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

借鏡古典文學和動畫 為小說創作滲入更多靈感和想法

初中組寫作迎新營以「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為題,由曾經憑代表作品《超凡學生》奪得第十五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冠軍的作家袁兆昌分享,為小作家帶來一些古今經典小說作品作參考實例。 創作小說的靈感和想法 袁兆昌指出,小說所用的是描寫的方法,主要元素包括人物、情節、主題及情景等。以人物為例,小說重視以文學修辭的技巧,塑造人物形象,自然地反映現實中某類人物的性格;情節方面則透過製造懸念、鋪墊及埋下伏筆等方法,以達至文學的藝術效果,這些特點都與小作家平日寫作故事有顯著區別。 小說創作着重文學修辭 「小說最精彩的地方在於作家運用文學修辭的技巧,透過多層次的順序及倒序等敘述手法,並由第一、第二或第三人稱的視角出發,將內容情節層層推進,令讀者忍不住追看下去。」袁兆昌建議小作家可嘗試將喜歡的小說、電影、動畫以至卡通漫畫等,加入個人創意作出改編,例如改寫歷史人物的生平故事、加插一些原有文本中沒有的情景,作為小說創作的日常訓練。「一個出色的作家的作品亦必須能夠引起讀者共鳴並留下深刻體驗,才能成為經典。」當日袁兆昌還帶來了由東晉史學家干寶所撰的古代民間傳說小說集《搜神記》、近代著名作家劉以鬯的短篇小說《動亂》,以及由他自己所寫、改編自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短篇故事《遊魂》,讓小作家參考不同小說風格的寫作技巧。 從古代文學及動畫中借鏡 袁兆昌亦向小作家分別介紹了古代經典文學《史記》和電腦動畫電影《冰雪奇緣》,並分享當中值得參考的元素: td{min-width:160px;} 《史記》 《冰雪奇緣》 背景 ...

