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技巧班

多元課堂活動 激活創作思維

明報與語常會合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為不同程度的學生推出多元化的閱讀寫作課堂,啟發小作家們的創意思維。 散文寫作重視情感表達 散文是一種自由靈活,短小精悍,表現真人真事真實感情的文體。一般的寫作規律是,對事物、人生、景物突然有了感悟,從感悟深入昇華,繁衍成文。好的散文,不論記敘、議論都帶有強烈的感情。 3月24日,曾獲兒童文學雙年獎的作家周蜜蜜,來到高小組小作家的課堂,教導散文寫作的技巧。她說:「散文立意要求獨特,就是作者的感悟需要體現出其獨特情志、獨特感受、獨特體驗的感悟,在字裏行間捕捉心靈的顫動和思想的閃光點。」 另外,她講解了散文和記敘文的區別。散文中所寫的人生、事件、景物等,都從自身感悟出發,是作者對事物特殊意義和美的發現。這種發現是知覺、思維、感覺的綜合思維結果,體現了作者的深思妙悟,是散文的情、理、意、味。而記敘文是記錄生活中的人和事,並不從作者的感悟出發。 周蜜蜜透過導讀《外祖父的寶貝》,讓小作家們學習如何把自己的個人經歷和感悟,化成文字,寫成一篇以小見大的散文。《外祖父的寶貝》中「我」的外公對讀書和學習英文有一種執着,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他仍與眾不同地鼓勵「我」和弟弟妹妹多讀書,有機會就出國留學。文章中放置了不同時代關於「我」和外公的生活片段,形散神聚,流露出對外公的思念和感激,以及個人對讀書的領會。 ▲作家周蜜蜜 追尋夢想——幻想及實踐 夢想是一個目標、是一種推動力,令人向前看,給予人從失敗中站起來的勇氣,使人積極。4月7日,擅長以故事來教育孩子的Auntievan van 來到初小組的小作家培訓班,透過「童心無限.夢想世界」這個主題分享不同人追尋理想的經歷,鼓勵和啟發小作家們尋找自己的夢想。 Auntie van van 說:「不同背景、不同年齡、處於不同人生階段的人士,都可追尋自己的夢想。我的大學同學Q(化名),他畢業以後去當社工,然而他發現社工並非自己的夢想,於是當了幾年社工後,毅然辭職,去學習化妝。現時他既是化妝師,亦是舞台劇演員,實踐着他十多歲時熱愛舞台劇表演的夢想。」此外,她又分享了前同事結婚生子後,一邊照顧家庭,一邊完成學業的故事,說明夢想可給人目標和動力,能使人迎難而上。 Auntie van van 續稱,夢想是透過觀察、發掘、接觸及思考而得來的。她鼓勵小作家要觀察和認識不同行業人士,例如:科學家、懲教署人員及記者等,同時需要思考如何裝備自己,才能達成夢想。 另外,Auntie van van透過創作夢想小屋的小遊戲,讓小作家們體會追尋夢想的過程,就是幻想、思考及創新。同時,她表示家長不應限制孩子的想像空間,在以前的年代,醫生、律師及老師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然而,今時今日一些新興職業,如電競選手、街頭音樂人等,他們同樣可以取得出色的成就,因此應讓小朋友多發掘自己的興趣,並勇敢嘗試及實踐。 ▲作家 Auntie van van 戲劇不能缺少衝突元素 戲劇創作可從現實生活中獲得靈感,然而需要在故事中製造衝突、懸念,放置吸引觀眾追看的元素。4月7日,資深劇場編劇余翰廷,來到初中組的小作家培訓班,以「劇本結構及創作的靈感來源」為題,教導創作戲劇的技巧。 余翰廷說:「戲劇起源自希臘的祭祀,與舞蹈相同。而現今的戲劇有兩種潮流,一種是以人物為中心,如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另一種是以事件為中心,如動漫『名偵探柯南』。不論哪一種戲劇,必須具備的元素就是衝突。」 ▲資深劇場編劇余翰廷 他續稱,吵架是其中一種衝突的表現,然而衝突並不等於吵架,例如:你回到家,看到爸爸板着臉在看電視,媽媽則在廚房煮飯,兩人都不說話,但是你可以感受到當中的「火藥味」,這也是一種衝突。 余先生提醒小作家,作為編劇必須很清楚角色的內在動機。假如描寫兩個在鬧市中凝望僵持的情侶,兩人沒有對白,但寫劇本時,需要十分清楚角色的內在動機,女生可能心想:「我很生氣,我不知道怎麼辦,請你快點讓我不要生氣。」 另外,戲劇中的角色不能從頭到尾都沒有轉變,而是經歷不同的事件後,應該有所改變。譬如主角是一個廢青,經歷喪親之痛後,可以變得更積極地生活,或是變得萎靡不振。 小作家心聲 羅安梨 保良局馮晴女紀念小學 小四 「散文寫作重視情感表達,令我更明白如何寫好散文。同時,也學會了記敘性散文、抒情性散文和議論性散文這三種功用不同的散文的寫法。」 廖孜 馬頭涌官立小學(紅磡灣) 小三 「經常在電視新聞看到記者,我覺得他們口才很好、見多識廣,所以我長大後也想成為一名記者。」 梅綺玲 嘉諾撒聖家書院 中三 「原來演員的內在動作比外在的肢體動作更重要,寫劇本時要全面描寫不同演員的思想性格。」 何創南 皇仁書院 中二 「今天的課堂令我對創作劇本有更深的理解。一些創作劇本的技巧,例如:描寫人物的語言、動作、神態等,對於寫作其他文體同樣有幫助。另外,今次課堂的表演環節,讓我察覺到平時常用言語表達訊息,很少會運用肢體去表達,所以覺得有點難,但是很好玩。」 撰文:李翠琼 攝影:黃永昌及Ken

依託景物抒情詠志 緣由自然深化聯想

描寫人物,一般會從外表、語言及個性入手。兒童文學作家周蜜蜜在主持高小組「人物、情景的寫作技巧」工作坊時則認為,很多人都以平鋪直述的方式描寫人物的外貌、語言及動作,然而文章要寫得好,應要把個人特色帶到寫作上。 描寫心目中形象 周蜜蜜以蕭紅描寫魯迅的作品作範文教導小作家:「描寫人物、情景的文章是以抒發主觀色彩的語言為着力點。」她表示:「要將人物寫得深入,造詞造句運用固得準確,形象生動,作者還須懂得創造與別不同的語言文字。蕭紅寫魯迅的文章最大特點是『形散而神不散』,借助事物,或寫景狀物來抒發主觀情感。」她鼓勵小作家描寫心目中人物的形象時,不一定要直接寫人物的外貌,嘗試依託景物來抒情詠志,如蕭紅運用萬年青來寄託對魯迅先生憶念。 周蜜蜜:作者仿如穿線人 描寫人物與情景的寫作技巧,大致可分為借景抒情、因物抒情和以事抒情三類。周蜜蜜表示當中有幾個特色:「第一,抒情散文是作者抒發情感的表現,要做到『文中有我,重在抒情』;第二是詩情畫意,『登山則情滿於山,觀海則意溢於海』,借景寄情;第三是抒情語言的表達,具體地說,可以託物抒情、因事或人抒情及借景抒情;第四是語言要準確、簡練、形像、生動、音律優美,讓文章如詩一樣。」她再指出:「作者是文中的穿線人,由作者的聯想來描寫景物、抒發感情。寫作時可把作者的行蹤當成線一般串聯起來,移走換景,景不離步;進一步要交代明確地點,讓虛實相間,才能清晰而深廣。還要注意描寫手法的使用,讓眾多景物的描述詳略得當。」 最後,周蜜蜜要求小作家以「年宵花市的所見所聞」和「拜年」為題分組討論,分享感受,從而教導他們要先觀察人物和情景,才再根據範文注意的事項加以發揮,文字表達要有自己特色,與別不同。她更鼓勵小作家:「我手寫我心,將文字好好發揮。」

