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一點靈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以童心童眼看世界》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以童心童眼看世界》 講者:唐希文 上載日期:2020年2月27日 http://video3.mingpao.com/202001/BOK20200121_02.mp4 簡介:作家唐希文分享創作童書的經驗,從故事取材、角色設定、敘事角度、佈局結構和語言文字各方面,解構兒童小說的特點,同時融入娛樂、知識、文學與教育等不同元素,以提高小朋友的閱讀興趣,同時發揮文字的影響力。 故事取材──回應好奇心與幻想力 從前寫愛情小說,基本上是「感覺先行」,純粹自我滿足,但童書的目標群體很清晰,創作時必須滿足小朋友的閱讀需要。我的讀者主要是小學生,他們一般都充滿幻想力,整天都把「如果…….」掛在嘴邊,又喜歡問「點解」,凡事都尋根究底,於是在設定故事主題時,我決定要回應這種好奇心和幻想力。 我的第一個童書系列《時空遊學團》以穿越時空為故事主軸,加入名人傳記、校園故事、旅遊及藝術等文化元素,講述一群資優生參加學校的時空遊學團,坐量子時光機前往不同國家、時代進行文化體驗,例如會去十八世紀的奧地利和音樂大師海頓、貝多芬、莫札特同台演奏,又會去十九世紀的南法跟畫家梵高一起即興創作。這一代的小朋友對遊學團十分熟悉,也常常幻想自己可以穿越時空,相信這類故事對他們有一定吸引力。 ▲唐希文創作的童書系列《時空遊學團》著重回應小朋友的好奇心和幻想力,以滿足小讀者的閱讀需要。 角色設定──誇張與現實之間的平衡 不論是成年人還是小朋友的小說,人物角色都是故事的關鍵。很多時我們會忘記一本書的情節,卻會牢牢記住某個角色,好像我自己鍾情於《小王子》的狐狸、《哈利波特》的妙麗,還有《怪奇孤兒院》中會飄到半空的無重少女愛瑪。 我們寫成年人的故事時,真實感比較重要,因為大家都怕「離地」;至於寫小朋友的書時,故事人物既要有寫實一面,令小朋友聯想到身邊的人,但同時又要誇張、放大角色的某一面,令他們比較容易掌握人物的個性,留下深刻印象。 例如我在《時空遊學團》系列中寫女主角出口成文、最愛說四字成語,短短一段說話可能用上十個成語,大家便會記得她語文水平高,性格愛炫耀又驕傲。至於另一個男同學的角色本來成熟、冷靜、處變不驚,但十分緊張自己的髮型,若然頭髮亂了就會即時崩潰,這種反差可以令性格更立體,很多愛美的男讀者都說很有共鳴呢! 敘事角度──以童心童眼看世界 如果要說愛情小說和兒童小說的最大分別,其實未必是內容,反而是敘事角度。童書要代入小朋友的視角,用他們的身分、眼光去感受世界,無論是主角對事情的反應、交代情節的手法,也要帶有「兒童觸覺」。例如故事中提到男女主角知道莫札特死期將至,初時我寫他們掙扎是否要告訴當事人,但想深一層,其實成年人才會有這種掙扎,小朋友反應好直接,應該會即時衝到莫札特面前,哭著對他說:「你快要死了!怎麼辦?」 還有,我本來很喜歡用插敘法,將不同時序的事件穿來插去,讓讀者自己串連起來,過程中既可展現不同的可能性,亦可增加閱讀趣味。然而,我發現很多小朋友都看不懂,他們一旦覺得內容複雜和混亂,就會沒心情看下去,所以童書的情節要盡量直線推進,一步一步順時序發展。 