廣告文字言簡意賅 心領神會創意無限

廣告是信息傳播的其中一項重要載體,通常利用文字結合圖像來表達主題,但用字方面,與一般寫作卻有異同。「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培訓班特別邀請著名作家兼資深廣告創作人鍾國強,為小作家講解廣告創作的竅門,以及文字在廣告的運用要點。 曾獲多個文學獎的鍾國強認為,廣告與文學同樣要求創意,在文字處理上,最大分別在於文學作品字數長短不限,讀者可以從中慢慢細味,而廣告則要在短時間內吸引觀眾注意,帶出的信息要直接而清晰,因此內文必須簡短,創作的難度在於如何運用精簡文字配合圖像表達意念,並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腦震盪馳騁想像 不錯過任何可能 對於廣告的創意手法,鍾國強舉出幾點要訣,包括圖像與文字宜具懸念和戲劇性,從而引起觀者注意;簡潔有力,使人看了數秒即可抓住重點,因此須言簡意賅;幽默有趣兼具原創性,讓人很快便投入其中,留下深刻印象或莞爾難忘;除此,圖文的分工上,既能互補,又要避免重複囉嗦。 鍾國強表示,廣告基本上是由撰稿員及美術總監分工合力創作而成,撰稿員負責文字,美術總監負責圖像,兩者在職位上應不分大小。創作流程中的「腦震盪」(Brainstorming) 是重要的一環,需要創作者馳騁想像,放下慣常理性及邏輯思維,還要陌生化,避免在初步階段否決任何想法,不要錯過任何一個可能性,經過一番討論、整理、組織、篩選,最後才作定案。 善用比喻易引注意 文字戲劇性留印象 鍾國強展示一些曾經膾炙人口的廣告,從而介紹不同類型的創意手法,其中「善用比喻」的例子:斗大的標題「全球最高速的伐木機器」,壓着一部影印機,下置內文「樹木長成不易,影印前請三思」;這幀廣告的完整信息是「濫用影印機會浪費紙張,令影印機就好像伐木機器一樣,破壞森林,影響生態,因此,影印前請三思」,於是得出精簡信息:(影印機是)全球最高速的伐木機器。 「文字的戲劇性」是另一款創意手法,鍾國強講述的兩個例子簡單明顯,其一是以黑色背景顯示一個樹狀圖世系表,將「森」字放於最頂位置,往下變成雙「林」、4個「木」,最後變成8個「十」,下端內文「上一代濫用木材,下一代等着受害」,寓意過度砍伐林木,後果會是死亡。另一幀是將15個魚字部首的文字分3行以黑字橫排齊列廣告中,但最後的3字「、鯽、鯇」,部首外的「立、即、完」則以紅色示人,下方列出內文:「魚族危機!亦是吃魚一族危機!立刻制止水質污染。」寓意顯而易見。 中文字富特性 形音義可發揮 「利用中文字特性」也是創意手法之一,鍾國強說中文字的「形、音、義」皆可供發揮,譬如把字形分拆、變形,甚至進行演變;而同音、諧音、押韻也能達到有趣的效果,像紅十字會的廣告:「洪藍陸呂齊捐血」、「夏伍查袁畢黎捐血」;而字義方面,則重一語雙關,例如家庭計劃指導會的一幀廣告,中央是一對垂直而長短不一的筷子,緊貼短筷子旁的標題寫道「夾到?夾唔到?都係驗清楚啲好。」已婚者看見自然心領神會。 鍾國強總結,廣告語或口號有其特定寫法,就是重點置於最後,較令人留有印象的例子包括:「香港,勝在有ICAC」、「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看出一點真,看出可觀人生」。 了解到廣告創作的要點及參考一些例子之後,小作家根據鍾國強提供的資料及意見,分組創作,題目是構思一幅宣傳保護海洋的海報,並需要配合圖畫及文字。結果,有小作家利用文字「垃」及「污」等於「泣」,再配合海洋生物哭泣的圖像來表達廢物對海洋的影響;另有小作家創作對聯「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污水向樽流」,藉文字的戲劇性以表達出海洋污染的主題。 小作家心聲 李德瑜 五旬節林漢光中學 中三 我愛畫動漫,對廣告亦有興趣;鍾國強老師所展示的廣告例子與我們現時看到的廣告有些分別,我覺得以前的廣告創作含有豐富的寓意,而現在的廣告則較多直接傳遞信息。寓意的撰寫技巧值得我們學習。 李琳 嶺南鍾榮光博士紀念中學 中二 在小組討論時聆聽了很多不同的意見,體會到分工合作的樂趣。今次培訓班讓我學會了吸取別人的看法,然後化為己用,獲益良多。我覺得在創作過程中,腦震盪一環最有趣,可以想到很多新鮮意念,而今次看到的廣告例子刺激我的思維,沒想過原來廣告創作人可以有如此出色的意念。

