報》,其他作品則會上載至語常會及「小作家培訓計劃」網站,供公眾閱讀。計劃亦設有「每月寫作大獎」、「全年寫作大獎」、「閱讀報告比賽大獎」、「最佳表現大獎」等獎項,鼓勵同學積極寫作及投稿。 張灼祥:寫作需要訓練 開學禮主禮嘉賓,前拔萃男書院校長、現職自由撰稿人張灼祥於致辭時指出,寫作沒有捷徑,不能「打天才波」,必須經過反覆練習,才可訓練敏銳的觀察力和完善文筆。 對於入選「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張灼祥勸勉大家珍惜難得的機會。「在我還是學生的年代,沒有這麼多培訓機會,要靠自發的動力才可持續投入寫作。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同學,有基本的根底,更有眾多 導師幫一把,機會難得。」他亦希望參與計劃的同學能堅持多投稿,以認清自己的優點和不足之處。張灼祥認為,既要珍惜機會,欲達成夢想,更要積極爭取。他透露退休前,校內同學與他校學生共7 人來找他,表示處身末代會考,百感交集,很想撰文記錄其時的心情,並擬結集出版,希望校長能借錢給他們圓夢。張灼祥說其志可嘉,於是予以鼓勵,而他們從撰文至編輯,全程親力親為,當中艱辛可想而知,但終於完成心願,自資出版了一本有關末代會考生的書籍,名為《十二萬分之七的心事》。