詩詞成才 淺談學寫詩詞的要法

文筆不好、詞彙貧乏,是否就不能寫出好文章?這也許只是缺乏練習、不懂技巧而已,當找對了學習方向,寫作便得心應手。像古詩詞內容含意豐富,用字精準,提供了寫作技巧的參考價值。今次小作家培訓計劃邀來關夢南及葉德平兩位作家,為小作家分享如何從詩詞中汲取寫作養分,從而提高寫作水準。(撰文:曾劍華) 寫好童詩 具童心童趣 自由無拘束 很多人都聽過兒歌,但有沒有唸過「童詩」?究竟童詩是甚麼、怎樣寫?與一般詩歌有何分別?連串問題也許你未有頭緒,就讓作家關夢南為小作家逐一解答。 關夢南今次在課堂與小作家分享寫童詩的心得與技巧。他還分享兒時讀過的李白詩歌《靜夜思》:「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寫法工整,每首詩歌有四至八句,每句五或七個字。但現在寫童詩,不受任何形式的限制,句子行數長短不拘,每句字數不限,可以四至五個字組成,甚至可以一句一字的。 放鬆心情像遊戲般 關夢南指出,童詩跟大人所寫的詩有別,「因大家年紀、思想不同,童詩就是兒童所寫的詩,是表現了兒童的心聲。有一次自己搭港鐵,看到一位小孩子與媽媽。小孩子問媽媽:如果我是一個蘋果,你會買我回家嗎?很簡單的三句,從兒童的心聲出發, 也許是小孩想測試媽媽對自己的愛有多深。」 他認為寫作童詩是表達兒童世界的一種方式。「尤其是要寫兒童的想像世界,或兒童遇到的事物,可不要一本正經地寫出偉大詩歌,也不要只著眼要寫一首非常可愛的詩歌;寫童詩最好的心態是像玩遊戲般,把日常愛玩的跳繩遊戲,捉波子棋、象棋等都可作為寫童詩的靈感,只要放鬆去寫便可以了。」 表現形式變化多端 寫童詩有很多種表達手法,可以是一行一行的歌謠,像童謠《月光光》描述「月光光,照地堂,蝦仔你乖乖瞓落床。聽朝阿爸要捕魚蝦咯,阿嫲織網要織到天光,啊……蝦仔你快高長大咯,划艇撒網就更在行。」但換到現在的生活狀況,也許同學對考試有較多想法,改寫成「月光光,照地堂,溫書溫到跌落床,聽朝考試要攞滿分啊,如果失手,阿媽喊打……阿爸唔比零用錢,咁就真係喊都無謂囉!」 另一種表達形式是將之變成一幅圖畫,利用標點符號充份發揮想像力。「例如字數與標點符號,把所有能夠調動的元素放進去。像《假期》一詩,弄成一幅釣魚的圖畫,作為藝術作品來欣賞。」*(示範圖) 又或者可以寫成一個謎語, 打造成「隱題詩」或「遊戲詩」,讓人猜謎。「但謎底不一定會有答案,就讓大家想像一下吧!」 他希望同學寫童詩時多加點想像,並以「鬼」作為投稿題目。他表示,「對於寫童詩要有多些想像,寫以『鬼』為題的童詩,不一定要集中寫鬼是多麼恐怖;其實不一定對人有傷害,可以寫得有趣正面的。」他接著又分享多篇以「鬼」為題的童詩,如《老漁夫和替死鬼的故事》說明鬼有人性化的一面,改善了主角的生活;或是《天空掉下一隻鬼》假設了很多對環境的聯想。《寂寞鬼》描寫一隻孤單的鬼,除影子以外,沒有人與他交朋友,暗喻非常寂寞的人。另一篇《走鬼》並非寫鬼,乃寫一種生活現象,描述無牌小販擺賣的日常生活。 小作家心聲 嘉諾撒聖芳濟各學校 小六 楊昀諭 「以前雖看過童詩, 卻沒寫過這類文體,但只要從童心出發,相信不會太難掌握。而且導師講得有趣,以『鬼』作為切入點,帶來無比的想像空間,激發起無窮創意,令我對寫作的熱愛有增無減,所以我很喜歡是次培訓班。其實,去年已參加過培訓計劃,學習微小說創作;今次學童詩,讓我每次都很享受整個學習過程。」 德信學校 小五 李鎵灃 「最初學習童詩感到有點難理解,也許是因為以前沒有學過,這是首次接觸, 看了幾篇例子後感到很有啟發性, 原來寫一篇童詩是很好玩有趣的。例如童詩有許多類型可呈現,也可以透過文字想像繪成一幅奇妙圖畫。參與這活動,學到很多課堂以外不知道的文體,這將來會繼續參加,令自己的寫作有更多變化。 」 學作詩詞 需讀通詩歌的弦外之音 常說詩情畫意,其實詩中言情固然直接令人感動,懂得聽弦外之音,亦是學習創作詩詞要具備的能力,作家葉德平在初中組以「工夫在詩外——讀詩詞,學寫作」為主題,點出大家學習寫詩歌時,容易忽略的要點。 「工夫在詩外」是宋代詩人陸游的名句,意思是如果讀詩詞學寫作,真正學習詩歌技巧的方法,是要留意詩以外的世界,葉德平借名人的詩歌來點題,希望同學在寫作時可以汲取到箇中知識。 解讀詩詞豐富語彙 葉德平指出,寫作是語言表達的一種方式,不能準確地運用語言表達,就無法傳達自己的意思,也就無法寫出好文章,所以只有擁有豐富的語彙,才能通過語言表達的感情。「詩詞語言,精煉而又讓人感受到美感,這是一種獨特的藝術語言。它自身就是語言中的代表,通過千年的傳承,經過了不同時代,形成了各種不同的語言風格和藝術形象。所以,學習及深入解讀詩詞,可以豐富自己的詞彙,使得寫作時能進行有效的運用,這樣也就使寫作語言更具有文學和詩意。」   逐步培養創作的能力 創作 》》》字詞 》》》知人 》》》論世 》》》感受 借名詩提升寫作能力 葉德平更借具代表性的古詩詞為例,展示出詩詞可帶出意象的威力。「唐代詩人盧廷讓《苦吟》的『吟安一個字,撚斷數莖鬚』、賈島《題詩後》的『兩句三年得, 一吟雙淚流』,都是用字造句非常精準,這就是古人用字功夫的體現。」 詩人為了在簡短有限的語言中,將自己所表達的思想表現得淋漓盡致,往往須要使用獨特而又豐富的表現手法。葉德平還表示,能流傳至今者,皆是千百年來經典之作。「這些詩詞,在抒情思想的表達,人物角度的刻畫、借景抒情的寫作手法上,對於中學生的寫作來說,是具有極高的借鑒和可參考的價值,都會成為課堂中寫作能力提升的最好的教材。」 按部就班實踐創作 雖說創作是很個人的事,但在學習古詩詞時,需要累積經驗才能創作出來;如果沒有根底,創作不會見得好。葉德平表示學習詩歌時就不能只欣賞詩詞,更需要認識詩歌以外的東西,以及欣賞古詩詞的美學藝術,才能增強文章的美感。「在文體的運用上,可以在自由命題創作時,引用詩詞作文章題目,也可以作為各段小標題,引用詩詞作為文章段落開頭。例如以『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作為文章開頭,開門見山地表明珍惜時間、努力學習的重要性。如果學生今後能夠用行雲流水的文字,創作出內容豐富且極有內涵的詩詞,是最吸引的。總之,要結合詩詞與生活,多對生活進行觀察和感受,發揮創作的美!」 從過程中,他希望學生多嘗試創作及練習如何閱讀詩詞以外的世界,建議學生可以跟從作品在什麼背景下創作?作者心情又如何?寫的是什麼主題?表層及深層意思是怎樣?詩歌與生活的經驗能否給合?有沒有啟發?一連串問題,加深了解詩詞。 小作家心聲 迦密中學 中一 侯銘恩 平日沒有寫詩詞,雖然年幼時在課外活動有接觸,但是對創作詩詞的技巧感到陌生。首次參加,有感活動吸引。經過這次活動,學習到原來可以把詩詞用於作文中,我會嘗試按葉德平的方法去翻查資料,認識詩以外的元素。 屯門官立中學 中二 楊雯雯 因自己對詩詞了解不多, 經過導師的分享, 對文學、古代文化提升了興趣。如此, 看多了詩詞, 從中可引用在平日創作,豐富了作文詞彙。其實,有感多了解作者生平、寫作背景, 就能容易掌握詩詞。在簡報上,最深刻是李清照《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一來有歌者將古詩詞改編成歌曲蠻有趣;亦因作為女性,能在男詩人的世界裏脫穎而出,令人記憶猶新。