2014/15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寫作交流會

緊接開學禮的「寫作交流會」,邀得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惠英博士及年輕作家林澤銘,與2013/14 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的得獎學生,同台分享寫作心得及經驗。 陳惠英︰抽象留空間 觀察生趣味 陳惠英博士過去兩個學年均參與「小作家培訓計劃」的點評及評選工作。她認為小作家的作品多元化,計劃初期雖然較多固定的題材,但學生慢慢開始放膽寫個人感受及觀察,甚至對初中生來說較難掌握的題材。她以「全年大獎」冠軍得主、港青基信書院歐詠盈的作品〈紙巾〉為例,作者以擬人法刻劃患有潔癖的主人,從生活小節帶出環保大議題。至於在提升寫作層面,陳惠英博士以抽象畫家馬蒂斯的畫作比喻,寫實的風格能畫出具體畫像,但抽象的風格或能帶出反思及想像空間,也就是說,寫作時也可以嘗試另一角度,以抽象的筆法交代情景,留下如絲餘韻讓人意會,尤其是文章的末句。像〈紙巾〉的結尾,面紙問「人類這樣不停地製造多餘的垃圾,哪到底誰會成為最終的受害者呢?」處理手法太明顯,她建議可刪減。 陳惠英博士認為學生會否喜歡寫作,建基於他們有否感受到生活的趣味,因為寫作正是生活態度。她回憶多年前大作家白先勇在嶺南大學跟學生的分享,指香港在寫作上擁有豐富的條件,如飲食和街上的人,四處都是題材。她認為香港同時有大時代的事件及各種生活細節可以觀察,植根於心中,就像有教寫作的人士曾建議跟蹤街上的人,無論是上年紀的男女或乞丐,觀察他們的外貌、表情、動作及說話方法,藉此發掘出生活的趣味。陳博士解釋,這種趣味不是要引人發笑,而是寫出你的觀察結果,正如令她印象深刻的一篇小作家作品,內容只是描述「波友」間的對話,但少年人的言語非常活潑,就連她自己也未必能寫出來,而小作家則成功將觀察所得寫進文章。 林澤銘︰平衡考試束縛 發揮想像力 交流會請來年輕作家林澤銘與學生分享個人寫作心得。林澤銘年紀輕輕已持續寫作,他目前是香港大學現代文化及語言學系的二年級學生,在2013 年的DSE 中文科考試中,奪得5**佳績,並著有《靈幻校園》、《少年神探系列》及《追擊5**作文》多本作品。林澤銘從小已對閱讀甚感興趣,希望能當作家,親身寫故事。不少年輕作家人生閱歷未夠,創作時感到有點吃力,林澤銘則會從書籍、電視等媒介的資訊及世界觀取得靈感,加上從小已有天馬行空的幻想力,遂可寫出奇幻故事。但他坦言,自升高中後,由於須應付DSE 考試,在校不停操練命題作文的框架及樣式,感覺像砌圖一樣拼出文章,他便察覺自己的想像力因受這束縛而急降;於是他想到從想像力與考試間取得平衡,從死板的命題作文中找到樂趣,例如從文筆及句子上展示個人風格。 林澤銘認為,若能從小培養對寫作的興趣,並成為習慣,長大後便不會失去寫作熱誠,而閱讀在這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林澤銘以自己為例,指若昔日沒有閱讀的習慣,也不大可能愛上寫作。升讀大學後生活變得忙碌,可能要暫時擱置寫作,但他仍一直記着自己喜歡寫作,一旦想抒發感受,便會執筆寫作。

伍成邦:寫食評反應要敏銳

經常在電視飲食節目中聽到「雞有雞味、很有口感」等令人摸不着頭腦的食評,要表達食物的味道,除了靈敏的味覺和嗅覺外,還需要準確的詞彙。 為讓小作家有切實的體驗,最後一場流動教室特移師至香港大學「一念素食」餐廳,在資深傳媒人伍成邦的講解下,嘗試運用不同詞彙表達對食材的感覺,了解飲食文化,進一步學習撰寫食評的技巧。 文字表達食物味道非易事 食物的味道和層次非常複雜,如情感一樣,有時會難以用言語表達。伍成邦表示:「寫食評是透過文字形容味道,要知道食物的味道,才能準確地表達。」他要小作家嗅一嗅食材的味道,將第一感覺記錄下來。他強調:「食評人反應要敏銳。要學會寫食評,需要平時多作練習,這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及金錢去建立,非常珍貴。」 小作家仔細去嗅芒果的味道,有的說味道「甘香」、有說是「甜味」、「濃郁的果香」、「似奇異果味」。伍成邦認為:「甜味算是準確的形容,雖然用鼻子聞,但甜的感覺會在喉嚨滋長。而『果香』則太過籠統,因為生果自然有果香。」原來大家從小接觸的芒果,要用言詞來形容,也是非常困難。 寫作需「情理之內,意料之外」 有了形容芒果的經驗,小作家在分辨龍井及苿莉茶葉氣味時,便有更深入的體會。有小作家說龍井的味道很清新,如「雨後泥土味」。伍成邦很讚賞這個答案。他表示:「英文食評常見用『Earthy』來形容泥土味,過往中文食評很少用泥土味形容,但在近年已變得常見。通常是用來形容茶葉及葡萄酒;另外泥土味亦會令人聯想有根部的食物,例如牛蒡。」 伍成邦並指出「雨後泥土」是一種感覺,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表達。他表示:「一篇好的文章,做到『情理之內,意料之外。』是很重要的,說出來合情合理,卻帶來意外驚喜的對比,是很重要的寫作元素。」伍成邦更分享了茶葉製作及挑選方法,豐富小作家對茶葉的認識。 舌頭辨味存爭議 大眾認同是美味 要用舌頭分辨味道,很多人會從「Tongue Map」入手,「Tongue Map」是舌頭的味蕾分佈圖,主要分為甜、酸、苦、鹹。小作家用舌頭不同位置感受砂糖的味道,大多都說舌尖的感覺最強烈。伍成邦表示:「針對舌頭地圖的理論是否正確,現時分作兩派意見,一派堅持正確,另一派則認為食物的複雜性不是舌頭的四個區域能夠區分。例如有一間味精廠的產品帶有強烈的「umami taste」,近似中文所形容的『鮮味』,就不能在舌頭地圖中區分出來,因此推翻了舌頭地圖的理論。」 食物是否美味,很多時是帶有強烈的主觀性,例如某人不喜歡甜品,便認為所有甜品都是不好吃的。伍成邦指出:「除了理解自己喜好,更要懂得代入他人的心情。在主觀之中,也要客觀。因此要判斷廚師烹調的食物是否美味,應看食物是否符合大眾口味。如一間餐廳食物種類及價錢與周邊餐廳相若,為何會大排長龍呢?往往最多人認同的,就是美味。」