體驗農耕苦與樂 發掘寫作題材

投入動物保育十多年,與朋友合作開設「清潭地產」農場的生態作家馬屎老師,早前為初中組的小作家們主持流動教室,讓小作家們體驗悠閒農夫的生活,並介紹香港的農業現况,以及如何將農務體驗和自然觀察的感受得來的第⼀手資料,運用在寫作之中。 香港農業概况 5月12日,馬屎老師帶領一眾小作家來到「清潭地產」農場,向小作家們簡介香港農業發展的情况。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政局動盪不安,大批移民湧入香港,他們大部分是農夫,因此帶來了農業技術。而人口暴增導致食物需求急劇上升,政府為解決糧食供應問題便鼓勵港人耕種,配合在香港多個農地附近建立灌溉水塘,例如清潭、鶴藪等,促進本地農業的發展。到了七、八十年代,香港農業蓬勃發展,農作物自給率達百分之三十。然而,隨着城市化及製造業發展,加上香港的飲用水不足,政府把灌溉水塘改為飲用水塘,在種種因素的影響下,農業在九十年代已由蓬勃走向式微,目前香港主要靠中國大陸來滿足對農作物的需求。 ▲生態作家 馬屎老師 馬屎老師再講解香港現時的農業狀况,他說:「清潭這區的農地,可大概反映香港現時的農業狀况,包含幾個類別的農場:以傳統方式耕種的常規農莊,重視環保及食用安全的有機農莊,以試驗性質及實踐興趣形式經營的農莊,以及讓人前來休息放鬆為目的的悠閒農莊。」 他續稱,「清潭地產」屬於悠閒農莊,以安息為宗旨,農莊內搭建了一個竹棚,棚內安裝了兩張吊牀。竹棚右邊規劃了一個讓人踱步默想、思考人生的迷宮——明陣。而竹棚左邊的一塊農地則種植了玉米。值得一提的是,農莊內種植了幾棵向日葵。當日所見,其中一棵開得十分燦爛,另一棵則含苞待放。馬屎老師解釋,這幾棵向日葵在不同時期栽種,因此當第一株凋謝了,第二株剛好花開,那麼任何時候都有向日葵點綴農莊。 創作初期,大家不用想太多,只要熱愛寫作就夠了, 什麼都寫, 亂七八糟也沒關係。當你慢慢長大, 就可以從以往亂七八糟的作品中,整理出個人思想及寫作風格特色。 —— 生態作家 馬屎老師 了解農夫生活 馬屎老師曾出版書籍《非常生態人》。他主張用五官感受、觀察生態,然後再寫作,那樣文章才會精彩吸引。他與小作家們分享作為農夫的悠閒生活:「早上五、六點天剛亮就會起牀,到農地整理農作物;到九點左右陽光變得猛烈就會離開農地,或是約家人『飲茶』、或是躲在竹棚裏睡吊牀乘涼、喝花茶;到了傍晚時分太陽下山,才會再幹農活。由於『清潭地產』的定位是悠閒農莊,所種的農作物也比較粗生,不需要太多時間打理。此外,農場特別設置了水溝,製造適合營火蟲生活的環境,所以入夜後可看到螢火蟲,還有機會遇到從附近郊野公園走來的小鹿、貓頭鷹和野豬等,生活十分寫意。」 ▲馬屎老師教導小作家們正確使用泥鏟。 流動教室原定安排小作家們在「清潭地產」體驗種植睡蓮的農務,但當日烈日當空,戶外氣溫高達三十多度,活動被迫中止。儘管未能體驗整項農耕活動,小作家們仍到農地嘗試田園工作。部分小作家拿起尖頭鏟幫忙鬆土、翻泥,把泥鏟進膠桶,其他小作家就排成一列,把膠桶傳遞到馬屎老師事前挖好的大坑,將泥倒進坑中,為日後種植睡蓮作準備。在炎炎烈日下,小作家們曬得滿頭大汗,但沒有因此放棄或停下手。馬屎老師就以農莊的農作物慰勞一眾小作家,將蕃薯製成餅乾,將菊花煮成菊花茶,給辛勞過後的小作家們享用。 馬屎老師說:「耕種有苦亦有樂,今天的活動,若有同學覺得被曬得很辛苦,請記住這種辛苦;若有同學覺得睡吊牀很舒服,也請記住這種感覺。因為有一天在寫作時,這些體驗和感受就會再次浮現於腦海,成為你的靈感。」生態作家創作心得 馬屎老師的正職是從事動物保育工作。他表示,寫作於他而言,是一個讓大眾反思人與大自然、或不同生物關係的途徑,亦可以算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教育。他分享道:「寫作時,首先要了解受眾是誰。若是普羅大眾,則不能使用過多專有名詞,文章需要盡量淺白直接;若受眾主要是關心動物的保育人士,我就會寫得比較深入。」 小作家心聲 李晉顥 英華書院 中三 「看得出馬屎老師很有心思地規劃農莊,特別是那幾棵向日葵,一棵凋謝,另一棵就會盛放,給人一種朝氣勃勃的感覺。」 江怡霖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 中一 「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風格,首先用心感受,再寫作,更能引起讀者的共鳴。今次寫作活動令我明白到農夫的生活,既有悠閒的時刻,亦有辛苦的時候。」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