高小寫作營學劇本創作 鍛煉觀察力尋本土文化

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增添高小組寫作訓練營,在整天活動中,既有舞台經驗豐富的張飛帆講解舞台劇劇本編寫技巧,又有資深文化考察工作者徐振邦分享「穿街過巷,香港探奇」心得;此外,小作家更嘗試即席創作劇本,現場演繹話劇,發揮無限創意。 張飛帆:口語創作劇本傳神 憑《暗香》獲得「第三十三屆青年文學獎」(戲劇組)冠軍,並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0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戲劇)」的劇團創作總監張飛帆,為小作家淺釋戲劇的定義:「戲劇包括電視劇集、電影等,只要運用不同媒體說故事就是戲劇。劇本透過文字的功力,讓演員、導演容易閱讀的故事,方便在舞台上演繹出來,便稱為舞台劇本。」他指舞台劇若以粵語演出,劇本也能以廣東話寫成。「假如題材圍繞香港或地道的事物,用廣東話能夠直接將生活的質感描寫出來,所以我贊成用口語寫劇本。」 張飛帆分享編寫戲劇的技巧:「任何戲劇要先設定角色、時間、地點和事件;下一步是構思故事,描寫主角經歷與解決困難,然後刻劃劇中高潮,以及為故事鋪排結尾。戲劇中最重要是突顯角色之間的矛盾,例如性格、身分的不同,或者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衝突,例如超人打怪獸便是最常見的例子。另外,不少劇作家也喜歡利用角色之間的誤會,掀起激烈的矛盾與衝突。」 曾為電視編劇的張飛帆認為,戲劇大多由兩個人或以上演繹,因此角色之間要有深切的交流,才能激發故事的火花。他建議小作家:「編劇時,除了構思角色之間的對立面外,也要思考故事的推進問題,講求「Give and take」(給予與接收),例如角色如何透過溝通化解雙方的分歧,才具說服力。」 徐振邦:發掘創作素材 曾出版多本香港專題著作如《香港書店巡禮》、《香港古跡圖冊》(1-3)、《集體回憶香港地》、《捐窿捐罅香港地》、《穿街過巷香港地》的徐振邦,多年來積極從事各項文化考察、寫作及教育工作,他在寫作訓練營着力指導小作家如何尋找具有本土特色的事物,發掘新奇有趣的寫作素材。 徐振邦以當日小作家身處的烏溪沙青年新村為例,他曾數度到訪,偶然發現營地沙灘上有一個人工的心形石灘,是泳客每天執拾附近的碎石堆砌而成,可說是泳客間一個很有意思、很浪漫的故事,但每逢潮漲便不見,他形容此乃半自然景觀的景點,要在合適的時間才能欣賞到,若不夠觀察力便會錯過如此富有特色的景物。 總括而言,徐振邦說香港有很多世界級的景點,亦有不少文化景點,就算是一些民間小故事,也相當有趣味。他鼓勵小作家要多觀察香港,「無論用記敘或描寫的形式,只要我們將香港的所見所聞紀錄下來,它就是香港的歷史。」 徐振邦表示:「我們要周圍認識香港,發掘多些素材,獲取更多資料,寫作時便更加得心應手。」他續指出創作不一定局限於文字:「有時可能是多媒體創作,例如拍攝關於香港特色的短片,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地方。」 小作家感想: 謝伶 滬江維多利亞學校 小五 我在學校有編寫劇本的機會,參加寫作營後,進一步了解寫劇本的知識,明白人物的動作和表情要描寫得有趣生動,即使微小的事情也可表達出來,令劇情更加豐富。經張飛帆老師講解後,我們學以致用,即席創作並現場演繹話劇,很有成功感。 楊卓昊 元朗商會小學 小五 我有參加話劇班,然而卻沒有寫劇本的經驗。今次終於嘗試了,令我學習到如何透過寫作突顯劇情,將劇本寫得傳神,令角色演得更加投入。整個活動中,最深刻是跟組員討論寫劇本和即席演話劇。