韓麗珠:真實的荒誕

韓麗珠以超現實的寫作風格,帶領讀者進入現實與荒誕的奇幻空間,著名作家董啟章稱她為香港最優秀的年輕作家。在「寫作歷程與個人風格」工作坊上,韓麗珠和小作家分享了圖畫、詩詞、音樂錄像、短篇文章等各類獨特作品,引導他們如何啟迪個人思想領域。 自20歲出版首本小說集《輸水管森林》後便屢獲香港、台灣文學獎的韓麗珠,形容我們都是外星人,來自不同的星球,彼此未必了解,但當接受教育,學習行為規範後,慢慢成為地球人。每個人都是地球人與外星人之間的平衡,若只有地球人的外殼,沒有個人的內在(外星人)部分,人會變得空虛。相反,只得內在部分,很可能成為別人眼中的怪人。 人在地球生活,漸漸淹沒外星人的個性,寫作,就是將原本遺忘的外星人部分,慢慢釋放出來。韓麗珠認為,寫作和瑜珈很相似,都是在動平日不動的肌肉,拉平日不拉的筋,將平日不會說的心底話寫出來。透過日常觀察和感受沉澱,成為寫作材料。因此寫作是一個挖掘自我的過程,當挖到最深處時,卻會發現有些經驗和其他人相同。 觀察思考 觸發聯想 你為什麼會來?為什麼喜歡寫作?你看到什麼?韓麗珠以各類問題,引導小作家思考,發掘內心部分。韓麗珠認為每個人都有些不同之處,答案區分了你我的分別,可通向自己內在的部分。 一個西裝筆挺的人,臉上有個還連着數片葉的青蘋果。學生透過觀察說出自己所見所感。有學生說是臉上長蘋果,有學生說像有煩惱,從各自的觀察產生不同的答案。而夏宇《甜蜜的復仇》的詩:「把你的影子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歐陽應霽《情事》的四格漫畫,看是囚禁的圖,讀是愛情的字,都觸發小作家聯想。 《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的音樂錄像,片中主角面對地板小洞逐漸擴大的反應,以影像表達觸發想像,多位小作家都坦言感到內心也有這個洞,有說是想逃避的問題、有說是想做但恐懼的事。韓麗珠表示,文學作品有用上「意象」的寫作手法。意念是虛無的,例如悲傷、難過、逃避等,如個人經歷不敏銳,思考不夠深入,只會看到單薄的詞語。然而我們的經驗比詞語豐富,難以用單一詞語切實表達,因此可用故事帶出豐富的意念。不過,別要求意象完全符合自己所想,因為寫作時會發現想法比設定多,不要限制讀者想你心中所想,要給予讀者解讀的自由,留下發展空間。