高小寫作營學劇本創作 鍛煉觀察力尋本土文化

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增添高小組寫作訓練營,在整天活動中,既有舞台經驗豐富的張飛帆講解舞台劇劇本編寫技巧,又有資深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分享「穿街過巷,香港探奇」心得;此外,小作家更嘗試即席創作劇本,現場演繹話劇,發揮無限創意。 張飛帆:口語創作劇本傳神 憑《暗香》獲得「第三十三屆青年文學獎」(戲劇組)冠軍,並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0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戲劇)」的劇團創作總監張飛帆,為小作家淺釋戲劇的定義:「戲劇包括電視劇集、電影等,只要運用不同媒體說故事就是戲劇。劇本透過文字的功力,讓演員、導演容易閱讀的故事,方便在舞台上演繹出來,便稱為舞台劇本。」他指舞台劇若以粵語演出,劇本也能以廣東話寫成。「假如題材圍繞香港或地道的事物,用廣東話能夠直接將生活的質感描寫出來,所以我贊成用口語寫劇本。」 張飛帆分享編寫戲劇的技巧:「任何戲劇要先設定角色、時間、地點和事件;下一步是構思故事,描寫主角經歷與解決困難,然後刻劃劇中高潮,以及為故事鋪排結尾。戲劇中最重要是突顯角色之間的矛盾,例如性格、身分的不同,或者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衝突,例如超人打怪獸便是最常見的例子。另外,不少劇作家也喜歡利用角色之間的誤會,掀起激烈的矛盾與衝突。」 曾為電視編劇的張飛帆認為,戲劇大多由兩個人或以上演繹,因此角色之間要有深切的交流,才能激發故事的火花。他建議小作家:「編劇時,除了構思角色之間的對立面外,也要思考故事的推進問題,講求「Give and take」(給予與接收),例如角色如何透過溝通化解雙方的分歧,才具說服力。」 徐振邦:發掘創作素材 曾出版多本香港專題著作如《香港書店巡禮》、《香港古跡圖冊》(1-3)、《集體回憶香港地》、《捐窿捐罅香港地》、《穿街過巷香港地》的徐振邦,多年來積極從事各項文化考察、寫作及教育工作,他在寫作訓練營着力指導小作家如何尋找具有本土特色的事物,發掘新奇有趣的寫作素材。 徐振邦以當日小作家身處的烏溪沙青年新村為例,他曾數度到訪,偶然發現營地沙灘上有一個人工的心形石灘,是泳客每天執拾附近的碎石堆砌而成,可說是泳客間一個很有意思、很浪漫的故事,但每逢潮漲便不見,他形容此乃半自然景觀的景點,要在合適的時間才能欣賞到,若不夠觀察力便會錯過如此富有特色的景物。 總括而言,徐振邦說香港有很多世界級的景點,亦有不少文化景點,就算是一些民間小故事,也相當有趣味。他鼓勵小作家要多觀察香港,「無論用記敘或描寫的形式,只要我們將香港的所見所聞紀錄下來,它就是香港的歷史。」 徐振邦表示:「我們要周圍認識香港,發掘多些素材,獲取更多資料,寫作時便更加得心應手。」他續指出創作不一定局限於文字:「有時可能是多媒體創作,例如拍攝關於香港特色的短片,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地方。」 小作家感想: 謝伶 滬江維多利亞學校 小五 我在學校有編寫劇本的機會,參加寫作營後,進一步了解寫劇本的知識,明白人物的動作和表情要描寫得有趣生動,即使微小的事情也可表達出來,令劇情更加豐富。經張飛帆老師講解後,我們學以致用,即席創作並現場演繹話劇,很有成功感。 楊卓昊 元朗商會小學 小五 我有參加話劇班,然而卻沒有寫劇本的經驗。今次終於嘗試了,令我學習到如何透過寫作突顯劇情,將劇本寫得傳神,令角色演得更加投入。整個活動中,最深刻是跟組員討論寫劇本和即席演話劇。