童眼看世界 發揮想像樂無窮

童話故事承載着每個孩子的夢想:想化身為優雅善良的公主、成為見義勇為的戰士,又或是做一個誠實謙和的君子。童話之所以能代代傳誦,是因為故事情節起伏跌宕、引人入勝。若要學習寫一篇令讀者愛不釋手的故事,不妨先由改編童話故事入手,發揮你的無窮創造力!另外,不論是超現實的故事,還是寫實的文章,只要投入真情實感,令人會心微笑或感動,都是精彩吸引的好作品。 改編童話顯創意 早前,著有40多本著作的作家「OL公主」朱佩君來到「小作家培訓計劃」的作家精讀坊,帶領一眾初小組小作家走入夢想的「童話世界」!童話中往往出現神奇的魔法,能夠讓灰姑娘變成公主,也能讓勇士獲得戰勝惡龍的勇氣。而朱佩君認為,「魔法」並不只存在於童話之中,現實中「文字」便是實現夢想的「魔法」。 ▲「OL公主」朱佩君 她和小作家們分享自己年幼時的夢想,是成為一位作家,可是她的中文成績卻差強人意。有一天,中文老師向她施展了「魔法」,在同學面前朗讀了她的佳作,結果為她打下了一支「強心針」,她花更多時間閱讀和寫作,學習活用文字,最終成就夢想。 小作家們紛紛表示自己熱愛閱讀童話故事,對故事的角色、情節和寓意也瑯瑯上口。他們喜愛《木偶奇遇記》中誠實的小木偶,也喜歡《國王的新衣》中無畏無懼的小男孩。 朱佩君提醒小作家們,故事中的寓意未必只有一個,而且當中的情節只要稍為扭轉,結果便會出人意表。「例如,在《國王的新衣》中,國王再給裁縫一次機會,你猜猜裁縫會誠實承認自己不會造衣服嗎?國王又會不會因為裁縫的誠實而原諒他們呢?」她一問,小作家立即議論紛紛,更急不及待發揮創意,有人更即席自編自導自演一個全新的結局。 改編多少內容故事才不算抄襲呢?朱佩君認為至少改編一半以上,如果仍感困難,可以嘗試把兩個故事剪裁成一篇全新的故事。此外,有小作家表示,寫作時缺乏詞彙形容事件,也覺得達到字數要求很困難。她建議小作家們可以閱讀一些高小學生的佳作,「文章不會太艱深,能輕鬆學會新的詞彙,有助寫作!」 小作家心聲 黎佑 天水圍天主教小學 小三 我從小便喜歡《小紅帽》和《灰姑娘》,但從未想過可以把喜愛的故事結局改編,我剛才便立即嘗試,感覺很有趣。 李芷晴 嘉諾撒小學(新蒲崗) 小二 我每天都聽爸爸說故事,最深刻的有《白雪公主》。如果我要改編一個童話,我會選《龜兔賽跑》,為它寫一個不同的結局。 創作宜加入真情實感 人稱「熊仔叔叔」的作家阮志雄,經常到訪不同的幼稚園、小學、中學及社區講故事。早前,他來到初小組的作家精讀坊,教導小作家創作兩種風格截然不同的故事。他特別強調作家心中一定是有重要的想法,希望與人分享,所以把真情實感放進故事中,那就是好的作品。 當天作家透過分享收錄在于爾克.舒比格所著《大海在哪裏》中的「十二月」,鼓勵小作家學習寫作,可從短篇故事入手,寫出精彩吸引的情節。「十二月」是一個古靈精怪、充滿幻想的故事,把十二個月比喻成十二兄弟,他們每個人都只能與兩個兄弟見面,永遠都約不到齊人的聚會。文章用字簡單易明,既有天馬行空的部分,亦加入了現實元素,讀起來既幽默有趣,亦讓人感覺到月份們不能相聚的孤單,十分精彩。 另一種寫實故事,例如:台灣吳念真創作的《八歲,一個人去旅行》,故事講述「我」8歲時,爸爸要「我」一個人坐長途火車到姨婆家,取回祖母遺忘在那裏的雨傘的經歷。熊仔叔叔說:「與『十二月』相比,兩個故事風格完全不同,卻同樣精彩吸引。剛開始學習寫作,真的不需要長篇大論,用最簡單的文字寫出腦袋中看見的世界即可。」 另外,熊仔叔叔分享了幾個六歲小朋友創作的故事,他表示任何年齡的人都有想像和創作能力,都能成為作家。其中,他分享了一個關於烏龜的故事,故事中的烏龜在家中到處爬走,想要親近爸爸媽媽,卻都遇上了阻礙,最後牠躲藏在電腦台下的縫隙中。熊仔叔叔分析道:「即使是六歲小朋友,亦會透過故事傾訴心事。這個小作者的爸爸媽媽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的作品透露着對爸媽的思念,流露淡淡的哀傷。」 ▲「熊仔叔叔」阮志雄 好書推薦 《大海在哪裏》 作者:于爾克.舒比格 瑞士兒童文學作家于爾克.舒比格擅長用兒童的觀點述說故事,他的作品清新脫俗,充滿童趣和人情味,不僅只為兒童而寫,也為保有童心的成人而寫。《大海在哪裏》由29篇獨立的短篇故事所組成,全書展現了作者豐富的想像力,每篇故事都試圖顛覆讀者觀看世界的角度,帶領讀者自由穿梭在現實和幻想世界之間,並鼓勵讀者以清新的方式反思存在於世界上的難題及疑惑。 小作家心聲 陳薏悅 迦密愛禮信小學 小三 日常生活中已經有不少的創作元素,只要想多些角度,投入創意和感情,就能寫出吸引人的故事。 李齊瑞 天水圍天主教小學 小二 今日作家介紹了兩種風格的故事,一種比較寫實,另一種是超現實的。我自己比較喜歡創作科幻類的故事。 撰文:王淑君及李翠琼 攝影:陳國良及Ken Sze

寫作營探討報告文學 從巴士看世情覓素材

探討新聞報道與報告文學的異同、嘗試從巴士看世情,是本學年「小作家培訓計劃」初中組「寫作訓練營」的主題;除了聆聽講座,小作家還根據多位香港作家對香港本土風貌的描寫片段,即席「串流」創作。 宋淑慧:報告文學是「混血兒」 曾任報章總編輯的資深傳媒人、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高級講師宋淑慧指出:「新聞是指最近發生、受眾感興趣的事件,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基本的新聞報道形式要求簡明,強調客觀性,不夾雜個人意見,呈現事實效果。」 至於報告文學的表達形式卻略有不同,宋淑慧形容其為新聞與文學的「混血兒」,兼有新聞和文學雙重價值。她說報告文學是一種具有新聞特點的叙事性文學,以現實生活中具有典型意義的人事為題材,並用文學的角度、技巧來表達、報道,堪稱是一門在真人真事基礎上反映現實生活的文學體裁。 宋淑慧表示,報告文學禁用想像力虛構故事,與新聞報道一樣強調「求真」、「傳真」。但想像力能幫助作者尋找故事,在不斷的想像、追蹤、再想像、再追縱的過程中,逐步修正假設,接近真實。她指報告文學的作者必須有備而戰,設法回到「歷史戰場」:採訪當事人、搜索歷史的原件和遺物、勘探事發現場、蒐集及分析大量資料等,始能寫出一部反映時代、記載歷史的作品,成為著名報告文學家錢鋼口中感性的「傳播物」。 陳自瑜:乘坐巴士發掘身邊題材 資深新聞工作者及出版人陳自瑜獲譽為香港巴士迷的教父,他曾到世界各地考察巴士的狀况,出版了一系列《香港巴士手冊》、《香港巴士年鑑》,並為報章撰寫巴士專欄。他說研究巴士的更迭,可見證科技的發展,透視社會的演進。 ▲香港巴士迷教父陳自瑜 此外,陳自瑜說作為巴士迷,經常以巴士代步,也愛隨時留意身邊發生的事情,在巴士車廂觀察周遭,思索解決環境問題之道,亦為寫作發掘題材。 講解完畢,陳自瑜要求小作家分組討論,從巴士經營的視角,探討今後巴士的發展方向,以致能夠配合社會發展、改善環境及滿足乘客要求。討論過後,各組分別發表意見,陳自瑜更讚揚當中不少提議甚具創意。 小作家分享 曹雪熊 港大同學會書院 中一 小學四年級時我參加過《明報》小記者體驗營活動,當時只知道新聞寫作必須客觀、真實地將訪問寫出來。但今次寫作營令我眼界大開,使我更了解有「新新聞學」之稱的報告文學是如何以文學手法表達真人真事。 蔡宛芯 聖公會林裘謀中學 中三 巴士這個題目很有趣,富人情味,讓我們藉此探討社會環境的變遷和市民生活的關係。我很喜歡即席寫作一環,平時較少機會這樣創作文字,感覺深刻。