文化人戰亂不停步 香港文學史留印記

追憶70多年前的抗戰歷史,難忘1941年12月。日軍南侵,香港奮戰18天後迅速淪陷,自此經歷了三年零八個月的艱苦日子。當時有很多內地文化人因戰亂留港,並創作了不少作品,為香港文學留下重要印記。因此,「抗戰時期香港文化人情事」成了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中「小作家大使」的特訓題材。 「小作家大使」是培訓計劃的上學年畢業生,他們將協助帶領新學年計劃活動,傳承寫作經驗。是次特訓,小作家大使先到訪海防博物館,參觀專題展覽「戮力同心——粵港抗戰文物展」,從展品了解香港抗戰歷史,並由資深編輯兼作家李洛霞講述抗戰年代香港文化人的經歷及作品,以至本港多所院校學府戰爭期間的遭遇。 張愛玲、許地山與港大結緣 提及香港抗戰時期的文化人和事,李洛霞說淪陷期間,香港大部分中學及大學均停課,而校舍則被另作用途,譬如當時香港唯一一間高等學府香港大學成為臨時圖書館,主要供日本人如日僑、兵士軍官閱讀書籍及收藏資料;赤柱聖士提反書院發生了大屠殺,後來又被改為拘留所;九龍塘瑪利諾修院學校曾作為日軍醫院;薄扶林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則成了臨時救護站。 原籍上海的著名女作家張愛玲1939年入讀香港大學文學院,日軍佔領香港,她被迫輟學返回上海,直到1952年再次申請來港念書。李洛霞說,張愛玲在香港期間曾參加徵文比賽,以《我的天才夢》而獲獎,隨後更創作了以香港淪陷為故事背景的短篇小說《傾城之戀》,這個愛情故事其後一再被拍攝成電影及改編為舞台劇。 抗戰時期跟香港大學有關連的文化人,還有許地山。李洛霞指許地山於1935年經胡適介紹下,在香港大學中文學院擔任教授。他致力改革校內課程,現在學院仍然依照其制度,而他在任時亦積極投入抗日救亡運動。 同樣積極抗日的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於1937年上海淪陷後,從上海到香港養病。1938年5月20日,他出席「保衛中國大同盟」和「香港國防醫藥籌賑會」在花園道聖約翰教堂舉辦的美術展覽開幕儀式,並發表演說:「當此全民抗戰期間,有些人以為無賞鑑美術之餘地,而鄙人則以為美術乃抗戰時期之必需品。抗戰時期所最需要的,是人人有寧靜的頭腦,又有強毅的意志……鄙人以為推廣美育,也是養成這種精神之一法。」1940年3月,蔡元培在港病逝,並長埋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 蕭紅病逝香江 戴望舒抗日坐牢 戰火阻不了創作,女作家蕭紅於1940年1月由重慶來港。她在香港雖然抱病,仍寫了長篇小說《呼蘭河傳》和《馬百樂》等文藝作品;在港期間,她還熱心參與香港文藝界舉辦的活動,例如參與籌備紀念魯迅誕辰60周年活動,並在會上報告魯迅生平。儘管蕭紅才華洋溢,遭遇卻坎坷,李洛霞縷述她離世前一刻的淒涼經歷,1942年1月22日清晨,蕭紅正在留醫的瑪麗醫院遭日軍接管,病人被全部逐出,她轉到一家法國醫院,後來法國醫院亦為日軍接管,她又被轉到法國醫生在聖士提反女子中學設置的臨時救護站,同日病逝,享年只有31載。 戰時遭遇悲慘的尚有詩人戴望舒,他1938年5月自內地到港,主編報章副刊;1939年,「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立,戴望舒與許地山等被推舉為理事,同時兼任研究部和西洋文學組負責人、編輯委員。1941年香港淪陷後,戴望舒旋被日軍以抗日罪名逮捕,關押於域多利監獄。李洛霞介紹他1942年4月27日在牆上寫下〈獄中題壁〉的詩作:「如果我死在這裏/朋友啊/不要悲傷/我會永遠地生存/在你們的心上」,開首這幾句正好表達出抗日的悲壯情懷。他於1949年返回內地,1950年病逝。 在港記下戰爭筆迹的還有著名兒童文學家何紫,他1938年於澳門出生,幼年隨母來港,曾入讀英皇書院。李洛霞說,戰爭期間,英皇書院被日軍佔用為馬房;何紫在《童年的我》描寫他居於灣仔時感受戰爭的恐怖、日軍佔領的經歷,直至1945年母親決定帶他走路返鄉。 最後,李洛霞展示多部文獻,從不同角度反映抗戰時代的歷史,其中《香港淪陷大營救》主要描述當時營救居港文化精英的情况;由日本人撰寫的《歲月無聲——一個日本人追尋香港日佔史迹》則蒐羅了很多戰爭及文獻資料,她鼓勵小作家多閱讀以豐富閱歷及寫作題材。 小作家感想 周正賢 聖保羅書院 中三 今次培訓活動豐富了我對香港抗戰的知識,而其中最深刻是戴望舒在牆上撰寫的〈獄中題壁〉,慷慨就義的精神令人佩服。 陳祉頤 瑪利諾修院學校(中學部) 中一 我也曾讀過何紫的作品,今次活動,讓我更加認識這位作家,亦從中學習到寫文章時要懂得透過經歷抒發感情。