感悟妖猴成長路 神怪經典意象深

文學領域不乏神魔妖怪的故事,其中名著《西遊記》深入民心,至為經典。「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培訓班邀得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劉燕萍博士,以「從妖猴到聖佛——西遊記中悟空的成長路」為題,剖析作家筆下神猴角色,分享故事感悟,帶領小作家了解當中的文化意象。 劉燕萍博士教授元曲、古典小說、神話與文學等科目,四度獲頒優異教學獎,著作包括有《女性與命運:粵劇•粵語戲曲電影論集》、《怪誕與諷刺——明清通俗小說詮釋》和《古典小說論稿——神話、心理、怪誕》等,並經常在港、台、中、日等地發表四十餘篇學術論文。 吳承恩筆下文學經典 《西遊記》是深具代表性的神魔小說,描寫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保護唐僧到西天取經的故事。唐三藏取西經的故事,可見於《舊唐書》:「貞觀初,隨商人往遊西域」,紀錄他從公元627年出發,直至公元645年回長安;後世文學家按這段歷史創作故事,最早的刊本有明萬曆二十年(1592年)金陵世德堂本、一百回目的《西遊記》。 劉燕萍表示:「胡適根據《淮安府志》,斷定《西遊記》出於明代吳承恩之手。《西遊記》的故事夾雜真實歷史及文學家的創作,可說經歷長時間的演變而成,亦趨神化。主角孫悟空的原型,相信也參考過印度神話中的神猴哈奴曼,以至狀似猿猴的中國傳說水神無支祁。」 劉燕萍指眾多神魔妖怪,提供廣闊的想像空間,啟發讀者思考,尤其是全書都是圍繞着孫悟空的成長故事,堪稱為一部「成長小說」;她解釋:「一般而言,故事的主人翁從無知至成長,過程中經歷犯錯,最後達到一個有經驗的長成階段。」她鼓勵小作家嘗試從主角的成長路方向閱讀這部經典,細看其轉折的歷程,除具欣賞價值,也有利個人寫作。 曲折的成長小說 《西遊記》塑造的孫悟空,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出生、追求知識的童年、反叛少年期及啓悟成長。故事中孫悟空協助唐三藏取西經,經過八十一難,最終由妖猴試煉成佛,劉燕萍說這是小說最引人入勝的地方。作者將孫悟空描寫得很立體,他雖然有上進心、自我實踐、悟性高的優點,但是也兼具嗔怒、好勝、傲氣的缺點,因而有曲折離奇的經歷。 孫悟空擁有神話般的出生,從石頭中破空出世,作者常強調他是自然之子,與生俱來便擁有神奇力量,與其他神話提到的「孩神」相似,加上他童年時期已經尋師訪道,年紀輕輕學得一身好本領,形成了心高氣傲的性格,遂引發「大鬧東海龍宮」、「大鬧陰司」、「大鬧天宮」等事件,可幸他總會不時遇到「智慧老人」,諸如教他七十二變的須菩提、五行山下定心猿的如來、施以緊箍兒但相助的觀音、懷慈悲之心的三藏,由是得以扭轉命運,展開漫長的贖罪與啓悟之旅,最後回歸天上。 總括而言,劉燕萍認為孫悟空的成長經歷形成一個謫世結構,他在天上犯錯被貶謫降落人間,再因罪受懲罰,經過啓悟試煉修成正果,終於得以原形歸天。 小作家感想 黃金湶 王肇枝中學 中三 我喜歡看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鵰俠侶》、《射鵰英雄傳》,也看過《西遊記》。之前閱讀小說時只會着重故事發生的過程,經過今次培訓班後,我學懂要從兒童、青年至成人等不同階段來看情節的轉變;往後創作時亦會從小說找靈感,幫助塑造人物角色。 藍鈺怡 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中三 我看過電視劇《西遊記》,初時以為只是神怪小說,從未想過把它當作成長小說,經過劉燕萍老師的深入講解,我對《西遊記》這部經典著作了解更多,同時亦可以啟發創意思維。