提升寫作能力 從認識粵語和詩歌開始

學好中文,可從粵語及詩歌中吸取寫作養份。作家甄沃奇借粵語詞彙及典故,以及大量地道歇後語,讓小作家活學活用,為寫作添上一份玩味。作家鄭政恆為了切合現時疫情時代,想到以「在COVID-19時代讀詩」為題,分享足不出戶都能欣賞詩歌,望小作家能投入文字世界,在文學氛圍下學習,建立良好的閱讀能力。(撰文:陳慶賢、曾劍華) 試用粵語寫作 文章更添玩味 我們在書寫時,都以書面語為主;然而粵語是廣東人常用的語言,能夠巧妙地將它們融入創作中,可以令文章更有親切感,令表情達意,更見傳神到位。 粵語詞彙更形象化 「鬥雞眼」、「慢吞吞」都是常用的粵語詞彙,原來適當地換入文章,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在正式的文章中,如散文、小說、評論,加入粵語特色的元素,可以令文字更見活潑富活力。因此,為了特定的寫作目的,如粵語戲劇、劇本、粵語小說,粵語入文是一種有趣的創作模式。 甄沃奇用了作家小思〈玩具〉為示例,有以下一段:「觀蟻,兩種蟻各有吸引力,黑蟻看得人眼花,但多戲劇性變化,黃絲蟻團結整齊,容易分清領隊和工蟻,卻嫌隊形保守,定睛看多了,會變成『鬥雞眼』。」 他解釋:「『鬥雞眼』就是『斜視』的一種,屬於『內斜視』。因為雙眼瞳孔向內,彷似兩隻鬥雞對峙,因而得名。如果上文把粵語成分修改,將『鬥雞眼』改成醫學術語『內斜視』,便會多了一份隔閡感。」 同理,如果將文中的「慢吞吞」換成書面語—「行動緩慢的樣子」,也會令文章失去形象化的特色。 善用「歇後語」帶出故事性 甄沃奇表示:「每個地方都有一些當地人才會聽得懂的說話,大多是『約定俗成』,大家說出口,自然心領神會。至於粵語亦有不少有趣的小故事,了解粵語一些常用詞彙或『歇後語』的來由,可以讓我們的粵語表達能力提高,也可以豐富我們的想像力。」「歇」去「後段內容」,就是「歇後語」,即是將說話的主旨內容藏去,以有趣的方式呈現說話的前半段,聽眾從前半句子的意義和關聯性,推想後半句子的真正意思。 小作家心聲 瑪利曼小學 小五 蔡芷希 雖知粵語在香港、廣州等地被廣泛使用,經過是次活動,甄沃奇老師用巧妙幽默的方式教導我們,如把書面語翻譯成粵語這個環節,把文縐縐的書面語,翻譯成通俗易明的粵語,讓我對文章的理解有更深入的認識,啟發了我對粵語寫作的興趣,讓我明白到運用粵語來寫作,可帶來親切感! 浸信會呂明才小學 小四 區曉珈 是次小作家活動之培訓班,導師以妙用粵語寫作為主題,講解清晰,讓我懂得了如何運用粵語的特色來創作。特別在審題和創作上啟發了不少,使我認識了不少粵語有趣詞彙,也許能為我的作文增添不少趣味。   互聯網給創意聯想帶來便利 文學創作影響深遠,像中國古典作品《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或民間傳說「孟姜女哭長城」、「牛郎織女」,或「梁山伯與祝英台」等故事,抑或是金庸的武俠小說,其故事創作、文字特色到人物情節,有很多地方值得細味。縱使受疫情影響,沒法像以前面對面學習文學,但也可利用網絡的便利,瀏覽詩歌。而且不同地方都舉辦了相關活動,非常熱鬧。 詩在世界流傳 鄭政恆分享日台等地,找到發表跟詩歌相關的活動。「例如有港人將文學推介到日本,於日本詩刊《詩と思想》欄目「香港の詩と詩人」,刊出了鍾國強、游靜、淮遠、羅樂敏、關天林、陳李才的文學、詩歌作品。台灣的創世紀詩雜誌》,亦以詩歌分享了港人在疫情下如何生活。回到本地,有香港詩歌節基金會於網上舉辦了「費靈格狄詩譯朗誦」,可見大家都花精力去推廣詩歌。」 全球雙向互動 學習詩歌,朗誦是必不可少的環節;鄭政恆特地分享了一個全球性活動。「就如《詩可興: 全球華語詩歌Zoom朗誦會》不是朗誦比賽,亦非表演性質,是場直接感受詩歌作品的活動。雖然現時受疫情影響,但卻造就另一種表達型式,透過ZOOM讓全球不同國家地域的詩人一起朗誦,包括40位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及台灣、新加坡、歐洲、北美等地。你可以想像集合了那麼多人同一時間進行朗誦並非易事,或許利用網絡世界的便利,就能拉近大家的距離。就算足不出戶,一樣可以透過網絡世界進入文學領域。」   小作家心聲 港島民生書院 中四 吳仲賢 是次活動令我獲益良多,不僅欣賞到不同地區詩人的風格與特色,啟發了我去找同類型,不同國家,不同特色的詩,讓我能夠在作文上引用這些好詩,令我在創作文章上有改進,作文分數也提升了。最有趣是,改變了我對以為古體詩、近體詩是沉悶的想法,並開闊了眼界,將來或可嘗試寫詩,或加進文章以作潤飾。在活動上, 播放了名作家以詩製作的短片, 記錄2003年的沙士,哪怕時代不同,跟現在疫情相比,所發生的事卻依然有異巧同工之妙,例如人性在逆境的醜陋與人類之間的不信任等,字詞精準刻骨,再配上冷色畫面,及淒厲冰冷的背景音樂,令我猶如身歷其境,令人印象深刻。 芳濟書院 中三 徐霈恒 整體而言, 我認為本次活動過程正面和有益,講者分享詩詞具啓發性。我在學校裏或者日常生活中較少接觸詩詞,尤其是學習新詩,這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新嘗試和體驗,激發我去勇於嘗試寫新詩。儘管它不像散文般多文字,但卻考驗文字的功力,這是我課堂中最大的體悟。而當講者分享一些詩詞,令我明白和感受到文字的威力,詩詞文字雖較樸素簡白,但卻能夠帶出細緻的描述和深刻的含義。