筆錄逐夢人生 創作勵志小說

作家君比的個人著作逾九十本,包括小說及散文等,其中《叛逆歲月》、《夜青Teen 使》、《奮進少年》等校園及成長小說系列均廣受學生讀者歡迎, 先後七次在香港教育城「十本好讀」活動中獲選為「我最喜愛的作家」。1月13日,君比為高小組小作家舉辦培訓班,分享她多本小說的取材方式,以及即場訪問兩位童星,讓大家學習訪問技巧。 作家君比 靈感之源  君比表示,新聞報道為她提供了源源不盡的寫作靈感,並說:「《四個10A的少年》是我第一本出版的小說作品。當時我看到新聞報道後,對他們的故事非常感興趣。於是,聯絡了記者、學校,亦訪問四位10A狀元,以及他們的校長、老師及家人,對他們有深入了解後,就把他們的故事改編成小說。」寫作這本小說,需要的資料,包括:他們的家庭背景、成長、讀書方法、考試策略、校內成績、與同學及老師關係等。  除了新聞報道,身邊人故事同樣是君比創作靈感之源,她把失明兒童、沒有健全雙手的孩子、患嚴重讀寫障礙的豎琴高手等真人真事,改編成溫暖人心的小說。《感謝爸媽沒有放棄我》中七位主角,在成長中遭遇不同的困難和挫折,經歷過迷茫和徬徨,然而他們積極迎向困難的態度,激勵讀者學會珍惜和感恩。君比續稱:「小說其中一位主角的故事,改編自我在資優教育學院認識的學生。他出生時因醫療失誤,導致腦缺氧,被醫生判定為腦癱,而且左邊身的神經被拉斷,致半身癱瘓。這個殘障的小男孩,在成長的路上常常進出醫院。儘管有親戚勸他父母放棄這個兒子,他的爸媽不但沒有這樣做,而且堅持帶他到上海治療,給他無限的關懷和愛護。後來,他們移民到香港居住,這個男生出眾的寫作天賦被老師發掘,並推舉到資優教育學院授課。他的故事打動了我,所以就寫進了我的小說。」 童星的故事  《我們的演藝夢》收錄四個由真人真事改編撰寫的故事。其中,兩位小童星No No及Zoe當日來到小作家的培訓班上,跟大家分享他們的生活,以及拍攝時遇到的辛酸與趣事。君比問道:「你們入行以來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麼?」No No說:「有一次扮演不老的小朋友,需要『吊威也』拍攝打鬥鏡頭。由於,需要多角度拍攝,所以我被吊了很久,肋骨部位的皮膚因過度磨擦而破皮,非常辛苦。當天在片場我發脾氣了,說以後不再拍戲。可是,冷靜後我發覺自己失言了,因為拍攝雖然有時候會很辛苦,但我還是很喜歡拍戲的。」  另外,君比亦有訪問他們平時如何平衡學業和拍攝工作。Zoe說:「媽媽幫忙接的拍攝工作,不會排得太密。而且,學校的功課不算多,所以完全不影響學業。如果遇到考試測驗,我會帶書本到片場,空閒時間就會加緊溫習。」當日,兩位童星亦分享了「入行至今最滿意的一個廣告/電視節目/電視劇集」、「最喜歡的三位藝人同事」、「最自豪的一件事」等,小作家們聽得津津樂道,並踴躍發問。  最後,君比分享道:「我喜歡用文字表達個人情感,亦相信每個人生來就愛聽故事,這是我創作的動力。新聞報道為我提供了不少的寫作靈感,因此鼓勵各位小作家多讀報,並從中獲取寫作題材。」 寫作小貼士 何謂勵志小說? 勵志小說一般以小說人物克服困難和障礙為主題,以達到激勵人心的效果為目的。成長勵志小說的主人翁大多是青少年,故事題材主要圍繞在學業、家庭、人際關係等現實生活遇到的煩惱,小說發展亦傾向於正面的成長經驗和問題的解決,或對問題的反思。 寫作應如何取材? 寫作取材的過程是取得靈感的好時機,取材前可以先擬定題材,再構想故事大綱及方向。在選擇題材時,亦應對主題有一定的認識,以便思考當中的細節。有些細節可以靠想像填補,有些則要根據實際情況來描寫,以《四個10A的少年》為例,四位10A狀元的家庭背景有什麼特別?成長的過程遇到哪些挫折?讀書方法和考試策略又有何特色?如何與同學及老師相處?有什麼短期或長期目標?把這些資料細節寫進作品中,能增加故事的合理性,提高真實感。取材時,除了直接訪問描寫對象,也可以從側面入手,訪問他們身邊的人,藉此對描寫對象有多角度認識,塑造角色時亦能更立體。 小作家 鄭樂禧 保良局陳守仁小學 小作家 鄔璟樂 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 小作家心聲 鄭樂禧 保良局陳守仁小學 「君比作家從身邊人、從報紙中,尋找創作靈感的方式,十分值得我們參考。這次作家讓我們以『沒有 _ _ 的人』為題寫作,我打算寫『沒有朋友的人』,因為我覺得他們很孤單,希望有多些人跟他們講話。」 鄔璟樂 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 「原來創作不一定是寫自己的經歷,還可寫別人的故事。今天聽了失明、沒有健全的雙手等人的成長經歷,他們的堅強,激勵了我。」