寫作交流會 作家分享寫作宜忌

作家蒲葦老師及唐希文於去年的小作家培訓計劃中,擔任講師,以及參與評改小作家的文章。蒲葦老師稱自己是小作家的「粉絲」,遇到好文章會存檔收藏。他欣賞有些小作家能突破學校中文科寫作的框框,做到隨心聯想,甚至是破格的寫作情況。其中,他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描寫某些人凡事延遲的習性,見解獨到,別具創意。 作家蒲葦特別欣賞小作家大使參考「差不多先生」,創作了「等一會先生」。 作家唐希文欣賞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  而唐希文不僅欣賞小作家的創意,而且讚賞他們能將現實與創意結合。她指在去年的多啦A夢課堂上,有學生的文章寫道,想發明一部創意知識機,當要認識一種新動物時,透過機器可看到動物的樣子,聞到氣味,聽到叫聲等。小作家的作品天馬行空之餘,內容具體,連結現實生活。此外,她亦欣賞近年學生在寫作中加入時事議題,提升文章深度。  至於小作家們寫作上需要改善的地方,蒲葦老師認為學生要更大膽地、自由地創作,不要帶著學校中文科的寫作要求,為奪取分數而創作,因為「小作家培訓計劃」的評分標準跟學校是截然不同。唐希文則發現有些學生為奪取高分,經常使用大量深奧的成語。她分析道:「用字精準比深奧更重要,因為遣詞造句準確才會感情真摯,否則,文章便流於矯情造作。」  寫作交流會上,不僅有作家教授寫作需留意的地方,第一屆的參加者、現為中文大學新聞系學生鄭思維,以及上學年初中組的全年寫作大獎冠軍得主秦正堯亦分享了她們各自的閱讀及寫作心得。 小作家大使鄭思維表示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  鄭思維說:「第一年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提交的第一篇文章,獲得了『陳腔濫調』的評價。於是,我便開始練習用文言文撰文,學習精簡用字,改善自己的寫作問題。而且,我每天都會在個人博客上撰文,訓練在平淡生活中找題材,藉此練習文筆。」可見,思維的作品獲作家讚賞,是每日持續不斷練習的成果。 初中組秦正堯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而秦正堯的得獎作品《遇見另一個自己》,獲作家一致好評。她分享自小受媽媽影響,愛上閱讀及寫作,小時候會跟媽媽一起玩故事接龍遊戲,現在亦會一起討論閱讀心得。至於獲獎作品的靈感源於搭巴士時,想起多啦A夢的大雄透過時光機去到未來看到不同的自己,於是靈機一觸,想像遇到另一個自己的畫面而寫成了文章。她說:「我會隨身攜帶一本簿,當搭巴士或等候時出現靈感,便會先記錄下來,用於往後的創作上。」

細察身邊平凡事 隨心寫作真感受

寫作源於日常生活的點滴累積,透過觀察將細節轉化為感受,並以文字表達出來。「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作家及編輯方舒媚主持高小組培訓班,分享「觀察生活 隨心寫作」心得,以及如何增進文字溝通技巧。 方舒眉指出,最貼近現實的文字是以日常生活作為藍本,加上想像力和語言運用技巧,便能將個人所思所想發揮極致。因此,她教導小作家仔細觀察個人生活周遭的各項細節,用心感受發生在身邊的平凡事,把隨想化成文字。 怎樣藉觀察生活利於寫作?方舒媚先讓小作家閱讀她的作品〈溫暖的廚房〉,然後一眾小作家描述對廚房的感覺。有小作家表示家裏廚房很整潔,每次媽媽煮晚餐時,香氣都會洋溢屋內四周,方舒媚認為這樣的描繪令人有幸福的感覺。 靈感來自日常生活 另一篇導導讀文章是章詒和寫的《沙》,方舒眉表示,作者對沙的興趣源於一次由媽媽的朋友從巴西帶回來的沙瓶畫,她驚歎沙子能成畫作,從此便喜歡上沙,文章接着伸展至她的個人旅遊經歷,從泰國、土耳其到美國,從印度洋至太平洋,她都裝回一小瓶沙;章詒和看了沙灘,有了沙瓶,就開始嚮往沙漠,由此穿透人生觀點。 方舒媚建議寫作時可以先由自己熟悉的環境開始,她說古文中亦有以日常生活為靈感的寫作例子,即如《詩經‧唐風‧蟋蟀》:「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文中借蟋蟀住進屋子裏暗示歲末將至,連蟋蟀都要為自身打算,不再貪圖逸樂,表達出不要忘記本份、浪費光陰的主題。 以海為題 即席創作 方舒眉着小作家即席以大家熟悉的「海」為題創作散文,並在討論環節互相分享及加以點評。 其中一位小作家分享她的作品,表示喜歡看「海中的日落」,又指她的家人分別形容海洋是「天堂」、「地獄」、「墳場」,母親則說海洋是奇妙的,當她看著水中的倒影時,不禁思考「變化萬千的海洋中是否有另外一個我」。方舒媚認為:「這篇即席創作主旨清晰貼題,『海中的日落』是特別的地方,從多角度引述旁人的觀點構成文章的骨幹,最後的感想意猶未盡,可多加發揮,令文章更完整。」 其他小作家亦紛紛表達個人感想,有小作家認為海洋是「溫暖的」,因為受到陽光照射時反映出的顏色使人感覺暖和。最後方舒眉以〈沙〉的段落,指示小作家與自己以「海」為題的文章作比較,從中學習以描述海洋來表達心境的技巧。 小作家感想 童妮星 佐敦道官立小學 小六 即席創作很有趣,原來很多同學的文章都寫得很好,高手眾多,眼界大開。方老師教導及分享環節,加深我對各種寫作技巧的認識,例如如何觀察生活,將素材融於筆下。 譚愷玟 天水圍天主教小學 小六 今次培訓班對我很有意義,因為我以往忽略觀察,方老師的講解令我明白到觀察生活對寫作的重要性,例如將看到的新聞和家人分享,都屬於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有助思考和寫作。我有幸在班上分享自己的作品,而方老師對我的分享所作的評語,甚有啓發性。