林珍真編劇速成班 小作家即場「飛紙仔」排戲

有不少戲劇劇本改編自文學作品,然而劇本本身就是一種文體。它比文學更立體,在戲本文字以外,還借助演員、舞台燈光及音樂等多官能表達內容,令觀眾看起來自不然更有感染力。較早前,「小作家培訓計劃」請來跨媒體創作人林珍真,以「戲劇的建構與創作」為主題,引導一眾小作家找出編寫劇本的靈感,透過觀察身邊的事物,在故事中表達最深刻的感情。 戲劇劇本與詩歌、散文寫作最大的分別,是劇本可以通過演員及道具來演繹。今次小作家流動教室以活動形式進行,林珍真與眾小作家圍坐,討論編寫劇本的要點,更鼓勵他們分成小組,演繹屬於自己的劇本。 創作劇本三大要素:HAT 構思一齣戲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林珍真教導小作家謹記「HAT」三大創作要素,即:Heart(熱情)、Action(行動)及Theme(主題),它們編寫劇本有很大幫助。她說:「無論是創作小說或編寫舞台劇劇本,必定會遇到很多困難。當我們為欠缺創作靈感感到苦惱時,不妨回想自己動筆創作的初衷。憑着這股對創作的熱情,可以重新給予自己力量,衝破每一道難關。」 她續表示,「每一個劇本都要在舞台上演繹出來,無論故事如何天馬行空,簡單來說都是敘述一件事情、一個行動來推進劇情發展,小作家描寫這些事件及行動時需要加入衝突來掀起高潮。」 ▲「戲劇的建構與創作」流動教室以活動形式進行 林珍真提醒小作家需要構思好劇本的主旨,透過劇情帶出劇本盛載的重要訊息。小作家們活學活用,其中一組即席編寫了一個小故事,以智能手機作媒界,反映現今情侶關係疏離的現象。 細畫童年快樂回憶 捕捉靈感建構劇本框架 「流動教室」以活動形成進行,引導小作家回憶快樂童年,追憶幼年時期愛幻想的宇宙,啟發創造劇本的靈感。林珍真先親身上陣,演出自編自導的舞台劇--《我們很快樂》的其中一幕作為引子,然後向每位小作家派發一張明信片,請他們以文字或畫畫記錄童年時最快樂的事情。 這疊明信片,上邊記載的都是微細而平淡的片刻,例如:每日最期待父母雙雙接放學;最享受秋天乘巴士時,從窗外吹入涼爽的風;最難忘拿着禁區紙跨區上學,沿途欣賞美麗的風景。事情微小卻因為感覺深刻,令小作家記得仔細。小作家若把感受放大,把事件說得流暢,已為劇本建構好初步的框架。 ▲林珍真親身上陣,演出自編自導的舞台劇 --《我們很快樂》的其中一幕 「其實童年時每一件快樂事情,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只是大家成長後將它們遺忘。回憶起這些往事,大家仍然會感到開心。我希望透過這練習,小作家能夠尋找更多快樂泉源,成為創作靈感。」 轉個新角度觀察最熟悉的物件 塑造立體劇本 除了快樂的經歷外,一件有感情的「信物」也是勾起靈感的好幫手。較早前,林珍真要求參加流動教室的小作家們,帶上一件最喜愛的玩具或最熟悉的物件到來。現場所見物件包羅萬有,包括:毛公仔、手鍊、茶具模型、名星寫真集、智能手機等等。 然後,兩至三位小作家分成一組,細心觀察這些物品的顏色、形狀及特徵,再作一分鐘介紹。「在觀察過程中,組員可以互相分享、提問如物件的來歷、與主人的關係等等,帶來新的思考角度。」 ▲林珍真引導一眾小作家觀察自己最熟悉的事物,並進一步編寫出劇本內容。 在一分鐘介紹環節後,林珍真鼓勵各小組利用這些物件來創作短劇,設計故事背景、發生地點、事件及人物關係,並且即場排練演出。「這是一個很好的劇本編寫訓練,無論故事主題是科幻或反映社會現實,都以作者喜歡或最熟悉的事件為起點。由於自己對這些事物有深刻的感情,創作的劇情會更具感染力。同時,我也建議小作家透過排練,將創作的故事演繹出來,透過與身邊人對話、問與答,發掘自己留意不到的盲點,從而完善自己的劇本。」 編劇陷阱:把話說得太清楚 適當留白給觀眾更大的想像空間 在每一個劇本裏,作家都有想傳達的思想,林珍真認為適當的留白,可讓觀眾有更大的想像空間。「編寫劇本往往遇到一個陷阱,就是作家不經意地將自己想表達的道理,直接放入劇本之中。除了文字之外,編劇、導演還可以透過燈光、音樂來交代故事。好的編劇懂得留白,曖昧的地方更加扣人心弦,更能引導觀眾進入思考空間。因此,寫成劇本後不妨自己讀出來,聆聽有沒有過於直接表達的地方。」 作家簡介 ▲林珍真 跨媒體創辦人 ❝土生土長香港人,也是一名跨媒體創作人, 遊走導演、編劇、演員及主持身分,曾於美國及澳洲主修表演,並參演多個經典舞台劇劇目。於2013年成立業餘藝術創作單位《一舊飯團》,透過各種不同的藝術形式分享創作。編寫並執導多部作品,包括:舞台劇《我們很快樂》、《親愛的, 請留言》、《差一點我們墜機》、《11520 》、音樂劇《米!發夢啦》(2度公演)、網上廣播劇場《Girls on wire》、網上音樂節目《珍點真唱》製作及主持。同時,林珍真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我們很快樂》,現正七度公演。❞ 小作家心聲 余汶蕙 聖安當女書院 中三 平日學校裏並沒有編劇課,所以對這次活動教室特別感興趣。相比起散文寫作,編寫劇本更加立體,需要考慮故事格局、場景轉換、事件衝突等。今次活動獲益良多,例如在數分鐘內即興撰寫劇本,是一次很好的訓練。❞ 陳欣豫 張祝珊英文中學 中三 ❝我一向很喜歡寫作,夢想成為一位作家。在今次工作坊中,作家林珍真教我們的「HAT」理念很重要,尤其是從心出發去創作。同時,她提到的留白技巧也令我印象深刻,未來我會構思一下好題材,嘗試編寫劇本。❞ 許馨 福建中學(觀塘)中三 ❝在這次流動教室裏,最深刻是回憶童年的環節,重拾成長中已經遺忘的快樂,例如自己每日最期待父母一起接放學一刻。活動中我們也要演出自己編寫的劇本,要在短時間內編寫及排演,我覺得是蠻有趣。❞