佈局結構──解謎、驚險與冒險感 我發現小朋友都喜歡扮演偵探,雖然我寫的不是偵探故事,但也會加入「解謎」元素。所謂的謎題不一定是兇案,可以是尋找某件事的原因、窺探到某人內心的祕密。例如《時空遊學團2穿越畫世界》的故事中,主角們發現梵高很抗拒貓兒,怎料晚上正好有一隻流浪貓偷偷溜進他的家,一群小朋友希望守護小貓,於是同心協力隱瞞事件,過程中漸漸揭開了梵高怕貓之謎,更成功替他解開心結,使他將小貓收養,這就是一個「解謎」和「解難」的旅程。 解謎過程當然是要驚險刺激,說的不一定是動作場面,而是一種冒險感。就像書中的小朋友們知道梵高熱愛日本文化,於是假扮成日本人,還改了「根本英俊」、「根本友瀛」、「根本元美」幾個日本名字,藉此接近梵高,卻又不時露出馬腳。小朋友一邊看,一邊擔心會東窗事發,這種心情便很緊張和驚險。 語言文字──趣味性與文學性兼備 除了設計能吸引小朋友的角色和情節,成語運用亦是我這個童書系列的學習重點,好像即將推出的《穿越畫世界》一書,當中便有三百多個不同的四字成語,編輯更花了不少時間將成語分門別類,希望小朋友可以學以致用。 除了寫書時直接運用成語,還有甚麼方法令學習過程更有趣和深刻?我決定將男主角,即是常常說成語那名女主角的弟弟,設定成一個整天說錯和用錯成語的人,例如他會將「露出馬腳」說成「露出馬尾」,又會形容梵高所畫的向日葵是「明白黃花」。這樣一方面和姐姐形成強烈對比,營造喜劇效果,另一方面嘗試以輕鬆惹笑的方式,提醒小朋友成語的正確用法,盡量做到趣味性與文學性兼備。 ▲作家唐希文相信只要有一顆童心,再用一雙童眼去看世界,便能創作出吸引小朋友的故事,傳遞「以善為美」的精神。 兒童小說的使命──娛樂、知識、文學與教育元素 總括來說,我認為兒童小說需要同時具有娛樂性、知識性、文學性與教育性。當故事富有趣味,小朋友才會願意閱讀,當他們從中得到樂趣,便會主動發掘其他感興趣的作品,做到「悅愛閱讀、愈讀愈愛」。 在提供娛樂以外,童書亦要令孩子增長知識。好像我會在書中描寫不同地方的城市風貌和文化,例如維也納作為音樂之都的歷史,或是軟性一點,介紹當地的甜品和咖啡文化,希望可以擴闊小朋友的視野。有小讀者就跟我說,看完我的書後愛上了貝多芬的作品,打算學樂器和做作曲家,也有貪吃的小讀者要求媽媽帶他去喝維也納咖啡,即使淺嚐一口也心滿意足! 此外,童書應該趣味性與文學性兼備。除了成語,我也嘗試將學生日常課堂所學的寫作手法融入故事中,例如寫人物時運用肖像、行為、對白、心理等不同描寫方式,寫環境時利用五感寫作法中各種感官描寫,希望有助他們應付學校的寫作題目。 最後,可能亦是最重要的一點,童書必須具有教育意義,能說明道理,為讀者帶來啟發與反思。好像《穿越畫世界》的女主角充滿才華,偏偏畫畫很醜,所以會拒絕在別人面前畫畫,現實中有很多小朋友也是如此好勝,只愛做自己擅長的事。可是,當女主角和梵高相處了一段日子,便從他身上明白到一件事的結果不是最重要,慢慢學懂享受畫畫的過程,不再執著於完美的表現,這正是我想帶給小朋友的信息。 作家:唐希文 現為小說及專欄作家、文化研究員、大專講師,歷年擔任明報及語常會「小作家培訓計劃」導師,著作包括《時空遊學團》系列、《草莓田之吻》、《流淚的守護星》、《長了翅膀的鑰匙》等逾三十本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引用──古人智慧的薪火相傳》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引用──古人智慧的薪火相傳》 講者:田南君 上載日期:2020年2月14日 http://video3.mingpao.com/202001/BOK20200115_01.mp4 簡介:文言專家田南君認為寫作是「創作」與「承傳」的結合,而「承傳」就是繼承並流傳前人的觀點,也就是寫作手法「引用」。