從經典文學電影 看港式懷舊飲食

飲食文化向來是作家重要的創作靈感來源,不同年代的飲食文化更能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狀况。「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蕭欣浩博士主持高小組培訓班,帶各位小作家窺探50年代的飲食文化,感受當時社會基層的生活情况,展開一次懷舊飲食之旅。  食物與人的生命、生活息息相關,中國有不少關於飲食的著名諺語,如「靠山食山、靠水食水」、「民以食為天」等,都反映出飲食與民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從最基本生理上的維生、充飢,慢慢發展至文化層面、餐桌禮儀、烹飪藝術,統統離不開一個「食」字。今次高小組培訓班的主題「三文治與叉燒包:1950年代的香港文學與飲食文化」,蕭欣浩博士為小作家帶來幾篇經典香港小說的節錄,以及一些黑白懷舊電影片段,縷析50年代那個中西文化碰撞、物質匱乏的香港社會。 《窮巷》:全書運用寫實主義技巧,並將廣東話詞彙融入書中,反映香港以廣東人為主的都市面貌。 《太陽下山了》:故事以戰後初期、1947年的西灣河為主要場景,講述家境複雜的少年人林江的成長啓蒙。 《半下流社會》:描寫50年代初一群文人從大陸流亡到香港之後,相濡以沫,扎求生存的悲慘處境。 飲食意義 今昔對照 「食物」不只是食物,同時承載着某種社會上的象徵意義。若然人們看待食物方式有所轉變,正正也預示着社會模式的轉變。有趣的是,現在我們一般將「出街食飯」視為一項社交活動,它過去的首要功能——提供營養/維持生命——反倒變得微不足道。蕭博士指出,50年代的香港,食物是家人親友之間表達關心的方法,因為過去很多人的生活環境欠佳,在尋常家庭的一頓晚飯,通常只有腐或豬油下飯,肉類並不常見。「在當時的社會,食物很難得,除了用來果腹,也可以作為傳遞感情的方式。」正如電影《可憐天下父母心》裏,小主角一家吃飯時,把全桌唯一「珍貴」的鹹蛋互相推讓,這種情況對於現今生活在物質富裕的小孩可能難以想像。除此之外,當時普羅大眾吃飯時,並不像現在人們習慣的聊天「吹水」。《半下流社會》中有道,「在窮人的餐桌上,惟有吃飯的聲音;只有富人的餐廳中,才會有不着邊際的談笑。」可見在當時,飲食是一件多麼嚴肅且重要的事,為的不是聯誼,而是生存。  全球化的洗禮下,香港市民對一般外國食物已經毫不陌生,而漸漸追求最新奇的烹飪方法,如新興的分子料理;或擁抱更「異國」的異國風情,如黎巴嫩菜、尼泊爾菜等,但對50年代的香港人來說,即使是最平常的西方食物,他們亦不大認識,甚至鬧出不少笑話。蕭博士笑言,從這些香港文學之中,反映出當時西方食物不甚普遍,例如《窮巷》在其中一章提到「三文治」,小說人物誤聽作「新聞紙」;在《香港居》之中「鮑許」(Borsch)一詞原來指羅宋湯,當時只能在俄國餐廳吃到。這些現時十分普通的食物,在當時的社會是新興的潮流,一般人未必接觸得到,就如同現時的分子料理,在數十年後可能相當普遍。「這些作品反映出當時人民面對的遠非生活品質的問題,而是生存的問題。」例如《太陽下山了》男主角遇上住在木屋區、在中秋節偷月餅的孩子。孩子當時顫著聲說:「月餅容易偷……人家做節,但我們到現在還沒吃晚飯呢。」故事呈現了社會上貧困家庭三餐不繼的苦况。蕭博士認為透過這些作品,小作家可以比較以往的飲食文化和現今社會豐富的飲食選擇,反思個人對於食物的需求。 寫飲寫食 問: 我每天身處「現代」,對身邊的一切飲食習以為常,怎樣才能令自己變得更敏銳? 答: 多觀察、多思考、多發問。有什麼食物/菜式長輩都很愛吃,但你與朋友從來不愛吃?為什麼?當中是否反映飲食文化、口味的轉變?例如現在人們流行「相機先吃飯」,立即上載至社交網絡,這種現象也很值得記錄!另外,小作家不妨進一步了解過去的飲食文化,再與現代飲食文化做比較,尋找靈感,皆有助提升日常觀察的敏感度。 鄒可茵同學: 我了解易明,到50年代的生活情況,學會珍惜食物,以及如何在寫作中加入對食物的情感表達。 陳熹愉同學: 活動帶給我更多寫作靈感,新潮和懷舊的食物,以及舊式飲食情懷。