新詩貴含蓄 散文重達意 認識現代文學體裁創作

新詩重視詩意的表達,意在言外;散文的詩意表達不集中,意在文中。詩具有精煉美、韻律美,而散文則較重視細緻描寫。 詩歌含蓄 意在弦外 早前,曾憑着《關夢南詩集》獲第七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新詩組雙年獎的詩人關夢南,來到初中組小作家課堂,教導新詩創作技巧。 關夢南說:「詩與非詩的分別在於詩意。非詩,淺露易見,清楚交代所要表達的內容。詩歌卻是含蓄的,把最想表達的內容隱藏起來,讓讀者自行想像及補充。記得有一次在地鐵站,遇到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問媽媽:『如果我是一個蘋果,你會不會買我?』她這句話就是詩,因為她是在試探媽媽是否愛她,卻沒有直接表達。若把詩寫成散文應為:『媽媽你愛我嗎?』」 另外,他透過導讀淮遠的《癬》及戴天的《命》,解釋寫作詩歌應多運用比喻,把抽象事物化為具體的形象,增強藝術感。其中《癬》把「污染」比喻為「癬」,地球比喻為「好端端的頭」,生動形象。 再者,關老師強調新詩需要具有時代感,例如:顧城於文化大革命時期所寫的《一代人》就是對當時社會環境的回應。詩歌寫出了黑暗動盪的時代,人雖然不自由,卻給了人追求光明的動力。而香港作家劉芷韻的詩《再見的意義》中,「八條馬路二百六十四盞街燈五個公共屋邨兩幢私人樓宇/一座商場兩千噸被污染的空氣粒子」,這句詩別具現今香港地方文化之餘,亦運用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表達「萬水千山」這個意思,創意十足。 在詩歌語言運用方面,關老師提醒小作家們,創作新詩不能使用形容詞及四字詞,而是運用生活語言寫作。詩歌句與句間需要有空白,讓讀者去想像和補充,然而運用形容詞會把事或物描寫得過分具體,四字詞則有固定的解釋,不符合新詩要求,應要運用最簡單淺白文字,引人深思,令人感動。 淮遠《癬》 地球原是一個 好端端的頭 直到細菌 在它上面 鋪設牠們的文化 留下難看的疤痕 地球轉動 因為牠很癢 顧城《一代人》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小作家心聲 黃俊朗 聖芳濟書院 中三 「這次講座學習創作新詩。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關老師提醒我們寫新詩時,需留給讀者想像空間,詩句中不可使用形容詞,跟散文寫作很不同。」 劉雅雯 麗澤中學 中二 「透過講座令我更明白如何創作新詩。寫作新詩不能直接表達內容,需要顧左右而言他,由此表達詩意。」 觀察生活 隨心寫作 細心觀察生活,把所見所感化為文字,看似隨心寫出的文章,經過細心巧妙的安排,會變得更精彩吸引。早前,「白貓黑貓」漫畫叢書出版人及總編輯方舒眉來到高小組小作家課堂,分享寫作心得。 ▲作家方舒眉 方舒眉透過導讀席慕蓉的《獨木》,講解短小的散文如何安排起承轉合。文章起首寫出了「我」坐火車的感受,就是旅途中間很自由,不受地方和人的束縛,「我只需要屬於我自己就夠了」。文章承接部分,講解很多的義務和責任,都在火車軌兩端承擔,而旅途中的「我」只需要看風景,暫時把煩惱拋開。轉折部分是「我」看到的窗外風景,其中「我看到了一棵孤獨的樹」象徵了作者一人出行的孤單。文章的收結把寫作主題娓娓道來,就是「學習獨立,在心靈最深處,學着不向任何人尋求依附」。 另外,方老師分析了章詒和的《只養仙人掌》,其中特別簡介了作家的背景,章詒和是一位中國內地作家,在文革時期她的家人和朋友都經歷了很大的磨難。因此,文章對仙人掌的讚美——「奇妙的外表和頑強的生命力」,映照出作家生命經過困苦,熬煉出堅強的個性,因此她特別鍾情於種植仙人掌。不同地方、時代,及成長背景的作家,思想會有很大的不同,由此方老師鼓勵小作家們,要創作出別具個人風格的作品。 ▲小作家踴躍地表達意見 小作家心聲 何澤欣 大坑東宣道小學 小五 「這次作家教導我們如何從生活中發掘寫作靈感,坐長途車、養花種草等都可以是寫作題材。」 蔡逸晴 培僑小學 小五 「這次講座作家給我們的寫作題目是『寵物眼中的我』,我打算寫與家中金魚的故事,把平時照顧牠們的互動交流情景,寫進文章中。」 寫出好文章 問:寫散文時,需要注意什麼? 答:「形散神聚」是散文的特點,「形散」主要指文章結構形式靈活多樣,取材廣泛自由;「神聚」則指文章主題集中,看似散亂的材料都緊密圍繞一個中心思想而服務。因此在寫作時,應該好好掌握「形」和「神」的關係,想好要表達的中心意思,文章切忌沒有主題,或多個主題。 問:如何寫散文的開頭和結尾? 答:文章開頭寫得好,可以起到引人入勝的作用,而結尾收得好,亦能起到錦上添花的功效,因此開頭和結尾都不能馬虎。除了常用的開門見山、首尾呼應外,小作家不妨多嘗試其他手法,例如欲揚先抑、奇句突起、發問結尾等方法,或者以對話、引用詩句作起首和收結。