他以名家和自己的作品為例子,說明恰當地援引和化用前人佳句名言,對寫作的種種好處。 寫作不只「創新」   同時著重「承傳」 不少人都會將寫作的重點放在「作」的上面,也就是「創作」、「創新」,其實真正的寫作不只有「創新」,而且有「承傳」──繼承前人文章的寫作方法、結構佈局,還有遣詞造句,摘取前人文章中寫得好、寫得精闢的詞句,套用到自己的文章裏,將前人,還有自己的想法、情感流傳下去。這就是「引用」了。 引用前人名句    效果青出於藍 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前人做過的事、說過的話,都一直在薪火相傳,這一切更可以成為不同文體的寫作素材。如果引用在記敘、描寫或抒情的文章上,除了可以使內容更豐富,也可以使文章更耐讀。 譬如杜甫在《登樓》的最後一句,引用諸葛亮隱居期間整天吟誦《梁甫吟》的典故,以抒發自己不被皇帝重用的無奈,因而寫成「日暮聊為《梁甫吟》」。試想如果不引用典故,而把這一句寫成「離棄忠臣最不堪」,雖然很直白,卻難免失去咀嚼的韻味。可見杜甫引用諸葛亮的典故,既能使詩句變得典雅、含蓄,更能向讀者訴說自己普濟天下的志向,與諸葛亮無異,整首詩歌的意境頓時提升了不少。 又例如金庸先生在《神鵰俠侶》中寫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特意為李莫愁度身訂造了反映她一生的悲歌。此處直接引用了金朝元好問詞作《摸魚兒》的上闋,更把原文開首「恨人間」,修改為「問世間」。「恨人間」是詞人的感歎,情感是直率的;至於「問世間」,也許是李莫愁,也許是金庸先生,更也許是世世代代的人的疑問:到底「情」是甚麼的一回事,竟然有着這麼大的魔力,從而引起讀者的反思、遐想。由此可見,援引並化用前人詞句到自己的作品中,效果可以比原著更好。 引用前人觀點    智慧薪火相傳 「引用」固然可以讓文中要抒發的情感昇華,若用在說明、議論的文章上,也可以做到薪火相傳的效果,將古人的智慧延續下去。 好像我有一篇以文言創作的文章,叫做《尋訪城西界碑記》。城西界碑,是指昔日維多利亞城西面邊界的碑石,本來放置在堅尼地城一帶,結果因為填海關係,被後人遷移到一個遊樂場內的花槽旁邊。雖然這塊碑石是前朝遺物,但它畢竟是昔日香港歷史的見證,現在卻被投閒置散到隱祕的角落,我因而感到可惜,於是寫了這篇文章。 在文章最後一段,我這樣提出看法:「前人不重其史,而今人責之;今人責之而不自省,亦使後人復責今人也。」意思是說,以前的人沒有好好保護歷史文物,今天的人在怪責他們的同時,卻又重蹈覆轍,他們日後必定會被子孫怪責。這幾句正是化用了唐代詩人杜牧《阿房宮賦》的結束語:「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秦始皇殘暴不仁,還未有時間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秦朝就已經滅亡,後人固然為它哀悼;可是如果後人不把秦朝作為借鑒,那麼也會落得被後人哀悼的下場。 ▲城西界碑被隱藏於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的一角,而且鋪滿了青苔。雖然比不上一些著名的歷史建築,它的遭遇卻反映了為政者不重小城的歷史。 多讀多寫筆記    活用前人名句 既然引用前人詩文詞句、生平故事,對文章有這麼多的好處,我們自然要好好運用這種寫作手法。那麼掌握這種手法的祕訣是甚麼?就是要多讀前人的作品,一旦遇上好詞好句,要麼在書中圈起來、畫下來,要麼另行寫在筆記簿上,最重要的,是要寫出這句話「好」在甚麼地方。這樣,日子久了,大家就會慢慢儲起了一本「佳句本子」,在作文的時候,就可以根據不同的題材、語境,直接引用到文章裏,甚至是稍為修改,給前人詞句脫胎換骨。 ▲文言專家田南君將寫作比喻為烹飪,「引用」就像調味品,只要份量適中、意思恰到好處,便可以炮製出一道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饌,也就是一篇好的文章。 在我其中一本著作裏,就特別設有一個欄目,搜羅了經典文言篇章的金句,並分門別類,給讀者示範怎樣將文言金句引用到不同題材的作文上。例如要歌頌消防員寧願犧牲自己,也要拯救市民性命的無私精神,我們就可以引用《論仁、論孝、論君子》裏「殺身成仁」這一句。 「殺身成仁」原本出自《論語· 衞靈公》篇,是指為了維護正義、拯救生命而不惜犧牲自己。我們可以這樣寫:「消防員甘願冒險進入災場,拯救市民,最終卻犧牲自己,是殺身成仁的典範,是值得市民尊敬的『義士』。」當然,殺身成仁的不只有消防員,可是同學就可以模仿例句的內容、結構,來引用文言金句,令作文變得更有內涵、更為含蓄。 「引用」不是拋書包,也不是複製機,而是有目的、有技巧地將前人名句、事跡,套用到自己的文章、言論上,不但能夠承傳前人智慧,更能夠使自己的文章更具底蘊。如此做法一箭雙雕,不亦善哉? 作家:田南君 又名文遂初,文言專家。熱愛古詩文創作,擅長利用生活情境、圖畫來解釋文言經典篇章和文言知識。多年來從事文言經典研究,並經常舉辦文化講座,積極推廣文言教學工作,現為報章文言專欄作家、多本暢銷文言教參書及文言字典作者。著作包括:《必讀古詩文》系列、《香港中學生文言字典》、《圖解 DSE 文言篇章+經典》、《破解200題―DSE文言攻略15種》、《港文言.粵輕鬆》、《語文自由識.學文言》等。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武俠是一種寓言》

寫作一點靈:視頻教室 《武俠是一種寓言》 講者:黃獎 上載日期:2019年12月31日 http://video3.mingpao.com/201912/bok20191205_01.mp4 簡介:作家黃獎分享自己多年的寫作心得,教你如何結合歷史故事與武俠小說來創作,以吸引讀者的興趣。他又以寫作武俠故事為例,分析寓言的特點,並傳授創作寓言的祕技,包括角色的設定、常用的寫作手法等。 結合歷史故事與武俠小說   吸引讀者注意力 我們寫作故事時,想到採用歷史題材,大家自然會覺得沉悶,提不起興趣。但當歷史故事與武俠小說結合起來,卻會吸引到不少讀者的注意力。 以我的一本作品《大營救1942》為例,寫1942香港淪陷的歷史,主角是一個賊,屬於創作人物,他在真實的歷史事件中穿梭,由想做英雄,以為自己是英雄,失敗了,後來,見到真正的歷史英雄,在監獄內見到詩人戴望舒,發現英雄的本質並不在乎一個人的武力值,讓讀者感受一下,武和俠是可以分開來看的,同時透過主角的冒險歷程,從中吸收三年零八個月的歷史真相知識。 