藉觀察生活實况寫作 生動傳神兼具觸摸感

撰寫故事的人,希望把故事中的感情描繪得深刻,令讀者感受箇中滋味,然而不少人在行文之始便面對挑戰,苦苦思索中心思想如何支撑整個作品。針對這問題,香港教育學院中文系副教授王良和博士在「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工作坊上,提出應把觀察所得滲入文章,否則內容便缺乏細節,淪為沒有血肉的空白字句。 王良和鼓勵小作家對生活保持好奇,培養敏銳的觸覺,考慮寫出自己的生活體驗,特別是熟悉且熱愛的事物,文章自然更加豐富。主講期間,同學積極回應問題,並提出個人見解,令王博士訝異這群初中同學的學習態度,尤勝他日常教導的大學生。 王良和:以感官體驗豐富文章 怎樣才可達至工作坊主題:「如何透過觀察提升寫作技巧」?王良和首先指出觀察就 是利用各個感官分析事物;寫作前,將事物分析得全面、細緻和獨到,會令文章充滿細節,令讀者看得入味,易以掌握故事的情節及感受。因此,他建議同學循個人所看、所聽、所感及所想着手,以感官體驗支撑文章內容,便能寫得既有條理又生動傳神,甚至能令讀者進入作者的世界,產生「觸摸感」。王博士提醒小作家,必須對被描寫對象有準確認識,免得錯配物件的特性,鬧出笑話。 王博士認為小作家應多觀察個人生活實况,才會寫出好文章,他以「天亮」為例,一般學生描寫日出前天空泛起「魚肚白」,以及鳥鳴和雞啼;但事實上,生活在城市的他們卻很少有觀察到這些景象的經驗,只是模仿曾閱讀過有關日出的內容,靠認知中的表象下筆,作品於是變得千篇一律。為此,他提醒同學不要以「想當然」代替真切的觀察體驗。 最後,王良和博士建議同學寫文章時,多用平實樸素的文字「具體呈現」,而運用擬人或比喻等修辭手法時則要結合內容推進,毋須刻意;閒時藉閱讀以擴闊詞庫,寫作時用字便能更靈活。