鄭政恆:評論的點線面

有創作,才有評論。「小作家培訓計劃」這次工作坊,不是探討個人創作,而是學習賞析他人的作品,撰寫評論文章。獲得香港藝術發展局2012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 的鄭政恆,以動畫《麥兜响噹噹》為題材,帶領小作家以歷史面貌分析故事情節,將作品深度意義勾劃出來。 「寫評論文章的準備時間十分漫長,要花時間大量閱讀、涉獵各類題材,才有評論的基礎。」鄭政恆表示,開始時一點點的閱讀,進而大量閱讀、大量欣賞,例如由閱讀魯迅的小說、到他的雜文、中國小說研究,閱讀點開始組成線,之後再延伸閱讀其他作家的不同作品,由線組成面,就會知悉歷史面貌。他強調,每個創作並不是孤立的作品,了解當中的歷史及社會層面,才能知道作品的價值。 「寫評論如何有深度和角度,深入中華文化,是其中一個方法。」鄭政恆向小作家分享了動畫《麥兜响噹噹》的部分情節,當中不乏以舊知識應對新世界的意思。例如自小修習傳統武術的道長,要將武術現代化、效率化。學習武術的麥兜和一眾同學們逃避武術比賽,亦反映他們對用傳統知識應對世界缺乏信心。 評論是智慧表達 個人角度回應世界 鄭政恆表示,評論,同樣是以舊知識應對世界。評論沒有一個法則或速成,因為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學習很多的知識,才能評論,過程漫長。評論又與創作一樣,需經過理解、吸收、轉化的過程。古代流傳下來的知識,我們有多少理解?有多少能轉化成為今日的智慧,來應對這個世界呢?面對不同文本,我們有足夠知識應對嗎?評論是智慧的表達,以個人角度回應世界。 鄭政恆曾就宮崎駿動畫作品《風起了》及其原着小說《風起》撰寫評論文章,他以此為例,向小作家剖析文章的鋪陳方式。評論的第一段屬於資料性質,要先進行大量資料搜集及研究,交待作品的背景資料。第二段是文本形式及體裁分析,當中交待了《風起》屬於中篇小說,分為序曲、春天、風起、冬天、死亡陰影的幽谷,共五個章節,當中要有總括內容的能力。第三段是微觀分析,集中分析某些段落,甚至引用部分內容去分析當中的體裁和故事主旨。第四段是作品的意義,所佔的篇幅最多。 鄭政恆認為,進行文本分析後,更重要是說出意義,才能令作品的意義及內容加深層次,令作品更深刻。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