武俠是一種寓言   故事道理與趣味兼備 在我眼中,「武俠是一種寓言」,所以我創作的武俠故事都擁有寓言的特質,就是故事包含的道理。相信大家都對一個寓言故事很熟悉,就是「龜兔賽跑」,但對於這個故事的教訓,大家的領悟就未必一樣。 首先,兔子是驕傲的,也有人說是懶惰的,所以輸了。其次,烏龜代表的是努力和奮鬥,所以最後贏了。但大家深入一點看,如果自己是烏龜,明知一定輸,有沒有理由去參加比賽?人生往往如此,有一些事,看起來不可能,但如果你肯去發夢,你不會知道前面會有甚麼機會。 寓言的特質就是這樣,它有一些道理,要你去領悟,今天領悟不來,不要緊,聽了一個故事,感到有趣,便記下來。到某一天忽然想起,可能會有深一層的感受。 所以,寓言需要有趣味,否則,讀者看了以後,忘記了,就沒有領悟的機會了。   寓言故事不一定短篇   重點在於情節當中的寓意 我們看慣了《伊索寓言》,難免覺得寓言故事一定是短篇。不過,有不少長篇故事都有寓言的元素,重要的是,情節當中有甚麼寓意。 一般武俠小說,俠義心腸,捍衛弱小社群,這是一種大道理。看深入一點,好的武俠人物,經常都有啟示,像金庸先生筆下的《射鵰英雄傳》中,男主角郭靖告訴讀者,輸在起跑線,小時候被標籤為傻子,其實只是未發揮潛質,待扎好根基,長大後找到合適的方向,自然可以大放異彩。 寓言主角不一定是動物  人物更方便講述深入話題 以動物當寓言主角,當然受小朋友歡迎,但其實最重要的一點,是大家對動物都有一種認知,不用花太多篇幅去描寫,例如狐狸是狡猾的,狗是忠誠的。說故事的時候,自然比較方便。 不過,用人物來當寓言故事的主角,往往可以講述一些比較深入的話題。武俠小說的人物,正邪忠奸十分鮮明,就更方便創作。例如,金庸先生的武俠經典《倚天屠龍記》,告訴大家門戶的概念不應該分得那麼清楚,邪教天鷹教的殷素素不一定是壞人,她的正派丈夫張翠山過分執着,就害死了自己;他們的兒子張無忌身為抗元領袖,喜歡了元朝的郡主趙敏,看開一點,一樣可以開心地生活下去。   寓言創作第一步   決定主旨最重要 寓言創作的第一步,最重要是決定故事的主旨,就是你希望讀者看完之後,會得到些甚麼信息。在武俠小說中,對俠義精神的闡述,對欺凌行為作出抗議,通常都是大方向,不過,也有很多元素可以加入。 我的一本作品《首誌封神》,主旨是語言的影響力,故此,幾個主角都有說話的問題,需要逐個克服。例如: 女主角鄧嬋玉有喜歡罵人的習慣,她是否找得到愛情? 雷震子有口吃,怎麼成為了率領三軍的元帥,發施號令? 洪錦說話浮誇,可以變成優點嗎? 小皇子殷洪喜歡嚕刁,原來他最懂得關心人! 大皇子殷郊常欺凌別人,只是不懂表達自己。 通過一段段的情節,讓讀者對人際關係有多些體會,也是一種寓言的創作。 巧妙運用擬人法   提高讀者興趣 創作的核心任務,就是要提高讀者的閱讀興趣。 近年流行的日本動漫作品《工作細胞》,就把「擬人法」發揮得淋漓盡致,女主角是一顆「紅血球」,日常的工作就是推着手推車,運送氧氣到身體的每一個部份。每當她遇到危難的時候,她暗戀的男主角「白血球」就會出現,英雄救美。在故事的發展期間,讀者自然會知道人體的知識,遇到細菌會怎樣?甚麼是哮喘?吃了抗生素有甚麼效果?既有娛樂性,又可以吸收知識,何樂而不為? 作家:黃奬 作家、水墨畫家、潮流文化專欄作家,著作包括《首誌封神》、《大營救1942》、《潮讀4000年》系列 (曾獲2017「香港出版雙年獎」)

活動 / 投稿

焦點內容