徐振邦:遊屏山文物徑 學寫旅遊文章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和故事,單看文字或圖畫,絕不及親身到當地聆聽口述故事來得深刻和真切。元朗屏山文物徑於1993年開放給市民參觀,小作家在古物古蹟辦事處導賞員帶領下,遊走文物徑各個特色景點,聆聽當中的人文逸事。其後,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分享如何利用考察經驗,撰寫具有個人特色的旅遊文章。 小作家跟隨導賞員遊歷元朗屏山文物徑,穿梭於聚星樓、鄧氏宗祠、上璋圍、書室等傳統建築,了解古今村民的生活文化,細味當中的人和事,當中更有不少喻意吉祥或風水佈置的設計,讓小作家眼界大開。 鄧氏族人在屏山開村八百年,留下許多歷史故事和傳統習俗。例如沒有井口的水井,以大小兩石作為形象的土地公公婆婆,富戶人家的灶頭,門上有竹樹圖案的書室,鄧氏宗祠的傳統風俗等,都成為小作家的新奇事物。原高七層的聚星樓在經過兩次颱風吹襲後,只剩下現有的三層。導賞員表示,當年風水師說這是天意,因此沒有重建。另外由於單數在風水學上屬於陽數,有男性和陽宅之意,因此塔層數目和樓梯數目都用上單數數目。 特色文章包含地道人情 小作家經過親身體會,對文物徑有了進一步認識,但要寫旅遊文章,還有很多資料和技巧需要掌握。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老師強調認識行程路線非常重要。他表示,考察前要先掌握基本資料,了解前往方法、步程、方向、地標及特色景物。在遊覽過程中,要留意行程內容,建築物的歷史、演變和發展,掌握這些資料便可撰寫旅遊介紹文章。同時,亦要留意資料的真確性,分析有關人士的觀點,了解最新資訊。 若想寫得更深入,徐振邦說同學可以閱讀小冊子、書籍及報章,訪問當地村民及觀看他們的私人收藏,發掘當中不為人知的景點和細節。他坦言,寫特色文章,一定要涉及人和情,了解當中的小故事,有時更要親身體驗,例如品嘗當地的盆菜等,要用更多時間,才能發掘更深入的資料。 徐振邦建議小作家要行萬里路,加上平日的知識和觀察,體會當中的歷史文化,然後加入個人感受和特別元素,寫成具有個人風格的旅遊文章。

打破常規逆向思考 鍾愛幻想有利創作

「小朋友,巴士有多少層?可以有十層的巴士嗎?」擅長創作兒童故事禾製繪本的 Auntie Van Van 以此打開話題,為「小作家培訓計劃」初小組培訓班「寫作由幻想開始」揭開序幕。原來Auntie Van Van寫過一個題為〈假如巴士有十層〉的故事,她說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才能寫出有創意的傑出作品。 畢業於社工系的 Auntie Van Van ,曾是一位行為分析老師,演出過多齣話劇,現為故事演講專家。她希望每個孩子都愛幻想、有夢想,因為幻想不僅令人快樂,更是學習的推動力。 功能性寫作VS自由寫作 Auntie Van Van 將寫作分為兩種:功能性寫作和自由寫作。「功能性寫作包括功課、日記及作文,這些都有特定的答案和框架,對錯標準及評分。自由寫作則沒有特定的題目題材,文體不限,可以是小故事、小詩(打油詩)、歌詞或播音劇等,且沒有答案、對或錯、評分及框架。自由寫作的目的是抒情,引起共鳴,並透過創作感染別人,誘發讀者思考和興趣。」 小作家如何由幻想開始寫作呢?Auntie Van Van 強調思想是自由、無邊無際的,而下筆前謹記問自己幾個問題:「如果……不是這樣,而是那樣,會變得怎樣?」、「假如……又會怎樣呢?」及「為什麼……?」只要問得多,想像得多,內容自然豐富。 幻想需要空間和練習 Auntie Van Van 認為,幻想需要空間和練習,要誘發幻想力,先要努力觀察身邊的事物,設法找出日常生活中一些具規律的事物,當有所發現後,就要嘗試打破這些常規或逆向思考。 幻想盡可無邊無際, Auntie Van Van 指出幻想的故事應具備一些特質,諸如正面快樂、有趣幽默,再融入驚喜元素,將不可能變成可能,自然令故事變得引人入勝。 初小組培訓班接受家長「旁聽」, Auntie Van Van...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