金像導演現身交流會 分享電影劇本創作心得

有人說,電影劇本是一部電影作品的靈魂,好讓導演能按照編劇寫下的指示,運用崇尚唯美的表達方式,將一段段驚心、動人、淒美、浪漫、甜蜜、悲傷的情節,逐一展現在觀眾面前。由語常會贊助,明報舉辦的小作家培訓計劃,日前就邀請了憑電影《淪落人》榮獲金像獎「新晉導演」殊榮的陳小娟導演,出席「小作家培訓計劃大使交流會」,以「電影劇本創作及靈感來源」為主題,與一班小作家大使面對面交流,分享創作的經驗和心得。不少同學於活動後都表示獲益良多,對提升自身的劇本創作技巧大有幫助。 《淪落人》由陳小娟親自執導及編劇,故事講述由黃秋生飾演的主角,因工傷意外半身不遂,要在輪椅上渡過餘生,同時遭逢家庭破裂的打擊,對人生前路感到灰暗。由 Crisel Consunji 飾演的菲籍傭工,則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展開新生活,主僕兩人在相處同住的磨合過程中,漸漸發展出一段珍貴的情誼,互相扶持走過了人生低谷,情節笑中有淚,真摯感人,打動不少觀眾。電影在剛剛舉行的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獲得八項提名,結果陳小娟以大熱姿態贏得「新晉導演」殊榮,而黃秋生及 Crisel Consunji 則分別獲頒「最佳男主角」及「最佳新演員」獎項。 活動當日,陳導演向一班小作家介紹電影劇本的特色,例如一般劇本採用的故事結構、主題的闡述鋪陳方式、如何塑造人物角色、如何透過衝突展現故事張力,以及如何尋找劇本創作靈感等。她更帶來了由自己親自執導及編寫劇本的廣告及短片作品,在講解期間加插播放片段及互動討論環節,場面別開生面。 ▲陳導演還帶來了《淪落人》的精彩預告片,讓同學們有機會在金像獎頒獎典禮舉行前先睹為快! 什麼是劇本? 劇本是一種有別於小說、散文的獨一無二之文學形式,亦是各種戲劇藝術創作的文本基礎,例如電視劇、電影、歌劇或舞台劇等,導演、演員以至整個拍攝團隊,均需要根據劇本進行演出。至於電影劇本,顧名意義,即是專為拍攝電影而創作的文本,主要由人物對話和場景提示組成,用以交代故事涉及的「時間」、「人物」、「地點」、「行動」四大元素。 ▲陳小娟 金像獎「新晉導演」 陳導演強調,劇本必須使用能夠「以畫面可呈現方式」來表達,同學們初時聽得一臉茫然,不明所指。陳導演續解釋,例如劇本若想表達角色的焦急心情,一般不會直接寫某角色「顯得焦急」,而會使用某角色「不斷踱來踱去」、「時宜坐着,不出一會又站起來張望」等方式,指示導演及演員應如何具體地在拍攝畫面中表達「焦急」的模樣。 劇本也有指定結構? 所謂劇本的結構乃指編劇向觀眾講故事的方式,就好像建築工程中所用的鋼筋結構一樣,能讓編劇為故事訂立清晰的目標和方向,適用於任何類型演出的劇本,例如荷里活電影經常採用的「三幕劇」結構,就源於兩千多年前的希臘悲劇時期,一直是觀眾容易接受的典型劇本型式。 陳導演指出,三幕劇簡單來說一般包含「前提」、「障礙」、「解決」三個階段,分別代表了故事鋪成、問題、衝突或懸念浮現、高潮與故事結局三種目的。她以曾經為某金飾品牌拍攝的廣告短片《可尋》為例,故事背景是一對已結婚50年的老夫老妻,一直互相扶持過着平淡溫馨的生活,劇本中段刻意製造懸念,令觀眾以為妻子擔心丈夫患上了腦退化症,直到後段才揭露,原來患病的竟是妻子本人。最後丈夫為了幫助太太重拾昔日的浪漫回憶,換上了相識時所穿的校服,還買了妻子以前最喜歡吃的砵仔糕,妻子看到這一幕,終於想起眼前人正是相依50載的伴侶,故事到此戛然而止,令觀眾深感動容。 看罷短片,陳導演再帶領同學討論,分析故事中的三幕劇結構,大家都掌握到箇中竅門。不過陳導演亦強調,現時許多編劇為了給觀眾帶來新鮮感,都會視乎故事風格等考慮因素,刻意採用破格手法,建立各式各樣的劇本結構,例如加入倒敘、平行時空等。 ▲陳導演要即場測試一班小作家大使的創作力,安排他們分成小組,以一人一句的接龍方式合力撰寫一段故事,生動有趣的情節令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如何塑造人物角色? 人物設定的作用是方便編劇在撰寫劇本時能有所依據,陳導演認為,塑造人物角色的成功關鍵是必須由內至外全面地進行設定,這樣才能令角色的性格顯得更為立體和統一。 她舉例說,例如在電影中,主角到底有什麼「戲劇性需求」?即是他在戲內展現的欲望、他想透過行動來得到什麼。編劇對角色所進行設定,包括主角的性格、嗜好、家庭背景、戀愛經歷,以至他的主張、他的人生價值觀、對社會時事的看法等,都會影響主角在故事中的一舉一動,為什麼會是這些欲望,又會做什麼行動來換取,還有面對衝突所作出的每個判斷和轉變,而觀眾看完又會覺得合情合理,並不會感到情節犯駁或兀突。因此她建議同學,創作劇本時,不妨先多花時間心思在人物設定上,或會帶來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 如何展現故事張力? 有同學問到,為什麼電影故事中的角色經常遇到生活上的衝突。陳導演笑言,如果人物所遭遇的每件事均稱心如意,生活毫無轉折或領悟,即所謂故事欠缺戲劇性,一般觀眾未必喜歡和接受。相反,若編劇在故事結構中加入一些衝突元素,從而加強故事張力,往往可引領觀眾反思,將劇本的內容提升至更高層次。 電影劇本中最常見的衝突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人與世界或大自然的衝突,例如人類面對天災、戰爭等不可抗力;第二種是人與社會或其他個體的衝突,例如英雄面對壞人、少數族群面對主流社會價值觀等;第三種是人與自己內在人性的對決,例如個人對自我貪念、嫉妒、各種私慾的內心掙扎等。 陳導演帶來的另一套作品,是一套以反貪污為主題的競賽短片《三個金幣》,講述主角眼見父親因行賄而為家庭帶來一連串悲慘遭遇,決定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幾經波折和失敗終於成功扭轉結局,最終以非說教的手法,帶出貪念不但影響自己,更會影響自己所愛的人之重要訊息,同時要及早為下一代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同學看完短片,都對在劇本中加入衝突元素所發揮的作用有了確切的了解。 如何尋找創作靈感? 最後陳導演還與同學們分享了她尋找創作靈感的心得。她建議同學們平日不妨從日常生活、新聞時事、社會動態等方面着手,用心觀察,便不難發現其實許多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能成為打動觀眾的故事。她分享道,新作《淪落人》之中,菲傭推着輪椅人士的故事情節,其實是她在街上親眼看到的真實見聞,於是她再在此基礎上加以發揮,終於寫成了《淪落人》的劇本。 她更透露,平日會隨身帶着一本專用記事簿,每當想到什麼靈感,便馬上寫在筆記簿上,坊間亦有許多手機應用程式,方便創作人有系統地以文字方式,記錄腦海中突然閃過的每個靈感片段。適逢活動在金像獎頒獎典禮的前一日舉行,小作家大使都感謝陳導演在百忙之中抽空出席並送上祝福,而《淪落人》最終以大熱姿態摘下三個獎項,誠為對陳導演的編劇及導演表現之一份肯定。 小作家心聲 何鍵朗 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 中四 「很感謝陳導演帶來了她的短片作品,讓我們更容易掌握她所講解的內容,令我掌握了如何着手創作劇本的基本概念。我自小六開始便經常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所舉辦的活動,幾年以來我看到自己在文字素養上的進步,因此我十分鼓勵身邊的朋友一同參加!」 黃俊朗 聖芳濟書院 中四 「今次活動的主題十分吸引,而且更有重量級嘉賓面授劇本創作技巧,實在非常難得。我很喜歡看電影,亦知道《淪落人》的觀眾口碑很好,聽過陳導演親身分享她在日常生活擷取靈感的經驗,終於明白為何這套電影能如此充滿真實感。」 葉凱瑩 聖公會白約翰會督中學 中四 「回想去年參加小作家培訓計劃時,我亦曾試過構思劇本,不過自己對作品並不滿意。累積了寶貴經驗後,今次有機會與陳導演面對面交流,感覺好像給我注下了一支強心針一樣,再次燃起了撰寫劇本的衝動!」 郭子弘 聖芳濟書院 中四 「我以往曾試過在中文科課堂的教學活動中,將朱自清的《背影》一文改編成劇本,再交由同學演出,覺得編劇一職實在殊不容易!今次活動最大得益是學到只要細心留意生活尋常事,原來題材無處不在,俯拾即是!」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